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root'@'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zhijiandoukou.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两颗狗粮_他不言,她不语[电竞]_网络情缘_指尖豆蔻文学网
指尖豆蔻文学网 > 网络情缘 > 他不言,她不语[电竞] > 章节目录 两颗狗粮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回到家,江语给haru洗完脚,又用毛巾擦干净身体,还没把买的水果放进冰箱,就听到手机在沙发上响了起来。

    “喂,妙姐。”

    “你怎么才接电话呀,小语。下周有个翻译活要到加拿大,你去不去呀?”

    江语捏了捏眉心,“可以是可以,haru又要寄人篱下了…”

    电话那头似乎停了一下,又接着说“本来呢,老板准备自己去的,临时家里有事,这不只能找上你了么,我也知道你家里有小狗,不方便出远门,这不是没办法么。”

    江语想了想应承了下来,挂掉电话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喂,哥。”

    “怎么的了?先说好,我最近斋戒,不要找我吃东西。”

    “啊,你减肥啊。那正好,过两天呀,我把haru送过去,天天陪你跑步~”

    空气中安静了几秒,那头突然说,“好啊你,得,我又变成狗保姆了。”江语在这头笑起来,“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哈,要什么我给你带呀,这回去加拿大。”

    两个人又插科打诨了一会儿,挂了电话。江语摸了摸守在旁边的haru,自言自语道“这次去一个礼拜吧,我估计,一回来就接你,绝对,拉钩吧。”

    江语上学早,大学又是在多伦多念的,修够学分毕业回来就到了这个事务所。虽然才21,但是天生对语言敏感,回来以后专四专八,日语二级一级一个没拉下,全考了。

    自己还没想好做什么工作,就被亲哥塞进了他朋友的事务所,而刚才打电话来的妙姐虽然是搞行政的,手里可有大权,平时翻译活的分配都在妙姐手里。

    好在这个单位闲着没事儿的时候特别自由,天天宅在家,偶尔有活要接也就忙个一段时间,可收入不菲,加上本身家里条件比较富裕,就一个人买了房子搬到了这个新小区。

    然后又养了haru,过上了一人一狗的快乐生活。偶尔出差,就理所应当的把haru托付给了害她入坑的哥哥。

    新消息提示,江语点开,妙姐已经把接下里的行程发了过来。看样子是陪一个搞文娱工作的考察团去勘测市场。

    还好,时间不长,跟答应haru的一样,就一个星期。

    想了想,微信发消息给哥哥,约好后天把haru送过去。突然想起了一件别的事,于是又站起来,登录了微博。

    江语站在客厅中央,想了想措辞,在框内输入道:又要出门啦,这次照例把haru送出去寄养~大家不要太想他哦,想疯狂吸狗的话,晚上8点直播见啦,多存点视频为后面没有haru的一个礼拜加油鸭~(ps:今天小笨狗差点走丢)。

    ok,发送成功。

    除了翻译这个工作外,江语还是一个萌宠博主。

    一开始并没有想让haru走网红路线,只是简单传在微博上一些小狗的成长记录,没想到这只小狗崽子的天使笑容特别火,不知是其他哪个博主开始转发的,一夜间,会微笑的小狗红得发紫,粉丝多的让江语错愕。

    谁知道私底下这个小蠢狗是个撒手没呢。比如刚才在电梯间,还好是电梯,要不然四面都是草坪,江语上哪儿去逮小狗呢。

    没过一会儿,评论刷刷就开始响起了提示音。

    “啊啊啊啊我haru的美颜下周吸不到了,感觉生活都没有了希望。”

    “控诉主人,为什么又要出门!我ha怎么办,寄人篱下小可怜吗!?”

    “等等,阿语你嫁我,以后我给你在家当狗保姆,小狗再也不用寄养啦。”

    “emmmm,楼上,阿语肯定有男朋友啊,每次出门送去寄养的朋友家都一样嘛。”

    “小姐姐,求地址,我们要去组团偷狗。”

    “难道看到haru差点走丢的只有我一个人吗?”

