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四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既然谨哥要请大家吃大餐,所有人就聚集在沙发上,研究晚上吃什么,毕竟shy这次受伤最深,最后他敲定了去吃最近新开的一家网红餐厅。

    夏季赛刚刚结束没多久,fw战队发挥超常拿了夏季赛冠军,保送总决赛,因此大家都有一段时间比较空闲,于是又叫上了战队经理大王,预约好了餐厅,一行人就开着队里的保姆车出发了。虽说车上都印着战队的logo,却也比这群小伙子开自己的车低调多了。

    路上不堵车,没20分钟就到了餐厅门口,最近没有什么赛事,大家都穿着私服,倒也不是很引人注目。summer他们几个早就进了餐厅,言谨和大王不约而同靠在门口的木篱笆架子上各点了一支烟。

    大王吸了一口烟,吐出青灰色的雾,透着雾气打量着言谨,“明年你也要退役了,青训队我看中了几个,你要不要看看,亲自带一个先上上手。”

    言谨“嗯”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

    大王又接着问,“你准备什么时候退役,知会我一声就行,我也知道你心思不在这上面,当初也不过是为了帮我这个忙才接的这个烫手山芋。”

    fw战队在前两年说是烫手山芋一点也不为过,由于高层的一些错误决定,当初的队霸ad带着队员纷纷毁约跳槽,战队高层开了临时紧急会议,明面上调动了几个高层内部人员,以安军心,紧接着又把队里的替补队员和青训队的成员调了上去充数,其他位置还勉勉强强补上了人头,团队里可以说是最重要的ad位置却一直找不到人顶上。

    大王未入行前,在学校是言谨的师兄,早知道这个师弟是个可造之材,可人家有自己的光明前途,根本没有入行的打算。当时都快穷途末路了,这个时候言谨却提出可以帮忙临时顶上几个月,这一顶就是快两年。也带着当时的烫手山芋走出了低谷,一切都在向好处发展的时候,言谨却到了不得不退役的年龄,24岁对于一个电竞选手来说,真的是算高龄了。

    大王对于言谨的家庭只有些许了解,只知道当时的言谨和家里有点矛盾,最后闹的无法收场,索性一气之下不再按照家里规划好的路走,反其道而行,入了这行。

    两人抽完烟,一前一后走进了餐厅。

    餐厅里灯光故意调的黯淡,墙上、天花板上装满了各式鲜花,最里面的舞台上年轻的歌手唱着最近流行的爵士乐,灯光摇曳,低沉的嗓音配合着环境有一丝夜晚性感的气息。

    圆形花架子后面的summer看到言谨和大王走进来,连忙招手,“谨哥,大王,在这。”

    这样的环境summer这一喊倒是吸引了不少周围人的眼光,言谨加快两步走到餐桌旁。余光掠过旁边靠着花架的双人桌,两个小姑娘的目光正打量过来。一个长卷发,丹凤眼,涂着侵略性的口红,另一个中长发,带着微卷儿,正用右手撑着下巴往这看,这样的灯光下眼神依然湿漉漉的,带一点迷惘,唇色是自然的粉,贝齿微微轻咬着饱满的下唇。依然是下午的那身连衣裙,鞋子却换了一双绑带的细高跟,更显得小腿莹白修长。言谨下收回目光,总觉得喉咙口发痒,像被羽毛挠着,又是她啊。

    “阿语,你在看什么呢。看上那边的小哥哥了?”

    “啊?没…没有啊,我就是……嗯,觉得眼熟,对,眼熟。”江语慌乱的收回目光,心里却是另一个想法,他们叫他谨哥……

    对面的戚禾显然不信她这一套,认识这么久,她的一点小动作,一点不自然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无所遁形。

    “眼熟啊。不管到底熟不熟,去要个电话号码,不就熟了嘛。”

    “说什么呢你,人家万一有女朋友呢。万一结婚了呢。万一孩子都有了呢。”

    戚禾眯起眼睛看着自己的闺蜜,“你的意思说,万一人家没有女朋友,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你就要上了?”

    江语听了简直要跳脚,耳朵都发烫起来,“我说呵呵,你现在可真棒,过度解读能力101分,多一分我都不怕你骄傲。”

    戚禾笑笑不说话,看来是猜准了。再说下去指不定对面这个小姑娘要急,赶紧转移了话题说起了接下来江语要去加拿大的事情。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的自然亲密,聊起了不少以前在多伦多的趣事,偶尔高兴处还笑着轻轻的掐对方的胳膊。餐厅环境也不错,于是两个姑娘撤了菜,又各自点了一杯鸡尾酒慢慢喝着。加上刚才吃饭时候的一杯,江语这是第二杯了,不过还好,七魂六魄都在。

    喝了没半杯,江语起身去洗手间。洗手间的位置很隐蔽,穿过一排巨大的花架,再拐个弯,才能看到一条灯光稀疏的走廊,走廊尽头便是。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洗手池那边传来了谈话声,“谨哥,刚才我们旁边那桌的两个女孩子,真的很正点诶,特别是那个大眼睛哦,像小鹿一样,是我的菜。”

