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二十五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那天的微信言谨看到后并没有表现出与平时多大的不同, 江语猜想他一定是以为她说的鸟巢见是电视上见吧。

    把haru送到戚禾家,还没重新回到车上,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喂,妈妈, 我过去路上了。”

    “你这个小孩,每次都拖拖拉拉,都说了让哥哥去接你你不要, 现在你哥哥也到了, 就差你了,可别再迟了呀。”

    电话里江妈妈带着一丝焦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江语朝送她出来的戚禾挥了挥手,转身跳上大奔, 发动了汽车。

    “知道啦,这不时间还早么, 你和爸爸喝个咖啡玩会儿。”

    手机接通了汽车的蓝牙,江语的声音从电话里听起来瞬间变得空灵起来。

    察觉到女儿那头的变化, “你不会告诉妈妈你才出发吧?”

    车厢里回荡着江妈妈难以置信的声音。

    江语吐了吐舌头,“不是啦,我刚顺路送完你小儿子,这不快到了么。”

    戚禾家确实离机场没有很远,上了机场高架很快就能到。江妈妈听到她是从戚禾家刚出来,也就放了心, “行吧, 妈妈不和你讲了。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知道啦, 拜拜。”

    江语挂了电话,早知道她妈妈是个急性子,没想到这么早就到机场了。要知道她爸妈近几年都爱住在离市区十万八千里的山脚下别墅里,开车到机场起码两小时,依然还是赶在她前头抵达了。

    等她停完车赶到出发大厅的时候,江让正倚在门口的柱子上边玩手机边等她。“哟呵,您可算大驾光临了。”

    明明低着头玩手机,眼神倒是不错,江语撇撇嘴,右手猛一用力让行李箱朝他滑过去,“小让子给本宫拿着吧。”

    江让锁上手机屏幕,揣回口袋,伸手一接,接住滑动过来的行李箱,一个翻转,边顺着妹妹的脚步向前推动,边贼兮兮地凑到江语脑袋后,压低身板,语气中带着一丝揶揄,“听说,隔壁的战队在鸟巢总决赛,这就是你不一起回来的原因?”

    听见他的声音,江语身形一僵,扭过头,“一会儿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哥哥。”

    长大后就老是被妹妹以“诶,喂,江让”来称呼的自家哥哥,此时听到江语主动地跟小时候似的喊他哥哥,心里一阵荡漾。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好妹妹。”

    “嗤——”江语嘴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手却出卖了内心乖巧地接过自己的行李箱向前推着。

    “小语,这里。”刚过了安检没几步路,江语远远地就看见挽起长发,穿着小香风套装的妈妈站在贵宾休息室门口朝他们招手,待走近了一些,江妈妈不满的眼神瞥过儿子,“都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给妹妹提一下包,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妈妈,我行李箱都托运掉啦,这么小一个手提包我自己拿着就行。”小姑娘见妈妈开始数落哥哥,怕他一会儿受刺激故意说些有的没的,赶紧挡在前面给江让找台阶下。

    “阿囡啊,你是不是又瘦了,工作辛苦不辛苦呀,你要多回家来吃饭啊,你再这么瘦妈妈要让阿姨每天给你去送饭了哦。”

    江语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没瘦啊,体重和之前一分没差,怎么每次见爸妈都会觉得她瘦了?

    挽起妈妈的手臂,推着她往里面休息室走,“知道啦,我一定多吃饭好不好。”

    “最好吃成猪,活该找不到男朋友。”江让在一旁冷不防来了一句。

    换回了江妈妈一个白眼,“你懂什么,女孩子就是要胖胖的好,富态。不过囡囡啊,你现在怎么样,有男朋友了没,上回啊你戚叔叔说有个男孩子条件特别好,人又优秀……”

    “妈……真这么好,怎么不见叔叔给戚禾介绍呀。”闺蜜关键时刻就是用来出卖的。

    被女儿一哽,江妈妈差点没转过思路来,一拍江语的手,嗔怪道,“这不男孩是他们的近亲嘛,咱们两家知根知底爸爸妈妈也放心,你要是不喜欢啊,妈妈觉得之前阿让的那个同学,就是上学那会儿老来咱们家的那个小伙子,也不错,叫什么来着,阿让?”

    “妈,你说的是周行之吧。”江让不怀好意地插嘴道。

    “对对对,就是嘛,人相貌堂堂,学习又好,还很懂事,我觉得就很不错嘛。”

    江语偷偷瞪了江让一眼,这就是这两年不怎么想回家的原因,头疼。她今年才21,刚刚过法定结婚年龄还没一年,她妈妈就已经疯魔了。

    远远地看到自家爸爸坐在里头沙发上看报纸,江语就跟见了救星似的,“爸爸,我想死你了!”撒开妈妈的手就跑。

    江爸爸从手里的杂志上挪开眼神,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飞奔过来的女儿, “嘴上说得好听,也不见你回家。”

    江语朝爸爸一阵挤眉弄眼,偷偷凑到耳边说,“还不是妈妈把我逼的,你看,又在给我说谁家谁家的小伙子怎么好了。”

    身后虽然儿女双全,江爸爸却和老婆不一样,不怎么乐意自家女儿早早出嫁的,恨不得时时刻刻留在身边才好,朝江语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朝着还在唠叨的江妈妈说道,“现在这个年纪还是以工作为先,我女儿这么优秀,有什么担心找不到好对象的,我看你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不如先考虑考虑阿让的事,我倒是想抱抱孙子了。”

    “你!你这个臭老头。”江妈妈见老公也用话怼她,心里虽然还气着,话头却不由自主地跟着转向了江让,“不过说实话,阿让你也该考虑考虑了,要不妈妈跟你讲,你原来王阿姨家……”

