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十六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让和言谨身形相似, 男朋友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不见有什么违和感。

    不知是不是言谨故意的,江语看着自家哥哥身上印着“全村的希望”五个字的红色卫衣有些想笑。亮眼的大红色搞笑中透着一丝喜庆。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江语忍不住看了一眼男朋友的脸色。果然和她想象的一样,冷淡的表情下强压着一丝笑意, 看来是故意的了。

    再看他自己,脱了厚重的黑色羽绒外套,里面穿着笔挺的白色衬衣, 和江让站在一起, 越发显得人模狗样。

    江语摇了摇头,努力忽视掉自己脑子里自动跳出的人模狗样四个字, 好不容易把这四个字撇了,又自动联想到了衣冠禽兽……当初她心目中言谨男神的形象看来已经在这段日子全线崩塌。

    因他手不方便, 这几天又是江语在家下厨,当然, 饭后洗碗也是她。

    吃饱喝足的江让毫不吝啬地夸着妹妹的厨艺,熟门熟路地跑进书房准备打两局游戏消消食。

    言谨晃悠进厨房, 从背后探出脑袋,把下巴搁在女朋友的颈窝,呼吸间的热气都洒在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

    “欠我的两百个亲亲,还差189个。”

    江语一抖肩膀,把脸撇向另一边,“走开, 别来捣乱。”

    “189个。189个。”

    “不行, 我现在在洗碗。”江语转过身, 举起带着塑胶手套的双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一本正经地对男朋友解释道。

    他才不会管这种借口。

    趁着女朋友回过身和他讲话的空档,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她饱满的下唇。

    伸出未受伤手,托住她想要向后逃走的脑袋。两片薄唇一下一下抿着她的唇角,舌尖故意挑了下犬牙,试探性地往里深入。

    江语一阵嘤咛,含糊出声,“江让在……”

    “在里面呢……”言谨咬着她的嘴唇接下她未说完的话。

    舌尖一用力,顶开她紧闭的牙关,捉住她的丁香小舌,瞬间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随着他越吻越激烈的趋势,江语有些软了身子,手臂撑着背后的水池半靠在他身上。

    直到听到里间江让放大的嗓音,大声呼唤妹夫求助,言谨才不舍地放开面前的女朋友。

    被吻过的嘴唇是诱人的红,忍不住又低头轻啄一下,言谨朝着里间答应了一声。

    扭头看向江语还有些迷蒙的眼神,凑到她耳根,“还有188次。”

    恨恨地踩了一脚他的鞋尖,江语绯红着脸背对向他不再搭理。

    等收拾完厨房出去,男朋友已经被江让捉住在书房指导打游戏了。不打算打扰他们,小姑娘兀自捧起刚寄来的武侠小说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时间尚早,兄妹两就各自接到了一通妈妈催促的电话。一会说着下雪天路难走,一会说又值节假日高峰,变着法子让他们早些回家去。

    受不了半小时一通的催命电话。不到三点,三人一狗就出发了。

    下了大雪的路确实不太好走,依然是江让开车,剩下的两人轮流逗着小狗。一路玩着haru倒也没觉得以前枯燥的路有多长。

    车子平稳地驶进一片打理得精细的花园,最终停在一座别致的三层小洋楼前。刚进花园就有人通知到里头,他们回来了。江妈妈一刻也坐不住眼巴巴地到门口来守着。

    江语下了车,haru随后跳了下来,由于没戴牵引绳,小狗一跳下车就觉得眼前的花园气味熟悉,撒开腿在园子里夹着尾巴狂奔起来,直把草坪上积起的雪花踩得嘎吱嘎吱响,留下一串儿小爪印。

    言谨随后下了车,右手暂时不能使力,面对提前准备好,满满当当一后备箱的见面礼有心无力。赢了一下午游戏的大舅子此时心情甚好,连忙帮着未来的妹夫一起把礼品一一搬下车。

    门口江妈妈见了,连忙让保姆上来帮忙。来回好几趟才把东西都运进了大门。

    一行人脱了外套进到一楼大厅,江妈妈凑近一看,刚才看着高高瘦瘦的小伙子,穿着笔挺的白衬衫,虽然右手还打着纱布,并不影响整个人的形象气质,和他身边自家红红火火的傻儿子一比,高下立现。

    小伙子一开口叫人,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音色清冷,礼数周全,不谄媚不拍马,江妈妈在心里笃定,是个正直的好孩子。

    连忙客气地拉着人在沙发上坐下,一边吩咐下去上茶一边上下仔细打量了起来,“小谨听说比我们阿语大了3岁啊,挺好,男孩子大一点好,会照顾人!”

