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十一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开车回家的路上,江语好心情的听起了车载广播,本来也没抱着多大希望能借机约到言谨逛宠物展,意外之喜竟得到了两人游的机会。

    接完haru到家,江语泡好花茶在书房电脑前坐定。lol的图标在干净的电脑桌面上异常引人注目,前两天回家,江语就下载了这个游戏,了解一个人嘛,要从他的生活入手。

    江语打开游戏,一步一步按照新手指南进入了艾欧尼亚大陆。初期英雄并不多,江语瞪着眼睛观察起少得可怜的几个彩色头像。看到有个女角色,江语鼠标移上去,耳机里立马传出一个沉稳的女声,“世间万物皆戏于一箭之上。”

    好,就是她了。

    江语微移鼠标,落在了技能上,qwer?才4个键?那岂不是比她上学时候玩的剑三简单多了?起码技能看着给人这样的错觉。

    刚开了一局人机大战,江语就被啪啪啪打脸了。

    诶?不对啊,这个小兵怎么打人这么疼,他是充钱了吗?

    咦,那个塔也打我?他也充钱了吧?

    哇靠,小草丛里面的小鸟也能打我?他们是集体充钱了吧?

    啊咧?我路过水塘里的小火龙也打我???是因为我没充钱吗?

    该……死……耳机里传来低沉女声,伴随着屏幕一黑,江语又又又死了。

    公屏上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称霸艾欧尼亚1123(德玛西亚之力):靠,第一次看到有人人机也能完成这样,佩服佩服。

    你是我的小哥哥(黑暗之女):艾希怕是猴子请来的救兵?

    日天日地日空气(牛头酋长):一级残废就不要来打游戏了。

    江语看着灰色的屏幕,右手撑着额头,哪里可以充钱变强。

    一晚上除了耗在游戏里,江语还网上搜了好多fw战队的比赛视频来看,虽然他们的操作基本看不太懂,比如怎么能穿过这个石头墙,刚才还在那儿的人怎么一会儿瞬移到这了,这个特效绚烂的大招是怎么预判到敌方未来几秒的路径的?不明觉厉。

    默默在心里给战队的几个大咖竖起了大拇指,说来也巧,搜视频的同时,一不小心发现了fw战队几个队员的直播号,江语偷偷的对着fw、言谨的头像下点了特别关注。

    从电脑桌前起身,才坐了一晚上,江语就觉得腰酸背痛,想象不了那些一天24小时恨不得要训练20小时的电竞选手光辉背后到底有多艰辛,小姑娘收回白天对一年只要工作半年的选手的羡慕之情。

    高高举起双手,江语往后用力做了几个瑜伽拉伸动作,只听着后脖颈的骨骼发出嘎达一声,看来健身不能废啊,想到办了年卡就没去过几次的健身中心,她撇撇嘴,感到一丝丝心疼。

    做完一套瑜伽后,又泡了一个热水澡,腰间的酸痛才算缓解了一点。手机突然震动,伴随“滴答”一声响,是直播平台的提醒。

    江语本半躺在沙发上,小脚舒适的架在haru软乎乎的肚子上,一听这声音,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差点把脸上的面膜给揭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小马甲id,“春天过完是秋天”,ok,没问题。隐藏的很好。这才做贼似的点进了刚才手机提醒的直播间。直播间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热闹,这时候的江语还不知道,所谓言谨的大多数颜粉,其实都长期驻扎在了阿珂的直播间。

    目光所及之处一大半是吊灯直射而来的刺眼灯光,只有屏幕右下角露出了几缕翘着的黑色头发,连头发都这么好看,不愧是战队颜王谨哥。江语傻笑着盯着那一缕头发,仿佛这样就像能从上面看出言谨的整张脸一样。直播间的主人打开了lol游戏界面,按照惯例开始了单排上分。

    除了游戏的声音,整个直播过程安静异常,偶尔窜出一两声激动的嗷叫,弹幕纷纷刷过,“求野哥免开尊口!!”

