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十颗狗粮_他不言,她不语[电竞]_网络情缘_指尖豆蔻文学网
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十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天又是个好天气。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基地的会客厅,亮橘色的光线洒在静谧的房间,在沙发上投下斑驳的光影。时钟的指针啪嗒一下转向了10,又继续有条不紊的往前走着。一楼不见一个人影,这栋楼里的活物正常情况下,这个点都还在三楼的房间做青天白日梦。

    此时就连前台接待室的玻璃门也紧紧关闭着。

    “吱呀”一声,三楼过道进头,靠着大露台的房门打开了。穿着白t恤灰色家居裤的言谨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趿拉着拖鞋往外踱。

    昨晚在队友难以置信的眼神围观中,电脑右下角刚过12点,言谨就回房睡觉了。背后的阿珂在言谨回房的同时下了直播,他好怕惨遭人生第二次滑铁卢,现在他的直播号在粉丝眼里等于谨哥小号代名词。

    至于平时不到下午不出房间的言谨今天醒这么早,完全是因为昨天晚上江语问他,今天有没有空。对他来说,简直是人生第一次约会,虽然约的时间是下午,约会地点也就在基地。

    昨晚上他特地没有拉严实窗帘,早上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就醒了,起来洗了澡洗了头,甚至还研究了半天放在洗手台上落了灰的爽肤水。

    楼下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连个人影都没有。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叼嘴里吸着,言谨打开了还热着早点的电饭锅。

    通常煮饭阿姨都会把一日三餐做好,中午和晚上两餐还好说,早上基本是不可能有人会爬起来吃早饭的。阿姨摸透了这一点后,秉着不浪费一粒粮一滴水的中华儿□□良传统,早餐就简化了之了,今天的早餐是一锅熬的香稠的小米粥,和上面蒸着的流沙包。

    言谨从碗柜里取出一只小碗,盛了半碗粥放在流理台上,半坐半站地倚着高脚凳,一手用勺子划拉着还冒着热气的小米粥,一手打开手机看起了昨天attack的训练视频。

    看完一个视频粥也不烫了,言谨慢慢喝起粥,热乎乎的粥汤划过肠道,让人舒适得仿佛全身毛孔都打开了。眼角瞥见刚才顺手拿的冰牛奶,他想了想,用剪刀剪开盒子包装的一角,把牛奶倒入陶瓷杯,放进微波炉加热。

    热完牛奶,他又慢悠悠的晃到会客厅,坐在阳光下,打开微信置顶的聊天框:早,昨天没熬夜。

    对面很快就回了,一个haru的笑脸。

    她真的很喜欢用表情包,言谨食指轻点收藏该表情,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收藏夹,里面是各种熊猫头的表情,不是“你给我放尊重点,我是你爸爸”,就是“我脾气好多了,不然你现在住院了”,还有“这b装的very good”,唯一一张有小狗表情的动图,上面的字也让人发不出去,“出息了我的儿”。

    言谨抓了抓还湿漉漉的头发,叹了口气。

    “他们说老发表情包是因为实在找不到话讲。”

    发送。

    发完他眼神紧紧的盯着屏幕,聊天框上面的名字一会儿切换成对方正在输入……一会又变回名字,但屏幕上依然没有什么新信息。言谨抿了抿嘴唇,果然是跟我没有话讲么。

    过了一会儿,倏地过来一条语音。

    言谨把手机声音调到最大,耳朵贴近出声筒,里面传来了一个微喘的软糯声音,周围并不是很安静,呼呼的风声和偶尔马路上车子行驶而过的声音夹杂在一起,不过并不妨碍女孩子声音的清晰度,她说,“对不起哦,我在遛haru,刚刚不够手回。”

    来回听了好几遍,言谨从嗓子眼咳了一声,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见到她,踩着高跟鞋追haru进电梯的场景,小狗不大,但从她把小狗拉出电梯的样子看,这么娇小的人儿带一只撒欢的小黄狗散步,确实还挺不容易的。

    他清了清嗓子,凑近话筒,柔声说,“我已经起了,你的车停在这,要不要去接你。”

    发完一条,他又紧接着发了第二条,“haru也可以一起来玩。”

    江语收到这两条语音的时候受宠若惊。虽然他这么说了,不过今天本来计划送小狗去宠物医院做驱虫和体检,并没有要带小狗一起过去的打算,于是便谢绝了言谨的好意,只说自己一会送完小狗去宠物店就打车过去。

    言谨看小姑娘谢绝了去接她的好意,便没有再勉强,打开电脑玩起了最近火爆的steam游戏。

    前台小哥端着咖啡进基地门的时候,就看到空空荡荡的大厅如往常一样一个人都没有,休闲室的大门却敞开着,透过玻璃门一看,一个身形似言谨的人坐在里面玩吃鸡。前台小伙子看了看表,又使劲揉了下眼睛,没错啊,是谨哥,昨晚没睡通宵吃鸡?这他妈要转绝地求生分部???

