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二十九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阿珂在宴会厅转悠了好几圈才好不容易找到了在阳台的言谨, 和江语小姐姐?他拉开阳台移门,露出半个脑袋,“谨哥,喊你去拍合照了。”

    言谨和江语背对餐厅,倚着阳台栏杆不知道在聊些什么, 听见阿珂叫他,俯身贴近江语的耳朵, 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离得挺远只见得两人身形亲密却听不清在讲些什么。随后他转身向阿珂走过来,脸上竟然还荡漾着一丝微笑。

    阿珂忍不住肩颈一抖,看着他的微笑耳边好像响起了赵忠祥老师的声音,春天到了,万物复苏, 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了。着实诡异的很。

    “谨哥,你们在说什么啊,笑的这么浪。”

    “你猜。”身边的人噙着笑意从他旁边走过。

    内厅里,大王正在安排队员大合照, 这次拍照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来的效率。摄影师根本不需要提醒平时冷着脸的队霸注意脸部表情, 一系列照片“咔擦咔擦”拍的异常顺利。

    大王满意地在一旁点头,“很好,后期可以提前下班了。”

    拍完照庆功宴就正式进入了尾声, 股东大佬们陆陆续续都提前退场了。大野勾着言谨的肩膀, “老规矩后面火锅吗?”

    讲道理他们几个都不是会应付庆功宴这种场合的人, 要不是战队高层决定好了, 每年一次的庆功宴早就不想参加了。一晚上没怎么吃过东西的几个人都可怜巴巴地望着言谨,怕他又和往年一样,参加完聚会就回去睡觉了,每次第二场火锅都是四缺一。

    大赛刚结束,绷紧了一个多月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换做往常,言谨通常排解压力的最好方法就是一切结束以后倒下就闷头睡个天昏地暗。他抬眸,眼神扫过阳台外还在看星星的江语,今晚上她好像只吃了点蛋糕。

    “那就去吧。六个人。”双手插进口袋,一耸肩把还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肉手抖了下来。

    听他说去,还多一个人,大野了然地朝后面四双期待的眼神挑了挑眉,“赶紧的订座,6个要6个!”

    不管后面队友的一片嘘声,言谨兀自推开阳台移门,抬头仰望着天空的江语听见声响回头,四目相对,小姑娘害羞地轻咬下唇,脸色有些不自然。

    想起刚刚他离开之前,凑近她的耳朵,对她说,“一会回来,我可以亲一下女朋友吗?”

    看到他含笑的眼眸,江语就想起刚才被调戏,虽然心里有个声音叫嚣着亲啊,不要问直接亲啊!面上却还是不得不伪装出一丝矜持。哪有亲之前先问人家女孩子的,笨蛋!

    打断自己乱飞的思绪,江语出声,“你回来啦。”

    这句话说得暧昧,就像回应他走之前那句话一样,你回来啦,接下来就该亲我啦。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倒是先脸红了。

    见眼前的小姑娘两颊染上了红晕,言谨有些腹黑地牵起嘴角,“本来我还想留着晚上送你回家,不过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

    “闭嘴!”江语眼神飘过他肩膀,后面大野和阿珂在门缝后露出半个脑袋,正在极力偷听。一着急小姑娘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柔软的手掌压在了面前还准备说下去的薄唇上,掌心传来嘴唇湿热的温度,有一丝烫手。

    压在嘴唇上的小手带着一丝栀子香味,言谨鬼使神差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手掌上突然传来柔软温热的触感,江语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脸色爆红,娇喝出声,“言谨!你!”迅速收回手掌,垂在身体一侧的右手用力掐紧。

    确认关系半个小时内,他就舔了她的手!这是什么神展开!刚才是怎么回事?!这和他清冷的外表一点都不符合!!

    江语脑中混乱一片。

    别说江语了,言谨现在也很混乱,刚才突然怎么回事就没控制住自己舔了一下她的掌心?倒不是后悔做了这件事,而是怕吓到了小姑娘。

    藏在玻璃移门后的那两颗脑袋倒是没看见什么惊人的画面,他们谨哥的背影把江语遮得严严实实的,就看到女孩子似乎是伸了一下手,然后娇声喊了谨哥的名字,然后就一片寂静了。

    什么情况?语妹对吃火锅反应这么大?

    见他们有瞪穿双眼的趋势,大野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谨哥怎么样啊?火锅还吃不吃啊?”

    被言谨挡住的人儿歪出半个脑袋,“啊?你们要去吃火锅?”脸色还有些发烫,再没人来解围,她都觉得自己快绷不住了。

    “啊?谨哥还没跟你讲嘛?summer去预定位置了,6人座。”大野说着朝江语抖了抖眉毛,6人座,除了他们5个剩下一个是谁,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见江语偷偷打量了一眼言谨,大野趁胜追击,“语妹儿,你要是不去,谨哥也不去了。谨哥要是不去,我们团体就解散了……”

    一顿火锅而已,说的多严重似的。江语握着拳的指尖偷偷抚过刚才被他舔过的掌心,皱了皱鼻子答应下来。

    一行人等宴会一散,就坐上保姆车到了火锅店。这家店平时完全采用预约制,平时来过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见一行人带着口罩进来也不奇怪,直接领他们到了预定的包厢。包厢装修的古色古香,木质的墙体里嵌进了各式精美的仿古陶瓷餐具,很符合江语的品味。

    挨着言谨在里头坐下,小姑娘觉得这个火锅局位置坐的非常奇怪,偌大的圆桌,除了她和言谨坐一边,其他人都一窝蜂的挤在了对面,离她最近的shy甚至也隔了半张桌子,这是什么阵法?

    脑子里还在疑惑,身边的他侧头询问,“吃辣吗?”

