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十二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天一早江语是被电话吵醒了。

    8点半。

    屏幕上显示着两个字,妙姐。通常代表的意义是要干活了。

    江语手指划开屏幕,哑着嗓子,“喂,妙姐。”

    “小语啊,今天开会别忘了啊。”

    开会!江语把手机高高举起,退回到主屏幕界面,9月30日。

    每个月底一次的例会竟然差点给忘了,最近脑子里都是言谨言谨的,果然单相思误事啊。

    江语立马坐起身子,嗯嗯啊啊的回应妙姐,表示一定准时到公司。

    那头刚挂了电话,江语立马起身洗漱收拾。通常会议是在下午,但她之前完全忘了这码事,得早点赶去公司把这个月的行程资料整合一下上报给行政。

    对着镜子看了半天,这两天睡得比平时晚,显得脸色略有点苍白,江语上了一层粉底,又化了酒红色复古眼妆,搭配同色系丝绒口红,整个人气色就提起来了。为了配今天的妆容,平时小清新的衣裙自然就不能穿了,手指一一划过衣帽间排列整齐的衣架,江语选了一件黑色v领衬衫配浅色牛仔裙。看了一眼落地镜里的自己,小姑娘满意地转了一圈。

    提着咖啡和早餐到公司的时候,正巧在电梯里碰到了自己的老板周行之。

    周行之年纪很轻,和自己的哥哥江让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同去了伦敦深造。回国没多久开了自己的翻译事务所,刚从多伦多回来的江语就被自己的亲哥顺手送了进来,美其名曰体验生活。其实她知道,江让把她安排进来,一是怕自己的妹妹没有社会经验,与其在别的地方不如放在朋友的眼皮子底下比较安心;二是他和周行之关系很好,江语的能力他也放心,在好朋友创业初期送江语进来也能多多少少起到点帮助。

    江语按下电梯按钮,回头和老板打招呼,“好久不见呀。老板。”

    周行之单手插在西裤口袋,眉眼一挑,“是啊,你从加拿大回来也没来公司看看我。”

    “该完成的任务不都给您完成了么,怎么,老板你后悔了?是不是下午就要宣布恢复坐班制度呀?”

    周行之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在电梯“叮——”的一声到楼层时,绅士的按着开门按钮示意江语先走,江语刚跨出电梯就听到后面低沉的男声说,“你的提议不错。我考虑一下。”

    靠。

    江语侧身朝周行之皱了一下鼻子,拎着早餐头也不回的进了办公室。

    “小语,你来啦。”

    和她打招呼的是法语部的小陈姐姐,这位也是事务所的元老级人物,身材高挑又长了一张高级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模特。

    “是呀,橙子姐姐最近去哪儿出差了?”

    “我还能去哪儿,上次那个法国佬又来了,我看我还是辞了职专职去当他的秘书兼翻译得了。”话题中那个法国佬是之前的一个客户,聘请了一次小陈姐以后,隔三差五就要来请人,还非她不可。

    公司其他人都看出法国佬对小陈姐很有兴趣,她自己却老想退避三舍,她说她怕呀,怕一步到胃。惹得其他人又好气又好笑。

    “那可不成,我们周老板知道你要辞职不得气的一夜白头啊~”江语借机调侃起她。

    “哎哎,别说我了。你呢,你再不来公司啊,我以为你要入驻演艺圈了!”

    小陈姐双腿用力一蹬,办公椅划到江语面前,正在用纸巾擦桌面的小姑娘侧过头疑惑的看着她。

    “别说你不知道啊,前几天微博上我看有人发的照片,我给你找找。”说着掏出手机打开微博,搜索,周导+机场,“喏,你看。”

    江语狐疑的接过手机,手机上方赫然一行标题,周导新剧疑似内定女一。标题下面是一张图片,图片清晰度不高,江语的脸并没有被拍的清清楚楚,不过认识她的人应该都不难看出。照片上周导和她看似关系亲密,正在交谈什么,后面工作人员推着行李在一旁等候。

