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十四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江语后撤一步,意识还有点恍惚,连带着脚下一趔趄。包厢门口写着215。走廊忽明忽暗的灯光下,3和5乍一看确实有些相似。

    啊,走错了。江语此时也来不及想为什么他们也在这,收回还搭在门把上的手,“走错了,不好意思。”

    酒后的嗓音比平时低沉,最后一个音节无意识的拉长,空气中的尾音被隔绝在门外前,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出现在了她的视线握住了即将关闭的房门。

    顺着手指往上看,这只手的主人皮肤白皙,手臂上因为用力略微凸起的青筋一路延伸向上,是言谨。额前柔软的碎发随意地半遮着他皱起的眉,他眼里的情绪江语看不懂,不过从他紧抿的双唇不难猜出,之前她以为的言谨不高兴脸跟此时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你没回微信。”他说。

    江语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是这句,难道正常不是应该说这么巧么?

    她公司聚会,而他这里,似乎也算是战队聚会?

    “刚才有点忙……还没看……”莫名有点心虚,江语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倒退,他们俩又不是什么特别的关系,怎么连没及时回个信息都显得自己犯了大错一样。

    “在忙什么?”声音的主人继续追问她。

    江语忍不住往后又退了一步,第一次见他这么步步紧逼。江语高跟鞋向后踩稳,疑惑的看向他,身体往后一动,带动了空气中的酒香在两人之间流动。

    “你喝多了。”言谨往前一步贴近江语,陈述句,并没有再给她辩驳的机会,干燥温暖的大手死死扼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把她拉进了包厢。

    门在背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江语现在思想和动作都因为酒精的麻痹慢了一拍,根本没来得及想他为什么把自己拉进来,手腕处的温度时刻提醒着她,言谨的手握着她的。

    包厢里明明还回响着歌曲的伴奏,江语却觉得好像时间静止一般的安静。

    呼吸间缓和了不少情绪的言谨看着眼前死死盯着自己手腕的小姑娘,突然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猛的放开了握着她的手,白皙的手腕上,残留着一个手指紧紧攥住后的青红印记。

    “我……”言谨开了开口,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突然的行为。

    而后面高脚凳上的shy看自己的小仙女被面色不虞的谨哥拉进来,兴致高涨地跳下来,做着拥抱状小跑而来,“谨哥,没想到我生日你还帮我偷偷请了小仙女,我好高兴啊~”

    “我……我不是……”江语的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shy夸张地声音又打断了她,“小仙女,你能来我真高兴呀,快进来坐呀~”

    门口面对面僵着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说完话的shy朝着里面本在玩游戏的其他队友使劲眨了下眼睛。

    “你丫眼睛有……”满脸莫名其妙的大王刚说出前几个字,立马被一旁的summer捂住了嘴往后拽。

    “哎呀,语妹你才来啊,快来坐啊,坐里面来。”大野马上会意,赶紧招呼江语进去坐,一旁的阿珂显然也已经get到刚才拼命眨眼的shy是什么意思了,一起热情的招呼起门口的人。

    江语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看着纷纷拉她入座的大家,强稳住自己有些眩晕的步伐,从刚才的情况判断这似乎是shy的生日趴体,于是只能顺势坐下,干涩的嗓音带着一些不知所措,“祝你生日快乐,shy。”

    局势终于稳定下来了,大家暗自舒了一口气。

    江语一旁特意空着的位置自然是留给言谨的。此时言谨僵硬的肩膀也放松下来,不客气的落了座。

    坐在众人之间的江语想着一时半会儿好像也回不去了,还好包包在身边,她从包里掏出手机,低头给小陈姐发了一条微信,“我不太舒服,帮我跟大家说一声我先回去休息了。”

    几秒后,手机叮叮两声,同时收到了两条消息。

    一条是小陈姐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另一条,周行之:哪里不舒服?我叫个司机,一起送你回去。

