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七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shy在草地上和haru玩扔球的游戏,离大门最近,理所应当的去开了门。

    门打开,一个高挑的男生走了进来,和平时不一样,非常不一样。今天的他穿了一件休闲白衬衫,扣子只系到上面倒数第二颗,露出了修长的脖颈和半遮半露的性感锁骨。

    江语纯带着欣赏的眼神打量起穿着白衬衫,亚麻色休闲裤的男生,越看越觉得好看,不由的歪头仔细观察起来。他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紧抿的双唇,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衬着狭长双眼下略带的乌青,不难想象,昨天他肯定熬夜了,而且显然现在心情并不是很好。那双眼睛在看到露台上坐着的江语时,突然露出了一丝不一样的情绪,快到连直勾勾盯着他看的江语都没有捕捉到,就收敛起来了。

    “谨哥,你好慢啊,才回来。”shy还沉浸在小姐姐是仙女的美滋滋心情里,完全不介意上次被言谨诓了的事情。

    “嗯。”言谨举起手摇了摇手里的烟,走进院子里。

    “刚和你说话呢,你没听见啊,shy。”阿珂又凑过来,指了指shy的耳朵,“我说那个让哥啊,和你的小仙女关系真是不只亲密的一点两点,刚才小仙女进去拿喝的,完全熟门熟路跟自己家一样啊,肯定没少来,没准两人都住一起呢。”

    阿珂正得意自己的八卦发现,没注意到一旁已经路过的言谨脸色更黑了。

    言谨从嗓子里发出不屑的哼声,扭头问道:“现在谁你都叫哥?”

    阿珂觉得后脖子一冷,谨哥阴森的语气让人发毛,“不是啊,谨哥,我这不是客气嘛,客气客气。你才是我哥,什么让哥啊,江让那小子。”阿珂突然想到刚才自己的推理结果,又加上为了和shy八卦没想到被谨哥听到了,瞬间感觉脑子里有一出大戏在上演,可怕,今晚注定不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看言谨的背影走的稍微远了点,shy才小心的开口,“我的小仙女疑似被让哥拱了这件事,虽然我也很难受,但是谨哥这反应,是不是有点奇怪?”

    奇怪?你才看出来?阿珂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一眼shy,挠着后脑勺叹一口气就走了。

    shy:???

    “谨哥,你回来啦?你有没有发现那边来了一个小仙女?"言谨刚走到烧烤架,大野就凑过来八卦。summer听到大野的问话,看了一眼言谨,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女孩子,没有说话。大野见没人理自己,有点莫名其妙,摸了摸鼻头,又开始烤起了蔬菜。

    没一会儿,烧烤架上的烤鸡滋啦滋啦的冒出油泡,散发出阵阵扑鼻的香味,大野用旁边的小军刀拨开外层的鸡肉,里面塞满香葱蒜泥的味道一下子都跑了出来,连坐在阳台口的江语也忍不住闻着味道看过来。换一面接着烤上,旁边放上的香菇,茄子,蔬菜也开始在铝箔纸上卷曲起娇嫩的叶边儿,大野得意的向周围几个人吹嘘到,“就没有我野哥烤不出来的美食,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大野烧烤不要998不要998,各位大哥大姐闻一闻呐看一看,我就收128一个人,好吃吃到饱,不饱不要钱。”

    随着大野的叫卖,连haru都不玩球了端坐到烧烤架子旁来,忍不住想用爪子去扑架子,江语怕它的爪子被烫着,连忙跳下平台,跑过来抱着它。这样一来,所有人都在这附近集齐了。

    阿珂和summer现在是各怀鬼胎,偷偷的打量了一眼言谨,再偷看一眼江语,趁着言谨不注意,又看一眼江让,今天绝对有好戏。

    很快,烤好的肉和蔬菜纷纷端上了茶几,江语也不闲着,一一问大家喝什么,跑进跑出好几趟取了杯子和吸管,她不知道的是有人一直都在注意着她的动向,每拿一次东西,脸色便黑一分。

