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回到1995 > 章节目录 番外,表叔的“私生子”
    大排档, 王锐点了一堆烧烤,挑了挑,把金针菇茄子油面筋都放到了对面,肉串全部自己留下了。

    王锐对面坐着一个小孩, 四五岁的样子,白白嫩嫩的,煞是可爱。

    “如意,快点吃完回家, 不许东张西望!”王锐冷着脸在小孩脑门上敲了个脑崩儿, 很响。

    小孩瑟缩了一下,揉揉脑袋拿了一串面筋慢慢啃着, 一面眼巴巴瞅着王锐手边盘子里的骨肉相连。

    自己吃肉给小孩子吃素, 还打孩子,这家长也太过分了!旁边几桌客人纷纷侧目。

    小孩好半天才啃完一小块面筋, 苦着脸哀求:“爸爸,你给我买那块小石头好不好,给我买了小石头, 我今年都不买新衣服了!”

    王锐眼一瞪,小孩吓得大哭,边哭边叫:“爸爸我错了, 我不要小石头了, 你别打我, 呃, 呃, 我再不敢要东西了,再不敢考99分了,下次一定考100分,爸爸你别打我,呃……”

    小孩哭得打嗝,委屈得不行。

    王锐是真的恨不得把人提起来揍一顿,才把人按膝盖上,巴掌还没落下,小孩嚎得更凶了,一边嚎一边蹬着腿撒泼:“你又打我,又打我,又欺负我没妈的小孩子!都说有了后娘就有后爹,一点儿都没错!我知道你只喜欢后妈带来的桑桑哥,吃饭两个鸡腿都给他,我只能干看着!吃肉一块都不给我吃,我还是只能干看着!你每次都大把大把给桑桑哥零花钱,一毛钱都不给我,连我的抚养费你都扣下自己花了,我要块小石头都不给买!我就是那没人疼得小白菜,哇哇哇,我要我妈妈……”

    周围哗声一片,王锐被集体鄙视了,眼瞅着有两个愣头青就要挽袖子动手了,赶紧把人往胳肢窝下面一夹,跑了。

    “白如意!”王锐把人往车里一塞,关门落锁,声音阴森森的。

    小孩手脚并用爬到后座,拿毯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王锐气得牙痒:“小混蛋,你知不知道我多喜欢那家的烤串啊,你这样败坏我名声我以后还怎么去啊!啊?什么不给你肉吃,你不是只吃素吗?什么考100分,你丫儿还没上学呢考屁啊考!还什么小石头,那是小石头吗?那是人多宝斋的镇店之宝,没有三个亿拿不下来,有人家也不卖!还没妈的小孩子,你一天生地养的石头,谁当得起你妈啊!还有,你才第一天化形,桑桑都没见过你,什么时候他吃着你看着了啊?”

    小孩从毯子里伸出一根中指晃了晃:“该,你让你取笑小爷还打小爷脑袋呢!”

    一说取笑,王锐就又笑抽了。

    小孩恼了,钻出来扑王锐身上张嘴就咬:“都怪你都怪你,小爷好不容易化次形,本来是照着桑桑长的,结果你家老男人死赖着不走害小爷一下子就长歪了!本来小爷想化成美大叔的,就是因为你不给我买石头才害小爷变成现在这样五短身材!我跟你不共戴天!”

    王锐笑眯眯扯着小孩的白嫩脸蛋,乐不可支:“这多好啊,长得跟表叔小时候一模一样,看这小眯眯眼,可让人稀罕死了!”

    小孩咬了王锐一脸牙印。

    看看小孩跟表叔一模一样的脸,王锐就开始冒坏水了:“乖,我带你回家吓唬吓唬老表叔!”

    小孩顿时就兴奋起来了。

    把人带回家,结果吓住了一群人。

    王锐嘴角抽搐。情况估计不足,没想到先生和师娘居然回来了。唉,这下热闹了。

    小孩乖乖跟在王锐身后,一只小手抓着王锐衣襟,偷偷探出半个脑袋打量屋中人一遍又极快地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又慢慢探出头来看向白鸿昌,羞涩一笑,小嘴一张:“爸爸!”

