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十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天早上江语是被门铃声给吵醒的, 卧室外haru哒哒哒的小爪子声在门口不停地徘徊。小姑娘很意外haru竟然没有跑去大门口对着外面犬吠。

    平时看它一副特别亲人的模样,在家只要听到门口一点响动,立马担负起了保护整个家的责任,连提着美食的送外卖小哥都被haru凶狠的叫声吓退过好几次, 开了门才知道原来叫声凶狠的小狗长得完全不具有任何威慑力。

    江语用手抓了两把睡得凌乱的头发,时间将近十点半,距离昨天晚上回家睡觉已经过去了快9个小时, 明明睡眠时间和平时差不多,却总有一种熬夜后睡不醒的感觉。

    昨晚到家确实已经很晚了,又在门口和刚确认关系的男朋友依依不舍了半天,虽然两人的发展还只限于拥抱。言谨倒是好几次低下头想要给女朋友一个晚安kiss,她总是扭扭捏捏半天不愿意, 最后终于憋红了脸说,吃了火锅不宜接吻。

    其实她的内心在叫嚣着让他亲,可是女孩子,总是对喜欢的人吻她有一种完美情节,即便自己也很想接近他,却不得不逼迫自己要忍耐,直到留到状态最好的时候。万一亲完她,他评价一句今晚的火锅不错,那岂不是要让江语一头撞死在门口。

    想着昨晚的事,小姑娘简单漱了个口, 掬起一捧清水胡乱地浇在脸上, 冰凉的水珠打在脸颊瞬间清醒了不少, 镜子里的自己未施脂粉,不过好在皮肤白皙细腻,看不出什么瑕疵。

    大门口的门铃声间断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江语垂眸看了眼身上的白色睡裙,款式宽松并不像丝质那样贴身,很保守没问题。趿着拖鞋打开卧室门,haru立马跟了上来,一路跟到门口,一声不吠,奇怪。

    江语透过猫眼瞄了一眼,熟悉,很熟悉,不就是昨天刚确认关系的男朋友嘛。小姑娘瞬间觉得刚才趁乱还洗了把脸真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解了保险拉开门,两人算是正式见到了今天的第一面。门内小姑娘穿着棉质睡裙,长度刚刚好到膝盖,露出白嫩纤细的小腿,两条胳膊也露在外面白晃晃的在他面前晃,言谨喉结滚动,神色不自然地往下转向边嗅着味道边围着他打转儿的黄色绒绒一团。

    “中午一起吃饭吗?”他问。

    来回打量门外的那个人,黑色的卫衣衬得他的脸色越发白皙,眼睛下那一团乌青也无可遁形。江语侧过身示意他先进来,并没回应他的邀请,语气也显得不是那么友好,“你又熬夜?”

    被人一眼看穿的男生低低咳了一声,眼神不敢直视她,“通宵了……”

    小姑娘一阵愕然,没好气地把拖鞋丢给他,“你可真能耐。”

    见她有些生气了,言谨都没来得及换鞋,出手着急地拉住了转身要走的江语,“我是昨天有点激动,没睡着……”何止有点激动,他在心里默默把“有点”换成了“太”。

    江语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说什么好,手腕被他死死扣着,完全挣脱不开。

    “放手啦,我去刷牙洗脸。”语气稍微柔和了一点,言谨听话地放开手,不确定的问了一句,“那你不在生气?”

    小姑娘边往里头卧室方向走,边嗤了一声,“要天天为这个生气,那我可能没几天就被气死了。”一旁沉默的小狗像听懂了似的,嗷了一声表示同意。言谨盯着实力抢恩宠的小狗,舌尖轻抵上颚,啧了一下。

    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小姑娘就从卧室出来了,身上换了一件v领薄针织衫,下面一条阔腿裤,休闲又不失淑女。今天的她没有化妆,精致不加修饰的五官结合在一起显得纯净自然。她抱着haru在他身边坐下,“想吃什么?”

