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道兄又造孽了 > 正文 第681章 慌忙逃窜被拍进山洞
    且不说任一他们优哉优哉的躲在归灵世界里,却不知外面的山林里已然人山人海,恰似整个神都的人都已经蜂涌而来。

    这些人,都是接了那悬赏楼里的任务,跑来找寻那个锦罗的。

    他们齐心协力,众志诚诚,热情满满,不辞辛苦的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把一个山林挖掘得破破烂烂,却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此时,所有人聚在一个山洞前,这里是他们唯一没有搜索过的地方,却是不知道有什么禁忌在,这些人一直不敢上前,就只是站在洞口观望着。

    一个有些胖胖的老头,眼睛瞪大如铜铃,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山洞,“大小姐肯定是进了这个山洞,在座的勇士,谁敢进去一探?我肖家必定重金酬谢。”

    看到众人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胖老头狠狠心,伸出肥胖的手指,一根,两根,三根,最后一咬牙,伸出了五根手指头,“只要进去探查,无论结果如何,我给五倍悬赏楼里的重金。且若是真的出事,我肖家必定会代其照顾家眷百年。”

    此言一出,已经有人淡定不了了,五倍啊,要知道,那悬赏楼的金额原本已经是天价,此时再多五倍,那已经快顶得上很多人的呼吸都不由自主的重了起来。

    财帛动人心,只要进去一躺,这辈子都不再需要辛苦地做任务,这天下之大,自己哪里都能逍遥快活。

    最终,人群里走出来了五个人,人看起来有些多,奖励瓜分下来,落在每个人的头上就不觉得多。

    但是,末知的危险令人害怕,人多力量大,所以,五人对于组团闯山洞,还是比较认同的。

    山洞里的禁忌,的确是令人害怕,但那毕竟是传说多些,在座的人没有一个亲身经历过。带着侥幸的心理,五人义无反顾的钻了进去。

    其余的人没有一个离开,都在无声地等待着结果。他们要亲眼见证传言的真假。

    日出日落,月隐星现,等了一天又一天,等了一宿又一宿,这一等,就是五天过去。

    任一若无其事的夹在人群里观望着,没有锦罗这个目标人物跟在身边,这个神都认识他的人屈指可数,他怕啥呢?

    “唉呀,五天过去了还没消息,不用说,进去的那五人永远出不来了啊,真惨!”

    “看样子,等不到了,大家都散了吧!”

    人群里这样的声音太多,这么一吆喝,就走了十分之一的人。

    任一原来在最后,死活挤不进去,这些人一走,倒是给他让了路。

    他的眼神挺好,居然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发现了姬蜕的身影,自然是欢喜。

    “姬大哥,姬蜕大哥,小弟在这里呢。”

    “鸡腿?”

    周围听见这个称呼的人不由得诧异的看向那姬蜕。

    他有些气极败坏的赶过来,小声的怒斥道:“你在瞎叫唤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嘛?”

    这个名字他一度不轻易示人,不曾想,被任一这么个大嘴巴嚷嚷了出去。

    “不就是个名字嘛,大男人还怕个啥?”

    任一不以为意的说着。

    姬蜕白了他一眼,“你不懂,总之一句话,以后不许在人前唤我的名字,不然咱们兄弟都没得做。”

    “这么严重?不至于吧?”

    任一没想到姬蜕这般在意,正要道歉,以此来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就见到周围的人突然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彼此还抱团窃窃私语,也不知在干嘛,但就算是用脚趾头猜,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走,这里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再说。”

    姬蜕拉着任一,就要离开,不过,显然已经晚了,人群不知何时拥挤,把前面的路给堵住了,再回头一看,四面八方的人都在朝着他们走过来。

    “他们要抓我,快跑!”

    姬蜕顾不上解释这么多,像一只猴子一般,快速的爬上一旁的大树上。

    任一此时方知惹了大祸,紧随其后,也攀上了另外一颗大树。

    两人在枝头上快速跳跃着,一眨眼的功夫已然蹦出去了老远。

    “快!抓住他。那个鸡腿的赏金不小哇!别让到嘴的肉飞了。”

    “冲啊!快抓鸡腿啊!”

