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六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接下来几天,江语都跟着文娱团兢兢业业的干着翻译的活儿,偶尔没事大家出去逛的时候还兼职一下导游,倒是和这个团体混的半熟,连平时不苟言笑的周导也会跟她开开玩笑讲讲自己年轻时候的事儿。

    工作一充实,就没有空想那些有的没的情情爱爱,江语收起了自己前几天的小心思,就像和谁闹脾气一样,这些天连微信都不看了。

    不得不说,事业和爱情都是成功女性的肥料。眼前的这位周导,听小道消息说,虽然家庭并不和睦,媒体也总是夸大她一个人独来独往的事迹,但这样成功的女人,别人羡慕她的只有她蒸蒸日上的票房和水涨船高的身份。江语跟她待着的这几天,受益匪浅。

    周导平时也不爱和生人来往,这次跟团的翻译小姑娘却打破了她的原则,每次看着小姑娘干净单纯的眼神,总觉得她是在全身心的投入听着自己的故事,从她的表情上就能判断出她内心的想法,处在演艺圈这么多年,似乎再也见不到这样单纯的为他人的事而动容的表情了,大家都在演,演的越好,叫好的人越多,越是演,越是忘记自己本来想要什么,这就是演艺圈的恶性循环。

    而小姑娘的眼神,总是能让她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敢爱敢恨的自己,这样的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却逐渐的和家人越走越远,形同陌路。

    “小江,如果你希望一个人按照你安排好的路去走,而他不愿意,你会强迫他吗?”周导自己也没想到,说着说着,竟然会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讲起自己一直不愿意提的事,略一沉吟,又加上了一句 ,“原则上,这是为他好。”

    女孩子转着眼眸,像是在思考,想好了回答又有点不太自信的说,“周导,为什么您觉得安排好的未来就一定是为这个人好呢?我觉得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比如我的爸爸妈妈吧,上学的时候,安排好我要学什么,不学什么,毕业了呢,想安排我住在他们身边,回自己家公司上班,然后按部就班嫁人生子,他们也是为了我好,不想我受任何伤害,那您觉得,我这样被保护一辈子的人生,就是对我好吗?“

    见对方并不回答,女孩子这次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更软糯了,像是没了底气,“其实我现在,您看,我觉着我过的挺好的,有自己的生活,可能爸爸妈妈觉得我在外面总是要受苦,但我自己选的路,我至少目前,觉得没有错。难道什么事情只要加上我是为你好这个枷锁,就可以把对方道德绑架了吗。”

    江语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以前我不懂,后来我养了一只小狗,我总觉得为了小狗好,我带他去宠物店洗澡,美容,甚至做按摩药浴spa,后来了解了小狗的喜怒哀乐以后,我发现每次去洗澡它并不开心,我自以为是对它很好,可是从来没在乎过小狗的情绪,后来我就慢慢开始在家给他洗澡,在家里,至少在我身边,它一直都很开心。我想可能有些地方在人类社会也是相通的吧。”

    这一次,对方有了反应,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辩驳,就像认同了小姑娘说的话,对啊,他也许也觉得现在过的不错呢。

    跟周导的几次深入谈话以后,两个人私交更近了一步,周导甚至把私人微信号告诉了江语,江语真是受宠若惊,知道周导也喜欢狗,约好了以后带小狗去片场探班。

    文娱团队的工作节奏本身就不算紧凑,一行人轻轻松松的完成了与当地文媒的对接工作,转眼就到了回国的日子。江语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一想到要去哥哥家接haru,心脏就像小鹿一样蹦蹦蹦乱跳,以前不知道的时候还好,现在知道了隔壁就住着这几天老是在心里闪过的那个人,就觉得这次去接haru像人生一道大坎一样,好难面对。

    特别是对方似乎,把她给删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在飞机上也没有睡踏实,江语一下飞机觉得整个人腰酸背痛,和去的时候状态判若两人。没有通知任何人来接机,江语拖着行李箱和文娱团体的人一一告别,谢绝了周导让司机送她的好意,自己坐上了出租车就往家去。

    现在这个状态,是万万不能去接haru的。有一条墨菲定律就是,没洗头没化妆必定碰到前男友,同样适用于现在,状态糟糕的时候十有八九会碰到不想碰到的那个人。

    江语胡思乱想着就到了家,先整理了一下行李,打开微信,“叮叮叮叮叮叮叮"进来了好多新消息,一想到这么几天都没有看过微信,心里又突然冒出一丝期待,然而事实只能让人失望,然后绝望。

    微信上一半是公众号广告推送,江语觉得做人真失败。

    剩下的是戚禾问她什么时候回,还有亲哥发来的几张haru的照片,以及老板问她这次出差的情况。

    一一做了回复,江语和江让约好晚上去他家蹭饭,顺便接haru,就进了浴室,准备泡一个美容澡。女人的出门就是一场战争,这句话没错。

    等洗完澡洗完头,已经快五点了。江语拍了拍被水蒸气熏的粉嫩的脸蛋,想起前几次碰面的自己都带着一点淡妆,这回只稍微上了一点粉底就没有再折腾,也许直男都喜欢自然美,安慰了下自己,江语换上衣服就出发了,当然还带上了江让指明让她在加拿大买的巧克力。

