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恶魔老师,请温柔 > 章节目录 第170章 一航番外(三十三)
    郑一航和童唯的婚礼,终于在五月二号的时候举行了。

    郑一航起了个大早,穿好衣服,让造型师给他造型。郑一航跟造型师说:“哎,tony,给我整帅一点。要多帅就得有多帅!”秦奕朗好笑地看着郑一航,说:“学长,你用得着这么风骚嘛!新娘子大概都没你这么风骚!”郑一航睨了他一眼,说:“那是我老婆内敛!”然后又说:“等你跟孙侑棋结婚的时候,看你会不会跟我一样!”秦奕朗幻想了一下,笑了起来,说:“那样的话,我就能理解了!”

    郑一航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啊,哥哥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那是相当的不容易啊!你也加油啊!赶紧把你那孙侑棋搞定了!免得她又跟别人跑了。要是她再跟那个什么,叫什么来着,哦,对对,陆均瑞跑了,看你怎么办!”秦奕朗瞪他,说:“学长,你今天是新郎官,说点好听点的行伐!”郑一航点头,说:“好好好!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童唯坐在房间里,撅着嘴巴让化妆师给擦唇彩。林苏腆着肚子看着她,说:“郑一航动作也太快了一点吧,我跟肖老师结婚的事情搞了大半年才搞定的,你们居然几个月就ok了!”

    童唯砸吧着嘴,说:“肖老师那是沉稳,什么事情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安排得妥妥帖帖的。你知道郑一航这家伙有多猴急嘛?跟人家婚纱设计师说,‘一个星期之内,必须交货’。拜托,一个星期耶!人家婚纱设计师大概是一个星期没睡觉才赶出来的。我多担心哪里没缝好,待会儿给裂了。”林苏就插着腰大笑,说:“郑一航就是个二货!你俩这次结婚,那就是二货跟二货的强强联合!”

    童唯指着林苏的肚子,说:“林苏,你少得意,小心把你儿子都笑出来了!”林苏“呸”了她一声,说:“我儿子还有一个多月呢,不要着急。”童唯摸了摸林苏的肚子,说:“宝贝啊,真是可惜,你喝不到干妈的喜酒了。”林苏“嘿嘿”一笑,说:“我待会儿多喝一杯,就当是他喝了!”童唯笑着看她,说:“你觉得肖老师会让你喝吗?”林苏撅起嘴,说:“童唯,你怎么都不让人幻想一下的呢!”

    正式来迎亲的时候,郑一航拍了拍肖莫谦的肩膀,说:“老肖啊,待会儿你媳妇儿你要控制住啊!这里面最有杀伤力的就是林苏了,她这个家伙,估计都想好一大堆损死人的鬼点子等着我呢!”肖莫谦耸耸肩,并不答话。他干嘛要控制住林苏啊?只要她不做什么危险动作,危及他儿子,那他乐得看热闹。而且,孕妇的情绪不稳定,他得迁就孕妇。

    林苏听到炮仗声,就兴奋得恨不能蹦起来。童唯指着她的肚子,说:“你当心我干儿子!”林苏才稍微收敛了一点。

    郑一航来敲门的时候,林苏在里面喊:“干啥玩意儿!”郑一航说:“来讨我老婆!林苏,你这个有夫之妇赶紧出来,别在里面跟一群未婚女青年瞎胡闹。我可是有你们家肖老师做人质的啊!”林苏不屑地“切”了一声,说:“你不知道肖老师是我安插在你们阵营里的间谍嘛?”郑一航一愣,看向肖莫谦。肖莫谦勾起嘴角,说:“小怪兽,你提前暴露了我的身份,很容易让我被灭口的!”林苏“哎”了一声,说:“肖老师,你就暂时牺牲一下吧!”郑一航灵机一动,说:“林苏,你再不开门,你给我试试,你信不信我就抱着你老公亲了!”

    林苏一愣,然后对里面喊:“唯唯,唯唯,我老公要和你老公亲亲了,快拿照相机来,赶紧的!”童唯提着裙摆从里面出来,说:“一时之间也找不到照相机,没关系,有摄像机摄着呢,咱们回头截屏。”林苏点头,两个人稀开一条门缝。

    林苏问郑一航:“你今天有没有穿唯唯上次给你买的那条大红色的内裤?”郑一航得意地点头,说:“必须的啊!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当然要穿老婆买的!”然后肖莫谦一脑袋的条形码了。林苏悄悄跟童唯说:“唯唯,肖老师今天也穿的那条!”然后两个没节操的女人,也不管肖莫谦此刻是怎样的风中凌乱,对着郑一航喊:“亲,亲,有种你就跟肖老师舌吻!”