    谨哥,江语听到这个名字,心跳停了一拍,步子也不再往前走了,呆呆的站在墙角,又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好,就像偷听别人讲话一样,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空气中沉默了一会,另一个声音道,“没事别瞎看别人女孩子。”

    “谨哥,不会吧你,现在这么严格,连看都不让我们看。哎,你说我要不要去要个电话号码,不行微信号也行,再不行支付宝账号也行,什么都行。不过话说回来,刚阿珂老和我说那个女孩子眼熟眼熟的,我看呐,这孙子只要是漂亮姑娘都眼熟。“

    “嗯,我也眼熟。”

    summer:???

    江语还站在拐角的阴影处想着他那句我也眼熟,他果然记得我对不对。突然面前光线一暗,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站在她面前。江语下意识的往边上走了一步,抬头刚想说抱歉,看到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还有他抿起的薄唇突然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傻傻的抬着头看着他。一定是自己喝多了,竟然觉得这个场景有一丝暧昧。

    两个人就这样我看着你,你看着我。

    一秒……

    两秒……

    三秒……

    “谨哥,你怎么杵在这,要去抽烟吗?”

    后面的summer走出来,突然就禁声了。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他们不苟言笑的谨哥竟然和刚才的话题女主角大眼瞪小眼在这干站着,而且心情看上去好像还挺好。稀奇啊,不过为了打破这个尴尬气氛,靠这两个瞪眼睛的人是不可能了,summer想着,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额。。。小姐姐,你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吧…要是,听到的话……额,我们谨哥想要你微信号!”

    言谨的脸突然黑了一下,对面的小姑娘却一脸莫名其妙回看过来,“哎?”

    “没…没什么,我们谨哥,不是,是我,哎呀,也不是,听错了听错了,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summer偷偷看着言谨的侧脸心里直打鼓,自己这个怂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看见漂亮女孩子就瞎说话,这下把谨哥坑了,完蛋了。

    “哦,没事。那,那我过去了。”江语现在的心情可谓是过山车,刚听到什么,那个叫谨哥的要她微信号?然后又说不要了?啊?这事儿就算过了吗?

    江语略微侧过身,准备从言谨身边过去,突然听到旁边低沉的嗓音说,“微信号,方便给我一下吗?”

    summer :???

    江语:???

    江语这个时候就差原地爆炸了,虽然灯光晦暗,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小姑娘粉粉的耳垂。“也……也不是不方便。”虽然恨不得把二维码直接杵进言谨的眼睛里,但是姑娘的矜持还是告诉她,要假装不乐意一下。

    言谨掏出手机,扫了对面伸过来的二维码,小姑娘的手指甲涂着更衬手白的暗红,上面勾勒着星星点点大理石白纹,有一种与她气质不符的性感。言谨看着,心思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连放回手机的动作都略显僵硬。

    “那,我走了。”江语把手机揣回口袋,不等对方回应,急急忙忙就进了洗手间。吸气,吸气,再吸气。

    boom!心态炸了。

    江语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脸颊粉粉的,耳垂都涨粉了,连浓密的睫毛都似乎挡不住眼睛里的光。江语啊,没出息,又不是没有人问你要过号码,怎么表现的这么雏鸟!

    拖了好久才从洗手间出来,坐回到刚才的位置,戚禾看着她,怎么看怎么奇怪,眼神闪躲,心神不宁。“这位小姐,你去个洗手间,丢了魂了?”

    “啊,我没有啊。我就是,放飞了一下,突然的自我。”

    答非所问,必有妖。

    自从这个小姐姐从洗手间回来,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加上隔壁那桌的几个男孩子老是往这里看,戚禾觉得自己猜到了十有八九。小阿语原来是被撩了啊。今天看来不用聊什么了,她是听不进去了,于是两人买单准备各自回家。

    两个姑娘前脚刚走,summer立马喊了起来,“谨哥,你的大恩大德,我来世做牛做马,要我是个姑娘,以身相许也行,谢谢您嘞。”

    言谨歪着头看了一眼summer,说,“我帮你什么了?”

    “谨哥,微信号呀,我知道你肯定是帮我要的,嘿嘿嘿,还是您老对我最好。”说着,不忘谄媚的按两下言谨的肩膀。

    “我说给你了吗?”

    “我去?不是吧?谨哥,你拿着人家的微信号留着过年啊?还是说,你春心萌动了?你凡心悸动了?你丧心病狂了?”

    “不会用成语就不要瞎用了吧,summer。”阿珂看不下去出来插科打诨,“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小姐姐我真的见过啊,等我想想到底在哪见到的。”

    “切,天下美女皆你妈。”

    言谨没有心思听他们捣乱,手机解开锁又关上,眼神落在了隔壁已经没有人的那张桌子上。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