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十八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有了言谨这一层关系在里面, 江语后面的日子过得极其舒坦。

    十二月上旬,除了匆匆回家看了一眼已经转寄养到江让家的haru,没通知任何一个人,飞往了洛杉矶。

    这几天是他今年最后的赛事,本年度的全明星赛。掐指一算, 从她了解到电竞圈已经快四个月,也不算完全小白了。

    年末的全明星赛算是本年度的一个收尾, 娱乐高于竞技。

    只由粉丝选出最想看到的选手, 组成大赛区梦之队,和其他赛区的选手神仙打架。同时也有单人vs单人的solo。

    不像绿茵场上的球员从各自俱乐部回去组成国家队,不同战队之间不同位置的选手配在一起,几乎没有磨合的机会,不管单人赛还是团队赛, 不需要考虑太多运营,更像是一场专门秀给粉丝的年度表演。

    至少她觉得言谨这几天跟她视频的情况来看,一点压力都没有。

    游刃有余的同时还能时不时跟她飚一点土味情话。

    出租车停在市中心某酒店楼下,江语推着行李, 看了一眼手机上打听来的地址, 正是面前的酒店。她给的惊喜准时在赛前送到了他身边。

    “嘟——嘟——”

    “喂,宝宝,怎么了?”言谨的声音有些紧张。按照国内的时差, 现在时间将近凌晨, 她早该休息了, 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想你了。”江语的声音不咸不淡, 就像讨论明天天气一样。

    “乖,我这边一结束就飞香港看你,好吗?”

    “不好……”

    女朋友闹脾气了,他心里一揪。

    当职业选手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会比普通人少很多私人时间,即便谈了女朋友也没有那么多空暇时时刻刻陪伴。

    电话那头停了一秒,他仿佛听见了马路上车子的鸣笛声,紧张地问道:“你在哪儿?这么晚在外面?”

    “那你管不管我~”

    真的是好久没见到他了,江语忍不住逗起了他。

    对面沉默了一秒,似是下了重要的决断,“好,我马上回去见你。”

    勾起嘴角,江语仰着头看着面前的大楼,“好啊,不过不用回去看我,我在你楼下。下来接我吧~”

    她在楼下?

    言谨倏得从椅子上猛一起立,膝盖狠狠地撞到了茶几沿。

    “bong——”一声,那边聚在客厅抽烟的几个人齐齐看了过来。

    “你没事吧?谨哥?”阿珂开口问道。

    “没事。”他抓起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外套,“我下去一趟。”

    十二月的洛杉矶气温并不会很低。

    言谨刚到楼下,就看到了穿着荷叶裙,手腕上搭着大衣的女朋友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他。疾步走到她面前,想说的话一下子都卡在了嗓子眼,不知道先说哪句才好,手却比脑子更快把手里的外套罩在她肩上,“就穿这么点,冷不冷啊你。”

    “不冷啊,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来了?”他下楼看到她的一瞬间,在他眼里捕捉到了一瞬间的失神,江语高兴地扬了扬眉,看来这个惊喜他很喜欢。

    大厅里人来人往,言谨敛着神色伸手把披在她身上的外套仔仔细细拉上拉链,又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刚才电话里你有说过,想我了。”

    “那只有我想你吗?你呢?”

    随着他的脚步进入电梯。他按亮32层。

    电梯门在他们二人面前缓缓闭上,言谨转过身,一步一步把他的小姑娘逼到角落,高高举起一只手,挡住了头顶的摄像头,另一只手一下环住了她。

    他的声音在头顶喃喃盘旋,“你说想不想?”

    电梯也是公共场合,到32层之前随时都有可能会进来人。江语耳尖发红,不习惯地扭来扭去,“好了,我知道你想了。就不能放开再说吗?万一……”

    “万一什么?”

