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八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晚上十点钟,路上很通畅,才十来分钟车就稳稳的停在了小区地下车库。

    言谨熄火下车,没管江语自己要拿小狗袋子的要求,兀自把所有行李揣在自己怀里,直把人和狗送上了楼。

    江语歉意的按开了指纹锁,半个身子探进门,打开了一盏门口的美式彩纹琉璃灯,暖橘色的灯光从玄关处亮起,照亮了门厅。小姑娘把小狗牵进屋,狗绳握把的一端绕在鞋柜旁的雨伞架上,刻意压低声线故作严肃让小狗坐下,坐端正。

    小狗听到指令,立马收了后腿,乖乖一屁股蹲在伞架旁,它知道,姐姐要让擦了爪爪才能进门。然而姐姐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往屋里走,反而转身跨出大门。

    小狗转过头看看门外,够着狗绳的长度又从门里探出了半个身子,咦,姐姐在和一起回来的长腿讲话。小狗经过几次和长腿碰面,已经熟悉了他的味道,于是呜呜着嗓子凑过去,张嘴一口,咬住长腿的裤子,使劲往家里拽。

    江语一看haru又出来了,还咬了人家的裤子,高高举起手掌,做出一副要打狗的姿势。小狗才不管,只顾着把裤子往里面扯。

    本来江语也想着要不要请人家进来喝杯茶,总不能送到家就赶他走吧,这分明就是拔d无情。又犹豫自己下午出门前还没收拾完东西,行李箱还大咧咧的摊在地上,要是言谨真有洁癖的话岂不是要心里嘲讽她。

    犹豫的心情可抵不住小狗的热情,江语只能闷着头接过男生手里的袋子,小心翼翼地开口,“要不,你进来坐会吧。”

    言谨本也没想要进去,这么晚了女孩子可能不太方便,现下垂眸看了一眼叼着裤腿的小狗,有一种不进去就要人裤分离的悲壮感。“嗯,那我坐一会就走。”

    江语得到他的首肯,连忙打开鞋柜想找双合适的拖鞋,平时这儿根本不会有男生过来,看着一柜子的女鞋,江语犯了难。

    哎,对了。江语一拍脑袋想起刚装修完那会儿,戚禾不是带来一袋一次性拖鞋么,没准还真有大码的。翻箱倒柜半天,终于把尘封已久的拖鞋找了出来,江语拍了拍鞋面,还好很干净,没有灰。弯腰递给言谨,又起身啪啪啪把屋子里的灯都摁亮了。

    突然明亮的光线晃了一下言谨的眼,他眯起眼睛打量了一圈女孩子家的客厅,入眼都是很舒适的米白色,带一点日系家居风格。玄关连接着餐厅,餐厅中间摆着一张简约的木质餐桌,靠右手边墙的一端是半开放的厨房,透明的玻璃移门半开着,同色系的大理石地面一路延伸至客厅,又转换成了舒适的浅色木地板。

    客厅和餐厅用一排不规则的书架隔离开,看得出这个书架被人精心打理过,整齐码着的书本和各式艺术摆件看似没有规则却意外干净整齐的陈列在书架的置物格上。透过书架的缝隙,可以看到客厅size惊人的布艺沙发上,大大小小放了不少柴犬的公仔和靠枕,看来这家小姑娘特别喜欢小柴犬。

    言谨随着小姑娘的指引来到客厅,客厅的尽头是敞开的阳台,做成了一排舒适的榻榻米飘窗,配合着半透明窗帘,带着仙气儿。

    言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小姑娘忙碌的去给小狗洗爪子,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靠看起了木茶几上放着的几张照片,都是江语旅游和出差时,在各国地标下拍的背影照。照片上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言谨眯着眼看着,不难看出现在他脸上的表情难得的轻松自在。

    而茶几的另一边地上,大大咧咧的敞开着一个行李箱,里面还零散的丢着一些女孩子的护肤品,另半边箱子的透明隔层里,半露着一块墨绿色蕾丝布料,言谨盯着看了一会,突然意识到那是什么,快速收回了目光,而刚才的一幕,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样,虽然强忍着让自己不能再看,一旦打开了,竟有点抵不住诱惑,眼神是回到了桌上的照片,脑海里都是墨绿色的蕾丝,耳根微烫。

