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浮光映人来[娱乐圈] > 章节目录 When you are old
    到了晚上10点,倾夏难得和公司一圈人守在工作室,一同观看《歌王》。大家都是大忙人,这种情形还是比较少见的。

    之前宋可卿去打听过了,确定倾夏跟顾音生一起接受的那段采访会在今晚播出,所以他们一起等在这,具体采访内容到底是怎么样的毕竟还不清楚,看过了,才好进行举措。

    所有人都盯着屏幕,一个小时后,终于等到顾音生出场。

    先导片出来,果然是那场。只见倾夏和顾音生两人在顾家的沙发上,和主持人自在的谈笑风生,剪辑出来的整整三分多钟的时间里,气氛自然融洽,倾夏和顾音生俩人发小的亲密关系从言行举止中完全泄露无遗。

    先导片结束后,宋可卿终于满意的松了口气,抬了抬下巴吩咐宣传:“整理一下,发吧。”

    后面的工作就是pr团队的事情了,倾夏在紧绷了几天之后,终于得以回家。

    她家离公司不近,开了快一小时的车才到家。

    客厅的灯亮着,倾夏开门进去,发现谭一清竟然在家。

    “妈妈。”她喊了声,然后视线转到壁挂钟上,快凌晨1点了,又没在办公,她怎么还没睡?

    谭一清闻声站起来,看着她女儿往门口的案几上搁下车钥匙,眉心微蹙,“自己开车回来的?”

    “嗯。”倾夏没觉得有哪里不妥。

    “这么晚,很容易疲劳驾驶的,以后打的回来。”

    倾夏弯腰脱鞋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看了眼她妈,然后又低头继续动作,“我现在打的坐车不方便。”

    谭一清恍然,但还没完,“公司也不派人接送?”

    换好拖鞋的倾夏一边往里走,一边道:“又不是去拍戏或者出活动,司机哪里能24小时为我一个人待命。”

    “那以后晚了的话给我打电话,我派人去接你。”谭一清道。

    倾夏闻言,神情怪异的瞅了谭一清一眼,欲言又止,但末了只是淡声道:“现在不是不能公车私用吗。”然后不等她回答就接着道:“以后晚了我会叫代驾的。”

    谭一清无奈,拗不过倾夏,只好随她去。

    倾夏捧着干净的睡衣,准备进浴室洗澡时,感觉身后的人还跟着她,倾夏终于忍不住回头,“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被拆穿的某位母亲大人有一刹那的尴尬,但谭一清什么人啊,很快调整过来,面色如常的问:“你没什么事吧?”

    倾夏脑中灵光一闪,瞬间明白过来了自己这个大忙人母亲今天为什么会破天荒的呆在家里等着她。这两天网上对她不好的舆论她肯定是看到了,所以,她这是在担心她?

    倾夏眼眶一酸,背对着妈妈的她抿了抿唇,“放心吧,公司已经处理好了。”

    “我自然不担心这个,我担心的是——”谭一清顿了顿,“无论发生什么事,妈妈都在你背后,知道吗?”

    倾夏闷闷地道了句“我要洗澡了”就关上了浴室的门。

    放着淋浴的水哗哗大开,她撑在洗手台上,手握成拳,眼泪啪嗒一下跌下来,在大理石的台面上砸得沉重。

    她不是铁人,没有一个铁心,这几天,遭受那么多的人身攻击,被骂得狗血淋头,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只是她的修养让她一直忍着,忍着不发脾气,忍到后面好像连她自己都相信了,连自己都认为自己真的不生气不难过一样。

    公司里大家都急着解决危机,没有人有暇顾及她的心情怎样;同学朋友虽则富有真心,可安慰粗浅轻飘,转眼就烟消云散;就算是男神,给她点了赞,她高兴一阵子,那阵子过后,她还是得自己负重前行。

    真印证了那句话,这世上,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可是她忘了,亲人不一样,亲人之间的悲欢是相通的。

    委屈,怎么就那么委屈呢?

    可委屈背后,那么多年来,被她埋藏得很深、压抑得很深的感情好像愈来愈压制不住了。

    哭着哭着,她就笑出来,走到淋浴蓬头下,任重重的水压裹着水柱往她脸上砸去,心里却是这些日子以来前所未有的畅快。

    等倾夏擦着头发出来,已经凌晨两点了,可她搁在床头充电的手机竟然还在时不时地一震一震的。

    她探眼看了眼外头,乌漆墨黑的,于是轻手轻脚的去关上了房门,才走近床头拿起手机看——

    【微信】元气满满大心子:简直大快人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上面一条就是恬心的,她一连发了好几条,倾夏没解锁,手指慢慢的往下滑,后面一长串,除了恬心,还有同学朋友,都是来祝贺她洗刷冤屈的……

    倾夏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登录微博,三大娱乐圈营销号发了博,形态各异,内容却是一致的。

