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十四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隔着工作室的玻璃又偷偷地往外窥探了一眼, 前两天跟男朋友吐槽事儿妈的作者戏剧性巧合地正是之前她在日本结识的雁南飞大叔。

    感叹着世界真小,那头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助理推门进来,客气地把一套系列作品一一陈列在江语面前。

    “江小姐,不如您先熟悉一下作品。这次我们老板想先校译这一套漫画版,小说书籍等后面慢慢再谈。”

    嘴上说的很公关, 实际上江语心里明白,先扔她一套漫画版探探虚实, 确认过她的功底之后再从长计议。不过说实话她也无所谓, 漫画上文字叙述比较少,这活相对来说算是入门级般的轻松,再加上武侠小说嘛,大部分留白都是“boom——”、“bang——”、“xiu——”这一类拟声词,一个月绰绰有余。

    欣喜地接受之下, 江语托着腮向助理打听,“你们老板不是在日本取材么,怎么就回来了?”

    “看来您对我们老板是做过调查准备的哈,这不是最近为了这套书回来了么。不过那边取材应该也结束了。”助理想着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江小姐, 竟然准备地这么充足, 不免与她更拉近了一些关系,“哦,对了。江小姐。这两天您就慢慢看这套书好了, 过两天老板安排了和您探讨细节, 到时候您有什么疑问的可以直接跟作者本人商量。”

    点点头, 江语手指抚过第一册, 慢慢翻开封皮。

    见她进入工作状态,助理倒了杯茶就退出了房间。

    这是江语很少接触的武侠类型,按照她对市场的了解,现在流行的题材就是弱鸡主人公在某个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上古神器,然后开启了逆袭之路,最后坐拥美女江湖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然而这一系列却和她的预想完全不一样,雁南飞笔下的少年天才主人公背负了全族人的希望负重前行,终在一次比试中由于精神压力过大崩溃落败。从小自带光圈的少年不堪重负萎靡不振,最后在亲人朋友失望的眼光中,抛弃了正道误入魔道寻求新生的故事。

    即便是绘制成的漫画版也不难看出略带压抑的文风,使得这本书在现今大多数武侠爽文中脱颖而出。通过这几天对作者本人的了解,确实也很符合他这几年转型后的风格——主人公没有哪个未经历过众叛亲离。

    江语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原来看着温和无害的大叔私底下喜欢写文虐读者。

    不得不说,对于她这种初入门的武侠小说读者,漫画改版确实是最快引人入胜的办法,一个人坐在办公室不知不觉中竟看完了前半部,还真有些意犹未尽。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窗外雁南飞大叔单手扣了扣玻璃,发出沉闷的“咚咚”声。见江语抬眸疑惑地看着他,气质温润的中年男子扬唇一笑,“一起吃晚餐?正好可以探讨下剧情。”

    江语眼神一晃,竟觉得某个角度眼前的中年人身上有些和自己男朋友重合的影子,一样笑起来微上扬的嘴角弧度,和相似的说话语气。不同的是,在他身上经过岁月的沉淀,那一丝待人接物的冷淡似乎是刻意藏了起来,只流露给外人绅士般温软的感觉。

    他的邀请找不到任何回绝的借口,江语把看书时不小心垂下的碎发别到耳后,点点头合上了书。

    晚餐地点很亲民,是一家装修地道的港式茶餐厅,并没有像雁大叔的外表一样给江语太大负担。客随主便,平时点菜比较纠结的小姑娘此时很享受被主家完全安排好的感觉。

    嘬了一口面前的红茶,作家首先发问,“怎么样,看到哪儿了?”

    “刚看到陆白离开青城山。”江语尴尬的笑道。

    “那看得还挺快,前面有什么建议吗?”

    当着大作家的面,江语哪敢提什么建议,显得班门弄斧,只是好奇的问道,“我就比较奇怪陆白是不是精神太脆弱了?怎么输了一场天才少年的人设就崩了?”

    中年男子放松双肩,把头支在面前重合交叉的手背上,笑了一声,“就像现在的孩子一样,从小就要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同时兴趣爱好一样也不能落下,就算做到处处拔尖也不会让家长满意。”眼眸一转,盯着面前的江语,“年纪渐长,心智不长,永远都是第一的小朋友,突然中考考砸了,高考考砸了,你说心态崩不崩。即便自己调节过来了,每次看到父母老师失望的眼神,一次一次积压在心里,难免有一天不爆发出来。”

    “哦……有点理解”江语想了想现在的大环境,有些感叹艺术源于生活,“那您这个人设难道是从现在的教育上提炼出来的?嗯……武侠版的儿童早教?”

    武侠版的儿童早教,这几个字说得极有趣,雁南飞若有所思地食指拍打着另一只手的手背,“有点意思,不过我的初衷确实是把这本书写给我儿子的。不过他现在这个年纪,好像不太需要儿童早教了。”

    “您都有儿子了?”江语看着面前风度翩翩的中年大叔,有些诧异。

    “不仅有,比你还大一些。”说着松开交叉在一起的双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这个年纪要是没结过婚,岂不是更奇怪。”

    尴尬。

    网上都没有任何关于这位大作家婚姻生活的只言片语,倒是有不少小道消息说他至今单身很有可能性取向……显然自己已经默默接受了这种说法,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一个儿子,江语一点准备都没有,惊讶的表情还在脸上没收回。

    “啊,是哦。”赶紧扯开话题,“不过您说这本书写给您儿子,意思是主人公陆白是他生活中的折射?”