    人群里一阵喧嚣沸腾,各自施展看家本领,誓要把那姬蜕抓住。

    不过,因为人群太过密集,人挤人,人抢人,现场空余之地太少,反而施展不开,很多人才刚抢爬上一颗树,就被别的人一把拉拽下来。

    你争我抢,到最后,大多数人非但没有抢着先机,反倒是因为被人阻了先机,在人群里起了争执,打了起来。

    一时间,各种术法上演,衣服宝器等满天飞扬。

    能紧紧追随着任一二人脚步的人,不过寥寥几个而已。

    那胖胖的老头本来一直在心焦的守着洞口,发觉这么一团乱后,气得不住的跺脚,扯着嗓子在声呼喊道:

    “别打啦,都给我停下,谁再敢乱来,就把他撵出神都去。”

    胖老头的话显然并没有鸟用,这群人该打还打,该乱还乱,压根儿就不受影响。

    胖老头没办法,只得拿出自己的杀手锏,一根长长的竹筒,大概有女人的手臂那般粗细。

    “嘭!”

    半空中一声巨响传来,那竹筒竟然发出雷鸣般的轰炸声。

    人群瞬间被震住,耳朵不可避免的发出一鸣叫声,甚至有修为不到家的,更是有鲜血流淌了出来。

    没有人再敢动一下。

    这是肖家才有的镇宗之宝,果然威力不可小觑。小小的竹炮,只是短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么多人震摄住。

    那原来紧紧跟在任一他们身后的人群没有防备有这一手,瞬间被这巨响吓得踩空,从树枝间摔落下去。

    此时还有三个大汉不依不饶的,咬得很紧。

    连番的跳跃,任一这样的修为自然比较吃力,不过是盏荼的功夫,他就被其中两个大汉撵了上去。

    眼瞅着对方的手就要抓到他,他手一松,放弃自己吊着的一根树枝,直接跳到了地面上。

    这里并没有远离人群,任一这般狗急跳墙,颇有自投罗网的嫌疑。

    事实上,任一可不是第一次被人追,怎么会不知道不能跳下来,实在是他的运气不好,逃跑的方向没有选对,他若是不跳到地面上,那就只能跳悬崖下去。

    两相比较取其轻,跳地面上也没啥大不了的,反正,他们要抓的人是姬蜕,关他任一什么事呢?

    果然,当其中一个大汉一把抓住任一的脖子时,任一就嚷嚷起来,“放开,这般迫害,你想干什么?我认识你吗?你想滥杀无辜吗?”

    面对任一的灵魂拷问,大汉呆愣了一下,

    “呃~~~对哦,我抓你干嘛呢,你又不值钱。我呸,浪费我时间,你说你没事,你拼命的逃干嘛呢?”

    大汉生气的一把推开任一。

    若不是看到他跑,他们下意识的追赶过来,也不至于因为抓他,而错过那根价值连城的鸡腿。

    这般一想,大汉们对于任一的怨念更加的深刻,眼神都恨不能喷出火来。

    任一气定神闲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走之前拍了拍两个汉子的肩膀,“大哥们,以后出门记得带脑子,做事别这么莽莽撞撞的。”

    “去你的吧!”

    两个大汉气极败坏,纷纷对着任一的后背一掌拍过去。

    两人的力气那是多大啊,且是任一这样的小绵羊能承受的,他就像一阵不受束缚的风,轻飘飘的飞向那洞口深处。

    在场的人各自张大嘴巴,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影子消失在眼前。

    “你们……你们这是草菅人命,等下自己去神主府领罪吧!”

    胖胖老头的话让两人脸色一片灰白。

    他们没有反驳什么,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已经百口莫辩,这就是他们自己惹出来的祸端,只能自己承受处罚。

    却说任一被人意外的拍飞进山洞后,狠狠撞到那墙壁上,也不知什么东西扯着他,就把他挂在上面。

    这一翻撞击实在是有些猛,让他头昏脑胀两眼发黑,肩骨疼痛疑似断裂。

    过了很久才缓过来这股劲,只听得布匹撕裂的声音,随即整个人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此时的他浑身破烂脏污,呆呆的坐在地上半响,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方。

    “嘶……这里不是锦罗说的禁忌之洞嘛,我就这么进来啦?”