    “shy,你喝什么?”因为haru在身边,shy又最喜欢haru,离得也最近,江语理所应当的先问了shy想喝什么,shy看着一大桌子的饮料,指了指可乐。后面summer当然也是可乐党,于是江语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可乐,加冰块,递了过去。

    刚递完,大野笑嘻嘻的凑过来,“烧烤配啤酒,你们懂不懂生活,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江语当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拿出一瓶还冒着冰气儿的啤酒,晃了晃问大野,“那是不是用玻璃瓶喝着更带劲呀?”

    大野一拍大腿,“dei,还是妹妹懂我的心。”

    江语抿嘴笑了笑,在院子的灯光下,这笑容显得越发柔和温暖,她和谁都很相处的来,言谨想。

    还有几个没说喝什么,江语的眼神晃过阿珂,阿珂突然惊了一下,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见了鬼似的连忙说,“我自己来自己来,别客气别客气。”

    江语觉得这个桃花眼就老是这样咋咋呼呼的,也没多想什么,便随他去了。转头看向言谨,不是故意把他放最后,是还没有鼓起和他说话的勇气。

    江语内心的小人呐喊几声加油,歪起头,吸了口气,问道,“谨哥,你喝什么?”

    旁边大野他们已经喝上吃上了,除了阿珂有意的在看这边的情况,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们两。

    “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他问。

    我!的!天!坑!

    江语嘴里“啊”了一声,好像全世界都在她眼前旋转,对啊,她从来没有问过他叫什么,为什么可以自然地喊出他的名字,暴露了!

    她的少女心思被看穿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他……他们都这么叫,”江语小声的回答,只有她知道自己的声音在颤抖,“我,叫错了吗?”

    “还没好好介绍过,我叫言谨,言语的言,谨慎的谨。”

    言语的言……

    江语现在真想原地爆炸五百次,虽然他介绍的很正常,但是!第一次听到他把他的姓和她的名放到一起,他说,我叫言谨,言语的言。

    boom!!想上天!

    按捺下狂奔乱跳的内心,江语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吸气,吐气,吸气,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他不是故意撩我,他只是普通的自我介绍,江语,江语,稳住,你可以的。

    江语给自己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以后,终于淡定下来,“我叫江语,那个江,那个语。”

    江语在空中比划着自己的名字,她可没有脸皮厚到可以淡然的说,我是言语的语呢。

    还没有比划完语,就听到对面的男生说,“我知道哪个语,言语的语。”

    雾!草!

    刚刚做的数次心理建设瞬间崩塌,他说他知道……言语的语……

    “shy经常在基地看你的微博,嗯,还有直播。”他的语气很淡定,但是和他说话的小姑娘此时任谁都看得出,脸色带点红晕,眼睛里的水光仿佛都要溢出来了,更显得小鹿眼可怜兮兮。别逗她了,言谨想。

    “你喝什么,我给你倒吧。”他主动拿出一个空玻璃杯。

    “威……威士忌,谢谢。”

    江语平时很少喝酒,不过此时无论如何想要来一点鼓鼓勇气,不然在这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显然对面楞了一下,带着询问的目光再次看向她。江语点点头,“三分之一杯,加一半苏打水,再放几颗冰块,我ok的。”

    言谨按照小姑娘的吩咐,给她倒上了威士忌,显然威士忌的量在她说的基础上还减少了一些。江语接过玻璃杯,冰凉的杯壁仿佛还残留着刚才那人的手指温度,让她的心依然狂跳,这样下去不会得心脏病吧,她想。

    言谨看她接过杯子轻轻抿了一口,并没有想象中的皱眉苦脸,看来小姑娘是能喝酒的。本想给自己也依葫芦画瓢调一杯一模一样的,手还没触碰到威士忌酒瓶,就像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在空中略一迟疑缩了回来,转身给自己倒了一杯加冰苏打水。

    这边显然有人觉得自己被冷落了,“我说好妹妹,你怎么都没想到给我倒杯喝的。”

    江语看到腆着脸凑过来破坏气氛的哥哥,气不打一处来,娇声喝道,“你自己的手呢,丢厕所里了吗,自己倒,懒得管你。”

    一句好妹妹,一句懒得管你,兄妹两知道这是两人的日常常态。

    而不知道的人,却以为,这是恋人之间的调情。

    言谨空着的左手暗自握了一下拳,想到自己刚才的想法,觉得有点可笑。你以为她喝了酒不能开车就没人送了,你能排上老几?

