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二十三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回到房间, 任由领她回来的女服务员为她铺好床铺,退出房间之前还从柜子里拿出一只袋子,说是之前预定的周先生准备的。

    等她走后,江语打开袋子, 里面的东西琳琅满目,除了有从女生平时卸妆到化妆的所有日用品的旅游装,竟然还有换洗的衣物, 甚至贴心的准备了生理期用品。

    和他说的你只负责吃和玩,其他的都有我这句话一样,一点没错。

    红着脸从袋子里取出换洗的内衣,里面飘出一张字条,上面一行娟秀的日文小字, 写着周先生拜托提前准备好的衣物,已浆洗,请放心使用。

    明显是女人的字迹,没想到他能细心到这个程度,怕她不好意思,竟是直接让旅店的女服务员事先准备好了。

    江语现在内心充满了对自己无法回应他的心意而产生的内疚与不安,不过她很明白感情这种事不能因为愧疚和感激而强行去接受,她现在对他最好的回报方式,就是像他说的那样,今晚好好调节一下自己的心情, 明天见到他, 又能恢复到以前那样。

    想通了的江语从周行之给准备的日用小包里取出一根发圈, 挽起长发。拍了拍自己的脸,进到浴室冲了一个澡。

    进门的时候她就观察了这个和式的房间,唯一现代化的这个浴室后面有扇玻璃门,连着一小片房间自带的露天花园。

    虽说是露天的,私密性倒是很好,方圆几百米也就这一个温泉旅馆。而花园里,冒着雾气流动的温泉水声无疑在诱惑着江语。

    冲完澡后,江语裹着浴巾赤脚踩上露台的木地板,明知不会有其他人,她还是四处打量了一下才解开浴巾跨进温泉。

    温泉水温有些高,不过配着丝丝夜间的凉风倒也舒适。小姑娘整个人往下沉进温泉水,温热的泉水包裹住她的身体,连脚趾都仿佛得到了舒展,舒服地长叹了一口气。

    要是没有晚餐后的那件事,今天真是完美的一天啊。

    江语转了个身,趴在温泉沿上,伸长手够到了放在露台上的手机,打开微博,搜索八强赛的赛程安排。

    赛制采用五局三胜,今天的比赛是其他两只队伍,除了fw她对其他战队都不甚了解,看了一下今日战报0:3,打的真凶。而她关心的那只队伍的比赛,是明天。

    她眼神扫过手机上方显示的时间,打开微信,按下语音键:还在忙吗,明天的比赛要加油呀。

    夜风吹得还湿漉漉的手臂发凉,江语放下手机,又缩回水里,眼睛却露在水面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

    直到指尖泡的皱白,也没见对面有消息回复。

    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江语憋着通红的脸从温泉里站了起来,温水洗礼过的全身像任督二脉被打通一样舒适。

    小姑娘眯了眯眼,擦干身体穿上事先给她准备好的浴衣。一阵儿困倦侵袭而来。

    捧着手机钻进被窝,还没摁亮屏幕,手机兀自亮了起来。虽然只显示了一条未读信息,震动声却连绵不停。是语音电话。

    江语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接通电话。

    “喂,睡了吗?”言谨清冷的音色通过电磁波传过来显得有些低沉。

    “刚躺下,准备休息。你呢?”

    “嗯,我看完比赛视频就睡。”

    想到他现在应该在广州参加八强赛,江语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问,“怎样,有没有去吃早茶呀?我以前最喜欢吃那边的水晶虾饺了~”

    对面轻嗯了一声,“那现在呢?不喜欢了?”

    “现在呀,喜欢吃福建人。”江语像小狐狸一样狡黠的一笑,忍不住讲起了网上的梗。

    对面似乎也跟着轻笑一声,“那我现在把户口牵到福建还来得及么?”

    没想到他撩的这么顺其自然,原本被温泉热气蒸得发红的脸颊更显粉嫩。江语嗤了一声,“看你一本正经,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哎,言谨。”

    很少听到小姑娘正儿八经的直呼他的名字,言谨原本斜靠在沙发上的身体瞬间正襟危坐,语气也严肃了不少,“嗯?”

