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魔

九重天宫,诛仙台上,一白衣男子满身血迹,浑身被钉满了无数销魂钉,男子却没有发出一声叫喊求饶。

“瑥華上仙,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小小婢子触犯天条受此磨难……”一仙人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劝导。

诛仙柱上的男子却仿若未闻,一言不发,等待着余下的天雷惩罚,只要他挨过了天雷,他就可以和他的锦儿去九重天宫之下的人间,他就可以娶她了。

“锦儿,你等我,为了你,我一定会熬过天雷劫的。”瑥華在心中默念。

“住手,王母有令,撤去雷罚,放了瑥華上仙。”王母身边的仙子前来宣旨。

“仙子,这是为何?娘娘为何突然停止责罚?”执法的仙人问道。

“雪锦向王母求情,并且答应娘娘嫁于魔界蛮荒之地的魔主,永生永世不踏出蛮荒一步,所以瑥華上仙的执念也该消了,责罚自然撤销了。”宣旨的仙子解释道。

“什么?”诛仙柱上的瑥華怒火中烧,解除束缚的他清清楚楚的听到了他的锦儿为了救他自愿嫁于蛮荒之地。

“啊……锦儿,你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瑥華一声怒吼,天宫震荡了几下才回归平静。

“快看,瑥華上仙堕仙了,他成魔了……”一天兵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此时诛仙台上的哪还是以往白衣胜雪,清冷如竹的瑥華上仙,而是一身黑袍,双目通红,发丝凌乱的魔。

所有天兵一脸戒备的拿着兵器畏惧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一直都是天宫神祗一样存在的人物,此次若非他自愿受这九九八十一根销魂钉,谁又能奈他何。

“锦儿,是这该死的天宫束缚了我们,毁了你,那我便毁了这让你受尽折磨的天宫如何?”一声怒吼,身上九九八十一根销魂钉尽数打在围在他身边的天兵身上,天兵瞬间灰飞烟灭。要知道这销魂钉可不是一般神仙可以承受的。

天兵死伤大半,不敢轻举妄动,颤颤巍巍的看着他。

“挡我者,死。”他一步一步艰难的朝天宫里走去,身后是一条血路…………

“禀玉帝,王母,瑥華上仙成魔了,血洗了诛仙台,正往天宫而来……”一天兵急忙来到天宫报信。

“瑥華他成魔了?怎么会这样呢?”玉帝问道。

“回玉帝,瑥華上仙是听见王母要将雪锦姑娘嫁于蛮荒魔主因而成魔。”

“王母,你呀,你看你干的好事,本帝早就说过,你由得他去,你看这下可如何是好呀……”玉帝捶着龙椅对王母吼道。

“天宫律法分明,仙人不能有情爱,是他瑥華触犯仙侓在前,本宫又岂能坐视不理。更何况是雪锦前来求本宫,本宫才法外开恩,将她嫁于魔主断了瑥華的念头,本宫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地步。”王母说的义正言辞,让玉帝无话可说。

“那如今瑥華成魔,该怎么办?”玉帝问道。

“回玉帝,依老臣之见,解铃还须系铃人,不如就将雪锦还于瑥華上仙,这样也免得一场无谓的争端。”一白胡子仙人禀报着。

“好,爱卿之意甚好,王母快快将雪锦带回,免了这场战争。”玉帝不再垂头丧气,一脸笑颜。

“本宫早已命人将雪锦送于蛮荒,只怕来不及了……”

“你……你气死本帝了……”玉帝一脸怒气,拍案而起。

“不好了,玉帝,瑥華上仙杀来了,就在……”一天兵来报,还未报完,瑥華已经踏入大殿,满身的鲜血,火红的眸子,让人望而生畏。

“王母,将锦儿还给我……”瑥華一声怒吼,伸出手一掐,原本身在高位的王母已经落到他手上,被他掐住了喉咙。

众仙人不禁愕然,一直都知道瑥華上仙仙法高超,万万年来,无人可敌,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出手。

“瑥華,你将王母放下,本帝立刻派人将雪锦接回来,还于你。”玉帝好言相劝,生怕他一怒之下,让王母灰飞烟灭。

“回来?还回的来吗?谁不知蛮荒是何地,魔主又是何人,你觉得她这不是摆明了要将锦儿送入虎口,存心置她于死地吗?”瑥華一声怒吼,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王母顷刻间灰飞烟灭。