    美倩和梦洁,luna看着这两个很猥*琐地趴在门框上的女人,有些不明所以地砸吧了两下嘴巴。这两个人,一个是穿着婚纱的新娘子,一个是大着肚子的伟大的准妈妈。怎么能干出这么猥*琐的事情?

    郑一航扭头看肖莫谦,一脸为难地说:“你看,你老婆和我老婆都这么诚挚地希望我们舌吻,那要不就满足她们的愿望?”说着,还真的越凑越近,作势就要跟肖莫谦亲起来了。林苏和童唯都是屏住呼吸,双手紧握,十分期待的样子。

    肖莫谦终于忍无可忍了,说:“小怪兽,快点开门,今天允许你喝一罐可乐!”林苏一听今天有可乐喝,想都不想,把拴着门的链子给解开了。郑一航得意地耸着肩膀笑,拉起童唯就要往外面跑。

    luna在后面喊:“老板,不带你这样的,我来当姐妹,居然一个红包都没有!”郑一航大手一挥,说:“回去给你涨工资!”然后美倩和梦洁又喊:“那我们呢!”秦奕朗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沓红包,往后面扔。

    美倩和梦洁都没有去捡红包,而是看着这个伴郎,一下子心心眼了。今天看到的两大美男,一个是肖莫谦,一个是郑一航,都已经名草有主了。现在才注意到这个肯定还没有结婚的伴郎,那也是帅得倾国倾城啊!虽然看上去小了一点,不过她们也不介意老牛吃一下嫩草的。

    luna推了两人一下,说:“那个是老板的学弟,有女朋友的。”又指着站在门口的孙侑棋,说:“看到那个女人没有,就是人家的女朋友!”美倩指着梦洁,说:“跟你差不多大吧?”梦洁点头,说:“为什么人家可以老牛吃嫩草,我就只能看着嫩草被老牛吃?”luna和美倩都笑着推她,说:“走吧!老牛!”

    到达婚礼现场的时候,林苏忍不住感叹,揉着自己的肚子,对宝贝说:“儿子,这儿是你爹妈结婚的地方。你干爹干妈抄袭你爹妈,你说我们要不要告他们,问他们要点什么版权所有费来用用。”肖莫谦好笑地看着林苏,说:“小怪兽,你知道什么是版权所有费吗?”林苏眨巴了两下眼睛,说:“我不知道你知道呀!”肖莫谦咧嘴一笑,把林苏搂在怀里,说:“嗯,那回头我们跟他们算账去!”林苏点头,说:“带着儿子一起去。我们家有三口人,他们家就两个,气势上比较厉害!”肖莫谦就说:“可是童唯智商比你高耶,那怎么办?”林苏一愣,然后很豪爽地挥挥手,说:“没关系,郑一航他二啊!唯唯智商再怎么高,也不会比你高的!”然后十分狗腿地看着肖莫谦,说:“肖老师,你是最聪明的!”很显然,林苏这样的夸奖,让肖莫谦很受用。但是,关于内裤这件事情的惩罚,他也是不会因为这几句狗腿的奉承话就忘记的。居然敢干出这等事情来,林苏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林苏的婚礼,还是邀请了她老爸,作为新娘的娘家人出席了。童唯妈妈说,不管她爸爸做了什么事情,他始终是童唯的爸爸,这件事情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童唯结婚,没有她爸爸到场,也会是一个遗憾。童唯想,她其实可以不去责怪她爸爸当初抛弃她妈妈和她了的。因为郑一航让她知道,爱情是一件很神奇的东西。如果没有了爱情,还硬是要在一起,是很可悲的,不管是对她爸爸来说,还是对她妈妈来说。她开始懂了她妈妈的想法,因为不想到最后变成一对经常吵架的怨偶,所以宁愿在还算漂亮的地方,画上句号。她想,如果她爸爸是真的因为爱着那个女人,而非要离开,那么她是可以去原谅他的。

    司仪让新娘父亲讲话的时候,童唯的爸爸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没有在唯唯需要关心和呵护的时候在她的身边。唯唯的成长过程中始终缺少了父亲的爱和呵护,这一点,是我一直的遗憾。一航的出现,让我得到了一些安慰。他给唯唯的,是比父爱更伟大,更广博的爱。看着他抱着唯唯的样子,我心里觉得很感动。我的女儿,总算能有一个男人,去给他依靠了。”童唯的爸爸在台上落下了泪,童唯咬着下唇,鼻头有些泛酸。郑一航搂着童唯的腰,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安慰。