    什么内定女一啊,江语想起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周导要求司机先送江语回家,而江语谢绝了周导的好意。这么简单的事情碰到无良媒体竟然也有炒作的料。还好她只是一个小透明,即便她面容姣好确实有进娱乐圈的底子,不过媒体对比了半天没法把她和娱乐圈任何新人对上号也只能作罢。

    江语把手机递回给小陈姐,拍拍她的肩,“姐姐,你是不是有当编剧的意向呀,我为什么在照片上你还不清楚嘛,跟着无良媒体瞎起哄。”

    小陈姐把手机揣回口袋,做了一副遗憾的表情,道:“真没劲,我还以为身边要出一朵娱乐圈小花呢~”

    办公室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平时百八十年见不着的同事,在月底都能千里来相会了。俗话说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不过大家平时很少聚在一起,所以同事间相处的都还不错,在单位唯一和江语不对盘的就是日翻部的罗欣。

    女人之间不对盘的原因通常也很简单,不是你比我优秀就是我和你同时喜欢一个男人。

    江语自认为她俩属于第一种关系,而罗欣认为她俩之间的关系以上两种原因兼而有之。至于这个引起事端的男人嘛,就是老板周行之。

    罗欣从进单位第一天起就光明正大的暗恋起了周行之,打着非说顺路,一不小心看到,我觉得你很合适之类的幌子,大大小小送了周行之不少礼物。周行之绅士地接受的同时,又在工资里把礼物都折合成人民币还给了罗欣,这也是公司人人皆知的秘密。

    本来江语和罗欣两人年纪相仿,又同样精通日语,关系应该不会差。自从罗欣看到老板周行之出差会给江语带礼物起,平时说起话来就专门带着点刺,哪不痛快往哪扎。江语自然是意识到这回事了,开始拉开与罗欣的距离。本着平时一个月也见不着几次没必要闹得大家不开心的原则,江语对她的冷嘲热讽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这会儿罗欣看到江语在办公室,摇曳着身姿就过来了,“这是谁呀,真是大忙人,今天到有空来公司了哈~”

    江语正啪啪敲击着键盘,整理这个月的行程记录,头也没抬,冷淡的嗯了一声。

    罗欣见江语一如既往的不怎么搭理她,只觉得没意思,调头就走,走之前还不忘阴阳怪气的嘲讽,“化这么浓的妆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夜店上班呢,嗤。”

    江语正在保存文件,透过电脑屏幕的反射,看了一眼倒映出的自己,妆容得体没毛病啊。余光向上瞥了一眼转身正要走的罗欣,出声叫住了她,“罗欣。”

    迈着腿刚准备走的女孩子听到假想敌叫她,立即挺直了脊椎骨,仿佛这样就充满了底气,“怎样?”

    “你双眼皮贴快掉了。”

    噗嗤,周围的同事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罗欣快速伸手摸了一下眼皮,脸色憋得青紫,“你你你”了好几下没说出个下文,一跺脚哒哒哒踩着高跟鞋就走了。

    小陈姐笑的花枝乱颤,凑过来说,“你这不是接人的短嘛,谁不知道她上个月才拉的双眼皮,现在还看的出肿着呢。”

    江语关上保存好的文件,回头笑得一脸无害,“对呀,她那双眼皮的宽度啊,够跳远运动员当起跳线的了。”嘴里说出的话却腹黑的要死。

    罗欣被这么一嘲讽,下午开会都没按部门坐在她们旁边,离老板也远远的,没准是怕自己还没恢复的眼睛在老板眼里扣印象分。

    开完会已经接近晚饭点,按照惯例每月末都会有聚餐。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由于第二天是国庆长假,不在本市的同事都急着要赶车回去,这个月的聚餐人数骤减,只剩下老板周行之,江语,小陈姐,德语部的johann,行政部的其他几个人,以及老板在就不可能缺席的罗欣。

    人少就很好预约位置,于是大家投票决定去吃日料。

    剩下的几个人基本都开车来上班,除了江语带着还没拿到国内驾照的johann,周行之带着非说自己没开车要和老板挤一挤的罗欣,其他人都各自驱车前往。

    想着接下来是国庆黄金周,不用随时担心妙姐一个电话给她安排活儿,江语完全不介意已经开始堵起来的交通,觉得脚下的大g都变得轻快起来。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