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三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转眼就是周日,江语约好了今天下午把haru送去哥哥家,临出门前还一遍又一遍的检查haru的东西带齐没有。狗绳,背带,喝水吃饭的小盆子,营养膏,维生素,微量元素,钙片,牙膏,小牙刷,梳子,毛巾,还有一大袋狗粮,她可不指望亲哥会良心发现天天给haru做饭吃。

    对着一大堆小狗的生活用品,咔擦拍了一张照,上传微博:寄人篱下的惨淡生活开始了。

    整理的时候没觉得小狗有多少东西,搬的时候江语忍不住碎碎念人不如狗,家里车库来回两趟,终于连东西带狗一起装进了车里。送完小狗还有大半天的自由时间,难得的一人时光,要不要约上闺蜜去潇洒一下呢,江语边想边无意识地随着车里音乐声右手虎口轻敲着方向盘。

    这时候车载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把江语的思绪瞬间拉回驾驶座,屏幕上显示着“禾禾”。嘿,果然是亲闺蜜,心有灵犀一点通。江语按下接听键,“呵呵,出去嗨?”

    戚禾和江语家是世交,又一起去多伦多上的学,关系从小就不错。小时候的江语听着大人叫禾禾,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呵呵”两个字,于是就一直这么叫了过来。说到她俩关系升华到同穿一条裤子,那要讲起江语陪戚禾回国捉奸狗男女了。

    上学那会儿,戚禾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两人家里也都碰过面,说好了回国就结婚的。到了多伦多后没几个月,总觉得两人无形之间拉开了距离,男友时而冷淡疏远,时而又恢复热恋中的状态,戚禾总觉得不对劲,那时候估计心里隐隐有了什么猜测,一个人却又不敢回国面对,于是约上了江语,偷摸着就回国了,别说她男朋友了,连家里人都不知道她俩回来这档子事。

    结果好巧不巧,估计这青梅竹马想着戚禾在国外,也没什么可怕的,竟然直接把三儿带回了自己的公寓,被戚禾捉奸在床了。当天就拉了黑名单,捉奸照拷贝,群发给了男方的父母亲戚,关机,又连夜买了机票飞回了多伦多,一气呵成。

    要说不心痛肯定是假的,喂了多年的猪突然被告知跑了那不也得心塞一阵儿。当时不管多么当机立断,戚禾回到多伦多还是忍不住大哭了一场,而江语在她最难受的时候一直陪在她身边,有的时候即使什么都不说,在别人最脆弱的时候一直守着也足以让两人对这段友谊视若瑰宝。

    没了渣男后,两人更是黏在一起,虽然养了haru的江语,出门机会少了,戚禾也会时不时的来江语家住上几天,过两个小姑娘和一只小柴犬的幸福生活。

    “前两天看到朋友圈有人推荐一个餐厅不错诶,要不要去试试?“江语转着眼眸,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好像酒也不错。”

    江语的这个闺蜜啊,莫名的喜欢喝酒,忍不住诱惑了她一下。

    电话里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好啊,吃完这顿下回要等你加拿大回来了哈,那我请客。不许抢。”

    “嗯啊,有人买单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那晚点地址发你呀,我在开车送haru去哥哥那,回头微信上说。”

    “好,晚上直接餐厅碰头吧。”

    两人挂了电话,江语有点小兴奋,好久没有甩了小狗和禾禾过二人世界了,偷偷看了一眼副驾驶座的haru,小狗子根本不知道主人在打什么坏算盘,还咧着嘴开心的对着窗外兜风。

    江语哥哥江让住的小区离江语并不远,开车也就十来分钟,当初父母本想让兄妹两住一块儿,不在一个屋檐下好歹也一个小区,江语却不肯,非要自己买个公寓去住,家人拗不过江语也只能随她去了,反正这个小姑娘从小就有自己的想法。

    转眼间车就到了江让房子外面,江语把车停在小花园门口,给哥哥发了微信让他下来搬东西,自己下了车,慢悠悠的走到副驾驶座门口,看了一眼里面的小狗,并不想下车的样子,果然是只浪里白条兜风狗。

    江语背靠着副驾的车门,抬头看着天,今天天真好啊,她想。

    ……

    言谨本来想出门抽根烟,一出门就看到了对面的别墅院子外,停了一辆大g。穿着连衣裙的娇小身影背靠着车门,微微仰着头好像在看天,这么小一个人开着这么大的车,真有趣。

    下午的阳光很明媚,小姑娘的头发像闪着金光一样,越是衬的皮肤白皙,嘴唇殷红。仔细看着,又无比的眼熟,这不是自己新家楼下的女孩子吗。仿佛不确定是不是她,言谨手指夹着烟,似乎忘记了点燃,只是靠着门口专注的看着那边。

    别墅的院门突然开了,门里走出一个高个子男生,年纪看着和小姑娘相仿,衬衫半扎在西裤里,头发凌乱的搭在脑门上,这幅样子随便放在一个路人身上,别人都会觉得他邋遢,而只要有一张好看的脸,含义就变了,邋遢变成了不羁的浪荡。

    言谨轻哼了一声,看了看手里的烟,终于想起了还没点烟。

    “舍得出来啦,快来帮我搬东西。”江语看到哥哥出来了,朝着院门招手。在言谨听来,声音中却透露着恋人久别重逢的喜悦。皱着眉,吸了今天的第一口烟。

    被点到的男生不情不愿的挪到后备箱,一袋接着一袋往外搬东西,嘴里还在嘟哝着什么。江语拉开副驾的车门,一下子窜出一只小黄狗,扑在江语身上,热情的舔着江语的手和露在裙摆外面莹白的小腿。“好了好了,haru乖,你马上就要被大魔王支配了。一定要乖点哦,不然大魔王要吃小狗的。“

