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阳间阎罗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大结局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我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把他们俩叫醒,然后指着雪屋外面那串脚印。他们也都非常淝河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装作刚从梦中睡醒的样子从雪屋弹出半个脑袋看了看外面,惊讶的嘀咕道:“奇怪!这是从哪里来的脚印?”

    我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他们这种演技完全可以媲美奥斯卡影帝影后级别的。但是他们眼中的那种惊讶却不是装出来的,那真正是出于内心的一种恐惧才有的。

    “会不会是昨夜我们听到的沙沙的声音,就是踩了这些脚印的人?”一阵寒风吹来,夹杂着零碎的血花灌进他们的脖子里。他们立刻又缩回脑袋,蜷缩在雪屋里,浑身上下一个劲的打着冷颤。

    “可是昨天我们都看见了,我们的背后并没有人影!”朱汉文把刘巧儿紧紧的搂在怀里,并小心的拂去她发上的小雪花。

    也许,昨晚不是一个梦!也许,这些脚印是在告诉我些什么!

    外面又是一阵呼啸而过的寒风,听得我又是一阵忍不住的寒颤。我裹紧衣服,又从雪屋的小洞里钻出半个脑袋看了看:的确是有双隐隐约约的脚印伸向远方。

    我正要从雪屋里爬出来,却被朱汉文一把拽了回去。他不解的看着我:“外面这么冷,你想出去找死啊!”

    留在这里不也是在等死吗?也许走出去,还能找到一条活路。

    他们俩不愿陪我一起走出去。这雪屋里虽然冰冷刺骨,但相对于外面的寒风呼啸,已经算是暖和多了。

    顺着那双脚印,我又走在回头的路上。

    那双脚印不大,看样子是一双女人的小脚。

    迎着寒风大约走了近一个多小时,那双脚印戛然而止。

    我猜的没错,果然就是那个卖给我汽油的大姐的脚印。

    可是,她昨天为什么要跟踪我?为什么要围着我们的小雪屋转悠了几圈,而不直接叫醒我们?

    我又敲响了那扇破败的木门,但我在门外等了好久,也不见那个女人出来开门。

    我干脆直接推门走进去,却见那座小屋子里依旧还是那样的破烂,而且我在小屋子转悠了一圈,并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难道那个大姐是在故意躲着我?

    我又走出大门外,见门外又多了一串脚印。那是一串新鲜的脚印,像是刚刚踩在雪地上的。看那脚印的大小,像是同一个人的。

    我又顺着那双脚印走着,那串脚印却在一片空地上戛然而止。我正待在那里好奇,身后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你终于来了!”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转过身,却见还是那个女人,而且她的旁边并没有其他的人。

    我正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她,她却又说话了:“怎么?才一夜没见,你就不认识我了么?”

    她的声音好特别,像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我想了好久,才想起这个声音正是水屯村的白村长的声音。

    可是此刻的他怎么会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模样?

    他用实际的行动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他慢慢抬起胳膊,像前几日孔老头那般揭开自己脸上的那一层皮肤,露出里面和孔老头同样的已经有些腐烂的肉。看的我胃里一个劲的翻涌。

    “昨天就是你在我们身后跟踪我们?”我知道我的这句话就是一句废话。但是我现在也只能说这一句话,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我应该和他说些什么。

    “没错,若不是我,你们恐怕早就阴魂破散了!”

    呵呵,我们现在还好好的吗?我想狠狠的骂他一句,但却又很好奇为什么前天晚上他为何要救我们,肯卖给我汽油。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清灵山,是你们被骗了!”他又带上他的面具,淡淡的笑了笑。只是他的笑,对我来说是那么的血腥恐怖,令我不寒而栗。

    开什么玩笑?如果真的没有清灵山,我们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孔老头和秀香的妈妈都信誓旦旦的说真真切切的存在这个地方?

    而且,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地狱!”

    又是地狱!我这已经是第二次闯进地狱了。

    “你再看看这个!”他又笑了笑,手臂轻轻的一挥,只见他又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是孔老头!

    “哈哈!你再看看!”说罢,他又挥了挥手臂,又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他又成了丁老三。

    我的天啊,搞了这么久,原来他们都是同一个人啊!或者说是同一个鬼!

