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二十六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这两天姥爷的心情晴空万里, 生日那天收到了很多精心准备的礼物,江语送的金寿桃和长寿御守虽然俗气,却异常地讨老人欢心,这几天上大院里溜达时时刻刻把她带在身旁,搞得整个大院都知道阮家有个漂亮讨喜的小外孙女。

    这几天想着怎么找借口逃掉周五这顿午饭的江语, 随着时间越是迫近越是觉得希望渺茫。

    “妈,你说这顿饭要吃到什么时候呀?”这是江语今天第n次问江妈妈。

    “你这孩子今天真奇怪, 饭还没开吃呢, 怎么就想着结束了?”

    江语厥了下唇,不说话,惹得江让忍不住在旁边报起了前几天的一箭之仇,“孩子大了,留不住了。”

    “什么留不住了?你妹妹有情况?”一听这话哪还了得, 江让要是再多说一个字,江语今天一下午绝对走不了,她妈妈能问她个三天三夜。

    “哪有,我就随便问问。”江语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眼看那边舅舅给客人倒上了酒, 江语软着声音,哀求的眼神望着舅舅,“舅舅, 咱能不喝酒么?”

    对上舅舅疑惑的眼神, 江语语气一转, “喝酒对身体不好!”

    “你这孩子, 净乱说话。小酌几杯不仅对身体没害,还好得很,通经活络。”似是以为她担心姥爷,又补充道,“你姥爷我就让他今儿不喝了,这几天喝够了。”

    姥爷越发觉得小外孙女格外得关心他,高兴的拉着江语的手都不让走了。江语眼皮一阵发麻,热菜还没上,就一个劲的偷偷瞅手表。

    一旁的表姐早就发现了她奇怪的举止,凑过头问道,“怎么着,后面有约啊?”

    “昂……算吧”江语低着头再一次看了一眼手表,十一点四十五分。

    “约会?”

    “也不是……就一个很重要的比赛,我想去看。”

    表姐觉得新奇,什么重要的比赛能让自己家小表妹这么心心念念。“几点的?”

    “三点开始,不过……提前半小时入场,再加上路上赶过去还要时间,一点前不走就来不及了,况且今天是周五诶……堵车会死人的。”江语神情恹恹地答道。

    表姐看了一眼手表,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没事儿,一会我开车送你去。你知道不,京城藤原拓海就是我本人了。”

    江语听表姐故意逗她,终于咧开嘴露出了今天难得的笑容。

    客人们酒过三巡都高兴得很,江语坐在姥爷旁边,又没有主人家先走的例子,整个人越发坐立难安。都十二点四十了。打开地图软件,看了一眼还没有变红的道路状况,才算减缓了一些内心的焦急。

    这会儿江让从卫生间回来,路过江语的位置,脸上带着揶揄,“一会儿想好了用什么借口溜了没?”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江语虚捶了下江让,她一会怎么说?妈妈是知道她北京没有同学朋友的,说什么呢?同事凑巧来出差去看看?还是说想去逛街?逛街不行,万一妈妈也要跟着一起去呢。江语皱起了好看的眉毛,一旁阮一看不下去她被江让欺负了,一副护犊子的样子说道,“我带妹妹出去玩不成么,你也一块儿跟着去。”

    丝毫不管江让有没有同意,阮一探过半个身子,撒娇地拉着自家爷爷的手,“爷爷,你说小语和阿让来了这么几天,都没有好好出去玩过,一会儿,我带他们去找我朋友玩去!”

    把朋友搬出来,这年轻人的玩耍自然江语爸妈也就凑不上份了,果然爷爷没有提到喊上江语爸妈一起,慈祥地笑着就答应了,随他们年轻人玩去。

    大人们酒局还没结束,阮一经过了最大寿星的同意,带着江语江让就偷偷溜了。

    “哎,你俩疯也就算了,带上我算怎么回事,我可没兴趣参加你们的活动。”坐上副驾驶的江让系上安全带,不满的抱怨道。

    一旁驾驶座上的阮一晃着一根食指举到江让面前,“nonono!你跟我去玩,不要瞎掺和小语的事。”

    江语从后座探出一颗小脑袋,双手合十,眼里的感激之情都快溢了出来,“表姐,我真是爱死你了,这辈子我就是你的脑残粉。”

    “乖~”阮一摸摸江语的头,回身发动了车子。

    时间还不晚,路况也不算糟糕。两点五十,车子停在了鸟巢外面。外面零零散散还有粉丝未入场,脸上贴着战队logo,举着小旗子在广场上走过。

    江语跳下车,一边跑一边回身跟表姐打招呼道别,脚步却不停,反而越跑越快。

    江让脸贴着车窗,忍不住叹了一口,“孩子大了,拉不回来了。”