    江语给haru擦完爪子就由他在屋子里跑了,自己洗净了手,又给言谨泡了一杯自己喜欢的蜜桃乌龙。

    “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江语说着把茶递到言谨面前,余光瞥到了旁边的行李箱,借着送水的名义,假装不经意靠近箱子,用脚背把敞开的箱面勾上了。合上之前,她看到了还没来得及整理的内衣,暴露在空气中,尴尬,希望他没看到。

    脸有点发烫,不过在他看来,一定是以为自己喝了酒还没有散去酒意。

    “咳,没什么,我顺路而已。”言谨清了清嗓子,把茶水端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小口,蜜桃的清香和乌龙茶的甘醇一下子涌进了口腔,适时的解了晚上烤肉的腻,她的东西,都很好。

    坐在沙发上安静喝水的男生,还有他腿边趴着的小狗,这样和谐的一幕几天前江语是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就是男生的裤腿上,还留着一个浅浅的口水痕迹。

    “上次是鞋子被haru踩脏了,这次你的裤子,好像也被他弄脏了,"江语指了指他小腿处的口水渍,问道,“要不我帮你洗了吧。”

    话刚问出口,言谨握着水杯的手明显抖了一下,显然江语也看到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蠢话,给男生洗裤子,先别说以什么关系给他洗裤子了,再说你这不是摆明了耍流氓让他脱裤子嘛。

    江语的手死死拽着裙摆,急忙上前一步以示清白,“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就是你要是介意,下次,下次可以换下来以后我给你弄干净,或者,我可以赔你一条新的。”

    “没关系的,不用这么客气,我和江让也算朋友。你也可以把我当朋友。”言谨口不对心,什么朋友,明明今天送江语回家前还把他当假想敌。现在小姑娘凑近了过来,身上若有若无的栀子香一阵阵的飘来,惹的言谨全身细胞都像被羽毛挠痒似的,坐立不安,加上刚才墨绿色蕾丝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言谨觉得自己得先撤离。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江语想到他之前说回家有事,也怕耽误他时间,像个小媳妇一样乖巧的把他送出门,直看着他上电梯,门合上,她的视线也没有挪开。

    电梯从8楼到了-1,并没有上9楼。江语看着跳跃的数字最终停下,再也没有变化,才明白,原来,他不是顺路。

    言谨回到车里,并没有立即发动车子,反反复复的点亮手机屏幕好几次,最终打开了微信,并不需要找,在最上面的置顶聊天,点开了加了好友却从来没有发过消息的那个头像,“早点休息,晚安。”

    大野曾经说,追女孩子要从一日两次早晚问候开始。

    ……

    今天的烧烤趴,大家都吃了不少,电竞少年的消食活动就是打排位练手。然而有一位选手晚上的状态明显不对,说好的峡谷小泥鳅阿珂,这几把连闪现都没交出就直接被连续gank。

    “珂弟啊,你今天是吃了迷魂药了?不就跳了几个粉丝嘛,看你至于这样吗,平时不见你这么看重功名利禄啊。”

    大野说的跳粉丝是这么回事儿,吃完回来,阿珂和大野准备中野联动双排上分,阿珂打开了直播间,粉丝一股脑儿就涌了进来,仔细一瞧,今天神之背影不在,阿珂背面的电脑前空空荡荡,于是直播间飘满了弹幕,“我谨哥今天不在?”

    “卧槽,那我还看个什么劲儿,走了走了。回家奶孩子了。”

    十条里面有9条半是问言谨去哪儿了,阿珂仰天长啸,原来自己的直播间早就被谨粉给攻占了,竟然没有一条关心自己,气的直接下了播。

    “哎,不是为了这事儿,话说回来,你们真就没有人关心谨哥去哪儿了?”

    吃完烧烤回来,言谨就说要出去一趟,拿了车钥匙就走了,这大晚上的平时见他出去,也就在门口抽根烟的功夫,这会儿已经出去快一个多钟头了,也不见人回来。

    大野:“拜托,谨哥是成年人了,就算出去约个炮草个粉又怎么了,你也不是吃奶的娃,24小时要挂在谨哥身上?”

