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浮光映人来[娱乐圈] > 章节目录 告别歌坛
    季名臣的新专辑庆功会并不是一个小型的场合,反而和一场小型演唱会差不多。现场有不少受邀粉丝,都是从各个粉丝后援会挤破脑袋抢到名额来的。后来的她们回想,这场抢得真是非常值……

    倾夏头顶鸭舌帽,被工作人员带到前排vip区坐下。身边都是资方人员或者圈内同行,倾夏光是坐下来前粗粗一扫就看到了不少大牌小牌明星,有些是被季名臣邀请的圈内好友,更多的则是各个公司工作室花钱托关系把自家艺人送过来观摩的。

    以她的资历和名气混在这群人中间倒是不起眼了,倾夏心安地坐了下来。

    后方传来阵阵欢呼雀跃,来自臣迷,倾夏身上阵阵地起鸡皮疙瘩,好燃啊,她此刻真的很想坐到粉丝中间去,不似这里,一举一动都得克制。

    忽然,后方突然炸起尖叫声,她下意识的抬起头——

    季名臣出来了。

    万众瞩目中,他的笑容还一如当初初见的少年。

    头顶灯光暗下,乐队前奏响起,倾夏心脏一缩,忍不住跟所有歌迷一起尖叫了起来,那是他在中国的成名曲,在此时此刻听到,是臣迷都忍不住,这时候倾夏可顾不了边上人的眼光了。

    他一开口,她就确定今天没白来。他的声线的确变得比三年前更低沉沙哑,更有韵味了,她现在能毫不动摇地说,她更喜欢他现在的嗓音。

    不止嗓音,季名臣是真的,真的用真心在唱歌,他唱的每一个字都是他所相信的。那不像是唱歌,更像是通过唱歌跟底下的他们在交流。当他望着他们时,字眼里的那份感情酝酿得更浓烈,那种情感上的反馈,是听cd远远及不上的。

    现场比录音室唱得好系列歌手……

    倾夏捂着胸口,她以为在现实中跟他接触过后,多少能免疫一点,可她还是太天真了。该沉沦时依然沉沦,该被迷得死死的时候,依然被迷得死死的,毫无志气可言!

    她一点都没有办法免疫他……

    几首歌下来,全程伴随着背后歌迷们的尖叫,全场的气氛燃到了顶点时,季名臣选择了一首很抒情的歌曲作为收尾。

    有点温柔得过头了,倾夏觉得。他好像饱含着太多的情绪在唱这首歌,唱到她听得微微难过。

    终于结束了。

    主持人推上来三层大蛋糕,他请季名臣切蛋糕开香槟,季名臣微笑着照做,完了接过话筒,“非常感谢今天到场的每一位来宾,我的好朋友们、我的合作伙伴,以及我最珍贵的歌迷朋友们。谢谢大家。

    “《see you》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在座各位的支持和帮助,这一切,是我简单的‘谢谢’两个字道不尽的。可我还是要说谢谢!特别是,我的一位好朋友、好伙伴、好哥们儿,”他锤了捶心口,“一切都在这里,不多说。”

    “但今天站在这,我不仅是要谢谢大家,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季名臣的道。

    倾夏在底下听到这里,心里不知为何一紧。

    “正如这张专辑名,《see you》是我时隔四年再一次与你们见面的作品,可也是我在歌坛最后一次和你们说再见的作品。”

    底下的人还处在震惊中没反应过来,就听他接着道:“我以这张专辑,正式告别歌坛。”

    倾夏脑子一嗡,一时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的他。

    随着时间的流逝,身后的大批歌迷渐渐反应过来,带着哭腔的叫喊声此起彼伏,现场变成了巨大的黑洞,吞噬所有快乐的气息。

    她没出声,默默望着顶上的他。

    季名臣承受着她们的反应,抱歉纵容的望着她们,等到她们情绪发泄过一阵子后,才又开口,“今后我会专注于影坛的工作,这也是我这次复出最重要的原因。希望大家理解。”

    这该如何理解?

