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冬至画的几个地方,都是和望天角相邻的小海岛,面积也就比望天角小一些,加起来差不多有两个半望天角那么大,看着像是一轮弯月旁的几颗硕大星星。

    宋二马的眼睛越睁越大,像是参透了什么一样,几乎蹦了起来,连厂长都忘记叫了:“大姐,你……你是要把这些地也包下来蓄兔子?”

    程冬至笑:“没错,以后咱们角上就全改成辣椒大棚,这几个小岛全部用来蓄野兔子。其实你不说我也发现,咱们角上人越来越多,辣椒棚子占的地越来越多,那野兔是越来越少了。不仅仅是因为野草地少了的原因,我从来不禁着大家抓兔子吃,这一千多口人能还不算那些小娃娃,咋地吃不完这一角的兔!能撑到现在还有算不错了。”

    宋二马连连拍掌:“对!就是这个道理!”

    由于是乱石丛生没有任何经济价值的小碎荒岛,程冬至申请承包的过程很顺利。如今农业部那边都知道了这么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女厂长,很乐意她再造出几个类似望天角的富饶地方带领大家奔小康,二话不说就把望天角附近五个小海岛全给批了,还是以非常低的价格批的,同样是一百年。

    望天角食品工厂的建立,并不仅仅是造福了角上的员工及其家属们,就连角对面的一些村落的共同富裕也带动起来了。那可是一千多号人呐,而且都不缺钱,平常买啥东西托啥活计那都怪大方,谁都乐意和角上的人做生意。还有一些外地来考察学习进货的厂家,来来往往的,吃饭住宿总需要吧?一来二去的可不就拉动起来了么。

    五个海岛批下来后,程冬至故技重施,先铺土,后撒草,没多久兔子们就蓄住了。在极度舒适的条件下,这些海岛很快便成了新的兔天堂,处处都是肥肥的兔浪,比之前角上还要多,还要厚。

    值得一提的是,程冬至把原来最初那俩专门弄料油和再加工的替身及厂房搬到了离角上最近的一个岛上,每天由另外的替身用轮船专门运输。由于隔得不远,来来回回倒也快,并没有妨碍什么。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前来角上考察的有些人不太老实,说是来考察学习的,其实是想来偷辣酱配方的。

    望天角的辣酱堪称一绝,罐头的美味风味大多源于此。早在之前辣酱畅销的时候,有不少厂家也想模仿,可愣是模仿不出这个味儿来,那个时候望天角是研究站,还可以拦住心怀不轨的人,现在变成企业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其实真要闭门不让人进也可以,但程冬至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她并不想藏私,而是希望大家都早早意识到手工作坊的落后,尽量采取先进的设备来推动发展。还有也是希望和大家宣传,角上的辣酱制作卫生干净安全,吃了绝不会闹肚子。

    况且,她发现动了心思的并不仅仅是角外的人,就连内部也出现了问题。老一批的人暂时没发现什么不对,有一个后来的员工有事没事就喜欢往料油厂房那边跑,还是养的狗发现了才赶回去。

    程冬至当时没做声,暗地里派人调查,果然那人被一个厂家给收买,用一大笔钱来诱惑他去偷配方。

    拿到证据后,程冬至立即开除了这个人,并开了一场大会。其他员工都信誓旦旦保证自己不做这事儿,介绍那人来的人无地自容,想要引咎辞职,还是程冬至劝住了他,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以后大家互相注意点儿就行了。

    为了避免再出现这种事,程冬至才决定把厂房挪到单独的地方去,看管起来也比较方便。

    至于配方,其实她并不是很担心真的流出去。就算流出去了,那些人又没有绝代美人椒的种子,拿什么做出这么好吃的辣酱来呢?一想到这,程冬至就觉得好笑。一群白费心机的!

    不得不说有了替身就是方便,很多事有了极佳的幌子和代理人,再也不用程冬至绞尽脑汁想办法了。

    不知不觉间到了年末,程冬至让替身会计拢了拢账,算清了这一年来的净收益。在看到表格最后面那个数字时,即便是早就身家不菲的程冬至也忍不住喜上眉梢!

    账有两笔,一笔是拿去外头看的,一笔是她自己看的。拿去外头看的那个尚且惊人到不行,自己看的这个,做梦都要笑醒!

    食品厂最大的开销并不是人工费,而是那些机械,配料等采购费,可以说占了开销的大头。这都是明面上的说法,可只有天天进货的替身和程冬至心里头才清楚,那些昂贵的成本对她来说就是从系统往外掏,几乎成本为零!