    出门的时候正赶上下班高峰,江语的车随着车流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着。车里放着钢琴版的卡农,车窗外夕阳在高楼大厦后面露出小半边,渲染着半边赤红半边墨的天空,就像给车里的小姑娘打了一针镇定剂,磨平了刚才的焦躁情绪。

    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时钟堪堪指向6,平时撑死二十分钟的路程竟开了一个钟头。江语照旧没有把车停入车库,横在江让院门口。熄了火从车上下来,下意识第一眼看了一下右手边的另一栋别墅,里面一片漆黑,并没有点灯。

    原来忙活了半天,人家不在啊。江语吸了吸鼻子,往自己这边的院门口走去。院子里的灯火透过几片稀疏的灌木丛洒在外面的雨花石小路上,里面竟还传出了隐隐的人声。家里还有其他人?

    江语想不到平时不喜欢邀请人回家的江让这回叫了什么朋友在里面,灯火衬着话语声还挺热闹。正想着,她就按上了门铃。

    才按了没几秒,铁门“咔塔”响了一下,江语推开侧门,还没看清楚院子里的情况,一个黄色的影子就扑了过来,“昂昂嗯嗯嗯嗯呜呜呜昂,”随着手心湿漉漉的感觉,这是撒娇的haru。

    江语蹲下身,笑兮兮的一把抱住扑过来的haru,任他在脸上脖子上衣服上蹭啊舔的,小狗身上又长肉了,江语把头埋在狗脖子里,和小狗轻声低语,“你怎么又胖啦,喂你吃的太好是不是,有没有好好锻炼呀小haru,来让姐姐给你秤一下。”

    说着使劲抱着小狗站了起来,嗯,真沉。

    站起来的一瞬间,江语才看清了院子里的情况。

    真尴尬。

    一院子的人都看着她。而且,很眼熟。

    在摆弄烧烤架的,拿着油刷刷烤肉的,坐在阳台门口小躺椅上面对面玩手机的,还有刚才明显刚撸完haru还保持着空手半蹲姿势的,除了她的哥哥江让,都是上回和戚禾吃饭时候坐隔壁桌的那群男孩子。

    却唯独少了最想看到的那个人。

    半蹲着的shy最先开口,“这个小姐姐是?”

    江让眼睛从手机上挪开了一秒,见到自家妹妹来了,“haru的亲姐姐,你男神狗就是她养的,我不过是她的狗保姆。”

    “卧、卧槽?!”

    发出这声音的不仅是shy,还有除江让外其他剩下的其他人。

    “小,小姐姐,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呀?”阿珂举着油刷就跑了过来,眼神清澈。

    “认识你妈,你怎么看到美女永远这个套路。”shy把阿珂往旁边一挤,非常不高兴这个时候有人凑到他面前,挡住了他和小姐姐的距离。

    江语也觉得这个男孩子略微面熟,啊,想起来了,“上回,haru电梯跑丢了,我好像见过你,在门口。”仔细想了想,上次吃饭时候隔壁桌他应该也在吧,“还有一次吃饭,你们坐我隔壁桌。”

    “卧……槽!对!没错!我就说哪里见过,小姐姐,你叫我阿珂就行了,所以小姐姐,你家在…?”

    一口一个小姐姐,江语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不要叫我小姐姐了,我叫江语。上次那边就是我家。”平时要是碰到一见面就被人问你家在哪,搞不好真会把人当变态,既然哥哥请他们来玩,应该算是朋友了吧,况且,这很有可能是那个人的朋友,江语色令智昏,自然的说出了自己家的位置。

    这个时候阿珂的脑子飞速运转起来,上次在谨哥小区观湖宅碰到的小姐姐就是眼前的这个,也就说之前吃饭的时候,谨哥要到手的微信号也是这个小姐姐的,啧啧,不得了啊,难道那天电梯里他们两人发生了什么让一向矜持的谨哥对她产生这么浓厚的兴趣,我去,劲爆啊,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啊啊,好想找人分享,憋不住,好难受!不仅是谨哥的秘密被我知道了,而且哈哈哈,这只小黄狗如果真是这个小姐姐的,那么这回谨哥绿了shy,捶地!

    阿珂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shy又腆着脸凑了上去,“阿语姐姐,所以你是微博上那个阿语吗,所以haru真的就是那只haru吗,我是你的粉丝诶,我叫shy,s.h.y的那个shy。haru刚回家的时候我就关注你了,我是铁粉,骨灰粉,死忠粉,忠贞不渝的那种粉!”

    江语一听就乐了,没想到在这还能碰到小haru的粉丝,连连点头,“是呀,那你要不要再抱一会儿小haru。”

    shy一听拨浪鼓似的点头,何止想抱小haru啊,我连你也想抱啊,我就说我的女神姐姐是仙女,瞧瞧,这不就是仙女吗!