    这一顿烧烤趴,除了那个低气压的中心,还有一直在观察三个人的阿珂,其他客人和主人竟都觉得宾主尽欢。边侃大山边喝酒,直喝到月上树梢才算结束。

    江语也不知不觉喝了好几杯掺了苏打水的威士忌,虽然掺水又加冰,后劲上来的时候也是有点恍惚。

    约好了下次再一起开趴体大家就准备告别主人家,客人当然不会被留下来收拾东西,作为传说中富二代的主人,自然也不会亲自去收拾,隔壁的客人喝高兴了勾肩搭背回去准备开电脑再练两把手。

    江让指指墙角早就收拾好的haru的东西,看了一眼停在院门外的大g,又扫了一眼喝了酒的妹妹,无奈的问道,“怎么着,今天准备住下了?”

    “不的,要回去,我打个车吧。”江语捏捏眉心,觉得烦躁,家里行李还没收拾完。酒气上来,熏的小脸儿微红。

    “打车能带小狗?”

    “加点钱,总有司机会带吧。”

    还没走出大门的言谨听到两人说话,背影微顿,大拇指轻掐了一下食指的肌肉,回过头,对着江语说,“我今天正好有事回去,我带你。”

    “哎???”这下轮到江让傻眼了,“你们两认识?”

    言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心里突然冒出一丝给别人戴绿帽的快感,暗骂自己变态,还没想好怎么正式宣战告诉江让他俩认识,且住得特!别!近!

    就听到小姑娘软软的声音说,“嗯,我们好像住一个小区。”

    江语心里明白,既然确定了隔壁别墅只是他们战队的训练基地,在江语听起来,言谨说他有事回去,就是承认了他家住在自己同一小区同一栋楼的9层,而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的江让,自然不明白了。虽然明确知道了他家在楼上,江语也不想告诉哥哥,他们住同一栋楼,还是上下层,说了江让肯定会给想象插上翅膀开始脑补各种伦理大剧,于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那真巧了,谨兄,就劳烦搭把手搬一下haru的行李了。”江让此时只在乎妹妹这个麻烦终于送出去了,也不真去探究两人到底认不认识,这言谨虽然冷言冷语,看着却不像是坏人。

    “嗯,开你的我的?”显然下半句话言谨是对着江语说的。

    江语还没缓过来,一边还在言谨要送她回家的情绪里,即使是顺路也让小姑娘身在云端,一边还在替他考虑,他明天肯定还得回基地,开了她的车岂不是很不方便。于是耸了耸肩,假装淡定的说,“开你的吧,我下次白天再过来拿车就行了。”

    机智!给自己100分!成功创造了下次过来的机会,现在在江语眼里,来哥哥家的机会四舍五入就等于见到言谨的机会了。

    “好,我去开车。你在这等我,一会我来搬haru的东西。”

    江语乖巧的点点头,偷偷朝haru比了一个win的手势。等言谨的身影从院子一消失,立马变了脸,生怕事情有变故似的催促着江让快把haru的行李搬到门口,自己则挑了个轻松的活儿,给小狗套绳子。