    ……

    这边江语好不容易赶上最后一波观众进场,偌大的鸟巢即使已经开放了半边,竟也是乌压压一片座无虚席。shy给的内部票位置很靠前,不在看台上,内场单独劈开的一片区域,几乎就直插到了台下。穿过人群找到座位入席,开赛前的娱乐小表演就开始了。

    江语对这些并不感兴趣,目光专注地在台上搜寻自己想看的身影。台上通道两旁分别搭起两个棱形演播室,里面人影绰约,比赛选手应该都在里面各自做着最后的准备。

    短暂的表演很快就结束了,当两边的教练在舞台中央握上手的一瞬间,看台爆发出了一阵洪亮的呼声,处在人海中的江语第一次亲临现场看电竞决赛,耳边的呼声震得耳膜发疼,不免被这个阵仗惊呆了。

    耳边浑厚的女声传来,欢迎进入召唤师峡谷。

    第一局正式开始。

    这把对面是本赛季的二号种子选手,也是来自韩国的au战队。这是从小组赛开始到现在两支战队第一次交锋。很显然,对面把fw研究得很透彻,一上来直接ban掉了adc言谨最擅长的几个英雄,其次双选了上单summer本赛季以来用得尤为出色的两个英雄,直接想断了fw的上下两路。同时怕fw留有后手,偷偷练其他未在赛场上出现过的英雄,不给他们任何热手的机会,au选定的都是中期强势英雄,意图速战速决。

    第一场就被针对的fw无法在中期与au对抗,在教练的授意下纷纷选择了后期强势英雄,只要前期不莽,打持久战还是很有希望的。

    由于是主场作战,现场基本被fw的粉丝包围,全场整齐划一的“fw加油!fw牛逼”在鸟巢顶上3d环绕。

    言谨扶着耳麦,声音听着还算淡定,“这把稳一点。”

    “娘的抢我厄加特。爸爸剑姬一样行。”summer听起来还有些介意刚才ban and pick阶段的事。

    这把能做的尽量是拖,不过对面一样是打进决赛的选手,不可能让他们顺风顺水地拖下去。中路没有被针对,大野拿着瑞兹直接压制到了对方塔下。对方赵信见瑞兹有盲僧的保护,找不到机会偷袭,偷偷溜到下路蹲点。

    见下路shy没有闪现,赵信从草丛一个冲出,配合下路二人组直击shy。言谨的位置相对安全,边丢技能边给shy加了个治疗想把他顺路救回来,对面却是看准了只打shy一人,残血把他带走。

    一血瞬间被拿。

    shy两眼发红,“搞我,靠。”

    “位置别太冲,这把不好打。”耳麦里,言谨的声音透露出严肃。

    对面赵信拿了一血人头得意的很,本来还有点怵同等级的盲僧,这下胆儿肥了。不停的骚扰fw中野。

    中路大野还算稳,面对骚扰把兵线拉回河道,寻求一个相对安全一点的位置,“求求各位不要被单抓了,这有可能是我们退役前离冠军最近的一次了。”

    “退你妈。”阿珂没好气地回复。

    被对面赵信频繁骚扰,阿珂没什么好脾气,节奏都被打乱了。但此时不适合和对面起直接冲突,只能忍下一肚子气。

    镜头画面扫过在野区徘徊的阿珂,连解说都忍不住疑问,“这把我方打野的节奏好像不是很ok啊?”

    “昂,也是,主要是这把不太好配合,又被对面频繁骚扰,不过我感觉可以在下路做文章啊。”

    两解说聊着又把视角转给其他人。中路大野刚说完不要被单抓没多久,草丛里猛地挑出一个赵信,大野刚来得及往旁边后撤一步,就听到阿珂喊道:

    “别慌,我到了。”喊着就从侧边草丛跳了出来,从背后偷赵信,这时候赵信配合中路剑魔把准备交给大野的技能纷纷砸到了阿珂身上,大野看准机会对着赵信we,赵信残血的瞬间带走了阿珂。此时剩下大野一对二,面对技能基本交空的大野对面气势很汹,这时候下路言谨单独对线对面二人,指挥shy到了战场,两人配合对着赵信穷追猛打。

    此时同见自家赵信被带走,本已跑回塔下的残血剑魔见对方暴露在位置外同样残血的大野冲动地从塔下冲出想要一换一带走他。

    大野闪现早已交掉,只能靠走位和剑魔对抗。shy急忙转身帮着干掉了剑魔,虚惊一场。无牺牲换掉了对面无脑乱莽的中野。

    结束这边的战场shy急匆匆地往下路赶,本就被针对的言谨被下路二人组压制的很苦,靠着意识判断对面的技能走位,生生躲掉了两个技能。这时候他很清楚,只要随便中一个技能,就很有可能被对面进塔强杀。