    江语想着自己毕竟是聚会半途逃走,莫名其妙的开了今天第三场,面上当然不好和老板说破,于是立马谢绝了他的好意,只说自己已经打到车不用担心。

    正在回复信息的江语总觉得有一道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硬着头皮回完了微信退出聊天框,最上面还有一条标红的未读消息没看,是言谨的。她没有勇气当着他的面点进去,只是从外面能显示的部分看到上面写着:你有很多关系不错的男……后面没有显示完,江语用脚指头都能猜到当时发这条消息的他语气淡漠,头皮一阵发麻,锁屏,默默把手机揣回包里。

    眼前的第三场酒会是shy的生日趴体。在场的除了一张脸不太熟悉,其他人她都认识。而唯一那个她不熟悉的人,大王却对她有印象。这就是上次summer和言谨从卫生间回来,summer说言谨要了微信号的那个女孩子,在餐厅他见过。

    恍然大悟,难怪刚才shy一个劲的对着他们眨眼呢。

    打着对自己战队队员要关心爱护的旗号,大王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开口道,“这位小姐姐是……”

    “哎呀,这就是我喜欢的那个宠物博主小姐姐呀,真人是不是超级仙的。”shy显然以为大王真不认识江语,热情的介绍道。

    一旁的summer可是非常明白大王这么问的目的,但是他并不想跳这个坑。现在他需要撺掇一个人进坑。“大王,你忘了,谨哥上次请吃晚饭,我们在餐厅见过这个小姐姐。”

    他这么一说,shy是想起了这回事,抓抓头发,疑惑的转向大王,“对哦,我怎么给忘了,你不是见过吗,那天谨哥有史以来第一次问别人要微信号,咱们不还讨论了半天是小仙女比较美还是对面的小姐姐比较有味道么。你忘啦?”说着还朝着大王晃晃手,怕他想不起来,又提醒了一句,“就是谨哥的……”

    “你想过你这辈子最后一个生日?”言谨的声音适时的打断了还准备往外抖料的shy。

    真可惜!summer如是想。

    歪着脑袋听他们说话的江语此时好奇心完全被吊起来了,最后一句,shy准备说什么来着,谨哥的……?

    然而再也没有人接茬,大王很切时机的摆出一副我懂我了然的表情。

    大野见气氛又要冷下来,连忙招呼大家,“来啊继续玩,语妹一起啊,真心话大冒险玩不玩。”

    江语感觉自己真是跟这个游戏犯上了,刚从那边聚会逃脱了大冒险,怎么到这还得玩。揉了揉鼻子,看着大野殷切的目光,“好……但我今天不能喝了。”

    “哎呀,怎么会让你喝酒呢,我们玩的很简单的。”大野见江语答应了来玩,于是不管她提什么,三个手指一并放在耳旁,一副立誓的姿态对她的要求赶紧应了下来,回头这姑奶奶说不玩,要回家,谨哥不得跟刚才一样低气压一晚上啊。

    大家纷纷围了过来准备玩游戏,歌也没人唱了,只剩伴奏声一直在包厢里播放。

    这里的真心话大冒险显然比她公司聚会突发的第二场酒局准备得齐全多了,谁连卡牌都提前带来了。summer把写着真心话和大冒险的卡牌分别理成两堆,和切牌一样重新洗了洗牌,反面朝上摆在桌面上。

    玩法很简单,几个人都事先在手机里下载好俄罗斯方块,五倍速,谁先堆到顶输了谁接受惩罚。

    很好,这很电竞。

    江语还没意识到这个论输赢方式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挺有意思。

    第一次玩五倍速的俄罗斯方块,自从第一个方块落下起,江语就一直手忙脚乱,此时稍微清醒了一点的意识虽然在强迫自己全身心投入游戏,手指却僵硬的反应慢一拍。第一局毫无疑问是江语输了。

    大野嘿嘿干笑两声,左手按着真心话,右手按着大冒险的卡牌,问江语,“语妹,来吧。要怎么个死法。”

    江语只怪自己喝了不少酒,动作跟不上脑子,第一把输得是服气,此时让她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她暗自揣摩。头一回和他们一起玩,江语心里没有底,万一选大冒险,一开始就下很脏的套路,那不是把她给玩坑了。至于真心话嘛,死活不就是回答一个问题,应该不会太难,于是略一沉吟,开口,“我选真心话。”

