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二十八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一场秋雨一场凉, 江语看着扔在床上的几套镂空设计连衣裙满脸愁容。昨晚上下了雨,今天的气温一下就降了下来,原本准备好穿去他庆功宴的衣服顿时显得太清凉了。

    看着窗外渐暗的天幕,江语叹了口气,把衣服收进衣帽间, 手指犹豫地点过一套套衣裙,最后落在了一条一字肩连衣裙上。由于针织的设计, 纯黑色的布料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身体, 显得曲线迷人,鱼尾设计的裙尾给轻熟的风格添了一丝调皮。镜子里的自己,敞开的一字肩衣领显得锁骨以上皮肤白皙一片,有些空荡,她又给自己配上了一条镶着黑珍珠的choker。

    朝着镜子转了一圈, 比起之前选的几套衣服,差强人意吧。

    而言谨敲开她的门时,却被对自己的打扮不甚满意的小姑娘惊艳到了。她很少穿这样偏成熟系的衣裙,全身没有一处不在诱惑着他, 忍住想强迫她进去换一套的冲动, 言谨掐着手掌眼神满世界乱飞,就是不敢落在她身上。

    “你今天很漂亮。”

    有了他的夸奖,江语瞬间自信了许多, 眼角的笑意仿佛都快溢出。之前还在苦恼着要不要和他保持距离的江语, 一见到他呀, 这种想法瞬间灰飞烟灭。

    举办庆功宴的地方不远, 两人踩着点进餐厅的时候,现场乐队已经停止了演奏,搭建的小型舞台上正有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人在讲着话。江语随言谨站进人群,偷偷在胸口挥了挥手,朝其他侧目而来的队员们打了招呼。

    等一席话讲完,台上疑似主持人的男子略作惋惜,表示今天大股东有要事没能参加,不过其他股东都大驾光临,欢迎他们上台举杯开席。

    陆陆续续上台了几个中年男子,其中突兀地站着一个年级尚轻的青年人。主持人免不了又要调侃一阵,“和各位叔叔辈的长辈一起为庆功宴开席,不知道小周总有什么想法?”

    那个青年礼貌地朝其他股东略一颔首,嗓音听着极为柔和,“今天代表我父亲过来能和各位叔叔伯伯站在一起,为一支年轻的世界领先的队伍祝贺,我深表荣幸。今天我能站在这里说这些话,说明各位长辈们不管当初投资的初衷是什么,不过现在看来都是很成功的。而我们fw的队员也都是万里挑一,就像我们的队名一样,fighting and win。我们的队伍虽然年轻,但是并不让人轻视。明年我希望我还能有机会站在这里,为世界顶尖水平的队伍庆功。谢谢。”

    一个世界领先和一个世界顶尖,娓娓道出了对fw未来的期望,主持人鼓着掌率先捧场,江语循着刚才发言的声源向台上看去,果然,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没想到她的老板周行之这么神通广大,竟然是某股东家的公子。

    她表情上的异样,站在旁边的言谨怎么可能发现不了。顺着她的眼神一路往台上看,本来他就隐隐觉得站在灯光下的那个男的,身形像极了那天在ktv搂着她腰的人。这么看来,应该确实就是他,眼中的神色微冷,他攥了攥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

    台上开完席,自然就正式开宴了。和一般的庆功宴相同,一样是自助形式。

    江语在场认识的也就fw的队员,最多还有一个周行之。不过看样子这场专门为fw祝贺的宴会,他们会很忙。

    至少目前队员都被大王叫走去向股东敬酒了。

    小姑娘自己找了个清净的角落,晃了晃手里的鸡尾酒放在桌面上,窝进沙发一口一口慢慢吃着慕斯蛋糕。

    很快那边敬酒已经结束了,江语看到正想朝她走来的言谨又被其他人中途拉走。眼睑低垂,蛋糕吃完了,她刚准备起身再去拿一块,视线中蓦地出现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男士皮鞋。微微抬眸,深灰色得体的西装,是周行之。

    “你……”

    “你……”

    两个人不约而同同时开了口,江语见他有话要说,又赶紧收回了想说出口的话,对面露出得体的笑容,示意她先说。

    “你别误会,我不是赚外快。”小姑娘着急地辩解道。

    “傻子,看你紧张的。”周行之听到她这么说情不自禁笑出了声,“让我猜猜,这里有你的朋友?还是你上次说喜欢的人?”

