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十一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这次生病虽然起初不严重, 硬是拖到了回国,不过后面两天病情反反复复愣是吃了药也不见好。

    实在想haru想得紧,那天去江让那接haru时被他知道了,这个大嘴巴一转身就告诉了江爸爸江妈妈。

    还没来得及被言谨逼着去医院,就等来了江家的司机大叔, 二话不说把她接回了山脚下。天天乌鸡汤鸽子蛋伺候着,下巴却越发的尖了起来。

    人家是病来如山倒, 她却活生生病来如抽丝, 病去也如抽丝,生生在家被养了小半个月。好不容易身体恢复如初,在江妈妈的苦情攻势下,江语不得已又多住了两天。这些天要不是每天晚上偷偷躲着和男朋友视频,恐怕他早就快崩溃了吧。

    说起来别人都觉得谨神高冷, 也就她知道,私底下的谨神其实是个粘人精。

    终于可以回城里了,江语带着一后备箱的农家自产食材在父母二人的千般挽留、万般劝诱下,想见男朋友的心还是恨不得一日千里。

    到了自家楼下, 司机大叔帮她把东西都搬上了楼。见电梯数字缓缓往下跳动, 江语才按开了自家的指纹锁。

    “滴嘟”一声,门锁开了。

    刚推开门,一团毛茸茸橘黄色的东西扑了过来, 江语下意识蹲下一接, 被haru舔了满脸口水。

    “呀, 小haru, 你怎么在家?不是应该在楼上吗?”江语见haru跳了出来,一脸疑惑地忍不住和狗对起了话。走之前不是让言谨带上去养了么。或者该是在基地?

    刚把狗头按进怀里亲热了一番,一双男士拖鞋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顺着拖鞋往上望去,穿着居家服的男朋友也顺势蹲在了她面前,伸出手指勾了勾她的下巴,不满地问道:“你怎么瘦了。”

    视频里看不出什么,真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看着眼前越发小巧的瓜子脸,他倒是心疼了起来。

    小姑娘倒是不以为然,盯着他问道,“那多好,都不用减肥。对了,你和haru怎么在这?”

    “它不喜欢我家,老在我房间拉便便。就带它回来了。”

    话是这么说,可不见言谨脸上有一丝嫌弃之情。如果她没忘记的话,他可是有些洁癖的。江语为小haru捏了把汗,没想到平时看它乖乖巧巧的,叛逆起来还真是小坏蛋。故意在房间拉便便示威,小东西看来是活腻了。

    “haru,你给哥哥道歉了吗,坏东西!”江语语气不由自主地提高,小狗像是感受到了主人在训话,眨着眼睛哼哼着把头埋在她胸口,一个劲地撒娇,圆溜溜的黑眼睛仿佛在说:我才没做错事,我不坏。

    “不像话……”

    小狗这么可爱,她现在也没了训斥的心情,随便斥责了几句就换上拖鞋,拉着男朋友进了屋内。

    和她走之前有些不同,房间各处都有他生活过的痕迹,他的水杯,他的拖鞋,阳台上他的衣服,还有卫生间他的生活用品。

    她突然有一种错觉,就好像他们已经同居了很久似的。

    次卧的床上用品明显换了新的,她不在的这些天,原来他都睡次卧啊。江语眨眨眼,扭头问跟在后面的男朋友,“那你今天回去睡吗?”

    “一回来就要赶我走了么?”嘴角撇了撇,他问。

    “就……随便问问。”

    “那你想让我走吗?”

    “我……随便。”

    “随便啊……那你怎么不问问我的意见?”

    “那你想走吗?”江语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道。

    “这几天住习惯了,突然觉得楼上一个人冷冷清清,我不想走了好不好?”说着一米八的大男生竟撒起了娇,双手环住面前的女朋友,下巴像小狗似的蹭着她的发顶。

    粘人精本精开始发作了。

    “又没赶你走……”女生有些不好意思,越说越小声起来。“走”字还含在嘴里,就被言谨勾起下巴亲了一口。

    “在家有没有乖乖想我?”他哑着嗓音发问。

    “一点点吧。”

    “真的就一点点?”

    大手稍稍用力,把她压在了怀里。

    隔着衣衫江语清晰地感受到对方拥抱烫人的温度,立即投降:“好多!是好多!想的不得了,想的我晚上睡也睡不着,白天吃都吃不下,你看就是这么瘦下来的!”

