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十一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从次卧出来, 江语的睡意一扫而空。脑子里还在不停回放刚才的画面,她脸红心跳地窝回沙发掏出手机转移注意力。看姐姐从房间出来,haru亦步亦趋地跟到沙发边,纵身一跃跳了上来,也不调皮,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翻着肚皮在一旁陪着。

    这几天没怎么上微博, 更别提直播了。粉丝一窝蜂地在上一条微博下面评论求她赶紧直播, 还有一小部分从电竞圈过来的粉丝求她爆照,江语选择性的忽略了那一小波粉丝提的无理要求,发了个微博通知20分钟后直播haru玩玩具。

    坐在地板上拉过haru的小整理箱,她挑了几件之前还没有直播过的玩具,一个益智零食盒子, 还有一块嗅闻垫,都是安静如鸡的玩具,不会影响到里面睡觉的人。

    在客厅清理了一块地方出来,铺上垫子和食盒。准备完工。

    益智零食盒子就非常类似给小朋友玩的简单解谜玩具, 比如非得把上面的按钮拧开, 才可以移动盒子;再比如一定要先按了a区域,b区域才会变成灵活可动的版块。

    虽然小狗智商并不是很高,不过通过对食物渴求的本能, 嗅觉会引领他不停的拨弄玩具, 最后一不小心打开了盒子, 就能吃到喜欢的小零食。多尝试几次后, 小狗就会通过习惯来学会开盒子的技巧。

    不过显然haru对铺在地上的毯子更感兴趣。之前并不是没有玩过,不过还是第一次直播里带小狗玩嗅闻垫。

    江语架好手机支架,打开直播软件,找了个对着地板的合适位置进入直播间。早就准备在手机前的粉丝们陆陆续续涌进了房间。画面里只能看到浅色木纹地板上铺着一块色彩斑斓的垫子,上面用其他反差色布条不规则的构造出了不同的图案,每个立体的小布条似乎都是可以往外拉伸的,层层叠叠缝在垫子上。

    视频里,小姑娘声音软软地招呼haru过来,当着他的面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把一旁准备好的零食一颗一颗毫无规律地塞进了拱起的布条里。haru虽然着急吃,不过看姐姐并没有发号施令,不敢随意上前,只端正的坐在地板上,前面两个小爪子像不停地克制自己一般来回原地踢踏。

    边藏零食,江语边给直播间的粉丝解释这个玩具的玩法。藏好零食,她往后退开一些,盘腿坐在地板上,视频里现在只能看到小姑娘露出的天蓝色棉拖鞋。

    “haru,去吃吧。”

    蹲在一旁的haru从整句话的信息中成功get到“吃”这个音节,踩着小爪子兴奋地一下扑到嗅闻垫上。这个玩具它玩过,里面到处都是小零食的味道。

    趴在垫子上,狗鼻子从角落一大块凌乱的布条开始,haru低着头投入的吸着鼻息,一下一下闻起了每一块布条的味道。似乎是闻到什么线索,白色的小眉头一抖,两只前爪像捉虫子似的捧住一块布条不停地用爪子摩擦,终于从里面撇出一颗小肉干。

    这时候的haru正好面朝着手机镜头,伸出舌头一卷,把零食叼进嘴里,歪着嘴巴嚼吧起来,扯着一边的狗嘴巴竟然有点像霸道总裁的邪魅一笑。

    江语2.0的视力坐在茶几另一头都能看到手机上“66666666666”的弹幕刷过。

    下面紧紧跟着几条其他弹幕,“单身久了,竟然看一条狗都觉得眉清目秀。”

    “刚才我截图了,有没有人觉得haru刚才邪魅一笑了。”

    伸出手摸了一下haru的狗头以示鼓励,小狗吃完肉干又高兴地去找起别的零食。整个嗅闻垫说起来还挺大,平常小狗玩好一圈打底二十分钟。江语起身去厨房烧了一壶热水,回来的时候haru正在啃着不知道第几个小零食。