    全场几乎乱了。

    齐齐喊着:“不要!不要!不要!……”

    季名臣示意乐队,灯光再一次的暗了下来,喊声弱下来,哭声却不断地涌出……

    他选择用唱歌安抚她们。

    好像有效果,又好像,起着最强烈的反效果。大家哭着应唱,失而复得、得而复失,世间最苦,不过如此。

    不知什么时候起,倾夏已经泪流满面。

    她提前离了场,漫无目的地走在北京纷闹的大街上,夏日晚上依然凉爽的风吹在她脸上,把咸湿的眼泪吹干了,留下一道道泪痕,绷紧着她脸上的皮肤,就像绷紧着她此刻的情绪一样。

    晚上11点,妈妈打来电话,问她在哪里,倾夏往四周一望,茫茫然,这才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去。回去后上网,果然炸了。

    所有网站的头条都是季名臣宣布退出歌坛的爆炸新闻。

    现场的视频疯狂的流传出去,播放量立方增长。一片歌迷在微博底下哭,也有一批歌迷打死都不相信,拒绝接受事实。而当事人季名臣又一次成了话题中心的人物,不靠买就冲上了热搜顶峰……整个网络都在讨论他。有说他高调作秀的、也有说坐等再次打脸的……这回倾夏没心情去反击了。

    她甚至都忘记了季名臣为什么要叫她去庆功宴。跟今晚的爆炸性事件比起来,好像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关上了电脑,被子闷上头,睡觉。

    睡觉能疗一切伤。

    第二天早上起来,倾夏果然感觉好多了。就是回公司的时候带着一双无可避免的肿肿红眼,被人狐疑地看了好几次。

    到了经纪人宋可卿的办公室,她们俩的心情如同在两个极端,宋可卿满脸喜色,“《大宋王朝》定档了,下周起,你要跟着剧组跑路演宣传。”

    倾夏愣了愣,如同被打通任督二脉,《大宋王朝》……

    对啊,他还会继续演戏。至少她还能再见到他,不像四年前,彻底消失在大众的视野里,音讯全无,眼下的情况真的是要好太多太多了。

    跟她一样想的还有越来越多的臣迷,好歹人还在,他们还能够继续看得到他,那就足够了,不是吗?

    倾夏看着评论里他们互相安慰,然后还要打起精神应对趁机来黑季名臣的人,真的是格外惹人心疼。想到季名臣看到的话,肯定也心疼。她了解他,了解作为明星的他到底是有多么的爱护自己的粉丝,那种真心的爱护,会使得粉丝的难过让他感同身受,更别提这难过,还是他亲自带给他们的。

    他一定不好受。

    思及此,倾夏掏出了手机,想安慰他,却忽然想起她没有他的联络方式……

    倒是有他助理的电话,可这番话如果经由第三个人转达的话,总觉得就要流于客套了。

    一瞬间颓然,她又默默地收起了手机。

    *

    《大宋王朝》定档在七月底,暑期黄金档。

    十五天的时间内,他们要跑二十几个城市路演,老演员们不跑这些场子,青年辈的主演基本都到场了,除了季名臣。请不请得起另说,最近这风口浪尖,就是制作人都没胆开口请季名臣。

    倾夏第一次跟着剧组做这种宣传活动,开始还有点新鲜感,三天过后,就啥感觉都没了。每天在不同的地方醒来,头脑混乱也就算了,就连多呼吸一口空气都嫌累。

    跑到最后四五天,大家精神体力都到了极限,全靠意志撑着,于是就有个别小花小生出于心理生理种种原因请假了,到后面,人越来越少,剧组也越来越难向主办方交代。不得已,只好临时加钱,总算请那几位“抱病”出来了。制片人董辉气得那几天脸色都很差,不过他一直忍着没发作,倾夏总觉得他在憋一个大招。

    等到开播前最后一周,他们准备上某卫视一个收视率很高的综艺节目时,谜题终于揭晓了……

    董辉直接取消了那几位病娇人士参与录制的资格,他是很有手腕而且很强硬的人,所以任那几个明星的经纪人怎么闹,都不改变主意。

    等到临录制的前一天,更是传出季名臣也会参与节目录制的消息,他们吐了一口老血。

    可惜木已成舟,再后悔也无济于事。

    倾夏在听说季名臣也会来的时候,第一个情绪竟然是忐忑。不是忐忑于要见到他,而是忐忑于那将会是季名臣宣布告别歌坛后的第一次公开露面,他一定会承受很大的压力。

    事实上,社交网络上除了季名臣自己的粉丝,其他社会各界人士对这件事情的观感都偏负面。很多人觉得季名臣事多,刚复出又搞什么退歌坛,既然如此,当初复出时只专心于影视不就行了?何必现在再搞这么一出?一复出就各种销量夺冠,夺冠后立马甩手不干,显示自己很能?

    除了自家粉丝,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季名臣做出这个决定有多么郑重。然而□□本身就是很容易传播和影响的,再加上各路魑魅魍魉的推波助澜,这阵子网上季名臣的风评很不好。

    倾夏很担心他。

    不知道这回有没有机会私底下见到他,问两句呢?

    喜欢浮光映人来[娱乐圈]请大家收藏:浮光映人来[娱乐圈]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