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十五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最近怎么回事, 一跟她聊天,就开始全方位无死角地土味情话攻击,让她招架不住。忍不住工作闲暇也上网搜索了一堆土味情话100例,20**年最受欢迎土味情话排行榜,决定与他一决高下。

    别人怎么谈恋爱的她不知道, 不过她现在感觉他们俩像两军对垒,看谁先输给对方齁甜齁甜的攻击。

    自从haru来了基地, 在早晚两次的遛狗问题上, 煮饭阿姨自动承担了早上一趟,毕竟这只会卖萌的小黄狗人见人爱。按照惯例,早上阿姨买菜时候会顺路带着小狗出门遛弯儿解决生理问题。

    这天一早在小姑娘“你和天上的星星最大的区别就是星星在天上,你在我心里”的情话攻势下,言谨心情飞扬地多给haru的早餐多加了一勺牛肉沫, 不等阿姨来遛,就带着小haru一人一狗和谐地出门散步去了。

    深秋早晚的天气已经很凉,言谨穿着加绒卫衣也挡不住秋风往宽松的衣帽里灌,反观小狗倒是很自在, 摇着蓬松的大尾巴一摇一摆迈开小腿往前跑着。

    看着它一身密集蓬松的绒毛, 言谨不由想起这几天它在基地掉毛掉得简直怀疑人生,天都凉了本来还以为这个季节不会掉毛,原来这个小坏蛋是换了一身加厚绒毛。

    小区的绿化做得很贴心, 四季常青的灌木丛里规律地种着一排排桂花树, 这个季节带着小狗在草坪步道上路过, 整个天空都像是飘满了甜腻腻的香味。风一刮过, 黄色的星星点点小花儿落在碧绿的草坪上,小狗走着就忍不住用湿漉漉的鼻头凑上去嗅一下,满地的小黄花仿佛都是它的玩具。

    小狗在草地上撒了半天欢,突然小耳朵抖动了两下,静止在原地。牵着他的男主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haru一个箭步往前冲去,力道之大竟把一米八的言谨都拽了个趔趄。

    心叹柴犬果然是个倔强的物种,不管他怎么往回拉,小狗死死咬定了前面的方向非要过去。见它被背带勒得嗓子眼哼哧哼哧,只好随它的步伐跟着它往草坪另一边出口走去。

    一绕过面前的灌木丛,言谨就知道了为什么小狗突然发疯般地非要过来了。鹅卵石小道上正在慢跑的江让饶有兴致地停下来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一人一狗。

    “这么巧啊,妹夫……”故意拖长的调子中充满了揶揄。

    言谨皱了皱眉,除了他任谁也听不出江让话里的别有深意,明明是在讥讽他没有遵守那天晚上两人定下的约定。

    略一失神,想起了那天,江让把他单独叫走。以他对眼前男人的了解,十有八九是想告诉他,他和自己的妹妹并不合适。然而江让却并没有单刀直入告诫他离江语远一点,反而从江语小时候的优越生活开始娓娓道来,慢慢渗透。

    他很聪明,知道江让想说他的妹妹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不太适合和他们的圈子有任何牵扯。

    网上被捧得很高的电竞少年,几乎都是年少时就被青训队相中,开始进行培训,很少有认认真真完成学业的。像言谨这样半路出家的高材生几乎是凤毛麟角,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关注度格外得高。再加之他的颜值加成,一入圈就被炒红了。

    一夜出名也不见得是好事,至少在谈恋爱这件事上,他未来的大舅子认为他的圈子太杂乱,有太多不理智的女粉,万一自己的妹妹和他在一起,很有可能在将来受到各方面的伤害,而她又是一个内心其实很脆弱的人。

    见言谨紧锁眉头不回应,江让反向攻击,开始数落自己的妹妹的缺点,脾气大、爱告状、花钱没分寸、记仇又小心眼、朝三暮四见异思迁,和她在一起没有好结果。怕他不信,还对着天发起了誓,心里倒是打着其他的小九九:这也不算骗人。

    1.脾气大那是肯定的,老朝他这个哥哥发脾气。

    2.从小有事没事就爱在爸爸妈妈面前告他的状。

    3.在江家穷养儿富养女的政策指导下,他这个妹妹确实花钱从没心疼过。

    4.小时候不小心弄坏了她的洋娃娃,赔了他半辈子的做牛做马。

    5.最后一点也没问题,说了没多久长大后要嫁给夜礼服假面哥哥,上了小学就变成要嫁给新一哥哥,后面又要嫁给流川枫哥哥,见一个爱一个完全没错。

    不过在他信誓旦旦地揭露下,对面的男生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江让误以为他已经在心里放弃的时候,突然听他说,不管在你眼里她是怎样的,在他心里都是最好的。

