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十三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对于一个非单身的男人来说, 这段时间身体自然进化出的求生欲在提醒他,女朋友好像生气了。明明刚才进去前脸色还很正常,怎么换块热毛巾的功夫,她就恼了?

    言谨有些迟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面前的女孩子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温热的手指一下一下按在他酸痛的手腕穴位上,只是低着头, 长长的睫毛抖动着, 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明明生气了,还这么关心他的手,难道……是说他的伤?

    言谨皱了皱眉,不知道也不敢问,她现在知道了什么。

    他猜测, 如果是她私底下问过其他队员,那么他们至多只会告诉她,他曾经确实有过手伤,不过这是职业选手几乎都有的毛病, 况且今年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与他在餐厅告诉她的并没有什么出入。

    踌躇再三, 他放慢语气,小心答道,“以前看过医生的, 小伤不影响什么。”

    “哦?是吗?”江语低着头, 语气淡淡。

    看这反应那她应该是知道的还不多了。言谨松了口气, “只要平时注意训练强度就行了。”

    手上受力突然重了一下, 小姑娘猛一抬头,眼眶有些泛红,“那你解释一下腱鞘炎是什么?我倒是想看你继续往下编!”

    她连这也知道了?

    压下心头的震惊,言谨看着她气得发红的眼眶,有些内疚,有些心疼,“腱鞘炎也分很多种……我恰巧是不太严重的那种。别担心,没事的。”

    伸出左手,大拇指轻抚她的脸颊。

    感受到脸上的温度,江语撇过头,脱离他的触碰,“你现在说的话,我半句也不信。除非明天跟我去医院,去哪看,怎么看,我指定。”

    半举在空中的左手有些僵硬,最终落在小姑娘的肩头,他叹了口气,“好……听你的。”

    “真的?”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江语还以为需要多劝几次,扭过头面对着他一再确定。

    他墨色的眸子目不转睛盯着她,“嗯,不想让你生气了。”

    “说话算话。”江语按亮摆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机,晚上八点四十,还好不晚,“反悔是小狗。”说着拿起手机往阳台走去。

    看了一眼还坐在沙发上的人,关上移门,江语靠在栏杆上,拨通了电话。

    “喂,爸爸。明天可以帮我请戚叔叔约一下他们医院的骨科专家吗?”

    “嗯嗯,不是我不是我。就……我一朋友。”

    “好,我知道了。那我明天过去再打电话。”

    “爸爸晚安。”

    即便关上了门,阳台的隔音也没有那么好。言谨仰面靠在沙发上,小姑娘的说话声阵阵传入了耳朵。

    她说的对,她把他当一家人,他也不该对她有所隐瞒。

    当晚言谨被赶去睡了客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才发现,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惹恼平时看着娇软的女朋友。

    相拥而眠的这些天,身边蓦然少了个人,江语晚上也睡得不太踏实。不过一想到要好好惩罚一下他,楞是死死压制了叫他回来的冲动。

    第二天两人在客厅一碰面,大黑眼圈瞪着小黑眼圈,江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来他昨晚上睡得也不好,该。

    吃过饭,言谨不敢再反抗,乖乖地被她带到了位于市郊的中外合资医院。

    江语站在偌大的就诊大厅,拨通电话。

    像是特意在等她的电话似的,下一秒就被接通了。听电话那头简单交代了几句,江语原地转了一圈,找到了电话里戚叔叔说的花园小门。

    两人站在门口没多久,就见领头穿着休闲装的中年男子,带着后面几个白大褂从花园那头向他们走来。

    江语一眼就认出了走在最前头好闺蜜戚禾的爸爸,挥着手打招呼,“戚叔叔~”

    中年男子走到他们面前,目光略过小姑娘,上下打量起她身旁高高瘦瘦的男孩子来,看着一表人才,不过他的目光只是礼貌性打招呼的一瞬间和自己交汇了一下,其余时间都落在身边的女孩子身上,看来小姑娘还没和父母说清楚他们的关系。

