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十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接下来几天, 男朋友每天都有比赛,江语有时候跟团去现场观赛,有时候留在酒店休息。

    这天起来感觉嗓子有些沙哑,头也越发昏沉,看了看时间, 已经一觉睡到了中午。怕是早上见她睡得熟,言谨并没有叫醒她。

    打开手机直播软件, 上半天的solo决赛早已结束, 此时正是选手采访时间。直播镜头转向了北美选手的采访画面,江语还没搞清到底是谁赢了比赛,打开弹幕,编辑输入:来晚了,有没有人告诉萌新最强adc是谁?

    带着边框的消息在发出的一瞬间从屏幕右侧缓缓飘过, 下一秒,一大波弹幕直接爆满屏幕,

    “看,活捉一个假粉丝!”

    “谨神啊!当之无愧本年度最佳adc好吗!”

    “为我谨谨打电话!”

    “bo3直接轻松撂倒对面好吗?”

    “所以说s赛输了肯定是辅助的锅。”

    “我要嫁给谨神, 你们都让开!”

    果然是他赢了呀, 江语往上拉了拉被子,想起了前两天夜里说的话,脸色绯红。切换到微信, 他还并没有发来消息, 看来是还在忙。

    再次切回直播, 这下采访界面变成了言谨。

    外媒的采访阶段, 他按照事先准备好的文稿,认可了对方adc的水准,又表示自己不会就此自满,希望明年在团队赛上获得更好的成绩。

    十五分钟的外媒采访时间一过,轮到国内签约的直播平台采访,或许为了吸引粉丝眼球,问题就五花八门了。

    “之前有媒体拍到除了你,整个战队都受邀参加了lol英雄的cos大会,想问下为什么当时没有去呢?”

    “哦……没什么兴趣,别人穿的太暴露我会觉得尴尬。”想起第一次参加cos大会,满眼过去露着白花花肉体的大姐拉着他拍照,当年作为新人的他强忍着心头不适黑着脸参加完了全程。和她女朋友藏在衣衫底下的细嫩肌肤相比,天差地别都不足以形容。

    “那这么说我们谨神喜欢比较保守的女生咯?”

    屏幕前的女粉瞬间屏住呼吸放大音量,看着画面上神色淡然的他似乎露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可以这么说吧,最好漂亮善良,有爱心,喜欢小动物,孝顺父母,会做家务,在内在外都听我的话……”

    对于这个喜欢女生的标准,他照着网上常说的直男癌择偶标准一口气背了下来,台下战队的营销部经理一个劲地朝台上挤眉弄眼,小祖宗诶,求你别说了,这波操作要掉粉啊!

    台上那人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意犹未尽地说了一大堆,最后像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再次补充道,“哦,对了。最重要的是,如果未来婆媳有争执,我站我妈。”

    不仅是台下,屏幕前的女粉,包括江语都一脸愕然,这是要干吗?

    这番话说完,弹幕简直就疯了,满屏幕闹着要取关的几乎都是女粉。甚至没多久,他就上了热搜,“21世纪最愚孝直男癌”,“惊!别被男人的脸骗了”。

    对于绝大多数女粉来说,不管言谨游戏操作技术怎么6,她们都不管,就因为这张脸给了她们很多幻想,现在这张俊脸的主人跻身于最强直男癌行列,高举着女权大旗的她们是怎么也忍受不了。

    看着言谨微博粉丝数蹭蹭下降,江语心头一震,他不会是故意在洗女粉吧?

    还在采访的记者显然也被他意外的发言震惊到了,尴尬地干笑几声,“原来我们谨神喜欢传统女性啊。”擦了擦额角的汗准备进入下一个话题,“那之前我们有关注到,谨神去参加了宠物展,然后咱们战队也集体关注了一个国内比较有名的网红宠物博主,请问是为什么呢?”

    “这个啊,为了找到漂亮善良,有爱心,喜欢小动物的女朋友啊。”前后不到一分钟,他重复了两次,打破女粉的幻想。

    这就相当狠了。

    主持人现在压力很大,不得不按照他的思路追问下去,“那……那现在有心仪的目标了吗?”

    他朝着摄像头点了点头,薄唇轻起,“嗯,我正在努力。”想到前几天小姑娘与他耳鬓厮磨时对他说,等他拿着全明星最佳adc回去,她会给他一个惊喜,嘴角忍不住上扬。

    带着暧昧的表情,在刚刚洗掉一大批颜粉后,这下连最后一小波捍卫着最后一丝倔强,哭着喊着说不管谨神怎么样,也要给他洗衣做饭生猴子的女粉也崩溃了。

    这年头追个偶像怎么这么苦,一天要遭受多次打击。

    “那就住谨神早日成功吧!”主持人尴尬地收了尾。

    江语盯着屏幕,看着还在情绪中的粉丝刷着,“上天保佑被谨神盯上的小姐姐。”

    “谁被看上谁倒霉!”