    加工线也好,机器零件也好,还有那些料油等等……哪一样是需要花钱的?哪一样都不需要!

    看着实际入账的钱,程冬至差点没笑掉下巴。镇定下来后,她决定提前通知大家过年放假的事儿,还有开年会的事儿!

    食品厂的工人们穿着雪白的工服,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一个个金色的罐头流水而出,封盖装箱,井井有条。很快就到了午休吃饭时间,大家说说笑笑地走向食堂,忽然听到了喇叭里的通知。

    声音甜美的二丽告诉大家,由于今年厂子效益很好,厂长决定在原定的基础上额外多放三天假,从大年二十八一直放到大年初八,初九再上班,并且还要在大年二十七当天下午举办厂子年会,不但有奖金分红,还有抽奖活动,百分百中奖率,最低的五等奖是现金一百块,最高的一等奖是一辆最新款的摩托车,一共有十个一等奖!

    欢呼声如春雷涌动,每个人在狂喜之余又有着深深的骄傲自豪……这就是他们厂子才办得到呀,外头的厂子哪来这种实力!外面的人估计要羡慕哭了吧!

    厂子的年会办得很成功。

    一千多号员工,摆的是流水席,大鱼大肉堆成山,从下午吃到深夜都没吃完,烟酒都是眼下市面上最有面子的,还有一些刚上市的时髦饮料如力宝等。奖金是三个月的工资,加上分红差不多是半年工资,每个人都看着自己的工资条傻笑,不断地计划着回老家后该怎么显摆。最激动人心的还是抽奖环节,无论是几等奖大家都心满意足,虽然远远不够奖金分红那么贵重,可重在开奖时那种心跳的感觉呀!

    蔡鹏程等人以为这样就够好够美了,没想到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他们。

    年会结束后,醉醺醺的他们才要回宿舍楼,就被大美二丽悄悄拉住了。

    “干啥呢?”

    “厂长叫你们去办公室,去了就知道了!”

    除了蔡鹏程,其他当年开荒团的伙伴们都被叫住了。

    大家很疑惑,但还是三三两两的一起去了。路上的时候,宋二马忍不住回味起了当初他们来时的情景:“大哥,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当年咱们刚到这里来的时候,咋都想不到这破地方还有今天哇!你瞧瞧,你瞧这……啥都有了!”

    的确是啥都有了。不仅仅是厂房,宿舍楼,小卖部,还盖起了许许多多的新建筑,理发店,澡堂子,缝洗铺……角上仿佛是一个设施完备的度假庄园,专门为他们这一千多号人准备的。

    蔡鹏程打了个饱嗝儿:“我当初说的没错吧?跟着菩萨,啥都有!”

    大家笑哈哈地来到了厂长办公室,才一进去,就被里面肃穆的气氛给镇住了。

    “咋了厂长……”

    “这些盒子,你们先一人拿一个。等我说完了,你们再打开。”程冬至笑着道。

    众人忐忑不安地互看了一眼,乖乖地把盒子拿了,紧张地盯着程冬至。

    宋二马小声道:“大姐,你可别吓唬我,我咋老觉得你是准备和我们告别了呢?”

    程冬至翻了翻白眼:“厂子正蒸蒸日上,我告别个啥?你们别害怕,我叫你们来,就是想说一句话,以前我承诺你们的,如今我要兑现了,以后也会一直说到做到。”

    “啥承诺?”大家都懵了。

    “还忘记啦?我说过,你们都是一开始就跟着我到现在的人,现在是厂子里的元老,厂子发达了绝对忘不了你们。盒子里的是你们今年应该拿的股份分红,都点一点吧。”

    大家打开盒子,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差的当场就叫了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见了鬼。

    厚厚一叠新版第四套百元大钞,目测差不多有足足一万块!

    这是什么概念,这一瞬间他们就都成了万元户哇!

    在后世一万块算不得什么,可在现在,万元户这个名词等同于富豪,属于特别有钱的人!能够达到万元户的,那都是相当了不起,十分受人羡慕眼红的!差不多相当于后世的百万甚至千万富翁吧。

    蔡鹏程差点歪身子瘫软在旁边的皮质沙发上了:“厂长,这不行,太,太多了……”

    程冬至大笑:“这些就是你们该拿的,我没多给你们,收下吧。也别太大惊小怪,明年说不定会更多呢!”

    喜欢七零年代女大佬请大家收藏:()七零年代女大佬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