    大野左手拍了拍手下的一堆卡牌,“好嘞,语妹来抽吧。”

    江语伸出食指,轻轻拂过牌面,从中间拉出一张,拇指和食指撵着拿回面前。

    很简单,“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嗯……”江语拖长调子,“只要有合适的人随时都可以啊。”

    第一题轻松过关。

    紧接着开始第二局游戏,江语深吸一口气,这回一定打起十万分精神。然而很可惜,和这群电竞职业选手玩游戏,不管玩什么,胜算都是低的可以。

    江语轻咬下唇,无奈的放下手机,“我还是选真心话。”

    第二次抽卡,比第一次放松了不少,抽回卡牌,上面写着: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

    翻过卡牌,给大家展示了一下牌面内容,江语微低着头,闭起眼睛想,理想型,理想型,眼前出现的脸很熟悉,不仅是熟悉,现在静下心来似乎还能听见他在旁边呼吸。

    耳根有点发烫,江语睁开眼,眼神紧紧地盯着自己手里的卡牌,“理想型是高个子,身材好,最好长一张生人勿近脸的禁欲系小狼狗。”

    “哈哈哈哈,语妹你排除小狼狗这三个字,剩下的条件在这里,我们谨哥都适合。”大野听到最后三个字忍不住大笑起来。

    言谨啧了一声,她喜欢年纪小的?凌厉的眼神扫过大野,对方立即做了一个我闭嘴的动作。

    江语不知道脑子哪根筋抽了,感觉自己完全是照着言谨的标准在讲理想型,怕被其他人发现,立马扯了一个晚饭时和johann瞎说讲到的小狼狗才算安全过关。

    这个时候她已经感觉到,和这群人一起玩俄罗斯方块好像并不是很明智的举动。

    第三局还没开,江语弱弱的开口,“你们打游戏都这么厉害,不会是搞我吧。”

    shy憋了半天看当事人终于自己开口,也忍不住打岔,“就是啊,我们不如换个玩法吧,不打俄罗斯方块了。”

    江语见终于出来一个小甜心替自己讲话,一个劲的猛点头,“我们玩骰子比大小嘛,公平一点好不好。”今天自己的运气爆棚,一定没问题!

    于是俄罗斯方块变成了从阿珂开始轮流掷骰子,两颗骰子咕噜噜在茶几上打转儿。阿珂首先掷了8点,后面紧接着是5,9,3,6,10。

    3最小,是summer。

    summer并不想对着这群衣冠禽兽讲什么真心话,果断选择了大冒险。抽出大冒险的卡牌,上面写着:与在场的一位异性十指相扣直至下一场结束。

    尴尬的放下卡牌,summer看了一眼在场的唯一一位女性,江语。

    卡牌正面朝上放在了桌面上,大家都看到了上面醒目的那行字,summer偷偷的看了一眼对面的言谨,脸色很黑,下场很惨。

    江语本来好不容易扳回一局正打算看好戏,没想到这也能把她给牵扯出来,有点怀疑自己今天的运气是不是都在上一场比大小给用完了。阿珂见言谨脸色不太好,连忙出来打岔,假装一本正经的对着summer说,“兄弟,不瞒你说,我很早以前就想去泰国做个手术来着。”

    summer秒懂阿珂的目的,立马谄媚的握着他的手说,“还喊什么兄弟,咱们以后可是姐弟了!”

    江语被两人之间的气氛逗笑了,眼眸扫过言谨,他的嘴角也仿佛微微有点上扬。

    虚惊一场。阿珂和summer握在一起的手稍加用力达成了共识。

    后面几局大家各有输赢,玩的高兴了也不管其他,对着江语姐姐妹妹的叫了起来。一直没什么参与感的言谨,终于输了一回。

    他长腿一伸,半靠在沙发上,嘴里吐出三个字,“大冒险。”

    “好嘞,没问题。谨哥您请。”

    大野把一摞大冒险的卡牌放在手心,举到言谨面前,他们谨哥玩大冒险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不殷勤着点怎么行。

