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程冬至所说的那样,罐头厂的效益有如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年比一年赚得多。

    不仅仅是望天角,程冬至还选取了好些比较荒凉的地区开设分厂,灵活搬用望天角的致富经验,让望天角这个牌子遍地开花,带动了许多贫困落后地方的经济。

    最明显的对比就是,在分厂子去之前,那些基本都是被称为“穷山恶水”的地方,除了泥巴啥都没有,程冬至先是建起了厂房,蓄住了水土,还顺带修修路建建学校啥的。这样一来,不但当地的居民可以来厂子里工作赚钱,孩子们也因为生活条件改善得以保证营养吃饱穿好,然后上学得到知识改变命运,从而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循环。

    由于其带动效果太过显著,口碑太过于好,程冬至最终毫无悬念地被评选为了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之首,电视节目和杂志上了个遍,风光无限……

    盛夏,南平市。

    其他的孩子们都在快快乐乐过暑假,而宝宝和贝贝却拉着个苦瓜脸,极为不情愿地趴在房间里写作业。

    她们俩都是很聪明的孩子,可惜心思全都不在学习上,一个比一个成绩差。明年就要小升初了,俩人的成绩离重点初中的线还差着一大截,刘金玲急得嘴都快起泡儿了。

    “还磨蹭啥呢,赶紧地写作业,别东张西望的!”刘金玲越看越气,咋想都想不通:“都说龙生龙凤生凤,你俩的爸就不说了,从小就是大院儿里的第一名,冬枝儿那更是咱们十里八乡甚至县城的女状元,省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你们咋就没遗传到一点半点?补课班也上了,家教也请了,还这个德行!春枝儿那个夜校出来没啥文化的,偏偏生的爱宝这次又考了年级前十,都说她好大学稳了,你们咋就……”

    宝宝和贝贝知道姥最恨她们成绩差这件事儿,要是这个时候回嘴肯定会被骂得更惨,只好偷偷对视一眼,吐吐舌头,继续写作业。

    刘金玲骂了好长时间后有些口干舌燥的,便去客厅拿水喝。一不留神瞅到了电视机上程冬至的身影,便坐了下来看起了电视。

    是一个名人访谈节目,虽然这些年在电视上看到程冬至不算啥新鲜事,可刘金玲还是不愿意错过自己女儿这“光宗耀祖”的时机,睁大了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

    女主持人和程冬至相谈甚欢,话题渐渐地转到了子女教育问题上来。

    “其实在今天录制节目之前,大家知道这一期的节目是采访你后,有很多位热心观众打来电话,让我代表他们问您一个问题,是关于您家庭生活的,不知道是否方便呢?”

    “可以的,请问吧。”程冬至早就料到了是啥问题,耳朵都起茧子了,笑眯眯地道。

    “是这样的,您身为知名企业家,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事业上,会不会因此忽视自己的家庭?听说您有孩子是吧,不知道他们和您是否亲近熟悉呢?”

    程冬至温婉地笑:“要说不忙是不可能的,但只要有心总能挤出时间关怀自己的家人。只要选择适当的契机陪伴,不一定要时时刻刻守在身边。努力赚钱为了她们享受更好的生活也是一种爱不是吗?不仅仅是我,我厂子里很多员工的工作时间和强度和我是一样的,有的甚至比我还要繁忙,但他们还是能把儿女们好好儿的培养成人,这其中的经验使我大受启发,成功的平衡了事业和家庭……”

    刘金玲看不下去了,骂道:“你平衡个屁!胡说八道!”

    骂完她换了台,没想到电视上恰好又是西装革履的阿则在作报告。

    刘金玲楞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不能怪俩孩子学习不好啊,爸妈都成电视里的小人儿了,她这个姥姥又没啥文化,能带成啥样哦!

    算了算了,大不了以后都去她们妈厂子里做事,只要不太败家,总归是饿不死的。

    直到晚上程冬至才赶回家,一进门就兴冲冲地对刘金玲道:“妈!今儿早煨的汤呢,我要喝,都快饿死了!”

    “汤汤汤,你还有心思喝汤!宝宝和贝贝的成绩你就不管管了!”

    程冬至知道刘金玲最近更年期不和她计较,笑嘻嘻的:“我不是给她们请了家教嘛,还能咋管。”

    “那些家教哪里管得住她们,还得你亲自盯着!我说你这些年钱也赚够了,风头也出够了,厂子现在不是全都有人替你管着吗,你到底有啥要忙的?”

    “要忙的多了,妈,我和你说,其实我最近有个大计划!”

    “啊?”刘金玲瞪眼。

    “上次省城那边开啥贸易会议,席上用了咱们厂里的罐头,那些外宾都吃得可欢了呢,还有不少人特地买了几箱子带回去的!我打算过些时出国去考察考察,看能不能打开国外市场,把咱们的罐头卖到外国人的超市里去,赚他们的洋钱回国内!”

