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十二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闲在家里的两人丝毫不觉得不出门有什么问题, 除了必要的遛狗时间,几乎都在江语家度过了。楼上那位也厚着脸皮把其他生活用品搬了下来,过起了和女朋友的同居生活。

    江语枕在男朋友的大腿上,斜着身子刷朋友圈。

    时值圣诞,随意刷刷朋友圈也能感受到浓厚的节日氛围。

    看着满屏幕绿松配红袜, 小姑娘翻了个身,挤走沙发外侧扒着言谨腿正在打呼的haru, 扬起脑袋央求道, “阿谨~我们好久没出去玩了,我想去过圣诞!”

    “嗯?我们俩在家过不行么?”

    “当然不行了,两个人多没劲呀,”扯了扯他的衣袖,“我想吃大餐, 然后逛街,还要看电影!我们还没一起看过电影呢,我写的50件事情里面就有看电影呀。”

    见他还在犹豫,江语撅起小嘴, 语气转眼变得委屈起来, “你变了,以前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自从……自从……”

    自从了两下都没有下文,不过言谨知道她想说什么。

    自从把她吃了以后, 小姑娘神经变得异常敏感, 十分在意一些细枝末节, 不过他倒是很愿意保护她这份少女的纤细。

    “好, 那我们去。”放下手里的遥控器,他揉了揉她的额前碎发回应道。

    好久没出门玩的江语立马从沙发上滚下来,跑回更衣室换了一身柔软却修身的羊绒裙,外面罩上一件驼色大衣,放下在家挽起的长发,又对着镜子补了个淡妆,短短十几分钟变成了出街打扮。

    一向迅速的男朋友今天却在房间磨蹭了半天也没出来。因为需要出去遛狗,他在家本就穿着毛衣牛仔裤,此时却迟迟不见人影。

    “阿谨?”江语忍不住唤了一声,房间里不见动静,她又提高音量,“言谨??”

    亲密的爱称变成了连名带姓,如果是小时候被妈妈这么一喊,魂都快破了。现在女朋友的威力堪比爸妈。

    房门打开,他从里走出,样子和刚才进去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看着她疑惑的脸,他解释道,“刚去和粉丝说了一声今天不直播。”

    “你不是好几天没直播了么?”江语狐疑道。

    这几天他们俩天天腻在一起,他直没直播她还不清楚么。不仅没有直播,连游戏也不打了,更夸张的是手机游戏也不玩了,尽窝在沙发看一些八点档综艺节目,有时候看他都无聊得快睡着了,每天唯一的娱乐活动还是雷打不动地看电视。

    此时盯着他一本正经说去和粉丝解释不直播的脸,越想越奇怪。

    他的脾气,不是爱什么时候播什么时候播么。

    有时候未达到签约时间,也是空开着摄像头对准了头顶,一言不发干自己的事。他的粉丝倒也都是神人,这也能静静地看他打半天游戏。

    解释这个词对他来说,好像有些脱离人设。

    “嗯,平台催我了。”他淡然开口。

    江语对着他的脸扫视了好几圈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只好耸耸肩暂且信了他的话。

    一路到了江语在车上预定的餐厅,节日氛围果然和平时不一样,路上人也多了不少。

    他一人去附近找停车位,江语在寒风中裹紧大衣,加快脚步往餐厅门口走去。

    这家法国餐厅江语和小姐妹戚禾来过,老板是她的朋友,看着门口排起的长龙,小姑娘庆幸自己刚才用了戚禾的名号订了位置。

    门口的服务生见她出示了预约号,确认过是戚小姐后,一路把她带到了平时招待贵宾的二人间包厢。除了不用排队,选这家餐厅的另一个理由就是她的大神男朋友不怕被别人认出来。

    照顾他的胃口,江语点的都是比较清淡的菜品。

    打开手机,还没玩两局俄罗斯方块,就见他压低着帽檐跟着服务生走了进来。

    江语把视线从手机上挪向他,问道,“菜我点了,你看看还需要加什么?”