    站在一起倒是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是你……朋友要看吧?”戚院长收回已经冒到嘴边的男朋友三个字,硬生生的换成了朋友。既然她脸皮薄,不愿说,他就暂时不提。

    小姑娘点着头,“嗯,他的手好像有些旧伤,以往的病例我有截图,一会儿可以给医生看看。”

    说着正要掏出手机,一旁的言谨终于回过味来,原来她偷偷搞到了自己的病例……像这种没大脑的事,估计也就shy干得出来了,呵呵。

    “没关系,一会让我们骨科的几位专家医师做个全面检查,会诊一下。”

    既然都安排好了,江语也放心多了,趁前面医生带路去诊室的路上,偷偷拧了一把身边人的腰,故作凶狠道,“一会儿不准反抗知道么。”

    在这件事上再也不想引起女朋友的怒火,言谨忽略腰间那一把根本称之不上威胁的挠痒痒式威胁,顺从地把头侧向她,在她耳边轻语,“好,我保证。”

    这是江语第二次作为家属陪他到医院,这一次依然自觉地没有跟着他进里间做检查。

    低着头翻出从聊天记录中保存出来的病例截图,递给正在和戚叔叔攀谈的另一位医生。

    “医生,你看,这是他之前的病例。”

    那位胡子有些花白的老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伸长手臂举起江语的手机,眯缝着眼睛看起了上面的病例。

    “哦……哟,这个时间挺久了啊,他这个程度,中间应该做过理疗,不然不可能撑到现在。”

    他这个手伤,江语昨天才知道,至于他有没有做过理疗,她还真无从得知。不过既然医生这么说,她也就只能嗯嗯啊啊地胡乱应答。

    一些专业的术语她也听不懂,只能反过来问医生一般情况下会采取什么治疗方法。

    老医生扶了一下镜框,缓缓开口,“那要看现在恢复的程度了,如果不是很严重,那一般我们经常热敷,定期做理疗就行;要是比较严重,反复发作的话,会比较推荐打封闭或者手术干预。”

    江语考虑了一下医生的话,紧锁眉头,手指轻扣桌沿,再三思考还是决定出去打个电话。

    等打完电话再进去时,言谨已经从里间出来了。环视了一圈屋里的人,刚才和她讲话的老医生和戚叔叔都跟着进了内间,外间此时只剩下他们俩。

    在他身边坐下,她开口问道,“医生说什么了吗?”

    “还没。一会就知道了。”

    “那你还疼吗?”

    “一进医院就不疼了。”

    江语侧头,看他孩子似的别扭,笑道,“你还怕医生啊?”

    被她看穿,言谨轻咬舌尖,啧了一声,“最怕你。”

    朝他扬了扬眉,小姑娘靠进座椅靠背,双手插在兜里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余光瞥见里间的门被人推了开来。

    几个医生从里面鱼贯而出,和院长打过招呼后,其他医生就各回岗位了,房间里只留下了一老一少两位医生。

    插在口袋里的手稍稍握紧,江语有些紧张的直起背后。

    那位年轻的医生看了一眼其他几人,清了清嗓子直接开口,“那咱们其他虚的也不讲了,直接说说言先生的情况吧。”

    见院长点头示意,他才继续说下去,“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言先生的手恢复得并不算好。如果不加以治疗干预的话,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后面正常生活。”

    敛着呼吸听到这句,江语视线突然转向言谨,碰巧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神里似乎都在埋怨他隐瞒病情。

    “那,治疗方案是?”毕竟这只手对他也很重要,言谨皱着眉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刚才我们进行了讨论,现在有两种比较可行的方案。一是理疗结合局部封闭治疗。二是直接手术以绝后患。”

    一听手术两字,江语心头突了一跳,脱口而出,“利弊呢?”