    “有人进来怎么办,大庭广众搂搂抱抱的……”

    言谨低笑一声,大手按在她头顶像给小动物顺毛似的来回捋了几遍,“跟我女朋友小别胜新婚,抱一下怎么了?还是,你在想别的?”

    “我哪有。”

    被他一揣测,江语的脸更烫了,下意识把头埋在他衣襟上,不满地撇了撇嘴。

    这个点上下电梯的人不多,两人一路从一层到三十二层都没有外人进来打扰。小别之后难得享受这么静谧的二人世界,只是单纯地抱一下,她就觉得无比满足了。

    眼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层数一点一点往上跳,“叮——”得一声停在了32层。

    江语从他怀里退了出来,身上穿着他的外套,男人清冽的气息在鼻尖萦绕。她撒娇似的把自己手里的风衣外套往他身上一丢,做出了我就要你给我拿的小模样。

    言谨瞬间理解了她的意图,轻笑着接过大衣搭在自己腕间。

    一前一后回到房间,靠近阳台烟雾缭绕的那个角落瞬间都噤了声。直到江语在沙发上坐下,几人才缓过神来。

    “千……千里追夫?”

    “这叫爱。”一点都没照顾单身狗的感情,言谨不客气地骂了一句。转身背对着还在吞云吐雾的几人,“把烟掐了,呛。”

    大野:“???这是有了?”

    目光暧昧地落上江语迷茫的脸上,视线往下移,最终停在了看不出丝毫隆起的小腹。

    被这么盯着江语有些不好意思,轻扯了一下言谨的衣袖,和刚才骂人的气势完全不一样,对着她,她眼神里充满了缱绻温柔,语气也不由得放柔了许多,“乖,你刚下飞机,先去里面睡一会儿。”

    不顾队友一片唏嘘,言谨带着江语进了套间最里头的房间,拉上窗帘把她安置在大床上,带着体温的双唇落在她额头,本想给她一个晚安kiss,嘴唇刚触碰到她温软的肌肤,不由得向下,再向下,控制不住地在她鼻尖一点,触碰双唇。

    这次的吻极尽温柔。带着他的气息一点一点充斥着萦绕在她身边,江语这才有了两人确实又在一起的实感。

    明明才分开没多久,就已经把想念写满了整片脑海。

    仿佛有些不满足,言谨撑着双臂把她禁锢在身前一方小天地,带着薄茧的指尖轻轻抚过她面颊。

    12小时的行程,她的颈椎有些酸胀,眯着眼伸手把他的手掌捞到自己脑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按捏着。这才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还撑在上方的男生动作倏得一僵,她以为晚安kiss到此为止,双手撑着床铺,想把滑下去一半的身体撑起,还未有大幅度的动作,只听耳边传来他暗哑的声音,“别动。”

    江语眨眨眼,乖巧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

    在她愣神的瞬间,言谨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我去下洗手间,你先睡觉,乖。”

    几乎是他一进去,里面就想起了“哗哗”的水声。言谨把水温调到最低,掬水往脸上猛泼了一把,双臂撑着洗手台,任由水珠顺着额前发丝一点一点往下滴。

    看着镜子里眼神中仍旧带着欲|望的自己,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行,她还没有准备好。

    水声也停了许久,洗手间一点声音也没有,江语躺在床上,双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他没事吧?

    好久才听到开门的声音,她赶紧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在她面前停了下来,江语心里还在疑惑,刚想悄悄睁眼看一下,额上蓦地落下一个温柔的亲吻。脚步又变得远了,直到听到关门声,江语才确信此时房间里只有她一人。

    关上房门,言谨回到会客厅,果然烟味散去了不少。大野坐在地毯上,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神色古怪地看着言谨,“谨哥,20分钟,有点快了吧?”

    “滚。”

    翻看了未来几天赛程,他人气异常得高,几乎每天都需要上场。好不容易女朋友来了一趟,也不能好好陪她,往后仰靠在沙发背上,言谨烦躁地朝着天花板啧了一声。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