    这一把言谨选了一个在江语看来长相巨丑这辈子都不会主动去玩的一个英雄,深渊巨口,俗称大嘴。心里的嫌弃还未表现在脸上,又见他选了一个克格汪的皮肤,本来丑陋的大嘴巴怪兽变成一只吐着舌头甩口水的斗牛犬,竟然丑萌丑萌的。

    趁着进游戏界面的加载时间,言谨切出直播,看到有弹幕飘过,“大嘴重做以后并不是很强势呀,谨哥真是从不挑英雄。”

    言谨弯了弯嘴角,回答道,“我喜欢狗。”

    “我擦,谨哥竟然回复我了!!”瞬间弹幕一片飘红,言谨扫了一眼又切回游戏。

    前期大嘴的前期能力过于羸弱,言谨下路直接路过石人收了一波微弱的经验来攒着大嘴后期发育,回到下路线上刚刚好能补第一波兵,打法很稳健。

    第一波兵补完,言谨一边消耗对线ez,一边配合从河道游走而下的盲僧,往地图侧边草丛游走,准备gank一波。对方索拉卡及时赶到,半血的ez顺势向后游走,退到塔后,并没有成功拿下一血,言谨嗤了一声,发指令让瞎子退后,自己也回到河道继续发育。

    虽然一血没有拿成功,兵线却被大嘴严格控制在了对方塔下。

    4级以后,言谨死死盯住了ez,见他线上放了一个q,立马发信号让躲在草丛的努努突击减速正在往后撤退的ez。ez一被减速,言谨立马操纵大嘴赶上,一套qwe直接带走残血ez,收获一血。

    直播间的粉丝看着热血沸腾,“为什么我用大嘴的时候,全图是我爸爸?”

    拿到一血的言谨直接从草丛侧边撤回,揣着1700巨款就回家出装了。

    回到下路对线,这回明显索拉卡死死守护住ez了。言谨示意努努往对面草丛丢了个眼,看来这回得先从索拉卡下手。一个眼丢过去,索拉卡果然在草丛里阴着,努努立马又是一个减速丢过去,言谨的大嘴w跟上,连上qe带走索拉卡,没了索拉卡守护的ez慌乱后撤,被努努一顿消耗,进塔前被同样残血的大嘴直接平a带走。

    双杀。

    弹幕又是一阵谨吹。

    对面中单蛇女看下路被暴虐,从中间河道过来堵住了大嘴后撤的路。大嘴往草丛游走,躲过蛇女的q,后面同样残血的努努被蛇女堵住,目测自己走不了,原地r减速了蛇女,趁此机会,大嘴从河道通过下路野区蜿蜒回到塔下。被努努的大吸掉半管血的蛇女不甘心只带走一个,又对上刚回到塔下的大嘴,大嘴此时的r还在手上,顺势朝着蛇女丢出r,边游走边丢出冷却完cd的qw,一波全员带走。

    我方一个努努换了对面3个人头,旺旺超值大礼包。

    江语看着直播间纷纷飘过“世界最好的努努”,心里只剩下好厉害这三个字。

    回城出完装回来的大嘴,又在下路对线与对面ez喜相逢,此时已经有两级的压制,ez本就不敢直接与大嘴对线,打法略显颓势。刚准备撤回塔下等下一波兵线,从草丛里闪现出我方盲僧,一脚把ez踢在了地图边上,大嘴w后平a几下被短暂击飞的ez,一口唾沫把他再次带走。

    (全部)探险家:对面大嘴我们有仇?

    (全部)深渊巨口:你丑。

    ez:???大哥,你看看这里谁他妈最丑?

    (全部)索拉卡:大嘴好像是谨神???

    对面被打的没脾气,排位碰上职业选手输得心服口服,还没被推上高地就五投投降了。言谨看着屏幕上炸开的victory,切回直播间。

    “哇,谨哥不愧是谨哥,全图的爸爸。”

    “不过大家发现没,今天谨哥打的没有平时凶残,一点都不激进,稳中求胜。”

    都把对面打的哭鼻子投降回家了还不激进?江语看着飘过的弹幕难以想象平时他是什么炸裂天的打法。

    言谨明显看到了这条弹幕,嘴角轻勾,“小狗很可爱,不能让他死。”

    “神他妈小狗很可爱???”

    “这是我今天听到的谨哥第二次回复粉丝!”