    “小说谎精。”

    男人沉溺地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又一口咬了上去。

    脚下打转的小狗无端被冷落,主人刚回来就不理它,急得嗓子眼发出哼哼声,打转儿的速度更快了。小脚丫子时不时从两人脚背踩过,引得江语一声惊呼。

    不顾脚下瞎哼唧的小狗,言谨一把抱起眼前日思夜想的人,伸腿勾上房门,把捣乱的haru无情地关在了次卧的门外。

    门一合上,江语就被抱着腾空按在了门板上,身后虽然有他的大手垫着不至于让她有不舒适感,不过还在坚持挠门的小狗,让她有些分神。

    “你要……做什么吗?”

    她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睛,半是纯真半是诱惑。

    两人相隔大半月未见,还处于小别胜新婚的激荡期,江语一说这话,无意间成了撩拨的最佳证据。

    得到女朋友近似于默认的指示,言谨抱着她转身压在柔软的大床上。

    江语怕冷,12月的屋子里早就开起了地暖,此时就算上身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男友款衬衣,也让她身体里烫人的气息一阵一阵向外翻涌,连一向冰冷的手指尖都是热乎乎的。

    尤其是这几天在次卧住着的是她日思夜想的男朋友,柔软的被角沁满了他清冽的气息,像冬日斜阳里的傲梅,又像夏日雨后的傍晚,好闻得令人陶醉。

    他的味道让她安心,动作间不自觉地多了几分主动。

    一边是热情如火,另一边少女的羞涩又叫她矛盾得死死闭紧了双眼,咬着下唇忍不住唤了一声:“阿谨……”

    这一声带着哭腔的呼唤,直接把言谨绷紧的神经打乱了。明明自己忍得青筋暴起,却不敢再进一步有所动作,只因为没有得到她的许可。

    “不后悔?”他哑着嗓子问。

    江语把脸埋进床单,尽量让自己的身子放松,从嗓子眼冒出一声轻微的“嗯……”

    “我……我可以的。”

    她嘴上安慰着自己,声音却不可抑止的有些许发颤。

    只是想和爱的人在一起啊。

    ……

    江语一觉醒来额角有些汗湿,怕她再生病,言谨一直守在边上,留恋地吻了吻她的鼻尖,起身找纸巾细心地为她擦拭。

    刚才出了不少汗,江语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浑身黏腻腻的,闹着要洗澡。

    男朋友虽然没有吃饱喝足,念及她大病初愈,唯恐她又冻着,便又起来去浴室提前放好热水,开上暖气。鞍前马后伺候得江语洗完澡舒舒服服才算完事。

    女朋友舒服了,他却苦了自己。

    小姑娘腿上没力气,只好让他扶着泡了澡。一番折腾下来,那边江语回主卧睡下,脚丫子轻轻踹着他的小腿,脸色绯红,“快去把床单洗了,放着该洗不干净了。”俨然成了吃干抹净不认账的小狐狸。

    言谨撇过头轻啧一声,看了一眼正在努力试图拱进卧室趴在江语脚边的小haru,又看看对他毫不留恋的女朋友,叹了口气只好识相地干活去了。

    好不容易做完江语交代的事情,回到房间,小姑娘已经侧着身子又睡着了。小狗成功进了房间,此时正趴在她那一侧的地板上,舒适地打着节拍摇尾巴,看他进来,只抬眼斜觑了一眼又合上眼皮闭目养神起来。

    总觉得它眼底闪过一丝不屑:烦人的哥哥又来了。

    一人一狗安逸地躺着,连空气都静谧得舒适异常。阳光下细小的尘埃都写着岁月静好。

    谁让他这辈子,就被她吃的死死的呢。

    言谨扫了一眼重新闭眼假寐的小狗,抿了抿唇角,撑着胳膊在另一边躺下。

    等江语小睡一会儿醒过来,天色已经晚了。她蜷了蜷身子,换了一个舒适的睡姿。

    这一动就把抱着她浅眠的言谨惊醒了,眼眸慵懒地睁开,忍不住又把她往怀里一带,咬着她的耳朵问,“还不舒服吗?”

    “没事了……”一睡醒就问她这个,她有些不好意思。

    青天白日的讨论这些,江语别开眼,假装去寻找睡前守在床边的haru。

    小狗此时不知道去哪里玩去了,她唤了几声也没听见回应,就听见客厅有窸窸窣窣的动静。

    缓了好久不见它进来,江语推了一把边上的人,咬着下唇轻语,“饿了……”

    慢慢从另一边爬起来,言谨直起身子,大手一下一下轻抚按摩着她背后酸软的肌肉神经,“想吃什么……你不在家,我学了点做菜。”

    真的?短短半个月,他都会做饭了?