    言谨手指敲了敲最上面的牌面,随即抽出了上数第二张。除了言谨其他人并没有看到牌面上写着什么,只觉得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江语,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

    直到摊开牌,其他人才解惑,原来谨哥刚才古怪的表情是害羞啊。

    卡牌上面赫然几个字:向在场的一位异性表白三分钟。

    滴答。

    滴答。

    滴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除了江语的脸肉眼可见的从耳根开始泛红,和刚才比,场面没有一丝变化。

    “那……那个谨哥,计……时开始了吗。”shy忍不住开口,带一点磕巴。

    言谨眸光紧盯着江语,没人看到他左手包裹下的另一只大手,握紧拳头,关节处一片青白。

    包厢里音乐的伴奏声还在继续,“我……”两首歌的切换间隙,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言谨开口的第一个字,他说我……,然后又一片安静。

    此时江语并不比言谨好过,她就像打了一剂分量十足的强心剂,心脏狂奔乱跳,胸腔里的砰砰砰声震得耳膜发疼。对面的男生说了我字以后又好久没有开口,就在她想要说点什么打破尴尬时,又听的他讲,“喜欢你……”

    喜欢你……

    欢你……

    你……

    这是大冒险,江语,你一定要稳住,江语不停在心里给自己暗示,别激动稳住稳住。

    阿珂刚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虐狗虐一脸,准备起身欢呼,就听到言谨扯了扯嘴角,又从嘴里蹦出两个还未说完的字,“……的狗。”

    靠。

    阿珂还没从椅子上抬起来的屁股瞬间又回到沙发上,谨哥这回要凉。

    很巧,其他队友也是这么想的。

    听完整句话的江语面色尴尬地抽了一下嘴角,恨不得立即跳起来狠狠用高跟鞋砸开言谨的头,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呵……呵呵,谢谢啊,我也很喜欢我的狗。”花了一个吐息的时间,江语放平语气转向shy,“说到狗,很晚了,我得回去看看haru。下次我会记得补你生日礼物的,shy。”

    这回谨哥凉透了。

    看来之前的墙角都白撬了。

    江语拿起包包,面色镇静的和其他人告别,就像真的是突然想到了狗还在家需要人照看一样,神色如常。

    告完别小姑娘就转身离开包厢,大野看着还坐在沙发上的言谨,壮了壮胆脚尖轻踹了一脚言谨的小腿,“大哥,人都跑了,你这回怕是凉透了。”

    “一首凉凉送给你。“shy仗着自己是寿星,在点歌界面果真点了一首杨宗纬的凉凉。

    众人:……

    阿珂看着指尖发白的言谨,轻拍他的肩,“兄弟,真不考虑追一下?也许……还没凉透……”

    呢字还没说出口,言谨像是回了神,猛地站了起来,一阵风似的追了出去。

    男孩子的腿长,跑的也快,追出ktv的时候,前面的小姑娘还没走远。昏黄的路灯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仿佛触手可及。

    言谨并没有立即追上去,隔着两个路灯的距离,亦步亦趋的跟着前面的小姑娘。她走的有些急,高跟鞋踩在柏油马路上的声音在夜里听着很清晰。虽然脚步很快,包臀的牛仔裙却限制了她的步伐,随着每一步迈出,侧面开叉的裙边下,细白光滑的大腿若隐若现。言谨喉头一滚,加快脚步往前追。

    江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明明是玩大冒险,一切都是假的,何必动真格来生这样的气。

    也许生气是因为她一心的期待,在对方眼里只是一个游戏的筹码。也许是她太贪心,想要的不只是戏语中说出的我喜欢你。

    哎。人家说喜欢你的狗也没错啊,怎么跟haru吃起醋来了。

    江语憋回满肚子委屈,吸了吸鼻子放慢脚步,只听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江语下意识的回头,路灯下,那个人喘息着,低头看着她,长睫轻阖,微微向前伸出的右手似乎就要拉到她的衣角,脸上的表情紧张中带着一点不知所措。

    他们之间距离很近,他的眼神清澈,瞳孔里甚至能看到里面倒映出的女孩的脸,他说,“我送你回家。”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