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十六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自从那天晚上送完江语回家,言谨独自在楼下站着,看了8楼暖黄色的灯很久很久才打车回基地。

    这几天基地里的其他人都发现,他们的谨哥好像比平时更闷了,就算打训练赛的时候也惜字如金。谁也不敢问那天后来怎么样了,不过看样子真像和小仙女凉凉了。

    大野趁着言谨去抽烟的功夫,偷偷凑到shy背后,手肘捅了捅他,压低声音问,“你不是有语妹的联系方式么,要不你去问问,这几天野哥我都快压抑死了,话都不敢大声说。”说完还抬眼偷偷看了看言谨回来没。

    “大哥,你让我怎么问啊,难不成直接说小仙女你是不是跟我们谨哥凉了?怕是要我凉吧?”

    “说话的艺术你他妈懂不懂,你就这么说,你就说……就说……谨哥病了!”

    summer在一旁赞许的竖起了大拇指,“没错,反正谨哥这两天不是老咳嗽么,也不算骗人。”

    “臣附议。”阿珂跟在后面表示同意。

    四人一敲定,就由shy来执行计划。shy偷摸打开了微博,找到特别关注,点开阿语胖揍小haru的头像,私信:小仙女,你最近在干吗呀,怎么不来看我们。

    国庆在家当咸鱼的江语很快就看到了私信,编辑回复:我在家陪haru呀,听说你们在训练,就不打扰啦。

    这边看到回复的shy站起来踮着脚看了一眼门口,谨哥还没回来,赶紧招呼其他人过来自己电脑面前,“快看看,这意思看着不像凉了啊?后面怎么说?”

    “照计划行事啊,说谨哥病了,快。”

    shy啪啪啪双手敲击键盘,打出一行字:谨哥生病了,都没人来探病,好可伶啊。

    发送。

    “叮咚——”江语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新消息,蓦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他生病了?难道是那天晚上……他的外套给了她。

    对哦,那天送完她回家,言谨又回了基地,都那个点了,他没开车一定在风里站了很久才打到出租车。江语捶了一下脑袋,怪自己不够细心。

    这几天照常还是收到了他的早晚安问候,他也没提生病的事。江语认定是言谨怕她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有心里负担,硬是什么都没说,想着越发觉得他冷淡的外表下内心温柔又细腻。怪着自己的粗心,江语回房从衣柜里拿出早就洗得干干净净的外套,想,要不借着送外套的幌子去看看他吧。

    回复了shy的消息,江语打开和言谨的对话框,编辑了好几次消息又删除,最后直接拨通了语音电话。

    “嗡……嗡……嗡……”言谨的手机在桌面上震动起来。

    shy指了指电脑屏幕上江语的回复,又用手指隔空指了下在某人正在桌上震动的手机,朝着身后几个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谨哥,我们只能帮你到这了。

    语音通话对方没有响应,江语猜他肯定硬扛着还在训练,心里更是愧疚不安。急匆匆的拿着衣服和车钥匙就出门了。

    国庆期间市里的车流并不是很多,江语到了以后并没有把车开进小区,在门口买了不少水果才提着袋子徒步走进去。

    匆忙出门的她今天穿的很随意,黑色卫衣,牛仔裤配豆沙色松糕鞋,就算两手提满东西走几分钟的路也不算什么。

    基地的大门虚掩着,门口的回廊里言谨背朝外双脚一左一右跨坐在石栏上,身子微微向后仰,连带着下巴也小幅度地扬起,后脑枕在回廊的罗马柱上。

    都病了还在这吹风,江语想着放轻脚步,从后面小心地接近他。

    “喂——”

    少女娇俏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言谨猛得坐直身子,看到突然出现在身边的她,脸上闪过一丝惊喜。

    “你怎么来了?”