    想起从家里带过来的一大后备箱食材,此时胃里饿的有些难受,江语歪着头想了想,“还是吃面吧,快一点。菜都在冰箱里呢。”

    “好,我去做饭,你再休息一会。”

    怕她饿得胃痛,言谨这回利索地起身,稍微清理了一下自己就做饭去了。

    下午睡了一会,这会儿一个人也睡不下去了,她也起身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等换上家居服走出房门,餐厅里已经飘散出饭菜的香味。

    这个男朋友,可真不简单。

    没什么事可做的江语,在家到处晃悠晃悠,摸了一会儿下午消失的小狗,那边就叫她吃饭了。

    在餐桌边坐下,面前热气腾腾两碗番茄鸡蛋面,撒上嫩绿的葱花,鲜艳的颜色搭配让人食指大动。

    没一会儿,他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碟冷切的卤牛肉。短短时间内,男朋友的表现让她诧异,吹了吹冒着热气的汤水,江语小心地尝了一口面汤,浓郁酸甜的番茄味配上醇厚的鸡蛋香溢满口腔,满足地接着喝了一大口。

    小姑娘抬起头,朝着对面满眼宠溺的男朋友甜甜一笑,“恭喜你得到做饭成就!以后做饭就交给你啦。”

    “好。”他温柔地笑着,毫不犹疑地答应。

    只要你喜欢,做什么都好。

    面才吃了几口,小狗不知道又从哪儿钻了出来,嘴里叼着一块抹布往言谨脚边一丢,上半身匍匐向下,弓着背朝他“汪汪”叫了两声。

    江语弯腰看了一会儿,疑惑地看向言谨。

    后者也是一脸迷惑,几秒后随即恍然大悟:“你不在家,他就是这样对我的。”男人恶人先告状道。

    “它怎么了?”江语还是没闹明白haru的目的,歪着头朝小狗挤了挤眼睛。

    言谨放下筷子,黑沉的目光和小狗对上,云淡风轻道:“动不动就指挥我干家务。”

    “不会吧?”江语从没见过haru这幅样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放下筷子跟它互动。手指捏着抹布的一边拎起,她朝自己的方向拖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小haru,今天是哥哥做的晚饭,吃完饭姐姐洗碗好不好?”

    “汪汪!”

    haru皱起毛茸茸的鼻子,犬牙叼着抹布又用力往后揪了一下,重新揪回到言谨面前,转过狗头朝着他:“汪汪!”

    动作神态十分到位,就算不通狗语,江语也基本能弄明白它的意思。它在说:不行,你来!

    “成精了吧你?”小姑娘笑着收回手。

    餐桌另一边的言谨垂下眼皮,摊平手掌伸到小狗面前,果然haru不争不抢,牙关一松,抹布轻轻松松地送到了他手里。

    “你看,你不在家,连狗都欺负我。”

    这话怎么听着万分委屈呢。在和他成为男女朋友之前,江语从来不觉得委屈这两个字能和他有半分搭边,总觉得像言谨这样的人,高冷话少情绪更罕见,没想到在一起之后才发现,他才是个需要哄需要疼的粘人精。

    动不动就卖一下可怜,委屈人设立得坚不可摧,和之前的印象相去甚远。

    想到刚回家那会儿他告状说小狗在他房间做了坏事,那时候就随便呵斥了几句并没有实质性的惩罚,这会儿江语想起,只能决定先委屈haru哄一下她的大宝贝。

    她隔着半张餐桌伸手揪了一下他的衣角,安慰地哄道:“那,我就帮你惩罚一下它?”

    “汪!”

    脚底下的小狗委屈地嗷了一声:凭什么你们人类谈恋爱要委屈我狗子!狗子做错了什么!

    “那倒也不用。”言谨的视线从haru身上挪开,定定地与江语对上,不动声色地提议道:“比起惩罚小狗,还是小狗的姐姐对我多好一点就行了。”

    坑在这儿等着她呢!

    一想到他刚才并不餍足的神色,江语一下子连人带椅子往后撤了半步,警惕地盯着他:“那,那你还是惩罚小狗吧!”

    “啊,对了!今天晚上你还是睡客房!没得商量!”她想了想仍然不放心地补充道。

    “真这么绝情?”男人站起身,走到她座位前欠身,大手顺势搭在她的椅背上一板一眼地问道,眼底写满了不高兴。

    “嗯!绝情!我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

    “没有感情的?”

    “……铲屎官?”

    “汪汪!”小狗在另一边快乐地回应道。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