    别怪他胆子这般小,实在是之前已经有五人进来就没出去,他现在进来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肩骨上的疼痛令人寸步难行,他索性回到归灵世界,把自己的遭遇对锦罗说了一遍。

    锦罗原本对他用小耗子吓自己很不满,并不打算搭理他。但是在听到山洞时,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你修为低下,没事跑出去凑什么热闹?现在好了吧,你往后余生就只能龟缩在这个秘境里苟活,要是出去,保不齐莫名其妙的就死在那山洞里。”

    “那山洞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这么恐怖?”

    就算听到锦罗说得这般凶残,任一还是有恃无恐的。只要小贝贝能醒来,他就不信那小小的山洞能困住他。

    锦罗知道任一有杀手锏,还是忍不住把利害关系给他分析了一遍,“知道这山洞里有什么禁忌嘛?那是来自于命运的诅咒。”

    “命运的诅咒?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说来话长,得从命运的由来开始说起,据说她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也就是睚眦必报的人,但凡是有人看过她的真面目,必定会变成石人,没有她的特赦令,永生永世都不得解脱。”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还是有人愿意追随,做她的走狗,为的就是获得命运的青睐,从而得到一丝命运的启示。”

    任一很纳闷,“这有什么用?”

    “这当然有用,你但凡能得到一点点启示,就能把握住自己的命运,从而有资格挤入那神袛之庙。”

    “这又是什么地方?挤进去有什么用?”

    锦罗有些烦躁的嚷嚷道,“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嘛?有空询问,还不如担心自己怎么活下来吧。”

    “这里就是个信徒祭祀的地方,我猜里面会有个祭坛之类的,用于沟通命运之之神的。你应该还会看到很多石人才对。”

    “啊……你确定?我进来后,里面就是空空荡荡的,啥也没有。”

    任一虽然身子骨受伤,这眼睛还是好使的,在窜进归灵世界前,还是有好好打量过那神秘的山洞。

    锦罗似乎也有些诧异,“真的什么也没有吗?那之前进入的人呢?不是被诅咒变成了石人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

    任一捂着胸口,难受的靠在菩提树上。

    锦罗眼睛一转,和他打起了商量,“你把这只该死的老鼠送走,我给你疗伤药,你看如何?”

    经过一番痛苦的适应,锦罗已经接受自己的肩膀上,有一只会说话的老鼠,一只恶心得她吃不下饭的存在,她真的不想再见到他的存在。

    小老鼠很有自知之明,没等任一的命令,很识相的窜了下来,不过在离去前,他似乎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给了任一一个建议,

    “那山洞没这么玄乎,那些人的消失,应该是在时空隧道里迷了路。”

    “时空隧道?这又是什么东西?”

    任一和锦罗异口同声的询问着。

    发觉有些尴尬后,锦罗不屑的道:“你一个小老鼠懂什么,别在这里胡说八道,那山洞就是个祭祀的地方。”

    “随你们怎么想,言尽于此。”小耗子麻溜的滚了。

    话说他已经很久没看到那只叽叽喳喳的仆人了,还挺想念的,虽然他们才分开一顿饭的功夫。

    锦罗倒也是个言而有信的,随着小耗子的离开,丢了一瓶疗伤药给任一。

    只是一颗下肚,那原本剧痛的胸骨就缓和了很多,甚至在慢慢地恢复起来,效果异常惊人。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就一个咸鱼翻身,又开始活泼乱跳起来。

    “啧啧啧……修为越是差劲,恢复能力越好,你可真行。”

    任一原本喜悦的心情瞬间荡然无存,“你这姑娘啥都好,就是嘴没长好,又碎又毒。”

    “我呸!你整个人都没长好,脸丑修为又挫,或者就是浪费粮食,还不如去死。”

    “借你吉言,我现在就去死一死。”

    任一的身子晃眼一转,已然消失在了归灵世界里。

    “喂!你回来!”

    不会是真的跑山洞里作死去了吧?

    锦罗内心焦虑,却又无可奈何,整个人懊悔得不行。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