    “听你的。”

    这句话堪比随便,江语有些头大。看时间不过十点半,她叹了口气,说,“去超市吗?在家自己做饭吧,老出去吃也不太健康。”

    旁边的男生有一下没一下撸着haru的狗头,眼睛突然一亮想了想又黯淡下去,“我……不太会做饭。”

    江语觉得有些好笑,“又没让你做,我来就行了。”

    两人既然决定了就一点不拖拉,立马带着小狗出发了。在家憋了一晚上还没上厕所的haru一到小区草地上就到处闻闻嗅嗅,昂着狗头神情轻松地解决了生理问题。江语拿出垃圾袋,还没来得及蹲下给haru处理,一旁的言谨就抢过她手里的袋子,脸上不见有任何嫌弃的神色,自然地收拾掉了小狗的臭粑粑。

    知道他有轻微洁癖,江语赶紧插嘴道:“我都习惯了的……”

    “那你以后也要慢慢习惯我照顾你。”语气一顿,“还有小狗。”

    一句话说得她心里冒泡儿,粉色的爱心在脑门上打转。有男朋友的感觉真好!

    两人进了超市挑挑选选,江语负责挑食材,男朋友负责推着购物车和小狗。“哎,你喜欢吃什么菜?甜的酸的咸的?”见识过他不吃辣,江语自动排除了辣的这个选项。

    “你做的我都喜欢。”

    “那排骨的话,你想吃排骨汤还是糖醋排骨?”

    “你做的我都想吃。”

    “蔬菜吃不吃,生菜还是小青菜?要不吃豆苗?”

    “你喜欢什么我就吃什么。”

    江语决定不再问他,反正问了也没有结果。而言谨发现自己女朋友不跟他说话了,兀自在那挑选食材,皱了皱眉尖,想不通自己到底哪句话又说错了。

    逛完了超市,江语挎着包牵着小狗走在前头,后面跟着提着大包小包的言谨。虽然她发现男朋友有时候很直男,不过体力活干得还算不错,内心舒适地长叹一声,果然有男朋友真好啊!

    两人到家,号称不太会做饭的言谨被江语第n次推到厨房外,从超市里他分不清菠菜和苋菜起,江语就给他打上了完全不会做饭的标签。怕他越帮越忙,小姑娘顺势从haru的狗嘴里抢过它正叼着的发声球,“你去陪haru玩吧,他想玩捡球球。”

    行吧,伺候不了她只能伺候她的狗。

    言谨撇了撇嘴,接过球带着haru远离厨房不去打扰她。

    江语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做饭,手下动作很麻利,伴随着客厅里发声球一波接一波的“叽咕——叽咕——”声,做好了番茄蛋花汤、清炒豆苗和她拿手的糖醋排骨。摆上餐桌,那边玩了小半天的haru已经歪着舌头喘粗气,看到江语端着香喷喷的菜出来竟也仍旧瘫在地上不肯挪动一步了。

    “小懒猪,平时就是动的太少了你。”嘲笑完haru,她又摆上碗筷,大功告成。

    刚才菜还没做完,言谨就偷偷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怎么不动声色地夸女朋友做饭好吃。现在坐在餐桌边上,看着色香味中已占满前两项的两菜一汤觉得脑子里已经组织好的语言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惊艳之情。

    “今天时间有些紧了,下次有时间再炖排骨汤给你喝。”递给他盛好的米饭,江语开口许诺。

    下次两个字完完全全取悦到了坐在对面的言谨,他从椅子上提起身体向前微倾,接过米饭的同时,另一只手顺势拉过女朋友的手,凑上去轻啄了一口。“接下来我能休息一段时间,每顿都和你一起吃。”

    被他突如其来的骚气闹了个红脸,江语故意嫌弃地甩了甩手,提高声音,“那你得做好每天洗碗的准备。”

    “你说的我都听。”直男式温柔。

    网上搜索了半天的花式夸女朋友大法根本没有派到用场,言谨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顿饭菜有多好吃,看着三个干净得就差舔盆的碗,小姑娘心想,不就是叫你洗个碗嘛,需要这么拼吗。

    吃完饭局势就和开饭前完全反了过来,江语被拒绝踏入厨房去陪小狗玩,而男朋友变成了勤劳的洗碗工。

    给haru喂完午饭,言谨还在厨房忙着,虽然早上起得晚,抵不住吃饱了就犯困的惯例,江语斜倚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打盹儿。闭目养神的她意识非常清晰,眯了一会儿只觉得一旁的沙发突然陷了进去,是有人坐下了。张开眼,男朋友放大的俊脸凑在她眼前。

    “嚯,干嘛。”

    “你好看。”

    江语盘起腿来坐直,拉开一丝距离。看着言谨眼下一片乌青,手指忍不住轻抚了上去,“你要不要睡会儿,昨天通宵了不困吗?”