    说到约炮草粉,summer从电脑后面露出半个头,压低声音,假装神秘的说,“你们没发现嘛,今天那个小仙女不眼熟?上次吃饭,谨哥不还问人家要了微信号,我还以为帮我要的呢,万万没想到啊。”

    “真的假的?同一个人?”大野和shy明显受到了惊吓,纷纷停下手里的鼠标,凑了过来。

    “我用项上人头担保,summer小老弟说的千真万确,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憋了好久了,憋不住了,现在我要说出来,”阿珂把双手凑在嘴边捂成一个筒状,生怕别人听了去一样,“之前我陪谨哥回了一趟刚搬的那边新家,那个小仙女啊,就住在谨哥家楼下,真的!而且那天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俩坐同一个电梯上去,他俩绝逼在电梯里发生了点什么!两人早就认识这件事绝对是板上钉钉!”

    这下连带着summer都震惊了,他还以为那天在餐厅里要微信号的那次,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呢,没想到谨哥的水这么深,够黑啊,借着他给的台阶把人微信号给要到了,啧啧。

    shy微微张着嘴,现在整张脸表情特别丰富,啊了好几下才把话完整的说出口,“所以说,电梯的小姐姐=餐厅被要微信的小姐姐=今晚的小姐姐=haru的姐姐=我仙女啊???”

    边说边掰着手指理清整件事情的头绪,“再所以说,谨哥,可能一开始就想对我的仙女下手才故意诓我?那我是不是不仅要挖了隔壁让哥的墙角,还得再挖一次谨哥的墙角才能得到小仙女???”

    阿珂用同情的眼神看着shy,伸手摸了摸他的狗头,像对待智障儿童一样的语气和shy说道,“挖谨哥的墙角恐怕这辈子也别想了,另外啊,再告诉你一条线索,你的仙女今天喝酒了,她的车停在了隔壁院门口没开走,但是,你看,谨哥开着车不见了。”

    “我靠,阿珂你够能的啊,这种事你能憋一晚上不跟兄弟们分享?自己在那瞎几把琢磨把我带上了掉分灵车,你听过一句话没,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你早点说出来多好,世界充满和平与爱啊。”大野已经从uc震惊部毕业了。

    shy显然最受打击,立誓要等谨哥回来对他严刑拷打。“各位爸爸,待会谨哥回来,你们一定要与我统一战线,我们众志成城,非得让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说要谁坦白从宽?”言谨走进门,就听到shy义愤填膺的叫谁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啊,谨哥,你回来啦。没谁,我们说着玩呢,你渴吗,我给你拿瓶冰阔落?”

    其他人看着shy的狗腿样纷纷摇头,自动脑补出暴漫表情包,大哥,喝冰阔落。

    “谨哥啊,今天晚上那个小姐姐,你之前认识哈?”shy给自己比了一个必胜的姿势鼓足勇气,又把脸凑上去在言谨面前晃啊晃地问道。

    言谨:“之前不熟,怎么了?”

    shy踌躇了一下,又开始念叨,“谨哥啊,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360°圆润地离开。”言谨嘴上说着让shy滚蛋,语气中却能听出一丝笑意,阿珂惊恐的看着言谨,这位大爷明明一晚上都低气压,现在瞎子都能看出他心情很好,不会送了一趟就成功把人家墙角给挖了吧。

    而且刚才他说,之前不熟,也就是过了今晚就很熟了?全垒打了?

    虽然这人是自己的好兄弟,他一向也是个帮亲不帮理的人,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社会道德如此沦丧了吗???还有隔壁的让哥,随随便便让其他男人送自己的女朋友,怕不是脑子有坑吧?还是那种陨石砸地球的天坑!

    阿珂和shy偷偷的在言谨背后做了一个眼神交流,似乎是达成了一种共识,隔空比了一个牛逼的手势。

    当天晚上言谨心情好的和其他几人连打了几局排位,场场carry,中途还面色柔和的回了好几条微信,甚至在直播间和粉丝互动了几句。只有达成共识的那两位队友知道,平时的冷漠脸如沐春风的样子,真是让人毛骨悚然,默默在胸口划个十字,为隔壁的让哥点蜡。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