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十二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天江语按照约定, 带着haru到楼上男朋友家做客。虽然两人住上下层,不过这是她第一次到他家里。和想象中几乎差不太多,单调的黑白两色大理石风格,刻板又生冷。

    知道他平时住在这里的机会不多, 不过看着肉眼见不到任何杂物的环境,江语还是稍稍吃惊了一下。

    “哇,没想到你自己一个人弄得这么干净。”

    听到她语气中带着褒奖,跟在后面的言谨嘴角轻扬, 是啊,本来杂物就不多, 况且昨天晚上还又连夜收拾了一遍。脚下haru正在左闻闻右嗅嗅, 狗头埋进皮沙发里一顿翻找,从靠垫后扯出一块黑色的布料,咬住了一角疯狂地在半空中甩起来。

    那不是他昨天穿的卫衣么, 言谨满头黑线,语气略显尴尬, “昨天还没来得及洗。”

    “haru!快放下!”江语娇喝住还准备拖着衣服满客厅跑的小狗。见主人好像生气了, 小狗嘴巴一松,沾着口水的卫衣瞬间从狗嘴里滑落到地板上。

    从地板上捞起黑色卫衣, 江语看着一圈颜色偏深的口水渍, 长叹了口气,“我给你洗了吧?”

    “不用, 给我就行。”斜觑了一眼小狗, 这分明是来拆台的。

    看着没什么生活气息的家, 江语突然“啊——”的一声,想到了什么,匆匆和他打了个招呼就下楼,没多久又抱着一个巨大的购物袋上来。

    如果不算她去偷偷看比赛的那次,说起来确认关系那天,是她从日本回来后见他的第一面,昨天又被他连亲两次弄得自己心不在焉,竟把给他的礼物给忘了。

    哗啦啦一袋子倒在沙发上,言谨远远就看到自己黑色的皮沙发被一堆橘黄色的东西占领了。趿拉着拖鞋走近一看,柴犬抱枕,柴犬浴巾,柴犬手帕,柴犬公仔,柴犬钥匙扣,柴犬手机扣,就他目光所及一片全是柴犬的周边。小姑娘正在兴奋地一个一个给他介绍这些东西。

    “对了,还有这个,我忘了。”说着从一堆橘色的物什中翻出一枚做工精美的御守,白色的底上勾勒着粉蓝色的线条,正中间绣着“御守”二字,“我在清水寺给你求的,全方位无死角保佑你。本来御守这种东西只能家人代求的……不过,我们现在算不算半个家人?”声音越说越小,带着一丝羞赧。

    “不算半个,算整个。”接过她递过来的御守,言谨抚了抚御守上由于绣着字而凸显的立体感,小心地放进了钱包夹层。

    江语颔首一笑,又低下头整理沙发上其他东西,突然想到之前给他买的裤子好像也没见他穿过,见他回来坐下,忍不住问道,“之前买的裤子怎么没见你穿过,是size不合适吗?”

    言谨想了想被自己宝贝地连袋子一起放到衣柜中央的裤子,说, “舍不得穿。”

    “又不贵……”小姑娘嘟哝着。

    一旁的男生听得很清楚,“不是价格的问题,因为是你送的,舍不得穿。”

    表情有一瞬间愕然,随即她坏笑着扭头,“原来你对我早有贼心,那我以后多给你买点,买一柜子,看你还舍不得。”

    突然想调戏一下眼前的女朋友,言谨低笑一声,“那你给我求御守的时候,不也早有贼心了么。”

    被他一句话拆穿,江语红着脸轻掐一把他的腰,假装没听到胡搅蛮缠闹他去换上新裤子给她看看,男朋友只好听话地回房间换上了那条一直舍不得穿的裤子。

    前几天比赛忙,瘦了一些,贴着腰线的裤腰似乎有些松了。言谨看着面前小姑娘打量的目光,垂眸看自己的脚尖。

    小姑娘凑近蹲了下来,“哎?是不是有点大呀,你看这里还好,正好过脚踝,就是腰里面好像松了一点。”说着她柔软的小手顺着裤腿往上,半蹲着,隔着上衣抚摸上他瘦削的腰际。这个姿势未免有些暧昧。

    言谨喉结滚动,垂着的眼眸慌乱地移开,干咳一声,他说,“没关系,稍微大一点好,可以给我足够的发展空间。”

    半蹲着的江语终于直起身子,嗤了一声,“我不要中年油腻的男朋友。”

    在小姑娘的坚持下,言谨还是同意让她陪着一起去店里换小一号。时间还没到饭点,两人开着言谨的车就出去了。

    还是上次星光一楼的那家店,江语踩着高跟鞋走在前面,后面牵着在她的逼迫下戴上口罩的言谨。

    远远就看到店门口柜姐欢迎回家的灿烂笑容。暗自惊叹戚禾的购买力,能让小姐姐记这么久。

    和柜姐沟通了换尺寸之后,男朋友进去试衣服了,江语兀自在偌大的商品展示架前逛了起来。当季新发布的单品已经陈列上架,有江语喜欢的浴袍式大衣。刚招呼服务员问完尺寸,眼眸一抬,店门口走进一个熟悉的身影,扯了扯嘴角,真是冤家路窄。

    那边熟悉的人也一眼看到了正在挑选的江语,摇曳着身姿就走了过来,“呀,来买东西啊,我看这件衣服不太适合你啊,显腿短。”

    一旁刚准备去库房查尺寸的柜姐一听后进来这位小姐一下子想要搅黄她的生意,没好气地解释道,“不会啊,我看这位小姐腿这么纤细修长,穿了一定好看的。”