    言谨放下鼠标,打开微信,看了一眼前一秒刚到的信息,是一张江语发来的图片。点开图片,上面赫然是几个小时前艾希0/12/1的惨烈战绩,目光扫过对方阵营,每个英雄名字后面都带着红色的括号,里面两个字很醒目,(电脑),言谨轻笑一声,说有事下播了,就关掉了直播间。

    正在看直播的粉丝仿佛在直播结束的最后一秒听到了平时连表情都少得可怜的他们的谨神,是不是笑了一声?应该是听错了,不存在的。

    江语收到微信的时候,正在撕脸上快干透的面膜,手指小心翼翼的揭开脸上的一层透明蚕丝纸,用余光瞥了一眼手机屏幕,

    fw、言谨:我带你?

    刚下播说有事的谨神,原来所谓的有事是要带她玩游戏?

    江语瞬间没有了心疼面膜的心情,想到大晚上的要对着电脑辐射,又胡乱的在脸上抹上一层厚厚的晚霜。手上也不停着,按住语音发送键,回复道,“好呀~”

    于是,十分钟后,江语坐在电脑桌旁,通过言谨语音的一步一步指导,找到了他的yy房间号。

    “嗨~”江语率先打招呼,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只有言谨一个。

    “来了?我给个号你一起打排位?”通过电磁波传来的男声和平时不太一样,更显得嗓音低沉诱人。

    “啊,我不会玩呀,我连电脑都打不过……”江语越说越小声。

    “那我陪你打电脑报仇?”

    耳机那头的声音似乎是带着笑,江语脸倏的一红,“好,好呀。”

    有言谨在,江语安全感十足,选英雄的时候问言谨,“你说我玩什么好呀?”

    言谨放轻声音,“你喜欢玩什么都好,我保护你。”

    江语听着耳边似恋人一般的甜言蜜语,脸颊上的红晕迟迟不肯退去,最后还是选了之前一直在玩的寒冰射手艾希。

    言谨看着小姑娘锁定了艾希,自己选了平时很少玩的布隆。说是很少玩,只是比赛时adc位的他并没有机会玩,平时自己闲暇在王者段位还是操作过几把的,更别提现在对面只是机器人,闭着眼睛用脚指头都能打。

    召唤师峡谷里的小姑娘和平时生活中一模一样,小心翼翼中带着一点狡黠。游戏刚开局,公屏就有人扣字,

    光辉女郎:哟,谨神高仿号。

    德邦总管:哈哈哈哈,拿着高仿的名字来虐机器人。

    江语看着屏幕上出现的一行一行字,内心嘲笑他们,哼,要是知道这是真的谨神,看你们到时候不后悔死。

    布隆没有扣字回复,一心一意的保护着下路的艾希。对线上出现一个电脑就砍残一个,只留丝血语音告诉江语,q他。一局下来人头一大半都是江语的,江语看着第一排涨上去的数字充满了成就感,忍不住娇声问言谨,“我是不是很有天赋呀~”

    看小姑娘这么高兴,言谨附和着她,“不如你来我们队打职业吧!”

    坐在言谨旁边的summer早就看出从刚才起,言谨的表情特别诡异,平和中带着一丝微笑,语气都比平时柔和了很多,特别是当他听到他温柔地说,你来我们队打职业吧,心头一阵发麻,心想谨哥什么时候代替了大王的位置,去别的战队挖人了?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一眼言谨的屏幕。

    “卧槽,谨哥在打人机啊快来看,同志们。”

    一句话未了,阿珂立马凑了上来,“我擦,这个艾希是谁,谨哥带妹?”

    带妹两个字的尾音还在空气里回荡,言谨就最小化了游戏窗口,“再看戳瞎。”

    还没来得及凑过来的shy和大野:……

    一局结束,江语在耳机那头自然听到了那边的动静,就像地下情被抓包一样瞬间没了继续打的兴致,此时电脑右下角已经显示23:45,似是怕对面的其他人能听到耳机里的声音,她压低声音说,“我准备休息了,你呢?”

    言谨看了一眼时间,知道她到了睡觉时间,点了点头,又意识到对面根本看不到,用眼神逼退还想凑过来的队友,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虚扶了一把麦克风,轻声回答,“嗯,我也去休息了,晚安。”

    江语下了语音,下游戏之前又收到右下角跳出来的一个小框消息提醒,fw、言谨请求加你为好友。接受。

    以后看谁还敢在召唤师峡谷嘲讽我,科科。

    江语撸了一遍被冷落半天的haru,窝回柔软的大床上,梦里好像看见她自己拿着闪着银光的弓箭咻咻咻把对面射的人仰马翻,而她的后面,一直有一个大胡子肌肉男寸步不离地保护着她……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