    爱情使人盲目啊,江让叹了口气。

    见言谨软硬不吃,又不得已对他开出了条件,“你要追江语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解决好你的粉丝问题,将来不能让我妹妹吃亏。”想了想又故意多加了一句,“我觉得你拿个冠军的奖杯再去跟她表白胜算更高。”

    后面这句话明显就是在故意刁难,言谨明白。不过他倒是没有过多情绪起伏,这次本就是奔着冠军宝座去的,况且在他心里,他站在第一的位置才与完美的她最配。

    然而这时候,被江让故意提起,实际是暗骂他不守信用,言谨敛眉,握着狗绳的手指骨节微微发白,“至少……我们是lpl赛区的冠军。”

    被他一噎,江让双手插回口袋,“狡辩。不过既然她已经答应你了,我也不想做坏人拆散你们。”话锋一转,面色也正经了不少,“不过,之前向你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我希望你无论如何也要做到。不然还没到我爸妈面前,我这个做哥哥的首先不同意你们俩的事。”

    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言谨颔首,“我知道。这件事我公开前会处理好。”

    面前男生一本正经肃穆的脸,竟然让刚被他坑了的江让冲动地想再信他一次,“对,对了。不能对我妹妹动手动脚。”

    原本还严肃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第一次被女方“家长”警告不能对女朋友动手动脚,想起前几天被吻得微肿的小嘴,言谨耳根有些发烫,怕被对面看出来,故意松开了狗绳任由haru扑在江让身上打破尴尬。

    “咳……你还有别的事么。”不想和这个思维跳脱的大舅子在一起讨论这些微妙的话题了。

    “没……”意识到即使作为女方家长来提出这个要求,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江让挠了挠鼻头,看到对面的人穿着印着战队logo的运动裤,蓦地想起另一件事,“我觉得你上次教我的出装有点问题,怎么我还是打不过别人?”

    呵,感情这位大舅子和他的女朋友如出一辙,以为这是个充钱就能大获全胜的游戏么,这两个人思想很危险。

    江让也不明白,本来准备分道扬镳的两人,怎么因为他一句话,最后变成了这样。环视了一下空无一人的基地训练室,整个人靠进椅背的他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刚才妹夫眼里似乎闪烁着调教新人的跃跃欲试。

    面前飞过一瓶冰可乐,直直的朝他脑门砸来,江让双手急忙慌乱地接下,鼻尖还是被猝不及防地撞了一下。“你现在距离及格分又扣了一分,自重。大妹夫。”

    言谨耸耸肩,一副扣光了我也无所畏惧的态度,在一旁坐下打开了游戏界面。斜觑了一眼江让屏幕前的对战数据,果然不堪入目。在他的主场明显大舅子气焰没那么嚣张了,全程听他的指导,该怎么出装怎么出装,该怎么走位就怎么走位。

    第一把竟然就没有一次牺牲拿了mvp,而江让的人头数正好等于言谨的助攻数。

    美滋滋地看着自己的战绩截图,江让第一次觉得这个妹夫也有他意想不到的温柔嘛。

    两人又开了一局,打得投入谁也没发现后面楼梯上下来的其他队员。

    summer收回已经踩在楼梯转弯处的左脚,做贼似的倒退着往后上了两层楼梯,整个人隐在转弯后,偷偷探出头再次确认了一下训练室里正在开黑的两人。

    谨哥肯定是认出来了,不过坐在shy那个位置的,身形好像和shy不太相符。更何况,刚才路过他房间,可以确认shy还没出来。吊儿郎当的气质,倒有些像隔壁的让哥。

    不过这两人怎么可能和谐的在一起打游戏,绝对不可能。

    一下猜不到是谁,只好偷偷的躲在墙角观察。冷不防后面一只胖手蓦地搭在他肩膀上,summer一个激灵,全身一抖回过头,见大野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

    “嘘——,别说话,看下面。”除了一个“嘘——”字是确实说出了口,其他几个字,summer用夸张的唇语传达着。

    看得大野莫名其妙,不过见他手隔空指着训练室,也探出半个脑袋看了起来,谨哥和……shy在开黑?

