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二十七颗狗粮_他不言,她不语[电竞]_网络情缘_指尖豆蔻文学网
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二十七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回到阮家院子的时候, 大家明显觉得她情绪不太对,眼眶红红的,问她她说没事。姥爷把目光投向了后面跟着进来的江让和阮一身上。

    江让尴尬地摸摸鼻子,“玩游戏,输了一晚上, 和小时候一样气哭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大人们笑了笑, 便不再去过问。

    江让和阮一对上一眼, 偷偷舒了口气,哎,微博他都看到了,不就是输了比赛嘛,也是无可争辩的世界第二, 要让这个妹妹开心难不成还给她变一个世界第一出来?

    江语回到房间,把脸闷在被子里,心里闷闷的,很难形容此时的感觉。即便知道亚军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位置了, 不过她明白他心里是对着冠军奖杯有憧憬的。他此时一定难受, 所以她也开心不起来。更何况,她怕言谨好不容易准备表露的心迹此刻又捏着藏回心里。

    微信还没有回,江语知道即便比赛结束了, 战队还有好多收尾的事情要做, 还得接受赛后采访, 此刻可能并没有脱身。

    江语翻过身, 仰躺在大床上盯着天花板上橘色的吊灯,既然已经看完比赛了,明天就没有必要再留在京城,得和爸妈一起回去了。

    一晚上也没等到他的回信,江语洗完澡抱着手机迷迷糊糊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满床找手机,打开微信,他凌晨回了一个haru的笑脸,后面跟着一句:谢谢,明年会拿到第一。

    看了看时间,距离他回信不到8小时,怕打扰到他休息,江语不再回复,起床收拾行李准备下午回江城。

    吃饭时候江妈妈看江语情绪恢复了过来,还笑她是个小孩子脾气,江语看着拼命对她眨眼睛的江让,知道昨天他肯定给她打了什么哈哈,于是撇撇嘴接受妈妈的唠叨。

    一家人在姥爷的再三挽留下,终于吃完饭坐上了回程的飞机。和来的时候满心雀跃不一样,回去的时候江语总是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脸上的恹色被爸爸妈妈看在眼里,还以为她舍不得姥爷,只好安慰她有空多来京城看看。

    眼下只有江语的车停在了机场,下了飞机,江语主动交出车钥匙由江让开着车先送爸妈回山脚下,再送她去接haru。江让扭了扭酸痛的肩膀,叹了口气,活该他是苦力。

    倚在后座靠背上,江语整个人窝进舒适的皮质座椅里,翻看起了最近的微博。lol总决赛的话题不出意外上了热门。她忍不住点进去。

    题主发起了一个投票,对这次总决赛fw战队的表现,是否满意。

    满意的仅占两成,80%开外是不满意。

    呵,人类。

    上赛季只走到半决赛的fw还获得了媒体粉丝的花式褒奖,这回打破历史进了决赛反而被人诟病了。说不满意的你们自己怎么不上,江语朝天翻了一个白眼继续往下看网友评论。

    “总决赛这水平差距也太大了吧,被花式吊打啊。”

    “我只能说fw的辅助是对面的幻之第六人,各种瞎鸡儿乱开团。”

    “这比赛收钱了吧?黑幕?演员?打的什么鸟玩意儿。”

    “各位喷子们,中间那场打出实力了啊,再说fw走到现在也不容易。”

    好不容易有一个理智的粉丝为fw说话,下面被其他黑粉喷到不敢再开坑。再往下还有各式各样的吐槽,其中有一条让江语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

    “fw的adc怕是还活在人机梦里吧,决赛上一点输出打不出,之前粉丝看到他账号记录在打人机果然是真的。”

    然后这条人机评论就炸了,有的粉丝甚至去确认了真伪,把一条人机记录的截图贴在评论下。职业选手训练时打人机?下面一片哗然。

    打人机……难道是那次陪她玩?她没想到简简单单一条游戏记录在fw输了决赛后,也会被人当旧料似的翻出来评判。捏了捏眉心,她以为自己已经很注意不影响他了,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都会变成一枚定时炸弹,指不定在后面哪天出来炸他一下。

    放下手机,江语眼神飘向车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自己到底还该不该招惹他。

    ……

    夜晚的京城灯红酒绿,媒体见面会后就是主办方举办的聚餐。大野半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握着叉子,在空中边挥舞边唏嘘,“哎,这就是成王败寇,你看看那边,都快赶上下班时候的二环了。”

    顺着他手里叉子指着的方向看去,是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的au战队的餐桌,大家恨不得排着队去向他们祝酒。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啊……”阿珂翘着二郎腿附和道。

    “停停停,你们干嘛一个个搞这么凄惨干嘛,好歹咱们也是名正言顺的世界第二,有这么惨的吗?”summer拍拍其他人的肩膀,继续安慰,“网上那些言论又不是没见过,几年前喷得狠的时候不都过来了,这回搞这么衰干嘛呀。”

    大野一拍大腿,腿上坨起的肉恨不得颤三颤,“也是,该嗨嗨,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明年一定搞死他们。”说着又一巴掌拍在苦着脸的shy背上,“别演小白菜了,给爸爸笑。”

    shy被大野的一掌拍得龇牙咧嘴,脸上愁苦的神色顿时去了几分,“我可笑不出来,今年都快被喷死了。你们看看。”

    反举着手机,官博评论上一溜烟的“手残辅助滚出fw”,“辅助一开团,全团死一半。”

    大野反手又是一记拍在shy脑门上,“你看这玩意儿干啥,这些喷子有本事喷又没本事自己上。理他们作甚?”