    干得漂亮!江语看着战场成功转移,忍不住朝爸爸和哥哥抛了一个得意的眼神。

    江爸爸看战火暂时熄灭,目光又转回到手中的杂志上,而江让的表情中似乎能看出三个大写加粗的字,你等着。

    直到上了飞机,江妈妈才消停。

    这趟去帝都,是为了给姥爷庆祝80岁生日。江语的外祖父家姓阮,她爷爷奶奶去的早,从小就在姥爷家长大,感情亲厚。直到江语上了中学,舅舅因为升迁,才带着全家一起搬去了京城,除了过年时候全家聚在一起,平时见面的机会骤然少了许多。

    不过江语上学时候总是趁着假期,工作以后借由工作便利也经常去看望姥爷一家,感情依旧没有疏远。

    在飞机上几个小时江语睡得很好,下了飞机精神奕奕。大老远就看到了站在出口处朝他们招手的舅舅。不得不说姥爷家的基因就是好,舅舅和妈妈都没有因为人到中年而发福,反而经过岁月的沉淀更有韵味,远处穿着休闲polo衫的舅舅简直是现在小姑娘最喜欢的那种有型的成功男人。

    “舅舅~”江语为了让舅舅一下看到他们,高兴地原地蹦了两下,挥手示意。

    “哎,”打量起走近的江语,“小语现在越长越漂亮了。”

    这回一家四口都来齐了,舅舅开着一辆保姆车来接他们,放下行李四人还能舒舒服服地躺在里面。娘家人早就叙上了旧,江语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掏出手机刷起微博,这两天言谨他们也应该要过来提前准备比赛了吧?江语依然不准备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北京,小姑娘翘起了二郎腿,既然你自己猜不到,就别怪我不告诉你了。

    车子平稳的开进了军区大院,停在一栋古朴的小四合院门口。

    和往常每次来一样,家里早就有保姆收拾出了他们的房间,行李自有人抬进去,江语跟着爸妈绕过照壁,往里头会客厅走去。

    姥爷此时正在梨花木椅上看报,一见他们来了,高兴的胡子都随着嘴角抖动起来,“哎呀,可算到了,我还怕你们路上堵着呢。哟呵,阿让又长高了不是,小语也是。”

    江妈妈笑着搀过姥爷的手,“爸,瞧您说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哪儿还会长。”

    “我说长高了就是长高了。”人年纪大了,反而像个孩子一样,难怪南方人方言都说孩子是老小老小,老和小都是孩子脾气。

    女孩子这时候就是爱撒娇一些,江语拱进姥爷怀里,卖乖道,“我就是长高了,姥爷看的可真准!”

    江让扯了扯嘴角,看着故意垫了一公分脚的江语,马屁精。

    既然一家人都到了,晚上自然是大鱼大肉端上一桌子,舅舅一家也都到齐了。比江语大两岁的表姐紧紧挨着她坐下,从小就和这个表姐玩的好,江语细细地打量起隔壁的表姐,虽然年纪比她稍长,不过肌肤吹弹可破,上挑的眉眼勾人的很,不愧是混娱乐圈的,气质尤为出挑。

    表姐姓阮,单名一个一字,这名字真是混对了圈子,比她晚进娱乐圈的后辈不管怎样都得叫一声一姐,可能是名字的buff加成,一不小心真混到了她们娱乐公司的一姐位置。而当初取名字的时候更随意了,只因是阮家的第一个孩子,自然取了数字一,虽然后面的二三四也没有出现过。正因为表姐是独生女,自小与她一起玩大,两人尤为亲厚。

    趁着大人还在聊天,江语歪着头,凑到表姐面前八卦起来,“一一姐,你们圈子那么多大佬,你怎么还和上次那个小模特炒cp呀。”

    “这就不懂了吧。我现在还需要借别人的流量来炒作么,带个cp不过是掩人耳目当个挡箭牌,要不然不得天天给娱记烦死啊。”阮一压低声音看了一眼其他人,转过身偷偷在江语耳边讲,“而且啊,万一我和他cp一旦破裂了,粉丝只会说我们本身地位不对等,分的好,要是换了那些当家大佬,黑我的粉丝都能排队排到北戴河。”

    江语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每次明星炒cp就瘫痪的微博,点头,“贵圈真乱。”

    “呵,那你呢。有喜欢的人了吗?是哪个圈子的?”

    江语脑子里飘过言谨的脸,还有那些看比赛疯狂刷弹幕的颜粉。算了,五十步笑百步,电竞圈也好不到哪去。

    那边大人已经说完祝酒词,虽然姥爷的生日宴定在明天,今晚则是自家人的团圆饭。

    舅舅和妈妈不知道在商量什么,嘀嘀咕咕了好一阵,似是下不定主意,只好询问姥爷的意见,“爸,这两天有不少其他地方的客人赶到京城,咱是不是尽一下地主之谊,等办完生日宴过两天,人回家之前再招呼大家吃一顿。”

    “行行行,你们说了算,我现在不当家都听你们的。”

    姥爷见不是什么大事,爽快地把事情推给了小一辈去操办。

    “那我们就改签下机票,晚点回去。咱就周五再定一场,您看成不?”江爸爸直接做了决定。

    “成啊,怎么不成,到时候客人就不多了,咱就定中午,吃好了也方便人回家。就吃个老北京菜,我带阿让和小语去尝尝味道。”姥爷兴致勃勃地说道。

    江语心里咯噔一声,刚想推辞的话到嘴边,被最后一句给打了回去。万万没想到,临时还多加了一场饭局,周五可是决赛啊!偷偷摸出手机,江语看了一眼shy发给她的电子票兑换码,下午15:00。

    心里一个小人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各位亲爱的可爱的尊敬的叔叔阿姨们,我可ball ball u千万别大中午的喝高兴了不走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