    音色暗哑,带着沙沙的质感。果然是病了。

    江语挨着他坐上石栏,把水果塞进他怀里,甩了甩发酸的右手,朝他笑道,“听说你生病了,来看看你呀。”

    听说,听谁说。言谨自己并不觉得嗓子疼头晕也算生病,自然不会主动矫情的告诉别人自己病了,那么她从哪儿听到的这个消息,不言而喻。

    言谨目光扫了一眼虚掩着的大门,垫了垫怀里的水果,真沉,当一个病号好像也不错。

    坐稳了的江语眸光打量起面前的男生,脸色确实不算好,平时本就白皙的肤色此时在白日光下显得有些苍白,眼睑下肉眼可见一片乌青。在她来之前,他似乎坐在这里,手里正在把玩石栏上捏的有些发皱的烟盒。

    “生病还抽烟呐?你真行。”江语看他一副没照顾好自己的样子心里就冒出一丝火气,也不管他俩现在什么关系,小手一把抓过烟盒就揣进了自己口袋,“没收。”

    才被没收烟盒的那位脸上并没有生出任何不快,修长的手指伸进口袋摸了一下,又掏出一个打火机,递给面前的女生,“这个也给你保管。刚才,我也没抽烟。”

    江语脑子里还没有多想,手就已经伸出去接过了他掌心银灰色的zippo打火机,握在掌心冰冰凉凉的。

    “你没看医生吧?那有吃药吗?”江语本来觉得这么大人了,生病了看病吃药是很正常的事,直到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和眼下一片乌青,突然觉得有些人不能用常人思维来衡量他,百分之一千万,眼前的这个人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吃药。心里虽然这么断定,嘴上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言谨:“没……”

    果然如此。江语叹了一口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百度上显示他今年是24了吧,看来要把那个十位数去掉比较合适。

    “走吧,我陪你去。”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的和平常一样,语气中却带着不容商量的口气。

    “那边有一家私立医院,看看感冒发烧足够了,你走的动吗,要不我去门口把车开进来接你?”说着伸手隔空指了指外面。

    “没事,我还没这么虚。”言谨边答边站起身,单根手指吊起满满一袋子水果向上举了举,以示自己状态很好。

    江语才不管他的示意,赶紧从下双手环住袋子,满满一袋水果抱在怀里,手腕上还挂着装着他衣服的口袋,在他眼前晃动葱白的手指,“外套穿上,我进去放下东西我们就走。”不等他回应,江语抱着满怀的水果闪进了基地大门。

    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来她直奔会客厅,放下水果只匆忙和电脑后面露出头发的其他队员打了个招呼,就往门外去了。

    言谨果然已经穿上了她洗干净的外套,衣服上残留着和她平时一样的味道,很淡的栀子味,很好闻,就像她一直抱着他。

    江语两手空空轻松多了,三步并两步跳下台阶,抓着言谨的衣角就带着他往前走。想起前两天有说过要和他慢慢说她的工作,反正现在两人并肩走着路总得找些话题,江语就开了口,“那天晚上碰到你们,是我们公司聚会。”

    “嗯……”他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江语把她的工作内容大致的给言谨解释了一遍,包括她是怎么开后门进去的也都全盘托出。不过言谨最感兴趣的,她的老板,她却只是一句话带过,江让的朋友。

    言谨:“我听说现在很流行办公室恋情。”

    江语斜觑了他一眼,“嗤,得了吧。我们公司唯二的两位钻石单身汉,johann和周行之。首先,我对外国人不感冒。周行之嘛,我要真有本事搞的定老板,那我还工作干嘛。”说着往前迈出一大步,回过身倒退着边走边讲,“而且这种事很尴尬,你想要是在一个单位,要是和老板发生点什么,倒时候吹了怎么办,老板又不会辞职的咯。”

    言谨听着小姑娘神神叨叨,看来她还没有正确地认识到自己对他们老板周行之的吸引力,于是在心里把周行之这个名字和重点敌对对象划了等号。

    “哎?对了,你们比赛是什么时候?”江语思维跳跃,一下子又跳转了话题。

    “过完国庆就开始小组赛了,不过就在本地。”

    “我有看微博,所以总决赛是在鸟巢吗?”

    言谨有些诧异小姑娘会特意去关心电竞圈的消息,她的语气里仿佛满满都是你们进决赛没问题,我看好你。他扬起唇角,“你感兴趣?回头让大王给你寄门票去看看?”