    许是中午和言谨玩球玩累了,今天的嗅闻垫它像新手一样,玩的特别慢。一半的垫子闻过去就已经十五分钟了。到后来索性不高兴玩了,半曲着前腿,生无可恋的趴在垫子上,就剩一对杏眼还在咕溜溜的乱转。

    看粉丝还不够尽兴,江语解释了虽然看着玩这个垫子没什么运动量,不过小狗闻和嗅会用掉很多精力,通常玩结束一次就跟人做了一场运动似的需要休息很久,晚上也睡得特别香。所以很适合给精力过于旺盛的小狗玩,以免在家没事拆家玩。

    看小狗没了兴致,江语便提前下了播。收拾好地上的东西,看微博上粉丝一溜烟儿的求链接,她只好在评论底下推荐了haru同款。与她交好的几个萌宠博主总是劝她趁着人气旺的时候自己弄个店铺,专门卖一些haru同款的宠物用品,而她至今都没去关注过这一些,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懒。

    懒得弄是一回事。

    还懒得应付一些奇奇怪怪的买家。

    现在网络社会,有些人特别无聊,不管你卖的产品质量要求有多高,他总能给你找出瑕疵,然后开始抨击大v卖假货,质量不过关,欺骗消费者。江语脑子被驴踢了也不高兴天天被这些琐事烦恼,现在粉丝一个劲地要求推荐链接,她也只是说明仅是haru同款,店家与她无关且此条微博不含任何广告成分。

    评论完又刷了一会儿微博。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快两小时。江语看看时间,任他这么睡下去,晚上怕是又要失眠吧。

    起身到厨房泡了一杯柠檬水,江语端着玻璃杯轻手轻脚地转开了次卧房门把手。时间临近傍晚,卧室里的光线比下午还要暗几分,江语不敢开灯,凭着对自家的熟悉,在昏暗中摸索着靠近了床上拱起的那一团。

    放轻动作,水杯摆上床头柜。借着另一半未拉上的遮光窗帘旁透过的些许光线,看清了他柔和的睡颜,额前的碎发稍微有些长了,柔软地搭在眼前。江语伸出手指,做贼似地拨开他眼前的碎发,冰凉的指尖触碰到额头,还在梦里的人拧了下眉。

    有点不忍心叫醒他呢。

    静坐在床前,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姑娘叹了口气,想起小时候妈妈春风细雨般的叫她起床上学,和江让刷一下扯开她的被子逼她起来,好像后者真的比较管用一些。长痛不如短痛,她决定用残暴一点的方式把他弄醒。

    伸出魔爪,江语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把冰凉的手插进了他温暖的脖子里。睡梦里的言谨一个激灵,拧着眉睁开了眼,屋子很暗,他睡得有些迷糊一下子想不起自己在哪,不过脖子下面一双带着栀子香的冰凉小手把他的思绪一下子拉到了现实。

    刚因为突然被弄醒而发出啧的一声,突然想到自己入睡前是在江语的家里,瞬间满肚子起床气化为乌有。

    见他整个人一抖,有了反应,江语开始在他耳边开启碎碎念模式,“起来啦起来啦起来啦起来啦,懒猪起来啦。”

    软糯的女声回荡在屋子里,言谨翻了个身,把她冰凉的小手压在身下,开口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暗哑,“手怎么这么凉。”

    “不凉怎么搞醒你?”搞醒这个词好像用的不是很好,江语干咳一声,“叫醒你。”

    “嗯,起来了。”顺着她的手爬了起来,整个人跟无尾熊似的半挂在小姑娘单薄的身上。她用力扶了他一把,端过床头的柠檬水,“喏,喝点。”

    言谨一仰头,清凉带着酸涩的柠檬水滑过嗓子眼,缠绕着身体的困倦瞬间被赶跑了。一口气喝了半杯柠檬水,嗓音恢复了一些,“几点了?”

    “四点多了,你晚上想吃什么?”

