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十六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女朋友不在身边的第一天, 想她。

    女朋友不在身边的第二天,想她想她。

    女朋友不在身边的第二天,想她想她想她。

    ……

    女朋友不在身边的第十五天,手指抚平一路被攥紧的机票,直到坐上飞机, 言谨敛着的眉才稍稍有些放松。受不了了,必须去找她。

    华灯初上, 江语烦躁地坐回房间的书桌前, 打开漫画本。自己起早贪黑地加快校译进度,还不是为了早点回去看他么。现在可好,不在身边这么多天,这个混蛋男朋友竟然连电话都不接她的了,微信也不回。想到十分钟前刷到大野的朋友圈, 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气恼。

    手指再次不受控制地滑动朋友圈信息,再次点开十分钟前那张照片,试图从图片里找出任何男朋友的蛛丝马迹。

    然而画面上依然只有笑得一脸浪荡的大野和不知道cos了什么英雄的丰乳肥臀小姐姐的合影,按下快门的一瞬间, 后面不远处形似阿珂的人正巧远远地比了一个v字手。如果没猜错, 她的男朋友也在聚会的某个角落。

    最近玩的很野啊,江语冷笑一声。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赌气地把手机甩到床上,小姑娘决定单方面宣布两人正式进入冷战, 压制着满肚子怨气又重新投入工作, 心里默念:工作使我快乐, 工作使我进步, 工作使我致富,我爱工作!

    等再次从椅子上站起来时,已经过了两个小时。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江语伸了个懒腰爬到柔软的大床上,选择性地忘记了两小时前宣布的冷战,怀着满心期冀点亮手机屏幕,一片空白,还是没有回消息。

    太过分了!江语踹了一脚身下的床垫,气冲冲地爬起,这回再理他就是小狗。

    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心情也平复了不少,江语往身上套着睡裙,突然隐约听见有人敲门的声音。都这么晚了,她在香港人生地不熟会是谁呢。扫视了一眼镜子里穿着吊带裙的自己,也不管敲门声,急忙跑回房间罩了一件针织开衫。

    挪回到门前,江语透过猫眼往外看去,门外高大的身形是个男生,带着鸭舌帽,看不到正脸。小姑娘心里有些慌张,大半夜的被陌生男子敲门,脑子里走马灯似的开始过剧情,网红博主深夜酒店遇害;女白领半夜开门致器官丢失;惊!五星酒店爆出绑架案件。

    敲门声还在继续,江语左思右想觉得不对劲,又怕门外的陌生人知道房间里面有人,蹑手蹑脚地悄悄挪回床前,拨通酒店前台电话,“喂,您好,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

    “救……命……,我……房……门……口……有……个……陌……生……人……”小姑娘压低声音,一个一个字吐气似的往外冒。

    前台的服务员一听客人气若游丝,还以为已经遭遇了什么不测,怕客人出事,更怕现在网络如此发达,酒店出了事以后难以继续经营,当下立马转给保安队,带人上楼查看。

    小姑娘挂了电话倚在墙角,心里焦急地等待楼下有人上来查看情况。没多久,门外一阵窸窣。与她想象中的不一样,隔着门侧耳听,没有港片里的警察制服坏蛋时武打的乒乓声。倒像是在门口聊了起来,不过听不真切。

    等门口的谈话声微弱了下去,房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伴随着中年男子不标准的普通话,“客人,您好,我们是保安队。方便开下门吗?”

    见正义势力敲门,江语松了口气,瞅了一眼猫眼,果然门外穿着保安制服的大叔对着房门举起他的工作证。

    解锁房门,只拉开一条缝,小姑娘露出半颗脑袋,大眼睛眨巴眨巴望着门外的大叔,刚才带着鸭舌帽的男子依然在门口站着,这会儿,鸭舌帽没摘,口罩倒是摘了下来,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的俊脸。

    耳边大叔还在用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问她,“这位先生说是您的朋友,您认识他吗?”

    认识,何止认识。

    江语尴尬地攥紧衣袖,都怪自己看多了电视剧,这下可能要被面前摘了口罩的男朋友笑好久了。“认识……不好意思,我一个人没敢开门,我以为是……”

    “没关系,女孩子一个人防备心重一点比较好。”言谨的大手落在女生的头顶,轻轻揉了一下。

    保安大叔见两人动作亲密,确实是相识,心里也舒了一口气,打完招呼识趣地走了。

    江语一把把言谨拉进房门,脸上的尴尬之情还没掩去,什么再理他就是小狗,此刻男朋友突然造访的惊喜早就把这件事往到九霄云外了。

    “你怎么来也没说一声……害我还以为是坏人敲门。”

    “提前告诉你了不就没惊喜了吗。”好久不见,女朋友身上飘散着沐浴后若有若无的香味,鬓角的发丝还有些潮湿,垂在绯红的脸颊两边。就着她还牵着自己的手,言谨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日思夜想的人啊,此刻就在面前,这些天萦绕在心头的烦躁心情终于被抚平了。

    “明明是惊吓。”怀里小姑娘的声音隔着衣衫传来,闷闷地语气带着一丝抱怨,“哎,你怎么知道我住哪个房间。”

    头顶上轻笑一声,“你告诉过我的。”

    “是吗?”江语脑子里搜索了一遍,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他住哪间房,不过眼下这事也并不重要了,想不起来就算,“我忘了。”她如实回答。

    双手环到他背后,靠在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那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什么时候回去?”