    刘金玲眼中出火,操起一个报纸卷儿就往程冬至身上抽:“咋,国内都拘不住你这匹野马了,你还要撅到国外去?别和我扯那些不着边际的,你先让宝宝和贝贝考上好大学,哪怕你浪到太平洋里去我都不管你!”

    程冬至狼狈地逃到了俩女儿的房间里,反锁上门,外面是刘金玲的叫骂声。

    宝宝和贝贝异口同声道:“妈,姥真可怕!”

    程冬至骂道:“还不是你俩给害的!姥一把年纪了还要替你俩愁,脾气能不大嘛。我说你俩咋回事儿啊,读不进去书?”

    俩人对视了一眼,点头。

    “那你们和我说说,以后想干啥?”

    “我想当演员,大明星!”宝宝眼睛放光,指着墙上的某女港星海报道。

    贝贝则慢条斯理地指指书柜里的一行计算机科普书:“我要研究计算机,当这方面的专家!”

    程冬至嘴角抽了抽,本来很想吐槽的,忍了好一会儿,折中和她们商量:“这样吧,你们知道老妈我很有钱对不对?”

    “对!”

    “所以呢,你们俩的这个梦想,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们去实现,不过有个前提就是你们得先上个好大学。说实话,上大学这件事比你们俩的梦想要简单得多了,要是你们连这个都做不到,就别想当啥大明星和专家了,老老实实去我厂子里卖罐头吧。”

    程冬至这番话软硬兼施还带激将法,果然俩尚未成熟的小狐狸立即上了当,急切地问:“妈你说真的吗?”

    程冬至拍拍书桌:“我啥时候说话不算话过?话我就放这儿了,以后你们只要考试名次有进步,尽管来找我,我给你们包个顶大的红包,你们可以攒起来以后用来追逐自己的梦想,好不好?”

    “好!”

    带着俩小姑奶奶吃过晚饭洗完澡后,程冬至疲倦地回到了卧室,一下子扑到在了床上。

    本来是想稍微歇一会儿的,由于太累了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迷迷糊糊的发觉有人抱起她,还给她换睡衣,闭着眼也知道是阿则回来了。

    “你回来啦,最近挺忙的啊。”程冬至迷瞪瞪地嘟囔道。

    “嗯,最近比较忙,下个月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你呢?”

    程冬至顿时来了精神,猛地睁开眼坐起身:“我也有空!要不咱们俩一起去国外度蜜月吧!正好我要去那边考察,公私不误!”

    度蜜月是夫妻俩内部说法,他们管所有二人独处的时间都叫度蜜月,带孩子的不算。

    “好,我听你的。”

    程冬至笑着抓住阿则的领带把他带倒,阿则俯身覆住她……

    次月。

    阿则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这辈子的程冬至却是第一次出国。再加上他的外语很标准,一路上都完全不需要导游,都是他带着程冬至这个外语早就归还给高中老师的人游览。

    出国的记忆还留在上辈子,没想到的是居然和后世相差不大,看来这些年他们发展得有点儿慢。

    俩人逛了教堂,田舍花街,奢侈品大道,还有著名的几家老牌食馆,吃吃喝喝玩玩不要太开心,程冬至差点儿把一开始来的公务目的给忘到脑后去,只顾着疯狂购物了。

    阿则全程提着各种各样的纸袋,直到实在提不下了才看了看后面跟着的人,其中的一个立即上前来提走这些开车带回酒店,这才是腾出了空继续帮程冬至拎。

    买累逛够了后,程冬至才要和阿则一起回酒店,忽然看到路边的一个大招牌,脚步停了下来。

    “怎么了?”阿则看过去后,目光也变得沉重了些。

    “你先回去吧,我去找个熟人,晚点回酒店。”

    “注意安全。”

    “嗯!”

    阿则知道程冬至要做什么,因为身份的原因,他不能堂而皇之地跟着去,只好多让几个人跟着她。可程冬至有自己的想法,这些人她都留在了外面,让自己一直带着的几个替身贴身跟了进来。

    程冬至找到季二爷的一位老朋友,是一位在本地经营多年的老华侨富豪。本来是想着顺路的人情替季二爷问个好,没想到这时候派上了用场。得知季二爷近况的老华侨很高兴,见程冬至对拍卖会有兴趣,便毫无保留地把相关知识都告诉了她,还主动带她去换外汇报名今晚的拍卖。

    程冬至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可是她有系统啊!

    于是乎,在老华侨震惊的眼神中,程冬至宛如中东土豪一般让八个人高马大筋肉结实的替身打开了一溜串儿的大皮箱子,露出了里面金灿灿闪瞎人眼的金条!这架势连拍卖会合作银行的那个小经理都惊呆了!

