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华罪行,不是李登辉、蔡英文、谢长廷等人能篡改得了的(康有山)

以蔡英文为首的台湾民进党,上台没多久,就开始了和日本右翼势力们同拍、同调的政治勾结,积极与日本勾结,妄想把台湾尽快地出卖给日本。

民进党和蔡英文上台以来,虽然时间很短,但是他们的台独行为已经充分暴露出来。他们不仅顽固坚持否认“九二共识”,拒不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而且还千方百计地开始了实行“台独”的步伐。为了实现他们的狼子野心,在就职演说中,偷奸耍滑,故意模糊概念、误导公众认知。她在演讲中提到“台湾”41次、“这个国家”13次、“中华民国”5次,就可以看出其对“一个中国”乃止对“中华民国”的态度。蔡英文是民进党最为顽固的“台独”死硬派,当年所谓的“两国论”、“一边一国”,她就是主笔之一,因此成为李登辉的核心嫡系、陈水扁的左膀右臂,并在入党仅仅2年就当选民进党党主席。

民进党上台后,第一件事就是“废止课纲微调”。国民党政府前年为纠正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时期渗透在高中课纲中的“去中国化”和歌颂日本殖民的错误史观,对课纲中的部分用语进行了修改。例如:把“中国”改为“中国大陆”;把“日本统治”改为“日本殖民统治”;“接收台湾”改为“光复台湾”;把“日本帝国大东亚共荣圈的构想”改为“日本帝国大东亚共荣圈的侵略构想”;对慰安妇的描述增加“被迫”二字等。蔡英文刚一上台,就迫不及待地把马英九对“一中原则”和对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侵略行为的定位全部予以否定。

这里面首先是否认日本从1894年甲午战争后侵占中国台湾的罪恶事实;另一方面又明目张胆地否定了台湾人民拒绝做亡国奴、前赴后继地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坚决、英勇、不屈不挠的斗争;他们还公然污蔑台湾的妇女姊妹们做“慰安妇”是“自愿的”。这些禽兽们竟然这样无耻之极,简直是丧尽了天良。相信台湾的绝大多数人民是不会容许蔡英文们这样胡作非为的。就是那些已经去世的抗日英雄和受害妇女,如果地下有灵,也饶不过这群民族败类的。

自称公民记者的高雄妇人洪素珠日前以“采访”之名辱骂台湾老兵是“中国难民”,并且大叫让他们“滚回中国去”引起全民挞伐。蔡英文却装聋作哑,实际是在放任纵容;原来马英九派出的护鱼舰队,蔡英文一上台就立刻撤了回来;放弃了国民党过去的一贯立场,声称对冲之鸟礁(日本称冲之鸟岛)是“礁”还是“岛”的问题上“不采取法律上的特定立场”。上任不足两周的民进党新当局5月31日通过一纸命令,废止了推行数年、意在纠正错误史观和日本“皇民思想”的“微调课纲”,可见蔡英文已经和安倍穿上了一条裤子。

本人出生在1944年,对日本侵略者没有切身体会。但是,当时的张维屯火车站日本人(当站长)的大翟,却是真的到我们家里,把我姥爷给我妈妈做陪嫁的座钟给抢走了,是当时也在车站当值班员的刘先生好歹给要回来了。那个大翟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跑到绥化飞机堡(想要坐飞机逃跑)时,让好多老百姓用砖头把他的脑袋打碎了。

我家在三亚住的“绿色田园”和凤凰路中间的海边上,有一颗迄今仍然立在那里的一个大木桩,据说就是日本人修码头的地方,那颗大木桩清楚地看见了日本侵略者源源不断地抢走了我们国家的无数宝贵的财富,物资、粮食……

我曾经到过绥棱县长山乡,那里的三部、四部、五部、六部,都是日本开拓团居住的地方。据当地的老人们讲:开拓团的日本人凶狠、恶毒、野蛮得很,他们种的粮食都是专门供给日本军队的,中国人对他们根本惹不起。