    十一点半,大野和shy一前一后下楼的时候,也看到了这一幕。shy惊讶的表情简直可以往嘴里塞俩鸡蛋,两人跟见了鬼似得冲进休闲室,“谨哥,你这么早起来抓鬼啊?”

    言谨双手不闲着,歪着头朝着洒满阳光的落地窗一扬下巴,“你见过青天白日大中午捉鬼的吗?”耳机里传来砰砰两声,配着4倍镜的m416又打趴对面山头一个。

    “我去,谨哥,你不会要转分部了吧?艾欧尼亚大陆已经吸引不了你了?”shy仿佛生离死别一样握着言谨还在移动鼠标看视野的右手。

    “你再不放手,我们下路情谊就此一刀两断。”

    一听adc要和他这个小辅助分道扬镳,shy立马放开一秒前还抓着的言谨的手,完了甚至狗腿地在刚才握着的地方吹了两口气。

    “看来世界末日真要来了,昨天我以为我活久见谨哥早睡,没想到12个小时之后,我又见到了活久见系列早起的谨哥,不知道世界毁灭之前,我的体重能不能回到两位数。”

    大野拍着丰满的肚子,生无可恋的走出休闲室的门,后面跟着shy欠扁的声音,“野哥还是算了吧,就是把你这个单块腹肌完整切出来,也不只两位数啊。”

    “你小子不说话能死啊?啊?能死?”

    不出半小时,楼上的队员都陆陆续续下来了,平时十二点前后总是四缺一,没人敢去喊队霸下来吃饭,今天破天荒的五人都到齐了。

    通常吃过饭就是训练时间了,战队经理大王为了后面的总决赛正和高层开会,今天基地并没有其他人会过来。大家都知道,今天开完会后,又要回到没日没夜的赛前训练了。

    最后的放纵,大野提议吃完饭一起吃鸡,然而这就跟打掼蛋一样,怎么数都多了一个人,本来四排计划即将搁浅,言谨看了看表,表示自己有事,揣上打火机就出门了。

    外面阳光明媚,天气比从屋里看着还要晴朗,此时站在门廊阴凉处吹着风温度适宜。言谨耳朵里塞着耳机,半撑着头坐在花坛边缘眯眼望着天,叼在嘴里的烟并没有点燃,只是无意识的随着嘴唇上下的幅度轻轻在唇边摇晃,朝着天发了一会呆,眼神终于从湛蓝的天空收回,却停在了隔壁还没有开走的大g上。

    下午一点,视线范围出现了一个披肩卷发,穿着藕粉色v领衬衫,浅色九分牛仔裤的女孩子,她脚上着一双裸粉色尖头高跟,显得脚背嫩白,小腿修长。身上斜跨着一只同色系的镭射包,在阳光下的投射下binglingbingling闪着光,连投在地上的阴影都如同彩虹一般五彩斑斓,另一只手拎着一只印着大大g字头logo的购物袋,似乎是看到坐在门口的言谨,本来踩着慢悠步伐的她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小跑过来。

    凑近了才看出,今天小姑娘的妆也像春日里的樱花一样,嫩粉嫩粉的,眼尾稍稍向外延伸了一点儿,倒显得平时湿漉漉的小鹿眼带着点狡黠,充满了机灵气儿,就像网络上常说的元气少女。

    言谨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本就不存在灰尘,看到小姑娘站近了抬头盯着他嘴里的烟看,喉结滚动了一下,他解释道,“我就叼着感受一下,没抽。”

    江语听到他的解释倏地笑了起来,她不就昨天发了三张haru的动图嘛,也没别的意思,没想到眼前的男孩子竟然像圣旨一样一件一件照做了,根本不像比她大了三岁的人,天真可爱。

    “嗯呐,年纪轻轻抽烟多不好,喏,给你。”

    拿着购物袋的手臂高高举起,递到与言谨鼻尖齐平,还在他眼前晃了一晃,这次是粉色透明的指甲,今天的她,是柑橘味的,言谨吸了一口气。

    眼神往下飘,他的高度本来可以轻易地看到购物袋里的内容,越想知道,里面的东西越是神秘地用纯白色印着logo的丝质布面一层一层包着不让他轻易瞧见。

    言谨眨眨眼,“给我的?”

