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十四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枕在男朋友怀里, 江语听到动静稍稍撇过头,走廊尽头乌压压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刚才她联系过的大王。

    言谨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似笑非笑,“你请的救兵都来了。”

    从他怀里起来,站直身体。一群人正好走到他们身边, 头顶清冷的男声不置可否地轻哼了一声,“怎么, 浩浩荡荡地, 来打群架的么?”

    眼神扫过面前的一群人,shy莫名觉得谨哥单独看他的眼神好像有一丝杀气,脊背有些发凉。

    大野脸色凄苦地握紧言谨的右手,恨不得干嗷两声,“谨哥啊, 你旧伤复发了?”

    怕被队友一影响,他就改变主意。江语拍开大野的胖手,转向后面脸色凝重的大王,“刚才医生跟我们讲了情况, 我们还是觉得手术比较好。不然他现在的情况很难靠理疗撑完明年的比赛。如果手术的话, 会缺席前面的部分比赛……你觉得呢?”

    “什么?要手术?”

    本来觉得事情没有那么严重的队友,听到手术两个字突然叫了起来。

    “嗯,春季赛一旦开始, 后面的比赛一场接一场, 到时候万一伤势加重就没有机会参加最后的比赛了。”江语点点头。

    “可……”队伍突然要短暂地失去adc, summer一下也变得不自信起来, “那谨哥,你怎么想?”

    看着队友期待的眼神,言谨抿了抿唇,“如果可能的话,我一场也不想缺席。现实没有办法做到的话,我情愿不要缺席最重要的那一场。”

    话已至此,剩下的队友互相看了一眼,最后把眼神落在了大王身上。

    大王拧着眉,与言谨的眼神在空中交汇,终于叹了口气,说,“我想法和你一样,与其在未来的事情上打赌,我还情愿你先手术休养一段时间。前面的比赛先交给attack,正好可以看看最近的训练成果。免得明年你退役了他一下子接不上。”

    既然都达成了共识,江语舒了口气,牵起他受伤的右手问道,“那我们先进去和戚叔叔他们确定一下后面的治疗方案?”

    “好……”回头望了一眼聚在门口的队友,言谨朝大王点了点头,“大王,你也一起来吧。”

    以现在的医学手段,腱鞘炎只是一个小手术,几个人三言两语就决定赶在元旦前来把手术做了,早点做完早点开始休养,尽量不耽误下半年比赛行程。

    江语倒没想到,她的戚叔叔竟然就是江让的中年版本。

    回到家还没来得及喂haru吃饭,先是戚禾打来了电话控诉她见色忘友,竟然这么久还瞒着她和楼上小哥哥谈情说爱的惊天大消息。

    一个电话缠缠绵绵打了近一个钟头,在江语的第一万次道歉中电话那头才勉强接受,要挟下次请她吃饭这才挂断了。

    揉着发烫的耳朵,江语叹了口气,两人刚确立关系她就去了香港。本想回来当面约饭再告诉戚禾,千里追夫追到美国回来后,和男朋友一缠绵,就把这事忘到了九霄云外。活该她被好闺蜜提着耳朵教训。

    退出通话界面,一大串微信消息提示瞬间刷满了整个屏幕。

    她疑惑地点开微信,不曾想家庭群早就炸了。几乎每一条都是艾特她的消息,手指往上翻,满屏江妈妈的消息记录。

    妈妈:小语啊,男朋友为什么不带回来给爸爸妈妈看看?@江语

    妈妈:多大了呀?

    妈妈:听说小伙子是打什么比赛的?@江语

    妈妈:你戚叔叔说一表人才,小伙子很不错啊。怎么不告诉妈妈呢?@江语

    妈妈:他家里是干什么的呀?@江语

    妈妈:爸爸说有时间一起来家里吃饭啊。

    妈妈:怎么不回话呢?@江语

    见她不回话,甚至还有单独几个未接的语音通话。

    江语眼神落在最后一句消息上。

    江让:可能在和男朋友卿卿我我???

    咬牙切齿地在屏幕上按下一行字,江语加了一个发怒的表情发了过去。

    江语:江让,信不信我徒手撕了你[怒气]

    几乎是回消息的同一瞬间,又一播语音电话打了进来。江语看着屏幕上闪烁着妈妈的头像深吸了口气。

    “喂,妈妈。”

    “哎呀,小语,你可算接电话了。”电话那头传来江妈妈着急的声音,“快说说,你男朋友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谈的呀?怎么也不和妈妈讲。准备哪天带回来吃过饭啊?喜欢吃什么,妈妈让阿姨去做啊。对了,打比赛是什么比赛?妈妈去看啊。”

    江语的脑子一阵混乱,长长地叹出刚才的气,无奈道,“妈……你问这么多,我从哪开始回答呢。哎,算了。你先别问了。改天回家吃过饭再说,行吗?”

    “那……我不等于今天什么也没问到么,”电话那头一阵悉悉索索,“你爸可着急了,他非得问清楚了。”

    是吗?真的不是你着急?

    江语暗自诽谤。不得已躺回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一条一条进行你问我答。

    这边电话结束又是半个小时。

    言谨一手敷着热毛巾,一手搭在女朋友肩上,笑了起来,“我从地下转正了?”

    挂完电话的江语,这回是两个耳朵都发烫,微凉的手指捏了捏耳廓,扭头看向他,“恭喜你,这位地下党同志。组织通知你元旦去家里吃饭。”

    “元旦?”他有些诧异道,“我残着半只手去?”

    郑重点头,江语回答,“对,我爸妈说,就喜欢断了半只手的过儿。”

    “呃……”言谨一阵语塞,没想到这辈子第一次见未来丈人丈母娘,是他形象最惨烈的时候。

    扔过遥控器给他,江语揶揄道,“怎么不看了你的电视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干嘛还要委屈自己看那种弱智节目。”撇了撇嘴向女朋友靠近,“不用手的活动还有很多……比如,你欠我的两百下……”

    话未说完,江语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子,“糟糕,haru还没吃饭。”

    听到吃饭两字的haru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突然钻了出来,一下子窜上沙发扑在江语身上,兴奋的狗头贴着她的胸口,舌头都歪到了一边,表情活像哈士奇。

    “喂,不准占我女朋友便宜!”大手挥过haru眼前,试图把它的狗头从胸口赶下去。

    haru斜着脑袋哼哧一声,完全不搭理男主人,只顾着一个劲地撒娇讨巧。嘴里发出的哼唧声更像是得意洋洋地宣示主权。

    江语一把抱起小狗,放回地板。每向它的饭碗靠近一步,小狗越是兴奋地围着她的小腿打个圈儿,怕踩着haru,短短几步路竟走得无比艰难。

    取出冰箱里提前准备好的鸡胸肉,拌上鱼油和狗粮,小狗吃完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巴在家里踱步,走到言谨面前忍不住对着面前的大长腿打了一个大饱嗝。

    男主人嫌弃地把腿盘上沙发,小臭狗,争宠还示威,总有一天打爆你的狗头。

    ※※※※※※※※※※※※※※※※※※※※

    滴,双更卡!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