我在绥化市地方志办工作时的同事佟积年(年龄比我大10几岁)说:“曾有一位收藏老照片的读者打电话,说在哈市道外区的旧物市场买了一本老相册,希望能找到熟悉这本相册底细的人,以了解这本相册的来历和背景”。经过辨认:这是用照相纸洗印后装订而成的毕业纪念册。纪念册封面有一幅飘着日本和伪满洲国国旗的校园简笔画,简笔画的左上方写着“潜德”二字(这也许是收藏者用来自律的文字,意为隐身修德),简笔画的下面写着学校的名称“北安省立绥化女子国民高等学校”。佟积年回忆说:“当年编写绥化县志的时候,他调查过一位姓崔的女子,她也在绥化女子国民高等学校学习过。这位女子说,日本人管理下的学校每周都要举行“升旗”仪式,那时候要升两面旗帜,一面是侵略者的日本国旗,一面是伪满洲国国旗,学校规定学生必须向两面“国旗”行礼。佟积年翻看毕业纪念册认为,纪念册封面画上有日本国旗和伪满洲国国旗,纪念册中还有一幅是全校学生在日本国旗和伪满洲国国旗下肃立的照片,真实反映了日本侵略者在学校中推行对日本顶礼膜拜的奴化教育内容”。

另据我在原绥化市乡企局工作时的同寅宫敬说:他在满洲国上小学时,屋里一进门的墙角放着日本天皇的小照(装在一个精致的匣子里),学生进门必须对着匣子肃立敬礼,否则不许上课。有一次,他忘记了,没有敬礼,被日本“老师”狠狠地打了几个耳光子。他说:当时他的脑袋嗡嗡地响,鼻口流血,倒在地上。可见日本侵略者的凶残。

我在刚到地方志办工作时,到齐齐哈尔去做工作访问,蒙齐市志办专家车向前君赠予我他参与翻译的《伪满洲国》一书。这本书是日本学者冈部牧夫1978年春编著的,全书仅14余万字。连冈部牧夫等日本人,都不否定,日本那场侵华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必然失败的结局。

在冈部牧夫原著的尾《跋》中,它列出了曾采访过的日本学者阿部男、伊藤武雄、奥田直、林三郎,还写出了曾鼎力相助他的粟屋宪太郎、铃木隆史、春山明哲、松木俊郎、山田忠、芳井研一等人。

原书封皮题语为:一轮红色的巨日,从满洲辽阔平原的地平线上沉没。这里曾是日本法西斯主义进行十五年战争的起点,也是其作为确立总体战体制的兵站和产业地带的满洲。(满洲)有宽阔的沃野和无尽的宝藏,还有露天煤窑和矿井、大型的钢铁制造厂和满洲铁路。(《满洲国》一书)揭露了日本法西斯主义殖民地统治与人民大众关系的矛盾,透视出作者自身体验到的满洲在现代史中的意义。

在序章:现代史中的“满洲”中,作者以:满洲信浓村建设之歌(长野县、信浓每日新闻社有奖中选歌曲):

天空拂晓的清晨,

遥遥升起灿烂的霞晕;

看吧,崭新的大陆原野,

到处洋溢着希望的绿荫。

这是我们开拓者的光荣,

啊,满洲的信浓村。

长野县学部长通知“关于满洲黑台信浓村建设纪念日一事”(1937年9月)

从这支歌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军国主义者们的侵略野心和对中国东三省及中国大好河山富饶美丽的觊觎、阴谋、野心。

全书从“满洲国”的诞生(傀儡国的政治史)到战争准备与产业开发,到无法投递的信件,至“满洲国的遗产是什么”,共四章。尽管作者本人并非完全站在客观立场上看待这场侵略战争,但是,还是在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结构、农业、商业及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斗争等等反面反映了日本侵略者的侵略目的、侵占打算和必然遭受悲剧的结局。

所以,对于日本反动派来说,无论安倍如何否认日本侵略军历史的罪孽、如何否认南京大屠杀的残忍、如何否认强征慰安妇的没人性行为,但历史是无法篡改的。尽管日本曾恬不知耻地要把“神风战斗队”也申报世界遗产,却遭到了失败。

也基于此,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谢长廷们为首的台独分子们,拉着日本已死的岸信介的阴魂,勾结安倍晋三、石原慎太郎、菅义伟、中谷元们一批军国主义复活分子,但他们的的企图,也绝不会得逞的,即使他们的后台美国再给他们打气也无济于事。

这里,还要引用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的一句话告诫你们: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生,逆之则亡。

这个历史的规律,不会改变。

这个法则,是谁也更改不了的

共0条《日本侵华罪行,不是李登辉、蔡英文、谢长廷等人能篡改得了的(康有山)》的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