    “楼上别跑,我也看到了。如果走丢,一定是走到了我的心里。”

    “怒清手机,准备8点收一波图。”

    ……

    19:45

    基地的大门被推开了,言谨叼着酸奶吸管,慢悠悠晃了进来,后面跟着两只手挂满袋子的阿坷。一边走一边嗷叫“谨哥太没人性了,我在超市给他买了这么多吃的,他竟然说家里用不到,又让我抗回来,苦命的我在你们大佬眼里都只是一个搬运工吗?”

    会客厅几台亮着的莹白色电脑屏幕后面探出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哎呀,谨哥,你们回来啦,刚才大王来催了,说这个月直播指标严重不足啊,哎,你说这一天天的,我这一青春少男就跟电脑过得了。”

    话刚说完,言谨啧了一声,坐回到自己电脑面前。

    阿珂把手里的大包小包甩到沙发上,立马凑了过来,“谨哥,反正咱们直播还不够,要不开了直播双排,您行行好,带我上天?”又转身对依然苦大仇深的那位喊到,“shy,你来不?”

    被叫到的shy一听要和谨哥上分,眼睛一亮,转瞬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看了看表,眼神里的光又暗了下去。“要不…晚点?”

    显然阿珂并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平时上分,谁跑的最快啊,当然是辅助shy了。他一辅助平时不抱紧了大腿,想上分可比他们几个难多了,没有一个好的adcarry一下,坐上冲天炮都上不了天。

    当然了,作为打野的自己,为了轻松上分,也想抱紧爆炸输出谨哥的大腿。

    那边一位还在犹豫,踌躇着说,“要不你俩先开一局,我8点还有事…第二局我准时报到!真真的!”

    “稀奇了,你还能有啥事,难不成要和女朋友煲电话粥去?也没听说你什么时候找了女朋友啊,地下恋情这么刺激的吗”上单summer刚结束一局,吸着可乐就从shy旁边过去了,顺道看了一眼他的屏幕,找找有没有传说中女朋友的蛛丝马迹。

    “你不知道了吧,shy这几个月啊,天天在房间对着手机屏幕傻笑,我还以为他被下降头了,可怕。关键啊,给他下降头的不是什么女主播,女coser,是条狗啊,朋友们。”最角落里面的电脑前站起来一个胖胖的身躯,伸了伸懒腰,眼角的余光瞥着shy,这次的语调非常的微妙,“还是条公狗。”

    “我去,不是吧。大野,你不会看错了吧。这么邪门?”

    “那哪儿能啊,我们天天睡一屋,我还能看岔眼不成。”被summer质疑了一下,大野明显不服气的回付道。

    感受到队友看过来的眼神都怪怪的,shy憋的满脸红,站起来大喊:“什么跟什么啊,人家有名有姓,叫haru,你懂不懂,我ha可是世界第一可爱小柴柴,你们这群没有爱心没有公德心丧尽天良连小公狗都不放过的衣冠禽兽!”

    “我的天,shy这是真的中蛊了吧,连成语都一个接一个蹦了,失敬失敬。”阿珂摆了一个握拳的手势,说,“那请问,这位与狗一往情深的同志,你8点有事和狗有什么关系?”

    “那当然是看我ha的直播。”

    “我擦,这年头,狗都要开直播了?所以说我们都活的像狗一样??”阿珂忍不了,回头望着其他队友。

    就看见summer从冰箱又拿了一瓶可乐,冰可乐瓶贴着脸一边走出来,说道:“可不就是不如狗么。”

    说这么几句话的时间,言谨已经打开游戏界面,歪头问了一声,“排?”

    听到这话,阿珂立马坐下,也不管狗不狗的了,“来了来了,a380a380各乘务员请注意,请注意,飞机马上就要起飞。”

    言谨没管阿珂的满嘴跑火车,想了想刚进门shy说的话,又最小化了游戏,打开了直播间,和往常一样,把摄像头往上抬了一抬,摄像孔所及之处只看的到发顶一小撮呆毛。

    背对着言谨坐的阿珂也打开自己的直播间,瞬间满天的弹幕刷了起来:

    “谨哥的女朋友前来报到。”

    “为了看谨哥,我真是拼了,不得不勉强自己来珂弟的直播间,就为了看谨哥的背影。”

    “楼上+1”

    “楼上+10086”

    “楼上+身份证”

    “谨哥真的不反省一下自己吗,不想想为什么珂弟直播间的人比较多吗,每次都只露一撮呆毛,虽然谨哥的呆毛也很帅,可是我就是个贪心的女人,我要看更多啊!”