    “对呀,赔你的裤子。”

    突然想起前两天被haru咬着裤腿的场景,言谨舌尖轻抵了上颚,啧了一下,“没关系……不用这么……”

    话还没说完,女孩子又凑近一步,直接把袋子往他怀里揣,“我都买好送上门了,你还不收下吗?”清冽的柑橘味更清晰了一些,和她一样甜。

    “那……,谢谢。”修长的手指抚过购物袋,言谨侧过半个身子,下巴朝着大门努了努,“进去坐会儿吧,我带你参观一下。”

    江语攥了下斜跨的包带子,想到包里一起带过来的宠物展门票,点点头随言谨一起进了基地的大门。

    第一次进来,江语偷偷深吸口气,这就是他每天生活的地方呀。

    一进门,是一片宽敞亮堂的空间,四面排列着绿植和奖牌奖杯成列架,靠墙摆了和地板同色系弧形的桌子,用玻璃移门把再往里的空间隔绝起来,看上去像是一个前台。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过成列架,江语抬头专注的看着摆放整齐的奖杯,她之前听江让说到他们战队后,有在网上搜过,知道他们每个人有不少粉丝,尤其是言谨,一开始被黑粉骂长着一张娱乐圈的脸来骗女粉,慢慢的质疑声音越来越少,虽然现在纯颜粉还是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不过比起当初,赛季时段大家关注更多的都是他细腻的操作手法及成吨爆炸的输出。

    面前的奖杯比想象中要大很多,江语歪着头偷偷用手指在眼前比了一个大小,又收回手和自己的头做了一下比较,靠,比我头都大。

    奖杯下一层非常可怕,密密麻麻摆满了打开的手账,信纸,礼盒,从这个颜色和隽秀字体里画着的小爱心就可以知道,十有八九是女粉送的。随意瞟过一眼,上面“谨哥“两个字真是曝光率十足。

    江语抖了抖发麻的后脖颈,果然堪比流量明星啊。前面的男生看她对这奖杯架这么感兴趣,一一给她介绍起分别是什么比赛拿到的。在江语听来,简直是说天书,一大堆没听过的名词在脑子里转,什么春季赛,夏季赛,季后赛,常规赛,全明星,怎么没有秋季冬季赛,难道他们一年365天只要工作前半年?

    哇,可以说是非常羡慕了。

    穿过玻璃门,就应该是平时他们主要的活动区域了,灰白色系,干净简约。一个开放式的会客厅,连接着厨房、吧台。会客厅的另一侧单独开辟出来,放着两排醒目的电脑,其他队员明显都还在认真的打游戏,大野的声音在这片空间尤其醒目,

    “干他啊,老弟,你这他妈是人体描边器啊。”

    听着噼噼啪啪鼠标的点击声,和大野的大呼小叫,看样子他们在玩最近很火的steam游戏绝地求生。江语看了看四周,两排电脑后面旋转向上的楼梯两侧,分别挂着训练室和休闲室两块牌子。

    这应该就是一楼的整体结构了。

    言谨示意江语先去沙发上坐会儿,自己则去冰箱取饮料来。哒哒哒的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尤为清脆。江语微抬后脚跟,轻轻地踩在地面上。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那边在电脑后面的其他队员明显发现了基地来了一个女孩子。

    除了粉丝开放日,这个基地说是少林寺也不为过,别的战队起码前台有个漂亮妹子,他们战队别说了,上到高层经理,下到前台,除了年过50的煮饭阿姨,连苟活在车库的蟑螂恨不得都是公的。

    shy已经被人远程爆头,听到有妹子的声音,立马放下鼠标探出头看向会客厅,咦?小仙女?会客厅的妹子侧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由于刚低下头看手机,柔软的长发泄在脸颊两侧,并不能很清楚的看到脸,不过这身形气质,像极了haru的姐姐。

    只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去隔壁看男朋友进错了门,不能够啊。

    听到动静的女孩子眼睛从手机屏幕上收回,转过头正巧与shy的眼神对上,露出一个礼貌温柔的笑容,“嗨,又见面了。”