    比赛进行到十五分钟,慢慢到了对方的强势期,au杀气很重,战术很莽。不费吹灰之力破了fw三路外塔。

    五个人抱团霸占整个地图,看扁了这个时期fw不敢正面接团硬刚。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

    大野国骂一声,气愤异常,“老子从来没打的这么憋屈过。啥时候正面开团刚死他们。”

    “别莽。”言谨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出来听着也有些气息不稳。

    这把卡莎、瑞兹、剑姬都很吃装备,这时候根本不可能跟他们来硬的,只能夹缝中生存适时搞了一把土龙,还是没对劣势产生多大的帮助。

    au此时光麦林炮手一人身上就推了3个塔,加上还有峡谷先锋,局势几乎就要一边倒。

    大野去上路收完一波兵往下与顺着河道而上的言谨汇合路上突然巧遇了对面的中单,显然看到了自己被包夹的局势,立马往自己家野区跑。言谨we截堵住中单剑魔,大野接上技能直接把剑魔打残,在他复活之前死死黏住。

    几秒的时间双方队友纷纷赶到现场,由于对方剑魔已经牺牲,adc尚未赶到,局势变成了5打3,混乱中言谨极限走位躲开敌方上单厄加特的大,开r寻找到好的输出点扔出q,配合队友的伤害又拿下厄加特人头。

    剩下的打野和辅助觉得情况不对,不约而同后撤,瑞兹开大往前传送,不巧判断失误敌方逃脱方向,没能追上最后两名敌方英雄。

    这一波操作可以说是给fw这边沉默的氛围打了一针兴奋剂,解说激动的嗓音听着就跟快要上呼吸机似的,“这波fw来的更齐一些,有一个先手的机会,言谨反方向窜出we堵住剑魔的路,大野跟上输出剑魔,很好,粘着他,哎?注意上面辅助和上单来了,打野也过来了,他们会能成功包围住fw五人团队吗?厄加特朝着人群丢大了,看方向是朝言谨去的,一个闪现走位,哎呀漂亮,躲过了这个大,厄加特是死也没有想到这么多人的团里自己竟然会空大。这时候言谨找到了合适的输出点,summer配合他把技能都交给了厄加特,厄加特残血,言谨一个q,漂亮,双杀。剩下两个准备跑了?这波是刚不起刚不起,我们看他们是穿过野区往哪里跑,瑞兹开大判断出了往下,哎呀,可惜,这一次判断失误了,没能追上剩下两个人头。麦林往这边赶,fw撤回,这波打的漂亮啊,就看准你人不齐的时候我给你刚,你人来了我就走。很漂亮的游击战!”

    观众席爆发出阵阵欢呼声,一旁搭建的电子小屏幕上疯狂滚动着实时看直播的网友们的弹幕,“fw6666666666666”、“谨神nb!”、“实名举报厄加特演员,空大。”

    “adc就是adc啊,骚起来分分钟carry。”

    “我看这把明明被压制的这么惨,谨神竟然还能骚的起来我真是佩服,想嫁。”

    “滚,要嫁也是我嫁。”

    江语身边一对疑似男女朋友的情侣两人正在热烈讨论着刚才一波团战。心里不免得意满满,明显是我的嫁,你们想多了。

    虽然气势是打出来了,不敌对面前期经济已经超过他们5k的差距,在一波大龙抢夺失败被团灭后,敌方顺利冲上高地点破水晶。

    0-1第一局输了。

    没事,才一局,可以扳回来的。观众虽然失望fw第一场就惨败,不过并没有给现场的队员太大的压力。直到bo5两局结束,0-2,现场一片哗然。对方已经拿到了赛点,只要再赢一场,fw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虽然很多言语锋利的弹幕在公屏上刷出来已经被和谐掉了部分,不过从剩下的来看,就可想而知网友有多么激愤。

    “辣鸡战队,运气好进决赛简直是丢lpl大区的脸。”

    “呵呵,要是被0-3就好玩了。”

    “换我上去,我也能打个0-3,滚回家吧!”