    江语的脸一阵爆红,一个是因为确实被猜对了,另一个嘛,自从上回在日本那件事,回来还没跟周行之见过面,他突然提起了之前她说有喜欢的人而拒绝了他,自然脸色变得极不自然起来。

    周行之见她脸色绯红却不说话,觉得自己应该是猜对了后者。在她对面坐下,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讲,“至于是哪一个嘛,我心里基本有数了。”

    首先他在心里排除了年纪能当她爸的各位股东叔叔,那么在场能带朋友来参加的,基本只有fw的队员了。江语喜欢身材高挑的,又排除一半,只剩下summer、阿珂和言谨。

    阿珂桃花眼看着满脸花心不靠谱,不是江语的菜,那么剩下两个,根据那天公司聚会偶尔从她和johann谈话中偷听到的两个词,“小狼狗”和“美少年”,那估计是summer没跑了。

    看不出来眼前的小姑娘喜欢比自己年纪小的。

    终于知道了她口里那个喜欢的人是谁,周行之在心里评估了一下他和summer的差距,对接下来准备开口的话又重拾了些许信心。

    “那天回去我又自己想了一段时间,既然你还没有和喜欢的人修成正果,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重新加入追你的队伍,公平竞争?”眼神定定的望着面前的江语,周行之双手交叉握起架在大长腿上,朝江语一笑,“虽然他很年轻,不过我相信,不一定年轻的才是最好的,没准你会慢慢发现你更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

    江语见他一副笃定地猜中自己喜欢谁的样子,脸上的红晕迟迟不肯退下,不过心里倒是疑惑,他和言谨也差不了两岁,怎么把自己说的那么老。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疑惑说出口,对面的周行之又再次追问她,“所以我可以重新追你吗?”

    言谨和其他队友从后面过来的时候,就重点听到了追你两个字,脸色一沉,警戒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大野和阿珂没觉着氛围有什么奇怪,直接大大咧咧地在旁边坐了下来,紧接着shy和言谨也在江语旁边一左一右坐下。summer看了看被坐满的位置,不情愿地挪到周行之旁边坐下。

    在周行之眼里就是实打实的挑衅了。

    拿起桌上的红酒杯,朝summer晃了晃,“我先干了。”

    summer:???

    虽然不太懂这个股东家的公子是什么意思,不过既然人家先干了,他也不能矫情推诿,只好也把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要说按资历按年龄按长相按什么都轮不到先敬他啊,这是什么野路子?

    周行之看小伙子并不怯场,微抿双唇,朝路过的服务员又要了两杯红酒,一杯给summer一杯留给自己。“这个赛季你打的不错,再敬你一杯。”

    全员:???

    平时冰可乐党的summer此时感觉自己要崩溃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人就盯着他一个人喝酒,他就是正常发挥啊,没干什么特别的事啊,不会明年要把他开除了吧?这是最后一顿送行酒???

    满腹疑惑却不敢开口问。summer干掉了第二杯。怕小周总再搞一次事情,summer赶紧找机会尿遁了。

    既然男主角走了,周行之嘴角微微上扬,重新要了一杯红酒,向其他人示意祝贺。喝完酒,他轻扶着西装第二颗纽扣位置,站起身,表示自己要过去那边敬酒了,临走前不忘对江语说了一句,“和上次一样,还是让你慢慢考虑。”

    还有上次?联系到追你两个字,这回言谨的脸是彻底黑了。

    等他一走,大野立马八卦的凑上去问江语,“语妹,考虑啥呀?是不是邀请你来我们战队当啦啦队队长?怎样,年薪开了多少?”伸出了六个手指,“七位数还是八位数呀?”