    童唯的妈妈说:“我的女儿,出自单身家庭,也许是因为家庭的关系,铸就了她坚强的性格。很多人看到唯唯这样,都会心疼,作为她的妈妈,我也心疼。可是,我更觉得骄傲,我的唯唯,是一个很可爱,很善良,恩怨分明的好孩子。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般娇气,她能够独当一面。可是,在遇到一航的时候,她也可以收起自己的锋芒,躲在一航的羽翼下,让一航保护着她。我只想说,唯唯,你永远是妈妈的骄傲!”童唯扁着嘴,说:“老妈,您就是故意惹我哭的!您就是存心的!”

    面对任何人的时候,童唯都可以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只有面对她妈妈和郑一航的时候,她的眼泪止不住。郑一航抱着她,对台下的宾客说:“我老婆哭着呢,主要是嫁给我太高兴了,大家不要见笑啊!”童唯伸手捶他,说:“你少臭贫了!”然后抬头,说:“谢谢大家今天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五一劳动节的时候,我们就暂时不劳动,奢靡一下吧!”然后拿起香槟杯,一饮而尽。郑一航看着童唯,吞了吞口水,心想说:媳妇儿,咱不用这么豪迈吧!

    新娘都一饮而尽了,新郎再扭捏,那就不像样子了。郑一航“嘿嘿”一笑,也只能举起杯子,把香槟喝下肚去。童唯撅着嘴看他,郑一航笑道:“媳妇儿,这么快就索吻啊?”童唯一愣,她只是在舔嘴唇上残留的香槟罢了!可是郑一航才不要管她呢,反正看到他老婆撅起的嘴巴,他就是很想亲。

    郑一航一把搂住童唯的腰,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把自己的嘴唇印到童唯嘴唇上。童唯也不扭捏,伸手勾住郑一航的脖子,就投入到这个吻中去了。宾客们都站起来鼓掌欢呼,秦奕朗拽了拽孙侑棋的手臂,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孙侑棋撇过头去,假装没有看到他像讨食的小狗一样的表情。秦奕朗嘟起嘴,一脸的幽怨。他快羡慕死了,他要是有一天能跟孙侑棋结婚,那真的是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童唯要抛捧花的时候,郑一航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童唯看了孙侑棋一眼,然后对秦奕朗眨眨眼睛,把捧花朝着孙侑棋的方向抛过去。童唯回头看的时候,就看到孙侑棋手里拿着捧花,有些茫然地看着秦奕朗。秦奕朗笑呵呵地跑过去。童唯戳了戳郑一航,说:“你们学校教出来的学生是不是都像你们这个样子啊?怎么一个两个都用同一招呢?”

    郑一航得意地笑了,说:“这本来就是我教他的!这孩子以前就跟我混的,我俩关系可好了!要不是他要继承他爷爷的公司,我们就一起开公司了。”童唯撇撇嘴,说:“不过也是,人家奕朗比你帅多了,而且看上去就比你聪明!”郑一航“嗯?”了一声,说:“老婆,这是怎么个意思啊?你嫌弃我啊?”童唯回头对他笑,说:“没有,就是习惯了刺激你!”郑一航“嘿嘿”一笑,把童唯抱在怀里。

    童唯也伸出手去,搂住了郑一航的腰,两个人站在一起,咧嘴笑着。就像林苏说的那样,看上去颇有点两个二货强强联合的感觉。可是,能有人陪着你一起二,谁说这不是一种幸福呢?缺少父爱的童唯,和失去过林苏的郑一航,在经历了一些磨难之后,遇到彼此,那就是一种幸福。

    郑一航满足地笑了,能够拥有童唯,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像童唯说的,在这个地方,他真正放弃了林苏,而也是在这个地方,他第一次和童唯以男女朋友互称。虽然一开始只是彼此给对方撑场面,但是现在,他们是真的,真的很爱对方了。能够得到童唯,他愿意放弃十个林苏,郑一航抿嘴一笑,他突然想,他得感谢肖莫谦,要是他没把林苏抢走,他还遇不到他的童唯呢!

    得不到,并不是说明没本事,只是那个人不是你的。得到了,也不是说就有多能耐,只是你很幸运,恰巧遇上了对的人。不要因为失去而惋惜,请记住,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是属于你的。就像杜飞说的,每个亚当都有一个夏娃,只要找到了你的肋骨,那么,你的幸福,就也找到了。

    喜欢恶魔老师,请温柔请大家收藏:恶魔老师,请温柔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