    “哈哈,那倒没有。我儿子唯一的挫折,可能就是没听他母亲的,走了另外一条路。他母亲对他很失望,不过我倒是很支持他,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是他的母亲性格非常强硬,”语气一顿,似乎是陷入了某些回忆,意识到小姑娘在认真等着他开口,又接回上句,“这些年我们关系有些僵硬……”

    难怪都没有关于他和家庭的任何报道,江语这才了然。歉意地开口,“我是不是问太多了?”

    “不会,我很少有这么和人说心事的机会。我倒是挺高兴的。”

    等两人聊的差不多,菜也基本上齐了。雁大叔常年混迹于作家圈,讲起什么话题都津津有味,一顿饭吃得气氛融洽。回去的时候江语几乎又是扶着肚子走的。

    回到酒店正好是临走前男朋友规定好的视频时间,江语躺在贵妃椅上拨通了语音。

    电话还没响两声就被接通了,“喂,在干嘛?”小姑娘率先发问。

    “给haru梳头。”

    梳头这个词和小狗一点都不配,江语觉得有些好笑,“梳什么头呀,双马尾么。”

    “新买了两把梳子,试试它更喜欢哪一把。”

    “怎么又给它买东西了,这是当儿子养呢?”

    话说出来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言谨很满意他所听到的,勾勾唇,“提前练手。”

    “啊,对了。我推荐你看一本小说,武侠的,还挺有意思。”

    意外于她会主动推荐武侠小说给他,不过联想到她最近去做校译了,很有可能是工作上接触到觉得还不错的作品。“嗯,你说说看。”

    盘腿坐在地上的言谨一边歪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继续给haru梳毛。听到电话那头小姑娘说出小说名字的时候,一个不稳手机直接砸在了haru的肚子上。

    江语就听对面好像一阵乒乓声,还有小狗嗷呜一下的声音,满脑子疑惑,“嗯?你怎么了?”

    “没事,”捡起手机干咳一声,手抚上haru毛茸茸的肚皮以示歉意,“所以你现在在给这个作者做校译?”

    “是啊,是个一点都不油腻的中年大叔。还很绅士的!”语气中并未隐藏对雁大叔的崇拜之情。

    “……”

    “哎?你怎么不说话呀,我夸一个年纪都能当我爸的大叔你也吃醋啊?”

    “嗯……以后只能夸我一个人。”

    现在男朋友真是越来越不像人,江语厥厥嘴,心里却甜的冒泡,“那你也只能觉得我最好。”

    “嗯,你不说我也这么觉得。”语气异常温柔。

    这边两个人在腻歪,虽然听不到江语在说什么,不过路过客厅的其他队员都一阵恶寒。这几天这个队霸真的是很过分,以前没追到手的时候老是借抽烟的功夫去门口消失半天不知道干什么去,现在把仙女追到手了,还要分分钟在他们面前炫耀,每次都坐在客厅堂而皇之的煲电话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女朋友似的,简直穷凶极恶。

    那边还在温言软语讲着电话,shy握着拳头从椅子上蹦起来,“我也要找女朋友!”

    “急什么,你还没到年纪,到时候国家会发的。”阿珂调侃他。

    “我要向国家申请阿语姐姐那样的……”话还没说完,被客厅的某人一记眼刀,shy又把话憋了回去。

    “按照年纪,下一个是该发给野哥我了吧。”胖子露出一个色眯眯的表情,“我向国家申请要一个胸大屁股翘的,s曲线要辣——么样的。”说着还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大s。

    阿珂不屑地撇嘴,“还敢提要求,国家给发就不错了。到时候给你发一个平胸,你摸自己不就得了么。”

    “滚你妈。”

    队友调笑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言谨敛了敛眉,嫌吵。拿着手机往阳台走去,后面haru仿佛是知道他在跟主人说话,也亦步亦趋地跟着。

    “要看看haru吗?在我旁边。”他以小狗为幌子其实只想看看她。

    “好啊,你等等。”这边小姑娘从贵妃椅上爬起来,整了整衣领,手指摁上切换至视频通话的按钮。

    手机屏幕蓦地一亮,显示出男朋友的俊颜,“哎,你不能再帅一点了,我不在身边很不放心呀。”

    被自家小宝贝夸奖,言谨扬起唇角,“所以你只喜欢我的脸吗?”

    “嗯……才怪,你的全部我都喜欢~”明明拖长了“嗯——”的音节,不过他就像知道她的回答一般,脸上的情绪并没有起伏的变化。

    由于声音开了公放,江语软糯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haru听到主人的声音又见不到人,围着手机急的直打转儿,嗓子眼发出小奶狗般娇气的哼唧。小姑娘一听自己的小狗在哼哼,语气柔和得如春风拂面,“haru,haru,姐姐在这呀。我们小haru想不想吃小零食呀,姐姐下个月给你人肉背回去好吗?”

    见她一听小狗的撒娇就完全无视了他,言谨心里羡慕嫉妒恨地看了一眼根本闹不清楚状况的小傻狗,暗暗下决心以后要在家树立男主人的威严,决不能让haru压他一头。

    心里想着争宠,嘴上也忍不住抱怨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江语愣神,他的生日?百度百科上也不是今天。那她的生日?更不可能。纪念日?恋爱一周纪念?应该不至于这么傻吧。

    脑子里搜寻过一遍也想不到,小姑娘投降,“不知道……你说吧。”

    “是我想了你一天的日子。”

    江语:???

    谁来告诉她,这种土味情话是谁教他的???

    还没来得及嘲讽他,他又开口,“你现在有点过分。”

    这话题跳跃得太快,江语觉得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了,刚还腻歪着说想了她一天,怎么下一秒就说她过分,就仅仅因为她回应得太慢了吗?这个男朋友好像有点难哄。

    “我怎么过分了呀,不就反应慢了……”半拍还没说出口,对面薄唇轻掀,“过分可爱。”

    江语:……你够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