    “啊!真的是你啊,小仙女。”shy恨不得一下子跨栏跳过面前的一排电脑,起身太急连膝盖都磕在了桌角上,模样滑稽的一瘸一拐往会客厅跑。

    这下这边的队员都知道是谁来了,剩下的三人确认过眼神,暗自为隔壁的江让划了一个十字。

    shy还没扑上沙发,后脖子领口就被一只修长的大手抓住了。手指带着一点冰箱里沾染的凉意,shy头皮一阵发麻,就听耳根一个声音比刚才抓住他的指尖温度更冷,“不会好好走路,像个人,嗯?”

    shy惨兮兮的回头,看着言谨的脸,把头点的跟捣蒜似的。

    “喝不冰的?”言谨手里拿着两瓶酸奶,一瓶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是正常的室温。

    “嗯,谢谢。”江语接过那瓶常温的酸奶,心里直觉得言谨体贴。

    “谨哥,那我喝冰的~”shy在一旁可怜兮兮的指了指言谨手里的另一瓶奶。

    言谨晃了晃酸奶,插进吸管,在shy伸手接的一瞬间,掀唇张嘴咬住了吸管口,还用力的吸了一下,挑衅的眼神望着面前的男孩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shy :……

    江语:……可爱

    一局游戏结束,队友像动物园看猴子一样纷纷围了过来。

    “语妹妹,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呀,大野哥哥教你打游戏啊?”

    “滚滚滚,什么时候轮的到你了,小仙女你说是不是呀?”shy殷切的目光看着江语。

    “那也轮不到你这个蛇皮辅助,今天我语妹要是来的目的有一丝~丝和你有关,我野某人直播吃翔。”

    江语:……。

    刚要从包里掏出来的门票又默默塞了回去。

    “小仙女,你前两天不是微博还私信我说要带haru来看我的嘛,haru呢?”

    shy只顾着拉江语往让大野直播吃翔的路上走,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突然降温的言谨大兄弟。summer和阿珂不约而同默默往后挪了一步,远离战场。

    “你,坐到我的东西了。滚到旁边去。”冰冷的声音再次出现在shy耳边,shy委屈的看了一眼背后还离着半个手掌距离的购物袋,可怜巴巴的看着旁边面无表情的言谨,“谨哥,你为什么叫言谨,你改名叫严格好吗,我的屁股连袋子边儿都没有够着,这么远呢,你看到了吗,这~么远。”边拉长手臂夸张地比划起距离,边注意到了袋子里装的东西,“诶?这是啥玩意儿,g牌诶,谨哥你啥时候开始沉迷于这个物欲社会了,让我来拯救你,我看看……”

    “再动剁手。”

    战队里shy的年纪最小,又向来受到其他几个人照顾,委屈起来的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儿。江语看着他卖惨的脸,也不管之前大野承诺直播吃翔了,忍不住从包里掏出五张宠物展的门票,放在大理石茶几上,食指轻轻推到shy面前,“喏,你想去看吗。我看你这么喜欢小动物,应该会喜欢吧。下个月15号之前都可以去的。”

    “哎?你和haru都会去吗?”shy一看是宠物展的门票,对于他这种铁粉当然有关注过这次萌宠大聚会,看到江语拿出的门票激动的连平时挂在嘴边的小仙女都不喊了,直接称呼了你。

    “嗯,我还没想好哪天去,不过还是挑个工作日人少一点吧。”

    “耶!小仙女你哪天去告诉我哦,我也跟你一起去。and,大野哥,今晚的热翔……”

    一旁的言谨从两人的对话中似乎猜到了江语这次来的另一个目的就是给他们战队送展览会的门票,不过,看他们聊得这么投机,言谨食指扣着茶几,嘲讽道,“你确定你有时间?”

    shy:……

    “就是,蛇皮辅助决赛前不好好在家拓宽英雄池,还想出去浪?怕你不是活在梦里不。”大野找准时机跟在言谨后面给shy添堵。

    江语并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还有什么决赛,听上去似乎很重要,双手不自觉的握在一起,向大家道歉,“抱歉,我不知道你们后面有比赛,没关系的,反正是举办方给我的票,不去也不会亏的啦。”

    言谨:“我有时间,但是,他们都没有。”

    其他人:???

    江语:啊……可爱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