    带着体温的手指轻轻滑过自己眼下一片肌肤,比起睡觉更想和女朋友待在一起,“我不想回去。”

    看着他一脸明明很困就还倔强不肯休息的脸,小姑娘又觉得自己年纪轻轻成了幼儿园阿姨。站起身抓住他的胳膊,用力向外一拉,她半推半扯着言谨往客厅外走去,后面的男生神色紧张,生怕她强行把他赶出门一样,不情不愿地被她拉着往前走。

    “不回去呀,你那么大力干嘛!我让你去次卧睡觉!”江语不满地数落他。

    原来不是赶他走啊,那就好。言谨轻舒了一口气,脚步变得主动起来,不再需要小姑娘拉着他才肯走。推开回廊另一侧的门,里面是一间除了巨大的落地窗,其他三面环墙内嵌着整面书柜的房间。

    像极了书房,靠着落地窗却又摆着一张简约的北欧风铁艺床。干净柔软的大床上铺上了黑白色系格子四件套,整个房间和外面温馨的风格不太契合。

    似乎是知道他的关注点,江语拉上半透明纱帘,又拉了一半遮光帘,扭头对他说,“平时我在这种环境容易看得进书。”弯腰铺平床单,又补充道,“床上用品是前几天刚换的,没人用过。”

    言谨点点头,心里却想要是你用过才好呢。

    “那你睡一会儿吧,晚点我叫你。”说着把他摁在床沿坐下,自己转身准备离开房间。

    言谨一个眼疾手快从背后抱住了准备离开的江语,这个高度,他的双手环在她腰间,带着温度的脸颊顺势贴上了她背后的蝴蝶骨。整个脸埋在她柔软的衣料里,他的声音显得闷闷的,“亲一下再走。”

    不等小姑娘反应,言谨双手用力把她身子扭过来,两人面对面,这个姿势就很尴尬了,言谨只要稍一抬头就能碰到她柔软的部位,江语慌乱地推开他想向旁边退,却抵不过面前男生的力气,身子一矮就侧着坐到了他的腿上。

    由于遮光窗帘拉上了一半,屋子里光线有些昏暗。江语只看见晦暗的光线下,他侧脸的轮廓,柔软的发丝,和眼神中闪烁的危险光芒。嘴唇上蓦地一阵温热,言谨的两片薄唇贴了上来,嘴唇碰嘴唇,两个人都没有动,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对面终于没有忍住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江语的下唇。一阵酥麻瞬间从尾巴骨直窜上头。扶着他肩膀的手指情不自禁用力,指尖隔着衣物掐了进去。与此同时男朋友握在她腰间的大手也控制不住用力了几分。

    江语不知道如何去回应正在描绘着自己唇形的舌尖,只觉得自己是牙齿甚至是有些在发抖。换气时分,嘴唇微张,带着湿气的舌尖不甘于只浅尝她的嘴唇,顺着空隙伸了进来。异物入侵,江语条件反射地用牙齿咬了下去。

    “嘶——”言谨倒吸一口气,舌尖带着被咬的暧昧红痕收了回去。

    江语脸色爆红,第一次和他接吻,他就这么热情,有点让人招架不住,慌乱地起身,她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沙哑的声音是多么诱人,“你……你先睡,我出去了。”

    看着小姑娘慌不择路的差点撞到房门,言谨犬牙轻咬刚才被小姑娘用力咬住的部分,有点痛,刚才的记忆混着疼痛一窝蜂地涌入了大脑,看着自己起了反应的身体,他深吸一口气躺到床上,这点痛算什么,比不上她甜的万分之一……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