    “啊,不用了,我也不是很懂这些,就是微博推送上不小心看到的。”

    江语的脸有些红,就像偷窥别人被抓了个正着一样连连晃着手拒绝了。

    两人走着聊着就到了医院门口,私立医院人很少,大厅干净空旷,江语怕他不放心,翻着老底告诉他之前自己海带过敏来这边看过医生,打完针就好了,医生态度负责水平又好。言谨看着小姑娘就差发誓的样子,忍不住眼神温柔露出微笑。

    很快挂完号就有护士拿着体温枪过来量体温。

    “滴——”,37°9。体温还好不是很高。

    随后护士小姐带着言谨进了诊室,作为“家属“的她只能在门口长廊上等候。

    没一会儿,他就出来了。

    “就扁桃体有点发炎,没什么问题。”他哑着嗓子开口。

    后面跟着的护士小姐殷勤地拿着药方从里面走出来,听他这么一讲,语气夸张地说道,“哎哟,哪儿是一点发炎,你那扁桃体肿得和核桃似的,回家吃了药好好睡一觉,现在的人呐老是把这些不当毛病,以后发出来了让你难受,这几天可注意保暖,多喝水,现在正是容易发烧的时候。”

    言谨被当面揭穿,表情也不见一丝尴尬,转过半边脸,轻轻啧了一声。

    “家属回去可以清炖梨子给他喝,好的快。”护士小姐还在继续唠叨,江语只得在一旁嗯嗯啊啊的回应。

    莫名其妙就成了家属,感觉好奇妙。

    言谨的家属。

    江语觉得这个称呼异常的好听,像在心头扎了根发了芽,挥之不去。

    命令他在门口坐着,江语兀自去取药。言谨摸了摸口袋,没带手机,于是双手插在口袋里,靠进座椅,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为他奔波的那道娇小的身影。等她又在门口自动贩卖机上买了一瓶温热的红茶才回来,“药咱们回去再吃,你先喝口水吧。”

    言谨接过温热的红茶,转开瓶盖,又递回去,“你喝。”

    “我不渴,再说了,医生让你多喝水的。”江语看着眼前握着水瓶好看的手,赶紧把医生的命令搬出来当圣旨,把瓶子轻轻地往他那边推了一点。

    这回言谨没再拒绝,扬起头,喉结滚动喝了几口。

    等他喝完水,两人才起身回家。和来的时候一样,江语叽叽喳喳地讲着各种网上看来的段子,又聊到之前自己第一次玩游戏惨遭队友鄙视,“你说这种不能充钱的游戏,我算是感受到了来自世界对手残玩家的深深恶意。我花了钱我当大佬,难道不对吗?嗯?为什么不能充钱?买皮肤有什么用?买了我就打得过你了吗?”说得兴起看言谨想开口,立即伸出一根手指摆在他唇边,“停,你只能听我讲,医生说了你不能讲话。”

    言谨:???医生什么时候说过要他当哑巴了。

    面前的小姑娘还在申讨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打死水潭里的大龙,有的人怎么连小兵都玩不过。言谨觉得面前的一幕像歌词里唱的那样,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真可爱啊。

    两人回到基地的时候,其他人刚打完一局训练赛正在沙发上休息。见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的进门,特别是江语手臂上还挂着某某私立医院的塑料袋,忍不住上去打听起八卦。

    “语妹呀,你可来了。怎样,我们谨哥得了啥病,不会是性功能障碍吧?”

    大野咋咋呼呼甩着身上的肉就迎了上去。

    江语:……

    江语后面伸出一双大手一巴掌呼在大野的脑门上,“我看你是常逛泌尿科的样子。”

    哟呵,没生气。说明事有转机。

    看局势明朗了,shy也迎上前,左一个小姐姐又一个小仙女地叫了起来。

    “各位大佬,借厨房用一下。”江语说着从茶几上的水果袋里挑出两个鸭梨,转身往厨房走去。

    “我靠,可以啊,这都洗手作羹汤了啊谨哥。你生个病全垒打了?”阿珂瞪大桃花眼一拳捶在沙发上。

    “全你妈。”

    音色沙哑,不过又开始回应他们的玩笑话了,果然这个江语才是他们队霸的良药啊。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