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浮光映人来[娱乐圈] > 章节目录 演员倾夏
    李导喊了声:“卡——”

    打破了片场的寂静。

    “很好。再来一条。”

    一般李导这么说的时候就代表他很满意,但追求完美的性格让他想看看能不能拍出更好的一条。

    在场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在导演出声前鸦雀无声,导演出声后才惊回神,实在是…这场是这部剧拍到现在,感情戏里最好的一场了!

    看得他们围观的每个人都情不自禁地入戏了。

    神宗对公主到底是什么感觉?

    爱吗?似乎谈不上。

    不爱吗?一定不可能。

    帝王的爱究竟是怎样的?

    没人说得清,季名臣却把这感觉演出来了。

    真真是彻底演活了。

    “我有点颤……”现场有工作人员抚着胸口小声道。

    “我也是,特别是倾夏转身看季老师时,眼里面的情绪,看得我说不出来的难过。”

    “对啊对啊!还有季老师最后的那个眼神,处理得太绝了,看似平静的离开,实际上是心如死灰……这留白的表演技巧,简直了,看得我心都揪起来了,好虐啊!”旁边的场记显然经验更丰富,分析得也更透彻。

    嗯。众人点头。

    真心的,很震撼。

    是那种无言的震撼、无言的揪心,太抓人了。

    季名臣走到监视器前看回放,左上角的屏幕上是倾夏的近景镜头,正好播到了她转身的一瞬间,季名臣盯着看,目光一瞬不瞬。李导拍了拍他的肩,“怎么样?后生可畏了吧?”

    季名臣缓缓的笑开,道:“是啊,所以我只能两年如一日,不间断的苦练台词,才能保证不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他这一番自我调侃,逗得边上的工作人员都笑了。

    倾夏在造型助理的帮助下整理衣服,指尖有点冰凉……

    刚才那场戏,是她短暂的演艺生涯到现在演得最酣畅淋漓的一场。那种兴奋的战栗,还留在她指尖……

    直到听到了大家对她的赞扬,她才缓缓回过神来,抬头,目光沉稳的迎向季名臣。第一次,在面对他时没了粉丝对偶像那种难以自抑的情绪。

    主演几个在监视器旁有说有笑的,远处大家都在观察他们。

    本来他们中依然有一些人对倾夏能和季老师搭戏心存微词,这幕戏过后真的是什么话都没有了。这场戏里,季名臣都有些超常发挥,跟他对戏的倾夏竟然hold得住,甚至激发他发挥得更好,这等资质和天分,实在难得。

    不得不说,李导到底是李导,选角犀利。

    尽管有些细节的表现,倾夏还略显生涩,但那不重要,时间和经验会弥补这些。而作为演员最重要的的是灵气,倾夏身上有,那就弥足珍贵了。要知道灵气这种玄妙的东西,是有些演员追寻一辈子,都未必触摸得到边角的东西。

    “我预测,等剧播出后,倾夏演的西夏公主,会是我们这部剧里人气最高的女演员角色。”围观人群中,有一位资深剧组工作人员老神在在的下预判。

    *

    一月初,倾夏圆满杀青。

    很不舍得。

    这个剧组很难得,她知道不是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碰到那么好的剧组,能碰到便是缘分。

    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季名臣比她更早走人,他本来就是看在李导的面子上才来友情客串,为了照顾他这个大忙人的时间,他的戏份全部压在一块拍了,导致结果他比她还要早半个月杀青。

    倾夏到最终还是不知道季名臣对她是不是有什么看法,是不是对她心生不悦。他一丝一毫都没有表现出来,一直都很专业。她也没勇气再去问他一遍了。

    心塞塞。

    更心塞的是,那个伴随她好多年的ipod也被她弄丢在剧组了!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丢的,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它可能会在哪的记忆了,倾夏辗转问了好多剧务人员,期望于有人捡到,毕竟一个ipod也不值钱,有人捡到的话应该会还,可惜到了杀青那天还是没有。

    呜呜呜,她的ipod,她没备份啊!有些现场版本已经绝版了啊!哭昏在厕所。

    感觉丢了男神的歌比丢了男神的心还要严重肿么办……

    就这样怀着复杂的心情,倾夏回到了学校,同学还是原来的同学,校园还是原来的校园,她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匆匆忙忙应付完考试,就迎来了寒假,寒假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就是必须得回家了。

    什么时候都能不回家,可春节不行。

    倾夏在整理行李的时候,情绪慢慢慢慢的低落下来,直到最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自从爸妈离婚以后,她还没有回过家,一次都没有。甚至连联络都很少,每次一提到回家的事情,她都以拍戏太忙或者临近考试为借口自我躲避。她不知道要怎么回去面对那个已经四分五裂了的家。