    “阿姨,照顾她是我应该做的。”他回答得很中肯。

    “听阿语说你们刚拿了个世界第二,是个什么比赛呀,阿姨找时间去看看?”

    怕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江语凑过去往妈妈身边一靠,撒娇道,“哎哟,怎么人一来你就拉着问东问西的,之前我不都解释过一遍了么。”

    “你说的那个什么五个人打来打去的什么,妈妈听不懂呀!这不是好奇问问嘛。”

    “阿姨,是个moba游戏,简单来说,就类似以前下军棋,只不过这是5个人对5个人,打到人家家里就算赢了。”言谨努力找词汇来解释得让眼前未来丈母娘能听懂一些。

    “哦~下军棋啊,我知道了。那小伙子玩游戏能玩到世界大赛去,脑子一定不错。”

    听江妈妈对打游戏没有太大的意见,言谨心里偷偷的松了口气。

    对面问完一个问题又接上一个,“那不知你家父母在哪高就呀?”

    江语见阻止不了妈妈的熊熊八卦之心,歉意地看了男朋友一眼,他回了一个没关系的眼神继续认真地回答道,“笼统点说他们都是搞艺术创作的。”

    江妈妈一听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人也很不错。父母家境都很般配,语气也带了一丝亲热,“我就说嘛,远远一看,小谨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原来是艺术世家,喝高山流水长大的!”

    这时候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江爸爸手里握着报纸走了下来,一看客人来了,打过招呼落座到沙发主座。

    该了解的信息,江妈妈作为前锋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偷偷朝老江比了个大拇指。夫妻俩之前打过商量,由老婆先发制人,如果女儿的男朋友各方面都很好就以大拇指为信号,若是有些不满,则依次按照程度用食指、中指、无名指、最末的小手指作为信号。

    如今看来,倒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江爸爸非常相信自己老婆的眼光,打他从楼上一下来,凭着自己看了半辈子人的眼光,自然也是觉得面前这个小伙子不错。撇开别的不讲,瞧这身穿着打扮,气度形象就比傻儿子强多了。

    看到儿子,眉头不由地拢了起来,江爸爸朝着江让讽刺道,“哪个村有你这样的希望,那才叫绝望了。”

    下午赢了几把游戏,江让对自己这身红衣加成很是满意,听亲爹怼他的衣服,忍不住回嘴,“哎?爸,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你平时可是老夸我的,大妹夫来了你就开始怼我,亲爸么?”

    “满嘴跑火车,吊儿郎当的看你像什么样子。”

    江爸爸翻了一页报纸,不满儿子嘴上不把门“大妹夫大妹夫”地叫唤女儿男朋友,这么一个亲女儿自己还没养够,怎么在他嘴里就要成别人家的了。

    坐着不说话是错,开了口还是错,江让揉了揉头发,偷偷往沙发另一侧挪了两个位置。

    好不容易捱到吃饭,长子往餐桌前一座,发现一桌子都是妹妹爱吃的菜,苦着脸哀嚎,“妈,江语是另交伙食费还是怎的,都是她爱吃的!”

    江妈妈斜觑他一眼,“你什么时候把女朋友给我带回家,我也让阿姨给你做。”

    “这年头单身狗还没有人权了?”

    听到狗这个词,在花园跑累了回来的haru杏眼骨碌碌转着盯着江让,趴在沙发边隔空对他“嗷呜”了一声。

    江让抽了抽嘴角,够长手臂,揭开瓦罐盖儿,想看看里面炖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嚯,猪脚汤。妈~我就知道当年还没有充话费送小孩这一说,我绝逼是你亲生的!”

    “哦,是吗?”江妈妈冷淡开口,连罐带碗端到餐桌另一侧,放在言谨面前,“来,小谨啊。阿姨特意让人给你炖的,对伤筋动骨的最好了!”

    “谢谢阿姨。”

    言谨起身接过未来丈母娘递来的碗,瞥向江让的神色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很快收敛的神色连江让都没来得及捕捉到,只是看着自己喜欢喝的汤竟然是炖给他喝的,心里莫名有些不爽,“给你吃给你吃,吃啥补啥!”