    “哎,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就当我这么几年的感情喂了狗了。”

    “谁能发一下之前他们关注的萌宠博主小姐姐微博,我要去下面提醒她注意前方渣男出没。”

    看到这一句,江语赶紧切回自己的微博,果然之前因为喜欢言谨而关注她的粉丝瞬间变成了她的真爱粉,一大半在她最新微博下面让她擦亮眼睛,远离直男癌。

    扶了抚昏沉沉的额头,切到微信,用游戏的专业术语给他发了一句,“你这波血亏。”

    没多久,手机“叮咚”一声收到回复。

    他说:不亏,只要你一个人就够。

    言谨边回复微信边从后面通道下台,一到下面就被队友和经理围做一团,“祖宗诶,你刚说的都叫什么话啊?赶紧跟我去发个视频澄清一下,你看看这粉丝量,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哎哟喂。我的心脏都不行了!”

    营销经理苦着脸拉住言谨的衣袖,“这下女粉不买你帐了,后面可怎么整哦!”

    其他几个队友许是心里猜到了他这么做的缘由,虽然被经理叫来一起劝劝队霸,不过此时倒是一个人也不开口。

    “哎?你也倒是说两句。”经理见言谨不理睬他,把战队经理大王拉到前面。

    大王看了眼面前还在玩手机的师弟,“我看也未必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粉丝质量提高了。”

    “哎哟,可拉倒吧。数量是基础啊基础!”

    发完最后一条,言谨把手机揣回口袋,“我觉得大王说得对,我又不是混娱乐圈的,要光看脸的粉丝干嘛?再说这几年还嫌我给战队赚得少么。”

    最后一句话把营销经理噎得一下子说不出话。

    碰到这样集颜值于技术于一身的选手,已经是他们烧了高香了,这几年靠他的流量确实代言广告直播都赚了不少,好像找不到什么值得争论下去的理由了,他叹了口气,“行吧行吧,你高兴就好。”

    见经理叹着气灰头土脸地走了,大野有胆凑了上去,“我说谨哥,你这是为了日后公开打个基础?”

    “嗯……”

    “还是你对自己狠啊,挥刀自宫自毁形象,牛逼牛逼。”大野竖起了大拇指。

    他仰头按了按有些酸痛的颈椎骨,似是自言自语,“不对我自己狠,以后就是粉丝对她狠了……”

    shy望着言谨扬起的侧颜,心里叹了口气,难怪小仙女喜欢谨哥,他自认为如果是他,做不到这样,输得心服口服。

    除了最后的采访风波,今年度的全明星赛很顺利地收了尾。一行人回到酒店,言谨刚回到房间,就被迎面跑过来的小姑娘抱了个熊抱,“谨谨,我生病了。”

    她很少这么叫他,语气也是带着鼻音的撒娇。言谨几乎第一反应就把她抱到沙发上,贴上额头探了探她的温度。

    确实有些发烫。

    “生病了还有力气跑,嗯?”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责怪。

    “看到你忍不住嘛……我吃药了,马上就会好的。”说着指了指散在茶几上一盒开封了的退烧药。

    一下子摸清了她的意图,从开始对他撒娇到现在,她不就是想装可怜不去医院么,“想耍赖不去医院?”

    被无情揭穿的江语往他怀里挤了挤,“我保证马上就会好,要是不好,我们回国了再去好不好呀~”

    一向对她没有办法,既然第二天就准备回国,言谨也不打算强迫她,揉了揉她的发顶,“说话算话。”

    因着她有些生病,晚上大家破天荒地没有按照惯例赛后吃火锅,现在头有些昏沉,江语也对火锅提不起多大兴致,一勺一勺缓缓地往嘴里送着鸡汤粥。

    饭桌上大野正在添油加醋地诉说着今天他们谨哥在赛场上有多超神,特别是赛后的采访,可谓是有史以来第一有胆,什么最强adc,过了今晚都是屁,网上只会认最强直男癌。

    江语尴尬地偷看一眼坐在旁边给她布菜的言谨,他这么好,以后该怎么才能对得起他这份心意。

    旁边的男生发觉女朋友在偷看自己,剥完手里的虾放进她勺子,“别听他瞎说,我就是觉得颜粉很烦,仅此而已。”

    “可我也是你的颜粉诶……”

    “嗯,现在你是我唯一的颜粉。所以我要好好照顾你这棵独苗。”

    就着他剥的半碗虾,又喝完了面前的鸡汤粥,精神头瞬间恢复了一些。江语拿起手机刷起了微博,想到下午的事,忍不住歪头问男朋友,“你知道吗,下午你好多粉丝给我留言,说让我千万不要识人不清,栽你手上。”

    他脸上满是不在乎的神情,“是吗?那你栽了么?”

    “基本上栽了……不过这样的话,以后公开的时候,他们不会骂完你直男骂我脑残吧?”对他下午的骚操作,江语还是心存疑虑,万一偷鸡不成蚀把米怎么办。

    “不会,到时候,他们对你的同情心只会一夜暴涨。等把我骂惨了我再辟一下谣,说我知道错了,还是听老婆的话最好。是不是,老婆?”

    哟呵,这算盘打得贼精,还趁机占她便宜,江语假装朝天翻了个白眼,“老婆叫谁呢你,胡搅蛮缠。”

    仔细想想他说的话,江语只觉得,按照现在的剧情发展下去,似乎都是站在她的有利点上,而他,不知道以后还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想着心事,她心不在焉地继续往下刷着微博,既然决定两人要一起走下去,她可不可以为他做些什么。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