    “不用,你点好了就行。”

    知道男朋友在吃什么这方面一向尊重她的意见,从不挑剔,江语也就不再勉强。

    期待一会儿两人在一起后的第一次看电影,江语打趣他,“阿谨啊,你之前和别的女孩子看过电影吗?”

    对面男生皱着眉认真想了半天,“小学时候班里组织的爱国教育片算吗?”

    “噗嗤”一声,江语笑了出来,这个回答真是可爱到不行,他的粉丝要是知道他们平时冷言冷语的大神一本正经地细数和女生看过的电影竟是小学时的爱国教育片,肯定要笑歪了牙。

    “也对,你这么闷,要不是我今天主动想起来,你哪儿会想到和我看电影去。”

    听了这话,言谨隔着桌子凑近小姑娘,皱起好看的眉毛,“所以你嫌我闷了?”

    “不会啊,我随口说说,这样也挺好的。”

    她的解释显然不能安慰对面的那位,他拧着眉,左手掏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桌子底下飞速敲动:她说我闷,女孩子一般喜欢什么样的约会?

    “叮叮叮”,基地里正在涮火锅的几人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打开微信,置顶的战队群聊里言谨的微信头像出现在视野,看到那一行新跳出的消息,shy恨不得一拍大腿仰天大笑,lgb!你也有今天!

    shy:单身狗表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微笑).jpg

    大野:呵呵,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圣诞夜洒来的狗粮,手动无视。

    而其他几人选择用实际行动来无视这条求助帖。

    过了几秒,刚进群不久的attack小朋友,不敢学上面那些人的嘲讽,弱弱地回复道:要不,送花?

    屏幕这头的言谨看着接连跳出来的几条信息,舌尖舔过上颚叹了口气,就不该让这群单身狗出谋划策。

    两人说着话,服务生来上了第一道冷盘沙拉。江语自取刀叉开始慢条斯理吃起了面前的沙拉,眼角却偷偷地向他瞟去,和平时一样没有异常。

    法餐虽然量小精致,不过一道一道流水般下来她几乎每次都吃不完,怕他不够,每次上完菜小姑娘总是主动分一半给言谨。

    其实她选择过程冗长的法国菜,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

    不过此时她还没能证实内心的猜想。

    小姑娘虽然全程半低着头,不过一丝一毫没有放过他的变化。直到第三道正餐接近尾声,江语忽得抬起眼眸,眼神似乎带着厉色狠狠盯着他握紧刀叉而开始颤抖的右手。

    “你的手怎么回事?”语气虽然听着还算冷静,却和她平时温软的声音完全不符。

    言谨放下手里的餐刀,右手握拳放在餐桌上,手指张合了一下未说话。

    “不打算装了?”她咄咄逼人。

    被发现了啊,他还以为能多瞒一段时间,瞒到她过年回江家。

    没想到他的小姑娘观察力这么强。言谨轻笑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在她面前舒展了几下手指,“没什么,打完比赛的赛后综合症而已。”

    比赛明明已经结束快大半个月了,这时候才来什么赛后综合症,怕是把她当傻子吧?况且这些天他在家,江语又不是不知道,原来不玩电脑,不玩手机,假装喜欢看电视只是为了隐瞒他右手不舒服的事实吧?

    心里的猜想一旦被证实,她瞬间又想起了很多平时容易忽略的小细节,比如他刚才用左手开车,最近吃饭习惯用勺子,做饭也总是把她赶出厨房等等。

    他们明明是男女朋友,他却自己一个人闷着什么也不说,江语又气又心疼,气的是自己平时不够关心他,心疼的是他自己默默承受的一切。

    眼眶忍不住发红,她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保持情绪稳定,“你骗谁呢!都抖成这样了,说帕金森我现在都信!”

    “真没事,以前也有过。过几天就好了。”他沉声继续安慰道。

    “言,谨,”她几乎咬牙切齿地叫出他的名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女朋友!”