    “野哥,我就是忍不住……况且这次我确实打的不好。都快变成移动atm了……”

    “别撅着个脸,爸爸给你看点高兴的。”说着夺过手机,叭叭叭一根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按着,回车:赛场美女图集锦。

    很快,屏幕上出现了很多热门话题,都是摄像头抓拍观众席的照片。更有好事无聊的人,把摄像头捕捉到的观赛美女都做成了集锦,共同辑录在同一条微博里,这条微博点赞被顶的很高。

    “哇,野哥,你路子好野,这也能被你发现?”shy显然是第一次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崇拜地看着大野。

    “那是,往年年年都看,今年还没来得及,就便宜你小子先看了。”

    shy美滋滋地往下滚动着看,这位无聊的博主还给拍到的美女都排了个序,越往下看越赏心悦目。帖子快被翻到底部,那个脸上贴着fw战队logo,身着乐芙兰cosplay服的美女简直让人血脉喷张,贼鸡儿6。

    还能有什么美女比乐芙兰还要吸人眼球,不存在的!shy内心一边为乐芙兰小姐姐打call一边扫过图下一行文字:比起这位cos乐芙兰的美女,最后这位倔强的小姐姐才是情到深处自然浓,小编敢用项上人头担保这位是fw的骨灰级铁粉。抛开fw本身质量不说,现在粉丝的质量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画面向下滑动,是一张巴掌大小的脸,一侧的弧形刘海被随意的夹在耳后,跟刚才浓妆艳抹的乐芙兰不一样,这位脸上显然没抹太多脂粉,显得肤色白皙透亮,却眉眼精致。在颜值即正义的今天,这已经赢了一半。更何况这位小姐姐双眸目不转睛地盯着斜上方游戏里水晶爆炸那一瞬间的画面,虽然死死咬住发白的下唇,并不能控制住眼中的氤氲一片,眼角反光似的亮晶晶的,看着异常揪心。

    只是这颜,越看越熟悉,这不是江语小仙女么?

    还以为她没来!

    shy惊叫一声,指着手机屏幕支吾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其他队员闹不清他要干嘛,跟看猴似的打量着他。

    “江……江……江……”

    “江你个头啊,看美女看傻了?”summer不屑的嘲讽了一句。

    毕竟只有他一人知道江语有可能会去看他们比赛,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急急地把手机凑到其他队员面前,“看看看。快看。”

    “卧槽?语妹?”看着画面上熟悉的脸,大野率先叫了起来。

    这一声叫唤,把在角落发呆的言谨给叫回魂了。他顺着声源看了过去,手机屏幕上,他的小姑娘一副压抑着自己情绪的样子,眼眶发红却又倔强地忍着眼泪,着实让人心疼。

    “这是在哪?”显然没有在意刚才他们的扯淡。

    “鸟巢啊,我擦。决赛现场啊,语妹来看了啊。”大野看言谨还在状况外,忍不住咋咋呼呼起来,一声比一声高。倒是引了旁人路过时的侧目。

    “草。”言谨难得爆了一声粗口,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往外走。

    “咋回事,这是?”shy还没反应过来他谨哥的言语过激。

    summer摸摸鼻梁,看着言谨消失在露台的身影,若有所思地说道,“觉得现眼了呗……”

    “嘟……嘟……嘟……”言谨趴在露台栏杆上,拨通了她的手机号。

    “喂?”三声之后,她接通了电话。

    “是我。你在哪?”自从看到那张照片以后,他现在满心满脑就是立即马上想见到她。

    “我?在自己家呀,怎么了?”小姑娘有点摸不着头脑,以为他有急事才会打她手机,没想到就问了她在哪。

    原本他还有些不信,直到听到了那头间接性传过来haru撒娇的叫声。

    已经回去了啊。

    很多话不知道怎么开口,他顿了顿,问道:“没什么,我们回去以后会有庆功宴。你有空参加吗?”

    “啊?”江语没想到他会邀请她参加庆功宴,说白了她除了认识他们几个,跟这个电竞圈半点关系都没有,也不熟悉圈子里的事情,“我参加好像不太合适吧?”

    “合适。他们都会带朋友一起。到时候我去接你。”没给她太多拒绝的机会,言谨就给这个话题下了定论。

    “哦,好……”听声音他好像没那么低落,江语试着开了口,“你们真的很厉害了。”想到网上的那些言论,她踌躇了一下,又继续说,“至少我觉得你们超棒的。”

    明明倔强地不肯流泪的是她,现在却反过来安慰他们。言谨的内心在这一瞬间变得异常柔软,“嗯。明年我们会更好的。”

    看他坦然地谈起比赛,江语这两天提着的心这一刻才算真正放了下来。

    “嗯,那等你回来再约。”

    电话挂断,言谨从露台往下看着满街的灯火,心里暗下决定,再也不能辜负她。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