    不过,shy怎么一夜之间长高了。大野有些闹不明白,朝summer摊了下双手。

    这个时候二楼地板传来了趿拉着拖鞋的走动声,shy伸着懒腰就从楼道里走了过来,眼神与楼梯口的大野对上了,对方古怪的看了一眼他,又抖着牙齿朝楼下看了一眼。

    “做乜呢。”

    “嘘——”这回是两人同时禁了他的言。

    shy一脸困惑,声音也不由地随波逐流压得极低,“你们干嘛呢。”一个一个字拖长了尾音靠唇形传达给队友。

    “你——要——失——业——了——。”见shy也凑了过来,大野指了指楼下训练室辅助位上坐着的人,一脸惋惜的给shy传递了一个坏消息。

    这些天一直担惊受怕的shy听到这话的一瞬间花容失色。知道自己这次决赛打的不理想,没想到战队连跟他提前知会一声都没做到,直接外聘了新辅助。他的职业生涯好像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挫折。

    脑子里一片空白,不顾其他二人的阻拦,shy面色青白地往楼下跑,既然人都来了,就让他死个明白。

    拖鞋在楼下两人桌前停下,shy看着江让被屏幕莹白色光线照得发白的脸,又看看坐在一旁的谨哥,此时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还难以言说。

    楼梯拐角处那两人还在继续偷窥,不过shy生动的表情倒是严重引起了他们的兴趣,难道辅助位还是被熟人顶了?忍受不了好奇,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直到看清那人的脸庞,才明白为什么刚才shy的脸色那么古怪。

    “呃……那个,你们继续……打架可以,不要破坏花花草草。”早就预言的大型撕逼现场不期而至,大野尴尬的陪着笑丰满的身躯往后挤躲在summer和shy身后。

    “现在是法治社会……我认为大家有事还是坐下来好好谈谈……”summer也往后退了一步。

    此时只剩下shy一人杵在最前面。回头瞪了一眼关键时刻卖队友的两人。shy直接往后退了两大步,“我……我是不会劝架的,你们要是鹬蚌相争,我就是渔翁得利。”一紧张竟然还飚起了四字成语。

    电脑屏幕上的兵线还在继续往前推进,还没结束这一局的两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约而同冷漠地扭头看向电脑屏幕,“神经病。”

    这一局结束,正好中午开饭。江让很不客气地不请自留。

    饭桌上谁也不说话,最晚下来的阿珂疑惑地目光缠着其他队友半天,不过谁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眼前这个情况。现如今就变成了异常诡异的午餐氛围。

    江让倒是不怎么在意,只是心里有些意外连平时话最多的大野吃起饭来也食不言寝不语。整个餐厅就只听见碗筷碰撞发出的些许声音。

    食至一半,果然最先忍不住的就是大野,只听见陶瓷碗重重地拍在餐桌上,他苦着脸,哀求的眼神看着言谨和江让,“求求你们了,要打要杀赶紧的,怎么还吃上饭了呢。我特么受不了啊!”

    “为什么要打打杀杀?做人不能简单真诚点吗?”江让疑惑地抬眸。

    “我册那,你们两可是情敌啊,大兄dei。你能不能表现出一点情敌该有的样子啊。”除了大野谁也不敢接茬。

    “情敌?”蓦地记起很久之前,summer好像误以为江语是他女朋友的事,原来言谨这厮还没有给队友解释清楚,斜觑了他一眼,分数扣光。

    这时候已经被在江让心里被扣光分数的那人倒是解释起来了,“江语的哥哥,江让。”算是重新给他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卧槽?大舅子?”shy猝不及防叫了一声,“失敬失敬。”

    这样江语时常出现在隔壁,haru经常送过来寄养这一切倒是都解释得通了,阿珂吃惊地看着放下碗筷的言谨,“谨哥,你啥时候知道的。”

    “一开始就知道了。”

    卧槽,竟然被骗了这么久。

    不过几人都找不到责怪言谨的理由,毕竟他们只是私下探讨过谨哥勇挖墙角的事儿,并没有当面问过这事,就自己下了结论。说起来最后还得怪自己想象力太过丰富。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餐桌氛围就舒服多了,大野又开始谈天说地吹牛逼。言谨眼神扫过在给江让不停夹菜拍马屁的shy,这个小朋友好像有点飘了。

    “shy,吃完solo。”

    “啊……”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