    她怕太陌生。

    她怕……

    所以,她拎着包直接跑到了外公外婆家。

    反正过年是在这里过,她直接过来这里没问题啊。

    外公外婆对她这个不打招呼自来的外孙女当然一百二十个欢迎,于是倾夏安心的住下了。没想到的是,当晚,她那位大忙人母亲大人就赶来了。

    “我刚好有空,来吃个晚饭。”谭一清看着半年没见到面的女儿,生硬的解释道。

    哦,好拙劣的借口啊。

    倾夏低垂的脸上,唇角微抿。

    晚饭饭桌上,在外公风趣的调侃和外婆笑眯眯的眼神融化下,倾夏和妈妈渐渐能短暂的交流了,虽然几乎是单方面的。

    “听说你刚杀青一部戏?”

    “嗯。”

    “李军导演,制作人是董辉,监制丁芷珍,唐赫影视今年投资最大的一部电视剧,历史正剧,为央视量身定做的,不出意外的话,年底应该能上。”谭一清一样一样游刃有余的报出来。

    “嗯。”

    倾夏却没什么热情。

    ……

    一顿饭吃得终究不是那么开心。

    “你想住哪就住哪,别让我们找不着你就好。”饭席到了末尾,谭一清突然道,“我和你爸爸都很担心你。”

    倾夏眼睫一颤,终于开了金口,声音微哑,“你们还在联系吗?”

    “那当然。你以为呢?所有离婚的夫妻都是老死不相往来?”谭一清有点好笑的看着女儿。

    “无论我们在一起,还是分开,你都是我们两个的女儿,是我们最重要的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谭一清郑重道。

    倾夏闻言鼻腔一酸,低下头沉默。

    吃完饭,谭一清又如来时一样匆匆忙忙的走了。倾夏帮着外婆洗完碗后窝在沙发上,盯着闪烁不已的电视屏幕发呆。

    从小到大,她总是一边觉得自己该长大了,一边又长不大,始终始终被父母离婚的事情困扰着、束缚着,成了心结,可是今天,她有点茫然。

    无论在一起还是分开,她都是他们俩最重要的人。是吗?

    “来,小夏,过来写一张字。”外公谭百钦忽然招呼她。

    倾夏刚被喊回神,目光茫茫然,有点不明所以,直到瞟到桌上工整铺好的纸和笔,她才微微发窘,“外公,我都好久没握笔了~”边说,边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书法,完全是来源于家学。

    倾夏记得小时候,能拿筷子的时候就拿毛笔沾水,蹲在石块地上练字了,那时候不练完一碗水不准吃饭,这个记忆在她脑海里深刻的根植着,以至于倾夏现在一看到外公摆出这幅架势来心就发慌。

    谭百钦笑眯眯的道:“随便写两笔。”

    倾夏接过兼毫,忐忑的开写,写了两个字发现外公没在注意她,她遂松了口气,自在的继续往下写了,写着写着,还真的写进去了,有点忘我,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才停下笔,走开去接电话。

    电话讲的时间不长,可挂了电话后,倾夏深深呼了一口气。

    “前面几个字写得浮躁了,后面的倒还有几个可圈可点的,平时还是得练。”

    她闻言回头,看外公在品评她现在烂到不行的字,竟然也没多大反应。

    “谁来的电话?”谭百钦望着外孙女明显不平静的眼,问道。

    “外公,我要上电视了。”倾夏攥着手机道。

    电话是她人生参演的第一部电视剧《不见不念》的剧组宣传打来的,通知她电视剧定档了。

    这意味着,学了三年的表演,为此准备了1000多个不为人知的日子,现在,她终于要面对观众了。

    “哦。你做好成名的准备了吗?”

    谭百钦边低头写字,边问她。

    倾夏一愣。

    “成名意味着,你将接受到不止赞誉,还有诋毁。无论你怎么豁达,你的心情和想法多少都会被不相关人的言论所影响。到那个时候,你还要保持本心、坚持自我。这准备,你做好了吗?”谭百钦搁下笔,望著她。

    *

    2015年春节的前一天。

    倾夏想她这一辈子都会记得那天晚上。

    她忐忑不安的守在电脑前,正式将自己乱七八糟一长串的微博名字改成了简简单单两个字:倾夏。

    备注:演员。

    然后等到晚上八点,电视剧不见不念的官宣微博正式发出了终极海报,九宫格,所有主演全在上面,她在不起眼的第七格。

    倾夏

    饰演梅灵

    目光描绘过自己的名字和脸好几遍好几遍以后,她才按下了转发。

    这是她第一次正式以演员的身份在公众面前露面。

    从今往后,无论大家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她,她都将站在众人的目光下,接受他们的褒贬,陪伴他们走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春夏秋冬。

    她,准备好了。

    喜欢浮光映人来[娱乐圈]请大家收藏:浮光映人来[娱乐圈]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