    “楼上+1”

    “楼上+10086”

    “楼上+身份证”

    阿珂带上耳机,看了一眼屏幕,“你们够了,再刷屏小心我把摄像头对着大野。”

    “大野:???野哥做错了什么???”

    “心疼野哥1秒钟。”

    最小化直播间,阿珂切回游戏,这边已经开始在选人界面了。阿珂想着反正是直播玩玩,向后问道:“谨哥,我想玩一把上单。”

    那边几乎没有思考,就回道,“随便。”

    然而直播间已经炸开了“还记得最惨上单鳄鱼吗?”

    “珂弟,ball ball u,你还是螳螂打野吧。”

    言谨那已经选定了女警,看来又要走一波暴力制裁路线。

    游戏刚开局,shy凑过来看着言谨的屏幕,朝后跨坐在椅背上,一遍一遍刷着手机,突然开始露出了痴汉笑,点进了阿语胖揍小haru的直播间。

    手机没插着耳机,立马传出了一个软糯的声音,声音里仿佛带着糖,微甜。

    “今天直播完就送haru过去啦,后面一周都吸不到小狗了。快,haru,过来给野生的爸爸妈妈拜个晚年,祝各位野生爸妈狗年大吉吧。”

    视频上出现了一个圆圆的狗头,吸着鼻子好像在闻什么东西,突然一屁股坐正在屏幕前,咧着嘴微微吐出一点舌头,标准的等狗粮姿势。

    haru的小姐姐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又对着守在屏幕前的痴汉哥哥姐姐们说,“今天我们小haru要吃顿好的了,嗯…这是生牛肉,加上过水煮好放凉的牛膝盖骨,还有这个,噔噔噔噔,三文鱼油,就这样浇在上面,加一点点发育宝,还有钙片,然后拌一拌,撒上一层冻干粮,好啦,就这么简单。”

    “haru吃的好好,屏幕前的我竟然流下了口水是怎么回事。”

    “啊,小姐姐今天的声音依然好甜,我感觉我又初恋了。”

    “小姐姐,你介意再养一只吗,会说话的那种。”

    弹幕一条条刷过去,shy捧着屏幕,感叹道:“哎,怎么大家都是狗,有的狗有小姐姐疼还能吃好吃的,有的狗每个月要上分上分直播直播,果然狗和狗还是有差别的。”

    “谨哥!你掉线了吗?!”背后的阿珂发出一声惨叫,“谨哥救命啊,第一波团战你就掉线了吗,啊,看我秋名山车神这次靠走位能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言谨收了收心思,把目光不着痕迹的从shy的手机屏幕上拉回电脑屏幕,闪现开大解围了阿珂。脑子里却忍不住走马灯。

    白天的小姑娘,声音闷闷的,好像不怎么高兴,眼神却像小鹿一样让人想忘也忘不了,小姑娘说,“他叫haru,haru就是春天的意思。”听到这个名字,他就想到了shy电脑桌旁的一只柴犬公仔,几个月前新买的,上面就用黑色签字笔写了4个字母“haru”。

    29分钟结束了这把游戏,阿珂还在感叹,“谨哥真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谨哥掉线了,后面打那么凶,简直是人间小钢炮,快,shy一起来。”shy那边看着的直播也早结束了,每次只有短短十几分钟,却总是让人特别期待。

    “哎?谨哥,你去哪儿?”

    言谨从茶几上拿了一包烟,正往外面走,“不打了,今天没状态。”

    “啊?我错过了什么?谨哥,别啊。”shy在后面哀求着,回应他只有大门“砰”的一声。下路相亲相爱二人组关系宣告破裂。

    阿珂:???没状态你跟磕了药一样29分钟就把人高地给掘了???

    喜欢他不言,她不语[电竞]请大家收藏:他不言,她不语[电竞]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