    针对前两天爆出来的冬雪室友蹭她热度狠狠打脸,比如这条——

    @圈内密友:今天看了《歌王》才知道,倾夏和顾音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好闺蜜,然后密友去翻了翻顾音生的微博,发现在倾夏出道的那一天,顾音生就有为她专门发微博摇旗呐喊过,两人真的是发小,那么前两天吵得风风雨雨的倾夏蹭冬雪热度是怎么一回事?倾夏要是真想要蹭热度的话,直接蹭顾音生的就好了啊,何必舍近求远,舍好求次的蹭冬雪的?呵呵,联想到之前她们寝室不睦的新闻,有些人的脏水还真是泼得不动动脑子啊。

    底下顾音生的粉丝纷纷赞同,作证的作证,支持的支持。顾音生的粉丝群到底是厉害的,为了挺自家女神,连带女神家的闺蜜都爱屋及乌了,一下子声援倾夏的声音就呈了一边倒的态势,评论里头冬雪的粉丝力量相差悬殊,根本跟他们撕不起来……

    如今又正处在《歌王》的热播期,与之相关的内容格外吸睛,《歌王》的那批广泛的受众群在收看了今晚的节目后,全部都亲眼见证了倾夏和顾音生的亲密关系,可冬雪那八百年前的蹭热度新闻除了她自己的几个粉丝谁知道啊,还模棱两可的。

    谁更可信……舆论很快有了导向。

    几个营销大v号的作用非常明显,过了一个晚上,这场危机公关宣布完满结束。

    从爆出不和新闻,到被泼脏水,到最后完美翻身,前后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倾夏却觉得过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

    可笑的是,后来几天,之前对着倾夏喷得狗血淋头的网友们回头转攻冬雪,因为他们发现当年蹭热度的人根本不是倾夏或者恬心,而是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室友,那之前他们是被骗了?被耍了?!群起而攻之的网友逼着冬雪道歉。

    无论真相怎样,这样的容易被煽动的网友总是可怕的,冬雪被他们逼得非常惨,三天后,她的经纪公司不得不发出公告:之前网传的冬雪和同寝室室友不和新闻并非我司这方散布出去,所谓的我司指责某某艺人蹭冬雪热度事件更是无稽之谈,希望网友们理性看待问题。

    这种虚伪不真诚的公告当然又被喷了,然而黑料是经不起解释的,越解释越黑,想来冬雪的团队深悉这点,所以之后就此事件他们一概不回应,等待事件自然平息。

    风波总会随着时间过去,但倾夏和冬雪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身处在这个圈子里,似乎树敌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就算不是今天的这个利益冲突,往后谁挡了谁的路一样避免不了。

    可明白和接受是两回事,倾夏并不是一个攻击性很强的性格,不喜欢与人结怨,这一场虽然赢了,她却并不怎么开心。

    以往她不高兴了,有事情想不通了,就掏出ipod听听季名臣的歌,听着听着心情就会平静下来。

    今天——

    倾夏掏出ipod,发了会呆,然后鬼使神差的拿起手机,点开微信。

    阿夏夏夏夏:我能听听你的声音吗?

    昏昏然的发出去,她退回主页,看到那颗熟悉的狗头,倾夏整个人猛地一激灵。

    她在做什么?

    她做了什么!

    啊!

    倾夏脸骤然涨红,她又没喝酒,疯了吗?不正常了吗?

    手忙脚乱的点开狗头准备撤回消息,“嗖”的一声——来了新消息。她僵住了。

    哥哥:「语音」2''

    一秒钟内,倾夏迅速完成了从(*?Д?*)到?(??′?`??)?的转变。把手机拿到耳边,如珠如宝的点开——“嗯?你想听什么?”到那个含着鼻音的、尾调上扬的“嗯”时,倾夏毫无防备地一酥,脸蹭地红了。

    她了个去,不带这样的!!!犯规!!!!!

    嗷呜~~~捂了好半天的脸,倾夏才堪堪平复激动的情绪。

    随便什么都好。

    她刚打下这几个字,想了想,不对,他都发了语音了,自己回文字好像不大礼貌,于是倾夏又一个个删了。

    转而纠结,语音……

    她总觉得比起文字,语音对于两个不大相熟的异性之间,过于亲密了点……

    她不敢啊>.<怕羞啊~

    可是这茬貌似是她自己挑起来的。

    所以……

    硬着头皮,清了清嗓,倾夏终于按下了那个喇叭。

    “随意什么都好。”

    她发出去后公放了一下,怎么那么甜腻……泡了蜜吧?

    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他回过来了——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倾夏一怔,竟然是这首诗……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语音,落。

    虽然算不上母语,但英文可以说是季名臣的第一语言了。

    倾夏总觉得听他说英文的时候,听到的是一个更自在真实的他。

    而今天,他说着不急不缓的英文,毫无预兆的降临到她耳边。

    倾夏呆住了。

    哥哥:是不是有点无趣?

    阿夏夏夏夏:不,我很喜欢这首when you are old.

    特别喜欢……

    喜欢浮光映人来[娱乐圈]请大家收藏:浮光映人来[娱乐圈]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