    这种金条在国内银行拿出来马上会被抓进监狱,可在这边不要紧。国外的拍卖行本来就是灰色行业,做的生意没那么光明正大监管严格,黄金又是实打实的硬通货,在检查确认这些金条没有问题后,拍卖行立即办好了相关手续,恭敬地把老华侨和程冬至请入了席。

    为了不被人认出给阿则带来麻烦,程冬至换了礼服,带上了头纱,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虽然打扮如此低调,可她的行为一点都不低调,频频举牌,仗着自己金条多拍下了全场大部分流落至此的本国文物,被拍卖主持感谢了无数次:“谢谢您,夫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看到那个拍卖会的广告牌时,体内的系统又起反应了,反应大到比当年的孕吐还厉害。

    她本来还以为是系统想要里头的东西,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出了任务描述,让她收集这些文物归还给国家博物馆!

    作为回报,系统会给她响应的功德币,可以用来买功德商城里的东西。

    然而,在看清功德商城里的商品后,程冬至一口老血吐出……系统你咋就这么不要脸呢!

    商城里除了高级人品券,保命护身符等硬干货外,居然还有许多本已销毁的文物。譬如某园火灾中被毁的那些雕塑,字画,经书,首饰等,明明确确都是本不该存在这世上的东西。这些倒也罢了,失传文物再现世间还算是功德一件,没啥好说的,可她之前交上去的那些收藏品也在里面是怎么回事儿?功德币的价格还是水晶的两倍!比如红柿图,当年她只换了九个水晶,现在想要拿回来的话居然要十八个功德币!虽然暂时没必要拿回来吧,可就是很气啊!

    也就是说,系统拐了一个大弯儿,低买高卖,就在这儿等着她呢!

    程冬至仔细看了看功德币的说明,发觉只要是做好事就能有这个,自己这些年来发展罐头厂居然也算,数目还不少,这才心里平衡了不少。

    算了算了,就当是给家人后代积德吧,多做好事总不会错的。

    程冬至有一种感觉,这个系统真正的目的也在于此,前期不过是把她这个宿主培养起来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难道以后次次都来这边用大金条子?还是说,光明正大地用罐头厂赚的钱……

    就在程冬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疯狂举牌时,拍卖会结束了。

    大概是对年轻富有的神秘女人额外的恭维,不少绅士都站起身对她脱下帽子,微微躬身,程冬至有点尴尬,只好站起来胡乱点点头,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反应错了没,看这些人都露出了心醉神迷的笑而不是鄙视,她才放下心来。

    拍卖会清点好了所有拍得物,程冬至没心思和他们继续纠缠,表面上让替身们把东西明面上带走了,实际上转眼就塞进了自己的系统里。这年头的物流运输不靠谱,这些都是价值千金的宝贝,可别在送到博物馆前给碎了。

    回酒店后,程冬至和阿则说了这次的事,阿则表示很支持。

    “我会让人安排好以匿名的形式捐赠到博物馆,不过,那位老华侨垫的钱我们该怎么还他?”

    “放心吧,到时候等我把罐头卖到这边来,就不愁没外汇还啦。”程冬至哈哈一笑。

    “嗯。”阿则叹了口气,抱住程冬至,程冬至也紧紧地回抱住了他。

    次日,俩人在回国前的空闲期顺便逛了逛机场附近的街道,阿则去买咖啡的时候,程冬至坐在长椅上看风景,忽然一个漂亮的本国女人牵着狗走到了她跟前,笑着地用国语打招呼。

    这年头他乡遇故知可不容易,程冬至也笑着回应,那女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王小姐,有人托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幸福吗?”

    程冬至一愣,扭头看向了这个女人,她却只是笑眯眯的。

    程冬至站了起来看向周围,却没有发现任何熟悉的身影,便又坐了下来。

    “我很幸福,他呢?”程冬至说。

    “谢谢你回答我,我得走了。”

    女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程冬至忽然拉住她,把一个盒子交给了她手里:“麻烦你把这两样东西还给他,让他转交给更合适的人。你告诉他,让他不要再想我幸不幸福这件事,他自己幸福才好。”

    女人有些惊讶,但还是接过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阿则才出来。他有些歉意地道:“没想到排队的人这么多。”

    程冬至笑:“我又不急,走吧。”

    她挽住阿则的手臂,俩人一起离开了长椅。

    此时街角对面的二层楼窗帘后,一个男人看着他们的背影,握紧了手里的东西。

    程冬至让女人转交的,是一个小蜻蜓和一串带着牙印儿的桂圆核手链。

    小蜻蜓也就罢了,这串手链却让男人几乎红了眼眶。这是当年惊慌幼小的他急匆匆塞进挎包里所谓的“订婚信物”,以为那样就能结住二人间的红线不被断裂。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种幼稚的东西居然还在。

    就在此时,程冬至忽然停了下来,看向了男人所在的方向。男人吃了一惊,下意识倒退一步,随即嘲笑自己的神经过敏……这种窗帘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是看不进来的。

    的确如此。程冬至什么都没看到,她回过头走了。

    夕阳洒满地,鸽子们咕咕地成群飞起,起初还是灰白色的一大片,后来就消散在空中,散失到天涯海角的各处……

    (全书完)

    喜欢七零年代女大佬请大家收藏:()七零年代女大佬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