    中场休息言谨沉默地仰头喝水,镜头扫过fw全员,表情都不是很好看。确实,第一次打进决赛本来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既然能进决赛必然是抱着拿冠军的想法去的,要是被0-3打回家就算输了能拿亚军也确实笑不起来。

    这时候别的不怕,就怕队员心态先崩了。教练在椅背后面徘徊,嘴上说着什么观众听不到也猜不到。江语死死的攥紧拳头,指尖发白,求求你们,下一局一定要赢啊。

    第三局开场,fw明显不再走后期路线,秒选一波前中期英雄,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对面达到了赛点,显然比前两把要稳重许多,不再选择打那么激进。我就选后期英雄,跟你慢慢拖,拖到时间了,我就赢了。

    知道fw这把要凶,也没想到那么凶,au打野选手看着屏幕上挑出的first blood有点懵逼,一级开团反野?玩这么大?观众席爆发一片呼声。

    由于拿完一血人头又掐点赶回线上清兵,fw这边的等级普遍比对面高一级,刚到6级,中下野三路又一波抱团,qwer满屏幕飞,死死压制了对面下路还没有r技的双人组。人头瞬间扳成3:0。战术胜似游击战,打一枪换一个敌方,在对面有人赶到之前,都已经纷纷撤回线上补兵。

    au开头的节奏全被fw打乱,此时也有了经济和等级压制,不敢轻举妄动,活生生玩成了第一局fw的状态。

    气势一旦打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29分钟就速推了对面水晶。

    现场观众都快疯了,决赛生死局活生生的被打成了路人局,30分钟不到啊,这一局fw打的过于凶残,丝毫没给对方留面子。

    “谨哥,是不是照这个势头我们很稳啊。”shy脸色阴转晴,开始和言谨聊起来。

    言谨看着对面迅速地讨论方针ban and pick,脸色有点凝重,“对方不会再给我们一次前中期的机会。这局会有压力。”

    果然和第一局一样,对方要么ban了强势的前期英雄,要么自己秒抢了布隆和卡牌。fw这边只先手抢到了皮城女警。看来是被对面完全针对了。

    au拿着前期英雄,当然不可能跟他们耗时间,就像要夺回上一把被速推的颜面,这一局打的很凶。fw苦苦死撑到38分钟,经济人头补刀数均被压制的情况下,终于不得不面对我方水晶被推的局面。

    解说遗憾的大喊一声,不得不出于礼貌对着韩国友人喊出gg。

    现场的游戏直播画面比实际要延迟一些,画面上水晶爆炸的那一瞬间,观众席一片哗然,而实录着au队员的摄像头已经播出了他们激动地摘除耳麦,抱在一起的画面。

    唯一一只挤进总决赛现场的全华班,1-3负败。

    画面上双方队员已经在一一握手以示敬意,江语还没从fw输掉比赛的情绪中缓回来。由于弹幕已经开启了喷子模式,在比赛结束时刻已经被后台关闭。江语死死地咬住下唇,尽力撑着眼皮一眨不眨地盯着直播室的画面,眼中早已氤氲一片。耳边粉丝在呼喊什么她早已听不见,满脑子都是刚才摄像头转过言谨脸上,他的不甘和隐忍。

    即便是输了,作为亚军,又在主场,主持人当然不会错过采访fw的环节。

    “虽然这场比赛很可惜输了,但是在咱们fw战队史上是第一次站在总决赛的舞台,请问现在大家心里什么感想呢。”

    这个问题问的很戳人心,其他人默不作声,大野看话筒对准了自己,努力咳了两声,“很遗憾,我们应该走得更远的。满足于现状不是我们战队应有的风格,希望明年可以站上最高的位置。”

    “确实是非常可惜,不过我们看到中间有一局,大家发挥的很好,一开始就把对面节奏打乱了,特别是咱们adc哈,问一下我们的adc谨神有什么想法?”

    话题被牵扯到言谨身上,他略一抬眸,眼神里的情绪快速得隐藏了下去,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还是觉得不尽如人意,明年我们会克服今天所有被抓到的短板。”

    主持人见几个人兴致明显不高,为了娱乐效果开始找其他话题,“亚军毕竟也是很厉害哈,那回去战队有没有准备好庆功宴了呢?”

    这次话筒转向了summer,summer挠挠后脑勺,“应该有吧,反正赢了就开心地吃,输了就难过地吃。”

    s式冷幽默。

    主持人几乎接不住茬,草草结束了采访。

    台上已经开始了冠军队伍的颁奖仪式,半数粉丝唏嘘着离开了现场。江语顺着人流失魂落魄地走出会场。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江语眯起眼睛打量周围,一眯眼眼角控制不住地流下了在眼眶积攒了半天的眼泪,这个时候他应该心里也不好受吧,江语掏出手机,调整心情,在对话框输入:你们是全世界第二诶,真的很厉害。

    台下粉丝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了观众席,shy站在台上垫着脚向下寻找,离着舞台最近的一片座位区域,还有不少人在,却没有找到当初问他买票的那个女生。

    啊,原来小仙女没来看我们比赛啊。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