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十五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借着路灯抬头看着言谨因为紧张而绷紧的下颚,没好气的说道,“送我走着回去?”

    言谨一愣,她的意思是接受他送她回家了?

    舌尖扫过犬牙,言谨在心里假设,如果现在说他车停在基地的话,小姑娘会不会以为他在耍她?那现在要回去问大王借车吗?

    江语见他不说话,基本猜到了今天他没开车,很好,正好她喝了酒没法把大g开回家,从包里拎出车钥匙,甩给言谨,“接着。”

    还没看清小姑娘甩了什么过来,言谨下意识的伸手接住。摊开手心,是一把镶着奔驰标的钥匙,当她的车夫,他乐意之至。

    这会儿的风比第一场聚餐出来更凉了,江语抬起手臂,手指插进蓬松的发隙,轻轻的按摩着被夜风吹得阵阵发疼的脑袋。虽然同意他送她回家了,江语心里还是对刚才的事情很介怀。

    喜欢她的狗,这算什么事嘛。难道她就不可爱了?

    边踢着脚下的小石子边往前走着,江语的肩上倏的被包裹上一件外套,带着洗衣液干净的清香,柠檬味的。露在外面的手臂也感受到了外套原主人的体温,突然暖了起来。她后仰起头,看着亦步亦趋走在她身侧的外套的主人。脱下外套的他里面是一件浅色短t,胸口一个大大的e家商标,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穿着的是同一个品牌,他喜欢这个牌子,江语在心里下定论。

    向后微扬起的下巴又转回前面的路,她轻声说,“谢谢。”

    晚上的风确实够凉,江语也不矫情。手臂向后微曲,找准袖管钻了进去,180的衣服在她身上显得空空落落,下摆直接盖过了牛仔裙的开叉口,遮住一小节若隐若现的大腿,江语挽起一小节袖口,才看到自己粉色的指尖露了出来,小姑娘甩着袖子,心情似乎比刚才好了许多,哒哒哒的高跟鞋声也听着柔和了不少。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晚饭前江语停车的地方。

    车一解锁,小姑娘就飞快的跳上了车,说是跳一点都不过分。包紧的牛仔裙限制了她的行动,言谨眼里的小姑娘就是单腿轻踩侧踏,一手扶着车门一手扶着车框熟练地跳了上去。

    言谨轻笑一声,跟在后面上了驾驶座。

    她的车跟普通人的不一样。除了前排两个位置,后面似乎根本不是为了坐人而考虑的,后排座椅齐齐向后放倒,与后备箱相通,上面垫着一块单人床大小的气垫,占据了后面所有的空间。见言谨打量的目光,江语尴尬地笑了一下,“那是haru的专座。”

    呵,她的狗果然待遇不一样,言谨突然羡慕起haru来。

    虽然大g经常载着haru来来去去,车厢却并不脏乱,小狗的爪印都擦得干干净净,只有空气中偶尔飘出了一丝狗毛,象征着这确实是haru的座驾。

    言谨发动车子,车载音响里传来莫扎特交响曲的奏鸣声。她真的很特别。

    江语似乎有些尴尬,摸摸鼻梁,切换成流行歌曲,两首曲子中间的间隙,言谨仿佛听到她说,“多听莫扎特说不定能让蠢狗大脑二次发育……”

    言谨:……

    酒意还未过去,江语把座椅往后调低,言谨认真的开着车不曾开口说话,她就数着车窗外闪过的一盏又一盏路灯,不由觉得意识迷迷糊糊。

    等一个红灯,车停下来的时候,言谨侧头看了一眼副驾驶座的江语,小姑娘阖着眼睛,长卷的睫毛像小刷子似的微微抖动,额前的碎发散在眼前,略长一点的头发柔软地贴着耳际的弧度垂在脸颊两侧,鼻翼两侧圆润的颧骨还泛着不知是化妆还是喝了酒的原因而显露着的诱人的红,涂着砖红色口红的嘴唇和平时的亮泽不一样,今天是哑光的,显得皮肤白皙,脸色柔和。她整个人就像陷进了身上的大外套里,娇小可爱。

    刚羡慕完haru的言谨又开始羡慕自己的外套。

    伸手把空调风调到最小,还未来得及收回的右手鬼使神差落在了小姑娘的头顶,松软的质感让言谨触电似的想收回手,又怕吵醒她,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发顶,小心翼翼的收起手掌放回方向盘上,她好香,言谨有生以来第二次觉得他有当变态的潜质。

    第一次就是他误以为自己给江让戴绿帽的时候。

    全都和副驾驶座上睡着的小姑娘有关。

    路程不长,夜里还在路上行驶的车屈指可数。怕颠簸惊醒睡着的她,言谨一路以游览野生动物园的速度慢慢开着,在进入小区隔离带的时候再次放慢了车速,侧头看她,睡得依然香甜。言谨把车停靠在楼下的绿化带旁,打开两指宽的车窗,熄火。

    中秋才过了几天,月色正亮。原来夏目漱石说的今夜月色很美真的适合表白。想到没多久前自己说的那句“我喜欢你的狗”,言谨拧紧了眉,如果没有最后两个字……

    言谨一手搭着方向盘,身体微侧,眼眸专注地凝视着睡梦中的小姑娘,她嘴唇嘟囔了一下,身子又往下滑了几分,言谨自己都不知道看了多久,突然天空中砰一声响,从挡风玻璃往外看,静谧的夜空炸开了一朵烟花,转瞬即逝的花火拖着长长的火星,在蓝色幕布上划开一条四散而开的痕迹,咻咻咻又是一声,这次是打着圈儿盘旋而上,升至顶点又炸开一朵噼里啪啦作响的小烟花,展开的同时往外扩散出好多同样的火焰,照的天空有如满天繁星。

    抬手看手表,时针转向了12。10月1日,国庆。

    一旁的江语本还在梦里用高跟鞋敲言谨的脑袋,被砰一声巨响给炸醒了。眼前的一切很熟悉,是她的车,车窗外,是她的小区楼下。

    嗯?睡着了?