    江语把haru从怀里渡给shy,示意了一下自己找江让有事,就朝面朝院子的敞开阳台走去。本坐在江让旁边玩手机的男孩子像是看出他们两之间有事,拿起手机往烤肉架那边去了。善解人意,江语默默在心里评价。不过这个人她之前就印象深刻,之前在洗手间门口的走廊,谨哥问她要微信号的那天,他和谨哥在一起。

    “喂,你的巧克力,话说回来,这是怎么回事。”江语把巧克力往桌上一扔,毫不温柔地问道。

    “如你所见,拉近邻里关系。我还真怕我哪天厥在家里没人管呢。”

    “这就是你邻居……的所有人?”江语语气一转,差点就问出怎么没有我要见的那个人!

    “是啊,怎么了。告诉你啊,隔壁是个电竞俱乐部,没想到啊,咱小区还藏着这么一个俱乐部,这战队我倒是听说过,还挺有名的。没想到大本营就扎这儿啊,院子里这几个都堪比小流量明星啊,啧,不得了。”江让一副得意的样子驽了一下下嘴唇,就像他打入人家内部一样,“啊,对了。还有一个,刚才出去买烟了,估计快回来了吧。”

    江语心脏一紧,肯定是他。

    江让看妹妹傻里傻气的也不说话,右手在她眼前晃了一晃,“怎么了?饿傻了?那边快烤好了,你要不先去吃点垫垫肚子。”说着就朝烧烤架方向喊了一声,“大野兄,烤好了没啊?”

    那边响起了隔空传话,“我就说你们这群富二代不干活就会哔哔,马上好了,一会想吃没问题,吃一串叫一声爸爸。”

    男孩子之间,好像互相叫爸爸,就证明关系真的不错了一样,江语想,看来哥哥在她出差的一个礼拜,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还真跟他们混在一起了。

    江语在阳台换了室内拖鞋,进屋去冰箱拿饮料,脑子里回想着,喜欢haru的叫shy,在自家楼下碰到的叫阿珂,胖胖的烧烤小哥好像叫大野,还有一个刚才挺善解人意的正太脸还不知道叫什么,嗯,记住了。江语的教养在潜意识里让她必须记住每个人的名字,以防叫错或者必要时候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引起尴尬。

    冰箱里应有尽有,看来是为了这次烧烤趴做足了准备。江语回身在流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托盘,放上啤酒,可乐,果汁,苏打水以及冰块桶,又从酒架上取了一瓶威士忌,托着盘子往往花园走。

    门廊前,summer看江语人在屋里,忍不住又从烧烤架挪回江让面前,露出一张八卦的脸,“让哥,你女朋友这么好啊?还送你巧克力,真浓情蜜意哈。”

    江让翻了一个史诗级白眼,瞟了眼凑近的正太脸,“小朋友,我看你脑子是不太好,就这样的给你当女朋友?我怕你活在噩梦里哦。”说着还指了指屋子里正在取东西的江语。

    summer这下是摸不着头脑了,难不成他俩吵架了?他当时在餐厅看到这个小姐姐第一眼就惊为天人,有气质有颜,腰细腿长,声音还甜,要是给他当女朋友,这简直比被□□砸中了还开心啊,让哥竟然这么嫌弃。加上那回谨哥破天荒地问小姐姐要了微信号,按照谨哥的性格,真是过了这个村准不会有这个店了,他觉得谨哥后半生的幸福重担都压在他肩上了,在谨哥回来之前务必搞清楚小姐姐和让哥的关系是否有机可乘。

    现在的问题是,自从微信号得手之后,谨哥他墙角不知道挖的怎么样了?

    还有,让哥知不知道自己头上被开拓了一片青青大草原?

    江语端着餐盘出来的时候,正想换上室外拖鞋,旁边伸出一双手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江语抬眸,是刚才的善解人意,于是朝他笑了笑,“谢谢,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在不知道叫对方什么之前,先发制人问名字是最没有错的选择。

    “我叫summer呀小姐姐,我们都是隔壁fw战队的。”

    “对不起哦,我不怎么玩游戏,不太清楚你们领域,不过你的名字很好听,我记住了。”江语换上鞋子,把碎发别在耳后,想再接过盘子,summer一想到上次谨哥揣着微信号不给,就死心眼的认为这必定是未来谨嫂,不过是时间问题,在事情明了之前不敢和江语走的太近,于是兀自拿着托盘放去花园边上的玻璃茶几了。

    而江语看到,心里不由自主的觉得summer真是通情达理,善解人意。

    现在,在场的各位,名字江语都知道了。在心里默默给大家贴上记忆标签,趁着还没开餐,江语在露台木地板的边缘坐了下来。平台距离草坪还有一点儿距离,江语双手往后撑着地板,修长的小腿露在地板外面自然垂着,晃荡晃荡地看着不远处haru和shy玩接球。

    “叮咚~”

    这个时候院门的门铃又想了,江语深吸一口气,眼神死死地盯着大门,这回绝对是他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