    “你。”

    “嗯?”语气微微上扬,江语还没听明白,嘴唇蓦地沾到了两片柔软的东西。和第一次不一样,这次舌头轻车熟路地钻进了她的口腔,轻轻的刮着她的犬齿,带着一丝柠檬的清香。小姑娘腿一软差点从床侧掉下去,还好及时被一只大手攥紧了腰线。

    “小心点。”语气含糊不清,通过口腔共鸣传到她脑海里,混合着暧昧的吞咽声。另一只大手死死扣着她的后脑勺,挣脱不得,也不想挣脱,想沉溺在他编织的网里一起沉沦。

    两人亲到忘乎一切,直到江语听到门口悉悉索索的声音,才想起她进来很久了,haru一定以为姐姐出了什么事着急地在那挠门。

    用力掐了一把他的腰,江语强行推开还意犹未尽的某人,“haru在门口。”

    “哦……”单一个字的发音也能听出他此时的音色比刚起床那会儿还要暗哑。这才不情愿地放开怀里柔软的小姑娘。

    “那我先出去了。你穿好外套别着凉了。”嘱咐完言谨,江语就端着水杯出了房门。第二次接吻,她还是害羞的要命,事后只想要逃避。

    没一会儿江语就发现刚才那人歪着领口斜靠在厨房移门旁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心里有些发慌,她主动找话题问他晚上吃什么。问完就后悔了,下午已经见识过他的打太极水平了,反正答案总是你做的我都爱吃。

    果不其然,他说,只要你做的都好。

    叹了口气,江语打开冰箱搜罗了下中午买的其他食材,脑子里立即想到了要做什么好吃的。

    许是haru下午玩的累了,这会儿也不叼着球来找他们,不知去哪打盹去了。既然没有小狗在一旁求陪玩,那江语就默认了某人撑着脑袋坐在流理台边上偷看她的行为。一开始还有些在意有人一直在旁边目不转睛看她,做着做着菜她自个儿都忘了这回事。

    晚上时间很充裕,江语做了一个排骨汤,一个番茄土豆炖牛腩,再一个蔬菜。饭菜氤氲的热气飘散在餐厅上方,趁她不注意,言谨举高了手机拍了一张晚餐全景,两菜一汤,两副碗筷,未编辑只言片语,直接发送了朋友圈。

    对言谨来说今天这一天都算是约会,晚饭后两人带着狗散完步,江语赶他回家,死缠烂打了半天才让她答应明天一天去他家约会才满意地回了楼上。看着收拾的比她还干净的厨房,其实仔细想想,在家约会也挺好的。

    江语缩回沙发上,拿出手机才发现微信有好多未读消息。

    所有的信息都简单看过一遍,才发现讲的基本是同一件事。自从那次火锅聚会后,fw的每个成员都加了她的微信,刚才所有的信息几乎都是给她发了或暧昧或震惊的表情,后面不约而同附了一张图,就是言谨朋友圈的截图。

    他的朋友圈江语不是没有翻过,除了几个有关游戏英雄改版的消息,他从没发过任何和自己生活有关的东西。而就在刚才,晚饭前,他竟然偷拍了一桌晚饭还发了朋友圈?

    江语点开朋友圈,找到两个小时前发送的那条。没有任何语言的修饰,这一点倒是很有他的风格,不过画面上两幅对面对摆着的碗筷,透露出满屏幕的暧昧。下面共同好友的回复她已经基本猜到是些什么了。

    大野:草。屏蔽。

    shy : 屏蔽+1。lgb

    summer :楼上要完。ps,狗粮真香。

    阿珂:吨吨吨吨吨,真香。

    这些基本她都能想象到,不过最下面一条,江语有些无语。

    江让:呵呵,桌子有些熟悉。

    他竟然有江让的微信!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果不其然,半小时前有一通江让的未接电话。江语觉得头疼,上次烧烤趴还没有准确告诉过他她俩住上下层,这次也还没找到机会告诉他她俩已成功牵手24小时。

    预见到江让会有一大堆想问的问题,她完全不想正面回应八卦的哥哥,于是切回微信界面,打开江让的聊天框,输入:别问,住上下层,正常恋爱,暂无结婚打算,暂无进一步发展,暂无见父母打算,还有,这辈子你都没机会吃我做的饭,勿回。

    一气呵成。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