    小姑娘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右手撑着整个已经半躺着的身子从椅子里坐直了一点,视线转向驾驶座,驾驶座上的男生也正在看着她。

    “睡醒了?”

    “嗯……到很久了吗?你可以喊醒我的……”

    刚睡醒的声音有点哑,沙沙的却异常迷人。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有别的事。”言谨左手敲着方向盘,食指朝着外面的夜空抬起,“今晚月色很美。”

    江语:???

    虽然夏目漱石这个翻译梗她不可能不知道,但是此时她敢用项上人头对着这个天这个地这朵烟花保证,言谨这个钢铁直男的意思肯定只是单纯的月色很美!

    睡梦中生锈的脑子又活跃起来,江语想起了一个多小时前,有人说喜欢她的狗,呵呵。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前几天更好看呢。”直男的思维只能用同样直男的回击,江语偷偷给自己比了一个v字。

    言谨:……

    “去吧,小火龙。车库往下右拐。”江语屈起食指敲了敲隔着两人的手套箱,指示他把车停回车位。

    重新发动汽车,车子里还没播完的音乐也随之响了起来,“你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眼睁睁看她走却不闻不问……”

    言谨握紧方向盘,啧了一声,顺着她的指示把车停回了地下。

    已经过了12点,想必他今天应该就住在家里不回去基地了吧。

    江语也没问言谨,看他跟着她走进电梯,自然地摁亮了电梯上的8和9两个按钮。自从刚才怼了他,他好像再也没说过话,江语在心里揣测,莫不是他真是那个意思吧?现在的电竞选手这么文艺的?不可能不可能,还是不要抱什么希望好了,十有□□是自己想多了吧,把十有□□去掉,一定,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电梯“叮——”得一声停在了8楼,江语率先一步跨出电梯,正准备和电梯里的人道晚安,里面的身影也长腿一迈跨了出来。

    嗯?

    江语指了指电梯间墙壁上一个大大的8字,疑惑的看着他。对方没有说话,站定在她面前,背后电梯门缓缓合上,从电梯里打出的灯光越来越窄,江语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前,后脚着力踩了一下高跟鞋,“哒”一声伴随着楼道声控灯的亮起。

    “刚才,我不是那个意思。”

    言谨略微低沉的声音在夜晚的楼道显得特别清晰。

    刚才?是今晚夜色很美?还是我喜欢你的狗?还是其他?

    江语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经历了喜欢你的狗事件后,她好像得了患得患失综合症,在他没有表达清楚的每句话之前,她都不敢随意猜测,不然可能会年纪轻轻脑溢血撒手人寰。

    “你是说哪件事……?”

    男生的表情很纠结,眉间竖起了川字,嘴唇轻抿,像下定决心一样往前跨了一大步,高大的身影直接把江语罩在阴影下。

    “江语,其实我……”

    “吱呀——”楼道边一侧的大门被打开,探出一个脸上贴着面膜纸的身子,从她脚边的缝隙刷得一下蹿出来一道明黄色身影。“呜呜呜呜汪呜呜呜”那道身影直直扑向江语,把她往后撞了一趔趄,冲出来的小haru甩着舌头疯狂地舔着晚归的主人,热情的迎接完了又去舔主人身边散发着同样熟悉味道的大长腿。

    “啧啧啧啧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戚禾双手按压着鼻翼两边的面膜,隔着一层纸江语都能想象她一副嗅到有奸情的表情。

    “你还在啊?”江语反手摸着haru问她。

    “我说阿语你是不是拔d无情啊,是你让我大晚上的来喂haru,又要当爹又当妈得带它散步铲屎,你把我的美好假期前夜搞黄了我住你一晚上不是合情合理嘛。”说着语气一转委屈,“平时我们不都这样么,你有了男人就不要我了……我难受……”

    在她开始表演之前,江语即时打住了,“别瞎说了,我喝酒不能开车,他顺路送我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些。”

    说完朝言谨尴尬一笑,言谨伸出大手摸了两下haru的狗头,“嗯”了一声,声音如夜色般冷淡,“那我先走了。”

    “哎?刚刚你要说什么?”

    言谨抬眸扫了一眼门边一副听墙角样子的戚禾,收回摸haru的手,插在裤子口袋,“没什么,就想和你说马上要比赛,国庆都在基地训练了。”

    连国庆都不放假???江语脑子里的各种国庆偶遇计划全盘泡汤,内心失落面上却装着善解人意,“嗯,那你加油呀。”

    言谨点点头,按了电梯下行键,9楼的电梯很快就下来了,他转身进了电梯。不知道为什么,江语总觉得今晚的他和平时有点不太一样,而且刚刚他第一次叫了她的全名,江语,江语,江语,脑子里还在回放着刚才的一幕,她的名字从他嘴里喊出来,真是该死的好听。

    身边的好闺蜜已经摘下脸上的面膜,一手揽过她的肩把她往屋里带,一副你今天不好好解释一下就别想睡觉的表情。

    江语抱着狗,一脸沮丧地迈进大门,能解释什么,明明什么都没发生,而且未来的7天也不会有任何进展。

    不对,谁说不会有进展的。

    江语脱下身上的大外套,趁着戚禾去洗脸的空档,把脸深深的埋进衣服里,深吸一口气,bingo,进展就靠你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