    “等你比赛结束,我也有话跟你讲。”她说。

    电话里安静了几秒,只听到小姑娘微弱的鼻息声,她似乎有些紧张。

    “嗯,我等着。”他回。

    “那时间不早了。”下定决定以后她心里前所未有的轻松,看了一眼时间,嘱咐他道,“你快去看视频吧,看完早点睡觉,明天还要比赛呢。”

    “好,我知道了。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江语握紧手机弓着身在被子里狠狠敲了几下被褥,才缓解了还在波澜起伏的心,怀着少女的心情当天晚上睡了美美的一觉。

    第二天早上是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麻雀叫声吵醒的,江语揉了揉眼睛,外面天已经大亮,不过时间还未到闹钟设定好的时候。

    既然人已经醒了,她早早的起身化好妆,换上衣服。

    衣服是昨天周行之让准备好的。一件焦糖色的雪纺连衣裙,江语对着浴室的镜子转了几圈,大小正合适,款式也很好看,做工剪裁都很得体,要不是出现的时机不对,他真的是个不错的伴侣。

    想到今天还要面对他,江语朝着镜子深吸几口气,口中不停地默念催眠自己,“忘记了忘记了,今天还是你老板,老板,老板。”

    给自己做完催眠江语才走出房间,门还没关上就立马有服务员迎了过来问她是否要用早餐。江语点点头,道了谢。随着服务员的引领走进后院的一处开阔的日式房屋。

    不知是时间还早,还是特意被清过场。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几个服务员忙碌的身影,而她的老板周行之已坐在茶几旁用起了早餐,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清瘦的身影,背对着她看不清正脸。

    这么宽敞的餐厅若不是相熟的人,怎么会坐在一起用餐,江语狐疑地看了过去。

    面朝大门盘腿坐着的周行之显然看到了江语进来,招手朝她示意。

    对面的男士也随着他的目光扭头看向门口。

    咦?金边眼镜?他们认识?

    带着满腹疑问,江语落座在餐桌前唯一一个空着的坐垫上,周行之的旁边。

    还没等周行之为他们二人介绍,金边眼镜就用日语开口问道,“这就是你之前提的那位小姐?”镜片后面的眼睛里闪烁着充满兴趣的光芒。

    “我好朋友的妹妹,江语。这位是我这次主要来的目的,京都翻译协会会长家的公子,我的朋友,齐平和彦,同时也是这家旅店的老板。”周行之点头回应他,顺便给身边的江语介绍了对面的男士。

    江语也露出礼貌的微笑,对面的金边眼镜微微向前福身,“虽然不是初次见面,我是齐平和彦,请多指教。昨晚住的怎么样?”

    “你好,我叫江语,请多指教。这家旅馆很棒,我很喜欢。”

    周行之一下就捕捉到了齐平和彦话语中的异样,“你们之前见过?”

    江语笑笑,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下在研讨会上和面前这位金边眼镜的学术探讨。对面轻笑一声,“江小姐真是会说话,当时可不是您说的那样,我可是被您狠狠呛了一顿。”

    江语不好意思摸了摸鼻梁,正巧服务员给她端来了早餐,怕他继续跟自己的老板告状,小姑娘顺着他的话茬就接了下去,“齐平先生,我们中国人讲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不可以说话哦!”

    金边眼镜做了一个可怜的表情,目光转向坐在她一旁的周行之求助。

    周行之拿起筷子,郑重的点了点头,“确实有这样的说法。”

    对面盘腿坐着的齐平和彦伸出食指撑了一下眼镜脚,他的这位朋友虽然看着处处维护着旁边的女孩子,不过他俩之间并没有传递出任何新情侣之间的甜腻信息,看来之前托他在这准备的计划失败了?

    他的目光透过镜片打量起对面的两个人,想起前天他还站在好朋友的立场上拍着周行之的肩劝他,“喜欢你得说出口,今天我在研讨会上碰到一个女孩子,口才很好,我问她怎么解读夏目漱石先生的今晚月色很美这句话。她竟然说,现在这个时代,如果你喜欢还这么七绕八歪的,根本追不到女孩子,现在的漂亮女孩啊,看来都喜欢男人直来直去。我当时应该再勇敢一点,不要到她的联系方式不罢休的。”

    原来这个漂亮姑娘就是他好朋友心心念念的那一位,不过,现在他要在刚学到的理论上多加一条,有的时候就算直接说出口的喜欢,也不一定会被接受。

    有了江语那句食不言寝不语,三个人在沉默的氛围中各怀心思吃完了早饭。吃过饭江语谢绝了齐平和彦带她参观京都的邀请,只说自己还有其他的安排。

    周行之见她兴趣恹恹,以为她心里还介意昨天发生的事,便早早开车送她回了市里的酒店。

    两人告别之后,江语另打了辆车直奔音羽山,不为别的,就为了去清水寺求个签。

    出租车停在山脚下,江语顺着修葺平整的青石板小道,一路边逛着两旁特色小店爬上半山腰,红白色的古建筑寺庙大门出现在眼前。

    爬上寺庙主楼,靠在著名的清水舞台凭栏边,这个季节红叶还未浸染山林,游客并不

    多,站在平台上往下眺望,葱郁的树木从崖边向上伸展,围绕着平台。

    江语进到殿内,面朝着观音像微鞠躬,投入事先准备好的硬币,闭上眼睛双掌合十,“希望全家喜乐安康,希望表白成功,也希望他能不被辜负,退役之前捧回决赛冠军奖杯。”