    “大魔王”双手都挂满手提袋,不满的瞥了一眼江语,这回声音大了一点,他说,“赶紧把haru放院子里去,一会儿撒丫子跑了我可不帮你追。”

    一说到撒丫子跑,江语就想到了前几天在电梯间,小狗跑的没影的事儿,急忙抱着小狗就往院子里走,绕过车头的时候,下意识的往右边看了一眼,隔壁别墅门口站着一个人,那人半歪着身子靠在门廊上,一条腿半曲倚着罗马柱,还是休闲的牛仔裤,t恤,嘴里叼着点燃的香烟,眉头似乎轻轻的拧了起来,看上去比上次看到他心情还不好,对,就是电梯里那个被haru踩了一脚的小哥哥。

    是不是假装不认识呢,好像本来就不认识,不需要假装吧。江语郁闷的想着,带小狗进了院子。嗅着刚修剪过草坪发出的清香,江语把小狗放在草地上,随它去玩,回头不忘感叹一声,“资本主义的世界就是好呀,你看你这院子,小狗天天都能在里面跑,多好。”

    后面扛着各种袋子的男生喉咙里哼了一声,“当初可是你自己不要住的,现在还来假装羡慕?”

    江语单捋了一下被风吹到前面的头发,心想,当初可不是不知道以后自己要养小狗吗,这么大个房子空荡荡的就自己住多瘆人啊,要是早知道自己是个狗派,那为了小狗硬着头皮也要住带花园的小别野。

    现在家都搬了好几个月了,再搬过来打死她都不高兴了,毕竟女孩子的东西比起狗来说,实在是多的不只一倍两倍。

    江让进了门,放下手里的东西,用下巴示意江语自己去屋里冰箱拿喝的,又问她,“怎么,这回羡慕资本主义了,那住回来不?”

    江语趿拉着拖鞋,一个翻身从刚陷进去的沙发上爬起来,朝冰箱走去,头都不回的回答道,“不了吧,搬东西麻烦,而且那边都习惯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江语心里第一时间却想到了小狗在草地上奔跑的样子,突然画面一散,出现了一张一点都不平易近人的俊脸,拧着眉,叼着烟看着江语。难道小哥哥也是住在这里吗,所以上次去9楼是去朋友家吗,要是住回来,小哥哥不就在隔壁了吗,俗话说的好啊,近水楼台先得月。

    呸,江语,关你什么事,江语摇了摇头,仿佛在驱散什么奇怪的想法。嘴上却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哥,隔壁住的什么人呀?”

    难得看妹妹对左邻右舍充满兴趣,江让摸不着头脑,“我哪儿知道,我又不是居委会大妈,平时左邻右舍走亲访友的……”

    “得,你们资本主义的生活就是如此无情,你听过一句话没,叫做远亲不如近邻,就是说咱们中国人呐,最是看中这个邻里关系,有的时候你一个人厥在家里,我也不知道,爸妈也不知道,能帮你的也就邻居,你说是不是呀?”

    江让:“……”

    ……

    言谨抽完一根烟,看了看手指间夹着的烟头,又看了看对面紧闭的院门,舌尖抵了下上颚,叹口气转身进了大门。

    门内赶直播的在直播,还有临月末疯狂排位上段的,言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转着打火机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茶几的大理石台面。

    这个月直播都已经赶完了,说是凑满小时数了,其实也不过是给粉丝露着一撮呆毛,人却在电脑前该干嘛干嘛。

    shy看到言谨回来了,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谨哥,这个月我要被扣工资了,排位没上去。”

    “嗯?”

    言谨眼角瞥了一眼shy,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明知道他要求carry,突然脑子里想到了别的,漫不经心的说了另一句话,“我看到你关注的小公狗了。”

    “我靠,谨哥,你不会是在嫖我吧。在哪在哪,带他的小姐姐呢,小姐姐你也看到了吗,长啥样,我难道即将成为第一个知道小姐姐长什么样的粉丝了吗。平时听小姐姐的声音,我就觉得一定是一个小仙女,啊啊啊啊我要见到小仙女了,小仙女到底在哪,不对,小haru到底在哪?”

    summer听到了shy的鬼叫忍不住凑上来,“什么小haru啊一天天挂在嘴上的,暴露了吧,我看你是借狗之名暗恋小姐姐吧!”

    言谨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的看着shy,连声音都带了一点平时没有的正经,“shy,在隔壁那栋,但是你要想开点,没有什么小仙女,是个男的带着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会客厅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大笑,夸张一点的中单大野已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连带着“鹅鹅鹅鹅鹅鹅”的喘气声。

    此时的shy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言谨,“谨哥,不可能啊,小姐姐是女的啊,声音是女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说shy啊,我就说嘛,永远不露脸的主播不是胸小人丑就是人妖啊哈哈哈哈……鹅……哈哈……鹅哈哈哈哈,变声器了解一下?哈哈哈哈不要998,68一个给你包邮送到家,哈哈哈哈哈哈哈。”大野打着笑嗝也不忘嘲讽一下纯情少男shy。

    shy看样子是在慢慢消化这个现实,张了几次嘴,最后闷闷的说,“反正我喜欢的是haru,小姐姐也好,小哥哥也好,我……我不在乎的。”

    阿珂像抚摸狗头一样摸了摸shy的头,叹气道:“下降头了下降头了,哎,处男就是难搞啊。”

    shy委屈着脸抬头,“谨哥,你这样轻易地把我的梦打回了现实,晚上你得请我吃饭,我还是个孩子,哄不好了,要大餐的那种。”

    本来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言谨看了一眼所有人,答应道:“嗯,那就一起去吧。”不知道为什么,诓了shy以后突然有一点小得意在他心里冒尖儿,发芽。

    只有我,知道你的秘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