    “大哥,你六个手指是六位数,你是不是傻?”阿珂看不下去自己队友的脑残,立马嘲讽道。

    “差不多差不多,不过语妹你那张照片照得可不错了,我们谨哥差点当屏……咳。”大野说着说着被来自后脑勺的一击暴击打断了。

    “嗯?什么照片?”江语莫名其妙。

    “我的妈,小仙女你不知道?我给你找找……”shy说着掏出手机找起了大野给他搜的赛场美女集锦,“看,就这个。”

    江语目光转向shy的手机屏幕,屏幕上的她眼眶发红,泫然欲泣的样子,正是那天决赛现场的照片。“你们都知道了?”虽然问的是你们,脸却转向了一旁坐着的言谨。

    “嗯,”他颔首,“谢谢你去看我们比赛。”

    “哎,小姐姐你应该去看我们八强赛的,把对手打的那叫一个落花流水。决赛没发挥好,看着都不帅了。”阿珂在一旁惋惜。

    江语笑了起来,“不会啊,我觉得你们超厉害的。起码全国第一是不是。”

    “那倒是,今年全国第一,明年世界第一!”大野做了一个fighting的手势。

    summer没一会也回来了,东张西望找了半天没看到周行之的身影,才舒了口气在对面坐下。几个人吃着东西聊着天,倒是没有别人再来打扰,不过看言谨总觉得他心事重重。

    宴会举行到一半,队员被一一叫到前面去和股东合影。言谨放下手里的酒杯,食指轻扣杯壁,“方便吗,我有话想和你讲。”

    “好。”江语看他指了指外面的阳台,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宴会厅,阳台空无一人,很开阔。江语双手撑在栏杆上深吸一口秋季夜晚略带潮湿的空气,裸露在外的肩膀从后被人搭上一件黑色外套,带着他的温度和气味。扭头看他,精致的小脸被宴会厅暖黄色的灯光照着,眼神里闪烁着湿漉漉的光芒,“谢谢。”

    言谨背光站着,看不太清脸上的表情。

    “我们之间好像总在说这句话。”他的语气略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观察江语的表情,“我其实不想要这样。”

    “嗯?”小姑娘拖着鼻音回过身面对着他站定,好似没怎么听清他刚才讲的话一样。

    “这样显得我们之间关系有些生疏。之前我说,拿到冠军奖杯后有话对你讲,可是我现在怕等到明年再努力一次的时候,我已经没有现在的立场和你说这些话。”看江语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言谨向前一步贴近她,滚烫的呼吸似乎就擦着她的耳垂而过,“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开始在意你了。从在意到慢慢占满我整颗心,我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不仅喜欢你的狗,也很喜欢你。这一秒以前,你对我说的谢谢我都接受,这一秒以后,我希望我对你的每一分好每一点照顾你能当做是理所应当。以后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可以吗。”

    耳边声线低沉,江语觉得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灼热的气息,全身酥麻小腿都有些发软。喜欢的人只要短短几句话,在她心里就远远胜过了前不久周行之策划已久的表白。她心心念念了好久的人啊,对她说,喜欢你,以后也想照顾你,脑子里炸开一朵烟花。

    这种感觉不会比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差吧。

    抬起头,直视着言谨的眼睛,她糯糯的声音在夜晚空气中更显娇软,“那我是不是也告诉过你,等你比赛完我有话跟你讲。”

    鼓起勇气,她说,“不过现在我觉得我不必说了,倒是突然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嗯,我听着。”

    “你缺一个女朋友吗?”小姑娘的眼睛闪烁着光芒,笑意溢满了眼眸,像上弦月一样明亮。

    言谨勾起嘴角,双手扶着她的肩,在江语的注视下略带凉意的双唇轻轻落在她的额头,“我想现在不缺了。”

    ※※※※※※※※※※※※※※※※※※※※

    二十八章!终于在一起了!360°自由落地式翻滚!!

    喜欢看的小可爱可以微博关注@奔富的柴八酱!

    本文全文唯一有原型的是haru小可爱!原型是家里的大脸柴柴!见微博!其他无原型。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