    江语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歪着头端详起身侧还打着纱布的手,修长的手指从纱布里露出大半,要不是裹着的手腕微微肿起,跟猪脚还真搭不上什么关系。

    嘲笑归嘲笑,照顾他的手不便,猪脚炖的很烂。江语给他盛了一碗,细心地用筷子拆下骨头才端给他。

    扭头一看,haru就着未加调料的骨头汤拌牛肉也吃得砸吧作响。

    这一顿饭除了生闷气的江让,其他人(狗)都吃得其乐融融。

    饭后言谨被江爸爸叫上楼下棋去了,江语瞅准了妈妈进厨房的契机,像条小尾巴似的跟了进去。

    “妈,你觉得怎么样?”乖巧的语气透露着一丝马屁。

    怕自家女儿太得意,江妈妈特意卖了个关子,“还凑活吧。”

    “就凑活?”

    “呵……你爸当年在我眼里也是凑合。”

    哦,那就放心了。

    江语吐了吐舌头,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放什么心,我告诉你,男人啊还得日久见人心。还得再考察考察,哎对了,女孩子还是要矜持啊,你知道吧?当年……”

    见自家妈妈又要开始唠叨,江语一个劲地猛点头,“行行行,我知道了知道了,哎,江让叫我呢,我先出去了啊。”

    成功闪出厨房,江语掩到哥哥旁边,舒了口气,差点就被捉住进行爱的思想教育。

    瘫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江让明显听到了母女俩对话的最后两句,似笑非笑地看着妹妹,学着刚才妈妈的语气,道,“女孩子啊,还是要矜持点。知道不,要是被……”空出手指隔空指了指厨房和楼上的方向,“嗯?知道了你俩同居了,非打断你的狗腿。”

    江语翻了一个大白眼,“有完没完,再说谁同居了?你哪个眼睛瞧见了,告诉我我保证不戳瞎它。”

    想了想妹妹暴躁起来的脾气,江让耸了耸肩,“屁股上那个眼睛看到了。”

    “滚……”

    懒得再理哥哥,江语边看电视边喝完第二壶茶,男朋友才跟在红光满面的爸爸后面下了楼。

    小姑娘一脸疑惑,他在楼上干了什么把爸爸哄得这么开心。想到爸爸耳根子软爱听好话的性格后,江语眼神复杂的看了言谨一样,没想到啊,看他平时冷冷淡淡对外人不冷不热的样子,背着她竟然当起了舔狗。

    果然是真人不露相。

    怕天太晚回去不安全,在江语的催促下,爸妈才舍得放走他们。率先抱着haru上了车,江妈妈一边对着摇下的车窗叮嘱江让路上慢慢开,一边往里塞了一大包小狗吃的牛棒骨。

    “haru要多回家看看妈妈啊。你们没事多带着haru回家吃饭,知道吗?”

    “行吧行吧,除了我大家都经常回家吃饭行了吧。”被冷落了一晚上的江让没好气地答道。

    “说什么呢,你现在大了是不是你爸不揍你了?”

    “哎呀,今天月亮真的圆,妈你看月亮。”

    江妈妈听着儿子打马虎眼,抬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哪儿有月亮的影子啊,再一回头,面前空空如也,只剩一屁股车的尾气了。

    臭小子。

    ……

    车里。

    江语撸着haru的狗头,神色古怪地看向言谨,“你跟我爸说什么了,这么开心?”

    “就聊了一下我爸。”

    江语一脸莫名其妙,“???你爸?”

    言谨伸出食指轻弹小姑娘的脑门,“看来你对你爸不够关心啊,他的书房有整一个柜子,都是我爸的小说。”

    “不能够吧……”江语睁大了双眼,她打从拥有了自己的小书房后,就没怎么进过她爸的书房,竟然不知道她爸有这样的爱好?

    这就是每个中年大叔都曾有过的武侠梦?

    “然……然后呢?”啧了啧舌,她继续问道。

    言谨勾起唇角,“我答应了下回请我爸过来吃饭,带上他的全套签名本。”

    还说不是舔狗,专业的卖爹求荣!

    前头开车的江让迟疑地回过了头,盯着两人,“雁……雁南飞?”

    “是啊……”妹夫平淡开口。

    “操,来两套!”

    江语:……

    言谨:……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