    可是他又未眠要把我引到这里来?他又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

    “我们想要得到你的心!”他慢悠悠抬起的手掌中慢慢的燃起一团火光,像是一颗正在燃烧的火球。

    这又能说明什么?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你知道你前世是怎么死的吗?”他手掌中的那团火焰越来越旺,而且竟然能够自动的飘起来,慢慢的飞向我的身边,钻进我的身体里。

    我的身体此刻顿时温暖起来。虽然耳边依旧呼啸的寒风,但我却一点都不感觉到寒冷,甚至还有种想要脱去棉大衣的冲动。

    “三十年前,你和我的女儿是青梅竹马。可是我却看不上你,棒打鸳鸯,狠心的拆散你们。以至于你们双双殉情!这么多年了,我也时常在想,我们当初是不是做错了,所有就~~~”他笑了,而我却懵逼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在考验我啊!

    “那个苏婆婆,正是秀香的妈妈,你再看看我是谁!”说罢,他的手臂又轻轻的挥了挥,只见他又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高老仙!

    我靠!这剧情反转的也太快了吧!我都有些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等等!

    跟在高老仙身后的悦兰不是一个纸人吗?

    不过着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让一个纸人和一个活人弹恋爱,也能理解!

    既然如此,我现在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不能!”

    我满心以为我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当听见他的这句话的时候,我的那一颗异常兴奋的心此刻却突然浇了一盆冷水一样。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是不能离开这个地方的!”他又笑了笑,却又变换成了另外一个模样——一个高大威猛而又不失文雅的老者!

    这是~~~

    “听说过阎王吗?我就是!”他笑了笑,笑声里是那么的狡黠。

    刘巧儿和朱汉文这时候也从不远处慢慢的走过来,来到我的身边。他们笑得是那样的甜,好像早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一切。

    这一对狗男女,瞒得我好苦!

    我正要装作生气的样子想要狠狠的骂他们一顿,他们却对着阎王深深的行了一个礼。

    我又晕了,这都是些什么呀?

    “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阎王笑了笑,笑得我心里一个劲的发怵!

    牛头?马面?这不明明就是俊男靓女吗?

    鱼香肉丝里面有鱼吗?麻婆豆腐是麻婆做的吗?张三的歌就是张三唱的吗?

    呵呵,原来他们都是阳间的人因为惧怕他们,给他们起的一个外号而已。

    而且,他们还是一对狗男女!

    这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我怕,如果被他们听见了,说不定真的回把我拉进地狱里再走一遭!

    “明天你们就成亲,而且伴郎伴娘我都给你安排好了!”阎王笑的很和蔼,完全没有电视上那种威严恐怖的感觉,倒是有种像是领家大爷的模样。

    伴郎?伴娘?在哪里?都是谁?

    “傻瓜,是我们呀!”刘巧儿在我的身后轻轻的捅了我一下:“能把我们请过去做你的伴郎伴娘,你该有多大的面子啊!”

    我靠!我竟然请牛头马面去做我的伴娘伴郎,传出去的话,谁还敢去参加我的婚礼?

    不过他们这个模样,说他们是牛头马面,估计也没有人会相信。

    最后一个问题:“我的未来的媳妇在哪里?”

    “上车!”身后又出现了一个很熟悉的男人的声音。我回过头,原来是那个载着我们过来的那个三轮车的司机。只是他的身后,不再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而是我的那辆小汽车。

    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好意思,都已经过年了,租车公司里的豪车都已经被租出去了,我只好开着你的车来了!”他调皮的笑了笑。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

    坐上车,一路上的风景再也不是来时的那样死气沉沉,而是顺风顺水。

    湖滨宾馆808号房,我的未婚妻正头顶鲜红的盖头坐在床上。

    我走上前,掀开她的盖头,轻声的唤了声:“秀香,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讨厌!”她面若桃花,粉面含羞的娇涩,此刻看起来更加的动人。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也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幸福。

    “人家现在叫悦兰!”

    哦,我这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三十年后的我们了。

    我把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膀上,她却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幸福的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难道还不想给我们的孩子起一个名字吗?”

    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傻瓜!你刚去水屯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同过床了呀!”

    哦!我这才想起来,可是我清楚的记得我当时并没有动过她,难道~~~?

    “那天晚上你喝醉了,所有我就~~~”

    对!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我喝醉了。而且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夜晚出奇的黑。

    “那就叫常亮吧!”

    当我听见我为这个孩子起的名字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好熟悉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管他了!还是先办正事要紧!

    喜欢阳间阎罗王请大家收藏:阳间阎罗王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