    小狗就像知道要回家了,上蹿下跳特别高兴,尾巴摇摆的幅度都比平时要大一圈儿,时不时的还舔一下主人的手心。

    江语蹲在地上安抚着小狗,其实她的心情啊,比小狗还要兴奋,要是她也有尾巴,现在摇摆的幅度一定和竹蜻蜓一样直接上天。

    这边被当做苦力的江让,把小狗的东西一袋一袋码在门口,朝着蹲在地上的一人一狗说,“带上你们的行李,全都给我滚蛋吧,终于有一天悠闲时间给我过了。真是欠了你们娘俩。”江语心情好的很,完全无视来自亲哥的嘲讽,别说对他的嘲讽不生气了,还得感谢一波他送的神助攻。

    “哥,你住在这儿,真是这辈子最正确的事情了。”江语心里的小算盘打了起来,你住他基地隔壁,我住他楼下,天底下都有这样的缘分加成了,还怕什么男神撩不到,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教科书级案例啊。

    江让对妹妹这句话完全摸不着头脑,还没来得及问她什么意思,隔壁车库里开出一辆银灰色帕拉梅拉,缓缓停在江语和小狗面前。

    江语站起身,看到驾驶座的言谨,果然什么人开什么车,看着高冷,却带着一点闷骚。

    言谨停稳车子,推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跨下一条长腿,修长的手指按了一下车门把手上的后备箱按钮,紧接着又跨出另外一条腿,今天的白衬衫,深色亚麻休闲裤真的是很配现在的行头,看的江语有点恍惚。

    车身很干净,透过玻璃往里面看,内饰也很干净,车里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甚至连后备箱都空空的,看的出来,他还有点小洁癖。

    江语内心纠结的看看haru又看看言谨,“要不,还是开我的车吧,haru会把你的车踩脏的。”

    “没关系,我没有那么小心眼。”言谨不顾江语的阻拦,下车帮忙把haru的行李一袋一袋整齐的码在后备箱,骨节分明的手掌微微向前伸,手掌摊开,示意江语把狗绳给他。

    江语急忙递过去,圆润的指甲划过言谨的手掌心,有点刺痛,有点痒,让他连转身的动作都带了一点僵硬。伸出空着的手打开后座车门,言谨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小狗,平时它是怎么上车的呢,抱上去?还是拎上去?言谨的魔爪还没够着小狗,小狗就自知是回家,熟门熟路地蹭一下跳上了车,在后座宽敞的空间掉了一个头,乖乖趴在座椅上。

    也是,平时大g都能跳的上,别说这车了,和大g一比,帕拉梅拉就是条矮脚狗啊。

    小狗上了车,言谨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江语,他不知道小姑娘此时还在犯难坐前面还是坐后面。就在小姑娘的手刚触碰到后门的车把手时,言谨已经率先打开了副驾的门,语气中仿佛带着一丝好笑,“我长得像司机?”

    “啊,不是,我是怕haru在后面把你的车抓坏了。”江语知道,只有两个人时,坐在副驾是对开车人的尊重,可又怕haru捣乱拉低好不容易建立的友好度,一下子难以抉择。

    看着言谨邀请的眼神,既然车主都不在意,那她再矫情反而显得不太好了,于是顺势抬起一条腿跨进副驾驶,可能是喝了酒有点上头,江语动作不怎么稳,膝盖还在手套箱上磕了一下,言谨在一旁直到看着她坐稳,系上安全带,才轻轻的关上了车门,绕回驾驶座发动引擎。

    此时觉得送走俩讨债鬼的江让心情轻松,看妹妹上了车就不操心了,转身进了院门。

    也许是车子密闭性特别好,夜晚本该无限放大的引擎声也似乎被隔绝在外,倒是衬得车厢里很安静,只有小狗在后座哈嗤哈嗤的喘气声。江语觉得自己肩负着和司机聊天的责任,明明不知道从哪开始聊起,硬是闲扯起一个话题,“我原来在小区没见过你,你是刚搬来吗?”这个开头不严谨,江语在心里给自己扣了十分,说白了自己也才搬过去几个月,万一人家一直住在那儿,没见过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对方的回答很给面子,“嗯,才搬过去,不过我平时在基地。”