    祈祷完小姑娘又求了一张签,打开卷起的纸签,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上面一个大大的吉字,再往下写了四句签文,最下面均是对签文的释义。

    从头到尾仔细的看了一遍,上面说她愿望基本能够达成,盼望的人也会出现,即使路上走的偶有艰辛,不过像水中行船,偶有风波,不过最终会收获幸福。

    江语这才舒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把纸签夹入了钱包内层。

    心中的大石头放下了,小姑娘终于有闲心像个游客一般在山上逛了起来。

    露台边寺院出售的护符做工精巧可爱,江语分别给家人挑了金运招财御守和幸福御守,想到月底要给姥爷庆生,又挑了一枚绣有龟鹤的长寿御守,手指在全能御守上滑过,嗯,那就给言谨也来一个吧。

    以前总听别人说,只有家人祈求的护符才管用。江语攥紧手里的护符,如果以后我们能成为一家人,那这就当是我替你提前求来的庇佑。

    在山上闲逛了一天,下山的时候江语的心情有些着急,上面信号不好,明知道四点是他的比赛,本来找了个安静地方准备坐下来慢慢看的,却发现山上的信号根本没法支持她流畅地看视频,光女主持的开赛前解说她就断断续续听了好几分钟。

    虽然就算让她坐在现场观看,她也不一定能看懂什么,不过如果错过的话,就觉得缺了他重要仪式的参与感。

    江语一边往山下赶,一边安慰自己,没关系,还有半决赛,还有决赛,他会一路披荆斩棘站在最高最亮的灯光下。

    下山的路说长不长,不过等爬到山下的时候,距离比赛开场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江语举着手机打开直播时,刚巧看到fw几个队员抱在一起的场景。满屏刷过红色字幕,fw牛逼。

    第一场就这么快结束了?

    两场中间还有一段休息时间的间隙,江语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摸着已经饿得饥肠辘辘的肚子,转身进了一家寿司店。

    怕在店里影响其他顾客,江语打包了一份寿司套餐,准备带回酒店边看直播边吃。人刚坐进出租车,手机就“噔噔噔”响起了电量不足的提示。

    江语:……

    签文上说的路途上偶有风波这么快就灵验了吗,只想安安静静坐下来看一场他的比赛,全世界都像和她作对一样。

    叹了一口气,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省电模式,屏幕亮度调整为最暗,这才瞪大了眼睛在出租车里看了起来。

    没有解说的比赛小姑娘看得云里雾里,只有右下角画面转成言谨的脸时,她才露出会心的笑容目不转睛地盯着。好在adc的参团率很高,每次画面上的角色头上顶着fw、jin时,镜头都会转向他的脸。

    难怪别人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最迷人,画面上的他时而抿紧嘴唇,时而伸出食指轻扶耳麦,神色严肃地和队友沟通着什么,眼神中充满了专注。在一波成功抢到对面大龙的时候,江语好像看见了屏幕上他的嘴角轻轻扬了起来。

    心情情不自禁地跟着他飞扬起来,按照这个状态这局是不是也要稳了?

    江语想着,屏幕却不合时宜地一黑,车厢里唯一的光亮只剩前排计价器上往上跳跃的红字。心情一下子从高空跌落谷底,这波折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吧?

    等她回到酒店充上电的时候,fw已经与昨天率先出线的战队一样,打出了3:0的好成绩。江语第一时间给言谨发去了微信祝贺,那一周后,就可以在半决赛赛场上看到他了!

    ※※※※※※※※※※※※※※※※※※※※

    《穿好你的花泳裤》已肥可宰啦。

    下一本预收文《那你养我呀》感兴趣记得收藏哦。

    文案:

    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吗?

    江让觉得太他妈可以了。

    直到有一天他打包带走全部身家,腆着脸斜靠在孟冉家门口,

    江让:要是我没钱了,你愿意养我吗

    孟冉:做梦去吧你。

    孟冉冷着脸光速踹上了门。

    两分钟后,门从里面再次被拉开,

    房间里的姑娘的脸色看着有些发白,“你们南方的蟑螂……还能飞?”

    “对,不仅能飞还生一窝。不过没关系,”他整了整身上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衬衫,试探性地往里跨了一步,“我可以椒盐红烧炭烤油炸水煮凉拌爆炒拔丝盐焗等等一百种做法。你喜欢哪种?”

    孟冉:……

    浪荡不羁二世祖x可刚可软小美人

    又名《我有钱为啥不能对她为所欲为》《钱有屁用我不要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