    年轻医生身子转向她,权衡了一下措辞,才开口,“第一种治疗方案的话,自愈时间我们说不好。而且还需要言先生配合,在治疗期间尽量避免过度使用受伤的手。短一点需要几个月时间,长一点的话可能一年两年也说不准。”

    缓了口气,“至于第二种方案,针对言先生现在的反复发作比较有效果,只是一个小手术。需要切除增厚的滑膜及筋膜。术后虽然基本一个月内伤口就能恢复,不过结合患者的工作来看,我们还是希望术后半年言先生可以避免参加训练和比赛。”

    话音刚落,言谨一手按压着自己受伤的右手,边抬头拒绝,“不可能。明年是我最后一年,说什么也要打完。”

    房间里的空气一下沉静了下来,似乎是觉得自己语气太过生硬,他又轻咳一声,顶着江语凝视的目光再次开口,“如果,我定期做理疗,可不可以让我参加明年的比赛。”

    年轻的医生像是难以回答这个问题,目光忍不住看向了院长。

    戚院长轻叹一声,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最终落在江语身上,“小语啊,叔叔觉得你还是要好好劝劝你朋友。他现在的情况我们刚才都讨论过了,如果坚持理疗的话,直到痊愈前,是万万不能再去训练的了,不然反复发作有他受的。影响正常生活是一点,另一点是怕他这样折腾自己,万一恶化也坚持不了打完比赛,你看是不是?”

    江语知道戚叔叔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也结合他的情况好好想过,实打实的大真话,确实是为他好。

    可是言谨,如他所说,明年是他最后一年的比赛,他肯定不希望缺席任何一场,夹在中间有些她有些为难。

    “好,戚叔叔,我们自己先商量一下。”江语朝他点了点头,拉着男朋友走出诊室站在外面回廊窗口。

    “你怎么想?”她手臂环在胸前问道。

    “比赛我不想缺席……”

    “那你的手呢,不要了?”

    他叹了口气,“没有医生说的那么严重……”

    “还狡辩,昨天还只是发抖,你看今天已经有点肿了。再这么下去你也打不了比赛!”

    言谨皱了皱眉,伸出左手把女朋友一把按进自己怀里,语气有些无奈,“可是,明年是我最后一年了……”

    呼吸着他身上洗衣液的清新气味,江语烦躁的心情缓和了一些,放下环着他的手,扶在他腰间,“可是,你不是说,这次都听我的么……”

    见他态度有些松弛,小姑娘两手往后探,在他背后相握,再次环住他的腰,“你听我说,理疗其实也不一定能支持你上场打比赛,万一你打着打着发展到不得不手术的地步,到那时候再做手术也赶不上明年的总决赛了。现在呢,才12月底。做完手术伤口痊愈也还没过年。后面即使再好好休养半年,你大不了也只是错过了春季联赛。要是恢复的快一点,还能赶上夏季赛,是不是?现在不是还有attack么,你也得放手给人家小朋友一点上场的机会吧?不然等你明年一退役,他突然接手还有点不习惯呢。”

    一番话说完,他并没有回应,只是抚着她发丝的大手越发柔和,出卖了主人内心的想法。

    江语觉得有戏,语气又带了一丝撒娇的意味,“我有时候还真替attack抱不平,你想想人家小小年纪都没怎么打过正式的比赛,你这个队霸一直站着位置不让他去练练手,以后怎么撑起你的大位呀。你退役了就垮啦?不打啦?”

    被她说的言谨都有些为自己霸着ad位感到惭愧了,下巴顶着她的头顶,有些妥协道,“那我也得和战队商量一下才行……”

    “没问题!”江语猛一抬头,额头磕上了他的下巴,“嘶……好痛。”

    看着女朋友冒冒失失,言谨责怪地看了她一眼,手却心疼地按压起她刚撞到的额头。

    大手的温度一下一下通过额角传递过来,江语仰着头眉眼带上了笑意,“阿谨~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嗯。是你偷偷问shy拿了我病例的事情吗?亲我一百下我就原谅你。”

    “不是……”被他一调戏,脸上浮上红晕,“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刚刚已经通知大王过来了,你不是说要和战队商量一下么……所以我就提前……”

    他低垂眼眸,看着小姑娘讨好的笑容,薄唇轻启,“两百下。”

    ※※※※※※※※※※※※※※※※※※※※

    想开车开不了的心情,只能用200个么么哒来代替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