    江语侧头偷看起言谨,车里没有灯光,路灯的余光一盏接着一盏晃过他的侧颜,额前细碎的头发松松软软,在空调风的吹动下微微抖动。第一次这样从侧面盯着他看,他的鼻梁竟比平时还挺拔,眼睫毛也长的过分,和女孩子卷过的睫毛不一样,他的睫毛只在末梢处稍稍略往上扬起一点,在车外的灯光照射下,在眼睛下投上一片阴影,这样明明灭灭的灯火,并不能看清楚他眼睛里的光芒,也就无从猜测他的情绪。

    “哦,难怪之前没见过。”她回答。负分,这简直是话题终结者,让人家后面接什么呢,江语轻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背。

    车里如她所想又恢复了安静。小狗似乎有些无聊,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小眼睛咕溜溜的转着,看主人在前面,后座并没有人陪他玩,于是踩着真皮坐垫就下了座椅,两只后腿分叉着踩在中间地面凸起部分的左右两侧,前爪则搭在前座中间的储物盒上,顺势把狗头靠在了前爪上。

    江语看小狗凑了上来,侧过身子,习惯性的用右手摸摸小狗的头,轻声轻语的嘱咐它不要做坏事。

    等红灯的时候车停了下来,言谨眼神晃过身边的一人一狗,心里莫名的感到充实。今天明明就没有回家的打算,听到她说打车回去那一瞬间,他知道他是立马做了要送她的决定,即便是心里充满了疑问。

    现在不知道是不是问她的时机。

    言谨看着红灯的倒计时,5,4,3,2,1,给自己下了一个倒计时通牒。随着引擎的声音又响起,言谨终于开了口,“你,男朋友为什么不送你?这么晚不怕你有危险吗?”

    江语:???“男朋友?”

    “江先生不是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言谨都觉得自己的声音会颤抖,还好车子还在行驶中,这细微的颤抖她应该听不出来。

    江语楞了一下,随即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言谨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侧过头看了一眼江语。她的眼睛仿佛也带着笑,弯弯的,像月牙儿一样,浓密的睫毛卷翘着,盖住了眼里一半光芒。唇色是饱满的红,在暗夜里显得性感迷人。穿着连衣裙的她,脖颈,手臂莹白细腻的皮肤都露在外面,喝了酒以后微有点泛着粉红的皮肤看起来又像披上了暖色的灯光一样柔和,言谨喉结滚动了一下,都忘了回头看路。小姑娘伸出食指戳了戳前面,示意言谨看路,软糯的声音也像是带上了一丝笑过以后的甜腻,“江让啊,你看,他姓江,我也姓江,他对我一点都不体贴,要是我男朋友我早把他踹了,综上所述,他是我哥哥,亲生的。”

    言谨听她的嘴里吐出哥哥两个字时,冷淡的表情差点一秒破功。心头“啵”的一声,像长了一颗嫩芽儿,开了一朵小花,忍不住嘴角略微扬起了一些。环绕一整晚周身的低气压也瞬间烟消云散。

    甚至连小haru都感受到了前面司机的变化,忍不住蹭着言谨的手肘,“呜呜”两声。

    言谨单手把着方向盘,空出右手摸了摸haru的头,“你叫haru对吗,你很乖。”言毕又收回手按了一下中控台上的media键,这段时间没有哪一天比现在这个时刻更让言谨觉得放松,他的声音比对着小狗还柔和了几度,问江语,“想听什么?”

    “没关系,听你平时听的就行。”

    嗯,这个回答完美,既可以通过平时听什么来观察他的品味爱好,又显得自己一点都不矫情也不麻烦,非常的善解人意,满分,江语在心里给自己划了100。

    然后,言谨打开了收音机。收音机里传来了仿佛是现在深夜档栏目标配的性感女声,“大家好,‘kiss radio说出你的爱’又到了与听众朋友们互动的时间了,让我们来听一下收音机前王先生的倾诉……”

    江语:……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