    明明才进来不到两分钟,女朋友就问他什么时候走,松开一只抱着她的手举到她额前,食指轻扣弹了一下江语脑门,“没良心,才来就赶我走。我不开心,要亲一下才会好。”

    摸摸并不会疼的额头,“哪有……我就随口一问。”推开面前朝她撒娇的男朋友,江语转身往房间里面走,给他倒了一杯花茶,问道,“那haru呢?托付给江让了吗?”

    接过茶杯在沙发上坐下,“没,shy在照顾,不过我很快就回去,没关系。”

    “哦……”原来他真的很快就要走啊,心里有些失落。不过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也是,下月初还要参加什么全明星赛,最近也不会太闲。

    喝了一口她泡的热茶,言谨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姑娘湿漉漉的眼睛,“临时过来,没有订房间。不知道我女朋友肯不肯收留我两天。”

    原本还准备矜持一下的江语,想到他没多久就要回去,更是想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咬着唇点了点头。

    得到女朋友的首肯,凑到她面前,他得寸进尺道,“那先要一个亲亲。”

    江语见他面容略有倦色,知道他赶路辛苦,虽然羞涩却有些不忍拒绝他的二次求吻,飞快地在他凑过来的薄唇上轻啄一口,还没感受到他的温度就急急地撤开了,耳根有些发烫,“赶紧去洗澡,你烦死了。”

    嘴上说着他好烦,软糯的语气却像是故意掩盖自己的娇羞。

    “哦,洗澡啊……”言谨故意拖长了洗澡两个字,暧昧地朝她挑了下眉。急得小姑娘一个劲地把他往浴室推,“我不是那个意思……哎呀,你好烦的。”

    他一进去浴室就响起了“哗哗”的水声,江语坐回床上,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颊,哎,这张嘴怎么一看到他老是说些奇怪的话。

    环视了一圈房间,满室宛如白昼的灯光像是在时时刻刻窥探着少女的情怀一般,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纤细的手指滑过开关,“啪嗒啪嗒”一个个调暗了光线,只剩下另一侧无人的床头亮着一盏微弱的小夜灯。

    听着水声,整个人缩进被子里,江语紧张地搅紧手指,浴室门缝下露出的光线还在诱惑着她,胸口涌出一阵异样的感觉,索性整个人往下一沉,连脑袋都埋了进去。

    言谨擦干发尾从浴室出来,借着床头灯的微弱灯光,只见床的一侧拱起一团,而整个房间都不见他的小姑娘踪影。低笑了一身,他顺势坐到了另一侧。掀开被角,小姑娘背朝着他,两根细吊带的睡裙完全掩盖不了她白嫩光洁的后背,略微突起的蝴蝶骨在夜晚柔和的灯光下性感迷人。

    “睡了?”他的声音有些暗哑。

    怎么可能睡得着!

    从床侧凹陷,意识到他坐下了,江语的精神就高度紧张,团着身子一动不动。直到他开了口,江语也不知道现在到底还要不要继续装睡,她只觉得自己僵硬的要死,不管身体还是灵魂。

    她这边迟迟没有回应,床那侧的凹陷似乎更深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她仿佛觉得人体的温度带着一丝沐浴露的香气从后面涌向她,把她整个人包围得紧紧的,刺激得她意识恍惚。

    似是又一声微弱的呼气声,露在睡裙外的脖颈上传来熟悉的湿热温度,他微凉的唇畔在她脖颈间优美的弧线上停留了很久,鼻尖温柔的呼气声一下一下扑在她的皮肤上,像是一把火灼热地烤着她的肌肤,又像一个大鼓一下又一下狠狠敲着她的心脏,有些受不了。

    装睡装了这么久,现在她也不敢轻易动弹,只是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掌心残留住唯一还在的神智。

    终于,后面的那人停止了耳鬓厮磨,下巴顶着她肩膀,整张脸埋在她的颈间,深吸了口气,在寂静的夜里音色低沉又迷人,“睡吧,宝宝。”

    这几个字很轻,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识破了她在装睡后的无奈,江语僵硬地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很久,久到她感觉不到后面那人的动静,不知道他是否也睡着,终于抵不过浓浓睡意来袭,睡了过去。

    直到她真的睡着,绵长又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从后面抱着她的言谨才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从她身子底下抽出压得发麻的手臂,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垂眸看了一眼睡裤,他起身到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又重新躺下,目光停在睡熟了已翻身朝这一侧的女朋友身上,顺着她的额头,鼻尖又到下巴轻吻了一遍才安然睡下。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