    白鸿昌傻了。

    老头老太太都傻了。

    白鸿昌跑到浴室照照镜子,又跑回来抖着手指指小孩指指自己,不敢置信:“我的?”

    王锐沉默着不知该怎样回答。

    白鸿昌急了。那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啊!他是清白的啊!可是为毛长得跟他那么像啊!到底是哪里不对啊!

    “锐锐,他绝对不是我生的,我发誓!”白鸿昌指天发誓。

    王锐又沉默一会儿,说:“要不,是我生的?”

    白鸿昌急得挠墙。真的不是他私生子啊,锐锐怎么就不信呢!不过,锐锐生的啊,生的和他一模一样的儿子啊,嗷,男男生子什么时候这么方便了啊!

    看到老表叔突然转为荡漾的表情,王锐就知道这老家伙的思维又拐沟里去了。

    再看那边,小红莲已经交代清楚了自己的来历,被老妈留在路边长椅上吃冰激凌自己去办事结果一去不回,苦等一整天最后被“王叔叔”捡回家。

    王锐叹为观止了。这小混蛋剧本写多了,糊弄起人来可真要命啊!再配上一个眼泪汪汪的委屈表情,别说先生和师娘了,连他都招架不住。

    老表叔却放了心。就说吧,怎么可能是他生的!然后,看着那张酷似自己的小脸又不满了,双手齐上把小孩眼皮扒了扒,转向王锐:“眼睛这么小!锐锐,我们下次去捡个像你的!”

    你当人小孩都没事干整天蹲街边等着让你捡吗?

    “他叫白如意,我刚取的,就先当小名吧,要是找不到家长的话咱们就领养了吧!”王锐打开老表叔扒人眼皮的手。还扒,这小混蛋本来就痛恨这双小眼睛,再不放手就暴躁了!

    白家多了一个养子。

    先生和师娘很满意,每天都围着小孙子转来转去,让亲生儿子直接泡醋缸里了。

    老表叔拉着王锐诉苦:“锐锐,老爹从没那样和气的跟我说过话,他把我从小打到大,前几天还抽我了!”

    说着说着,眼睛又亮了:“现在我有‘儿子’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把他从小打到大?是不是看不顺眼就能上板子抽?”

    王锐赶紧拦着:“可别,那小东西脾气暴着呢,上次把我害得不浅,你可千万别往枪口上撞。”

    白鸿昌想起以前每次进莲池里洗澡必挨一次抽的血泪经历,赶紧把那“打儿子打到大”的远大理想给掐死了。

    小红莲确实很称职,把两老哄得高高兴兴的,就连两老给他夹的鱼肉之类也都吃掉了。

    王锐很担忧:“你不是吃素的吗,吃这么多肉行不行啊?”

    小红莲一脸鄙视:“小爷没吃,直接净化掉了,王锐你个笨蛋!”

    王锐默默扭头。我错了,忘了您是净水红莲长歪来的了,话说您长歪的次数还真不少……

    回校上了一天课,回家后就见表叔和小红莲正在两两互瞪,王锐忍不住黑线,这两人明明是两看两生厌却非要往一块儿凑,这不自虐吗?

    表叔抢先告状:“锐锐,今天带他上街,好丢人,我成虐待小孩的后爹了!”

    王锐笑了:“那我就是带着桑桑哥嫁给你的后娘了,你只喜欢后娘带来的桑桑哥了对吧?”

    表叔拼命点头。这千万年前的石头太难养了,会出人命的啊,现在认识的人都以为他养私生子还接回家了啊,根本就解释不了越描越黑啊!

    小红莲幽幽地看向王锐:“你居然把小爷的桑桑嫁给别人了!”

    王锐脸一黑,恶狠狠纠正:“陆飞是我儿媳妇,记住了,儿媳妇!”

    马尔代夫,拐带了老婆避开婆婆出门度假的陆总裁打了一个喷嚏。

    老表叔拎着小红莲的衣领把人丢出房间关门上锁,一脸荡漾:“锐锐,咱不要这种不孝的儿子了,咱试试男男生子吧,生个像你的……”

    喜欢回到1995请大家收藏:()回到1995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