    火锅简直就是美食界的最杰出发明,说到吃火锅的时候,江语整个人氛围就又高涨起来,“吃啊,特别能吃。”

    一旁隔得两张座椅远的shy听江语说她特能吃辣,伸长了手臂高兴地恨不得像小姐妹一样挽着她的手,在触及到谨哥冰冷的目光时,又僵硬地在空中收了回来,“小仙女,我也特!能吃辣。”语气加重了中间那个“特”字,“不如你换个位置吧,这半面谨哥肯定不吃辣的,赶紧的跟他分道扬镳吧。”

    两人刚确认关系,虽然其他队友暂时还不知道,所谓不知者无罪,不过言谨的神经一秒钟都不能听到“分”这个字的发音,蹙着眉头开口,“谁说我不能吃的。”

    第一次知道他不能吃辣,江语回想起之前在一起吃饭,他似乎下筷确实都选择得比较清淡,不免担心起他来,“不能吃就别吃了吧,”说着视线转向其他人,“你们都吃辣么?”

    “吃!”

    “必须吃啊!”

    “为了谨哥,鸳鸯锅是我最后的妥协!”其他几个人纷纷道明立场。难怪座位坐得这么奇怪……

    “那……不如我们要那种中间是清汤,外面辣的?”这样就不用调位置了,以她对言谨的了解,他很有可能为了和她坐一起强迫自己吃辣。而她,对她来说吃清汤火锅简直是一种折磨,她宁愿不下筷子。

    “有道理!哎呀,走走走,散开点,挤死爸爸了。”大野缩着双臂被两边的队员挤着,终于可以活动开手脚。

    和服务员协商之后,用平时喝菌汤的锅具换成了里头清汤外面辣的鸳鸯锅。清汤锅虽然有点小,倒是够言谨一个人用的了。

    这边大野点起菜就完全不可能收得住了,江语看着一波一波送上来的菜瞠目结舌。这回shy已经坐回她旁边,看她满脸诧异,不由地安抚她,“没事没事,习惯就好了,野哥可以搞定的。”

    说话间大野已经开始往里头下菜,“不忌口吧不忌口吧?我都下了啊。”这话主要问江语,毕竟其他人一起生活的这两年口味摸得透透的。

    “嗯,都放吧。我不忌口。”江语点点头回应道。

    火锅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氤氲的水汽飘散在锅底上方,浓烈的香味开始散发出来。只要江语眼神刚落到锅子的某个角落,还没拿起筷子,旁边的言谨就立马会意地用漏勺捞出她看中的食物放到面前的碗里,终于在其他队员暧昧的眼神中,江语埋低了头,小声朝一旁的男孩子嘀咕,“你自己吃嘛,不要管我了。”

    他细心地用筷子挑走附在肉卷上的花椒,语气温柔,“要是不给你夹,你可能不会见到任何煮熟的东西。”

    对面的大野尴尬地干咳两声,这话绝对就是谨哥在嘲讽他。summer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就是,我们和野哥一起吃火锅,东西还没熟他就全捞走了。土豆就是要煮的很烂才好吃嘛!只要有他在,我他妈一次都没吃到过煮烂的土豆!”

    “煮不烂的青笋附议。”阿珂帮腔。

    这时候阵型就一定要团结,shy跟上,“煮不烂的鸭舌附议。”

    江语噗嗤一声笑出来,被他们的集体嘲讽逗乐了。网上时不时的会有小道消息传出说某某队员和某某私底下不和,某某队员嫉妒某某牌面大,现在她更是确信,这群人之间明明特别有爱,哪里有嫌隙了。

    在一顿饭中第n次趁着气氛活跃,shy凑近江语说话的时候,旁边的门神终于忍不住了,嫌弃地把shy往外推了一点,“离我女朋友远一点。”

    “我哪里……等等?谨哥你说啥?”

    “卧槽?女朋友?”阿珂也被言谨的用词震惊到了。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大野和summer也纷纷放下筷子,吃惊地看着对面的两人,“女朋友???”

    距离成为他女朋友不到三小时,整个fw战队都知道了这件事,江语捏了捏身边那人的衣袖,示意他来说。

    接到女朋友大人的指示,言谨收回一直落在女朋友身上的视线,扫过一圈饭桌上目瞪口呆的队友们,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嗯,我说这是我女朋友。”末了还嘲讽地加了一句,“你们这群单身狗。”

    其他人:……

    阿珂:“我建议以后集体活动不带谨哥。”

    大野:“你的意见非常好,4比1通过。”

    言谨:“5比0通过,我也觉得非常好,毕竟我有女朋友。”

    其他人:……

    只有shy还死死不肯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挥着手想要来抓住江语的衣袖,被言谨在空中无情地打开。一脸伤感的shy声音期期艾艾,“小仙女,你说你喜欢小狼狗的!”语气中仿佛还带着一丝哀怨。

    江语想起了之前自己瞎编的谎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梁,“嗯……其实,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年纪大一点的好,会照顾人。”话还没说完,眼神带着温柔的笑意落在了身边那个他身上。

    “说的对。”言谨浅笑着回应。

    shy受伤地捂着自己的心口,另一只手撑着额头,把脸埋进手掌,指缝中泄出三个字,“老狗逼……”

    声音虽小,在场的其他人却都听到了,言谨好心情地完全不想计较被人说老,一秒钟都不愿意把眼神从自己女朋友身上挪开。

    其他队友看着两人刚陷入热恋期的浓情蜜意,想起不久以前shy老喜欢叨叨的一句话,只要锄头舞得好,没有墙头挖不倒。看来谨哥果然下手快很准,分分钟已经挖了隔壁让哥的墙角,让哥就住基地隔壁,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看来离撕逼大战不远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