    江语斜觑了一眼面前满脸不爽的罗欣,开口,“没关系,脸好看就行。”

    两个人一来一去似是认识,柜姐也猜测到这两人水火不容,也不趟这趟浑水了,笑着借自己要去查尺寸赶紧逃离女人的战场。

    江语说的话正好戳到了罗欣的痛处,虽然她长得漂亮,不过在公司总有人把她和江语比,最后无聊的男同事搞了一个内部美女排名,江语的名字死死压她一头。此时江语这么说就像当场给了她一巴掌,脸色青红一片。

    “呵,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名牌随便买,买了不喜欢再扔,从小靠爹妈养以后靠男人养。”罗欣转眼又换了一种方式讥讽她。

    江语知道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语气依旧冷淡,“总比有些人没人靠得好。”

    一句话说的罗欣几乎怒火攻心,她确实没有多优秀的家庭,全靠自己才能得到今天的一切。好不容易等自己快生日时候准备买件大牌犒劳一下自己,还碰上了公司里那个看中了随时可以买的富家小姐,如果她没看错,刚才那件大衣吊牌上面可是五位数!

    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境遇让她一直对眼前神色冷淡的这个女人颇有微词,却不敢撕破这层脸皮,表面上还得与她虚与委蛇,直到周行之的事……

    “江语,你不要太过分了!要不是你出生好,你以为你现在有资格这么说话吗?”女人尖细的声音在这个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一旁整理货架的柜姐不由侧目打量起似乎起了争执的两人。

    怕两人当场吵了起来,刚回去查尺寸不久的柜姐急忙赶了过来,说有刚才那位小姐的号,请跟她去试衣服。江语点点头,也不理一脸凶狠挡在她面前的罗欣。

    言谨试完裤子出来的时候正巧听见一声尖利的女声语气不善地叫了自己女朋友的名字。顺着声源望过去,江语脸色冷淡,却不难看出有一丝不耐烦。而一旁那个还在喋喋不休追着她说话的女人,神色狠厉似乎与她女朋友起了争执。

    大步向江语迈去,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言谨神色不虞地看向在准备追过来的那个女人。“你想干什么。”语气冰冷。

    罗欣本来目光就被江语前面那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吸引住了,却见他径直走过来抱住了她的假想情敌江语,一瞬间明白了什么,语气又多了一丝轻蔑。“呵,还说不是靠男人养,这不证据来了么。”

    江语凑近男朋友的耳朵,轻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疯狗,别理她。”轻抚了言谨的后背,就示意柜姐带她继续去试衣服去了。

    见两人都对她爱理不理,罗欣心有不甘,看着江语的背影唇角一掀,状似无意却又故意放大声音对着不远处刚在沙发上坐下的某个男人说,“有些人不要被漂亮小姑娘骗了,她可是驭男有术,公司里还有一个顶头上司相好的呢。”

    声音不大不小,言谨刚好能听到,因有了女朋友提前的安抚,让他不用理眼前这个女人,不过他还是受不了这个女人阴阳怪气地说江语坏话。特别是还故意散播她和周行之有什么特殊关系,江语明明是他一个人的。

    见他只是皱眉没有其他反应,那边快要丧失理智的女人又开始诽谤起来,“指不定公司一个,外面一个,家里还藏一个呢。”

    藏你妈,言谨在心里骂道。

    指尖捏紧了手里的杂志,忍不住讥讽回去,“什么时候疯狗也能放进商场了。不仅疯还丑。”他翻阅过一页杂志,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语气冰冷。

    第一次被人当面说丑,罗欣怒火攻心,“你说什么?!”

    放下杂志,他右手扶着沙发椅背半仰着身子,假装向外看了一眼,“现在天还亮,好像还没到你出来工作的时间吧,小姐。啊,对了,商场出去右转人流量不错,找根电线杆可以提前进入工作状态,不过我建议你还是把脸上的斑遮一下。”

    一番话说得罗欣差点气晕过去,平时在公司即便和江语有些矛盾,两个人言语过招也从没有人身攻击到这种程度,而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身形看着清隽,说出来的话却是与他外表完全不符的尖利。

    语气中“小姐”那两个字似乎时时刻刻在她耳边回荡,在他们男女混合双怼下,店员此时又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罗欣此时气得一点逛街的兴致都没了,原地恨恨地踩了一下高跟鞋甩起包就往外走。

    烦人的苍蝇终于走了,言谨舒展了眉头窝回沙发等试衣服的女朋友。不一会儿她穿着一件长款外套到他面前来转了一圈,没见到罗欣的身影,小姑娘问,“终于走了?”

    “嗯。你这件好看。”

    “是吧。”被他夸奖的人儿又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我也喜欢,那你呢,试好了?”

    “好了,你慢慢逛我不急。”

    江语也不好意思让新上任的男朋友久等,给他展示完新衣服就跟着柜姐去换下了。这边言谨招呼了其他柜姐,抽出一张卡递过去,“刚才我女朋友的衣服先买单吧。”

    现在吃饭时间,偌大的店里就他们两位客人,柜姐当然知道他说的女朋友是哪位,想到那件新上架大衣的价格,美滋滋地接过卡一边还不停的夸他,“先生,你对你女朋友真好,哇,你们好幸福啊。”

    虽然知道她是客套,不过被人这么说,言谨心里还是止不住的舒坦,只是因为他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向别人宣誓对江语的主权。

    那头江语回来发现账单已经被结了,诧异地看向了言谨,“你怎么都付了?”

    沙发上的人右手搭上椅背,翘着二郎腿嘴角微微上扬,“我是你的呀,我的钱也都是你的。”

    嚯,她的男朋友还是霸道总裁属性。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