    见她似乎真的动怒了,言谨沉默半晌,抬起手臂轻拢她耳后的发丝,“我是怕你瞎想,打电竞的手伤很正常。不用那么紧张。”

    江语半信半疑地抬头,“真的?”

    不等他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她又不放心道,“不行,我带你去医院看了我才安心。”

    他笑了笑,语气更显柔和,“傻子,你打个喷嚏就要去医院吗?这种程度的肌肉痉挛回去热水泡一下就好了。”

    想到临出门前,内卫传来的水流声原来不是她的错觉。怕她发现,他竟是热敷以后才出的门,难怪……

    “那……我们赶紧回家吧。我给你用热毛巾敷着按摩一下。”听到了解决方案,小姑娘恨不得立马拿起包就走人。屁股还没离开座椅,又被对面的人摁了下去,“不急这一会儿,先吃饭吧。既然都出来了,看了电影再回去。”

    江语着急起来,“你这样还怎么吃呀?再说了,电影什么时候不能看,今天肯定人又多又挤,不想看了!”

    对面男朋友露出轻松的表情,一抹浅笑挂在唇边,“是啊,我现在用不了刀叉,只能劳烦我老婆喂我了。”

    油嘴滑舌!得寸进尺!

    小姑娘牵了牵嘴角,表面上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心里却心疼得紧,细心地把面前的牛排切成小块,一口一口喂起了他。

    “早知道手不方便有这种福利,我就早点暴露好了。”咀嚼着嘴里的牛排,言谨托腮。就算女朋友听了这话狠狠剜了他一眼,他也不觉得好心情被破坏。

    在一人喂一人吃的局面下,一顿饭的时间生生拖长了好久。江语担心他的状况一直喊着要回家,自然取消了后面的逛街看电影活动。

    难得的圣诞,没能好好陪她去做想做的事,言谨内心还是有些愧疚。

    驾驶座上的她专心地开车,心无旁骛,在路灯的光芒下侧颜温婉迷人,看得他有些痴了。

    一到家,江语就进卫生间浸了热毛巾,脚边haru在打转,此时她也无心跟haru玩耍。轻轻掩上门,她从口袋摸出手机,删删减减了好几次才把消息发了出去。

    “叮——”这回只有shy一个人的手机响了,吃完火锅正撑得慌。他一人歪在沙发上,打开最新过来的消息。

    只一眼扫去,零星的几个字却让他蓦地坐直了身子。

    江语小仙女:言谨手伤发作了。医生要看他上次的病历记录,发一份给我。谢谢。

    不疑有他,也顾不得和其他几个人说明情况,shy匆忙跑去楼上。自从谨哥这段时间搬回家住以后,为了方便阿姨进去打扫并未上锁。他熟门熟路拉开床头柜最下层的抽屉,对准头顶吊灯的光线,“咔擦咔擦”对着刚拿出的白色小本子拍了几张照传了过去。

    江语换上居家裤,手机调成振动放在贴身口袋。这会儿给他做着热敷,只觉得大腿酥酥麻麻被震了好几下,料想是刚才的事情有了回音,于是谎称去换热毛巾侧身掩进了卧室。

    虽然骗了单纯的shy,不过此时她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她并不指望男朋友会对她一五一十地全盘托出。

    打开消息,果然被她押对了。

    病历上的长篇大论她没有时间一一看下去,不过从第一次治疗的时间看,已经离现在有一年多了。按照他的性格,只要自己能撑住就不会对别人讲。也就是说起码从一年前他就开始被手伤折磨地不得不去就了医。

    大致翻过shy发来的几张图片,江语脑子里只剩下医生龙飞凤舞地腱鞘炎三个字。

    此时心疼大过于气恼,如果一直拖着不去治疗干预,很有可能他的手会废了!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唯一还能让她觉得有一丝欣慰的是,目前他的状况只是颤抖,还未引起关节肿胀,可能还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严重。

    沉着脸走出卧室,江语把热毛巾敷在他手腕,低着头轻摁着他关节穴位,也不抬头看他,语气有些发冷,“你还不打算告诉我,是吧?”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