“王母……”玉帝惊呼“来人呀,快将瑥華拿下。”

一众仙人纷纷施法,却抵挡不住……

那天,因为她,他血洗了天宫。

蛮荒魔界,一白衣女子缓缓走入魔殿,一身白衣瞬间变成紫衣,透着邪气。

“言儿,你回来了?哥交代你办的事怎么样了,可否成功挑起仙界大乱?”魔主妖邪看见走进魔殿的女子问道。

“瑥華为我甘愿去受销魂钉,想必哥哥大计可成。”紫衣女子说道。

她便是瑥華心心念念的雪锦,同时,她也是魔主的妹妹,魔界的公主——妖言。

“哈哈哈……真是哥的好妹妹,若此番大计可成,哥便带领魔兵攻占天宫,一统天下,届时,妹妹你便是我们魔界的大功臣。”妖邪笑着,仿佛已经看到必胜的结果。

“那妹妹在这儿恭喜哥哥了。”妖言笑的有些牵强,却被她极力的掩饰了。

“报……报……魔主。”一妖兵来报。

“何事?”妖邪坐在主位,一脸紧张的问道。

“禀魔主,天界传来消息,瑥華上仙堕仙了,一举灭了天宫………”

“哈哈哈……好,妹妹你果真没让哥哥失望。”妖邪看着妖言说道。

妖言没有说话,满心都是妖兵刚刚说的话,瑥華他居然因为自己堕仙了,,还为了他灭了天宫,原来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竟然这么重要了,可是自己,自己从头到尾都在骗他,利用他……

瑥華,那个给过她无尽温暖的男子,他本该是不问世事,高高在上的上仙呀……

瑥華,对不起……

魔界,魔主妖邪正和众妖讨论如何打上天宫,一统神人魔三界。

一妖兵来报“禀魔主,瑥華上仙血洗了天宫后,来了蛮荒,现在正与妖兵厮杀在一起,妖兵死伤大半了,魔主快去看看吧。”

“什么?本以为灭了天宫应该会消耗瑥華大量仙力,他该没有这么快来魔界的,看来本尊低估了他。一众妖兵随本尊去会会一个堕仙的上仙。”妖邪满脸的嘲讽,带着一众妖兵前去迎战。

此时的瑥華早已杀红了眼,他知知道不断的杀,来多少杀多少,因为自己的锦儿是命丧在这蛮荒,所以他们一个也别想逃。

他身上的黑袍早已破旧不堪,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还在流着血,他的黑发也因体力消耗过度而变得雪白。

妖邪带领妖兵来看到这一场景也着实惊呆了,不过转瞬间就笑了,看来自己这步棋走对了。

“住手……”妖邪一声令下,所有妖兵纷纷退后,只留下瑥華一人空荡荡的站在哪,颇有几分荒凉。

“你就是魔主?”瑥華说话显得喉咙有些嘶哑。

“是,我便是这蛮荒的魔主。”妖邪捋了捋自己垂在胸前的头发,漫不经心的说。

“锦儿呢?你把我的锦儿还给我……”瑥華沙哑的喉咙带着怒气吼出来。

“锦儿?本尊魔界可没有一个叫锦儿的人,是不是?”妖邪跟一旁的妖兵打着哑谜,虽然他们都知道瑥華要找的锦儿就是他们魔界的公主。

“活要见人,死……死也要见尸。”瑥華说的有些颤抖。“如果不给我,我就踏平你的魔界。”

“哦,瑥華上仙还真是好狂妄呀,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上仙吗?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人不是人,仙不是仙,魔不成魔,还妄图踏平我魔界,你凭什么?”妖邪嘲讽道。

“凭你杀了我的锦儿就该给她偿命。”瑥華说话间出手直袭妖邪,妖邪一个闪身堪堪躲过了瑥華的一击,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认真的和瑥華打了起来。

一时间,黄沙漫天,迷的众妖兵睁不开眼睛,而另一面的妖言听到禀告,也正朝这边赶来………

“看,那是什么?”一众妖兵看着天上的白光疑惑的问道。

瑥華和妖邪闻声看向那束白光。

“女娲娘娘……”瑥華反应过来立刻参拜“弟子拜见女娲娘娘……”

“瑥華,妖邪,你们可知罪?”

“弟子自知罪孽深重,弟子愿意一力承担,还请娘娘饶过无辜的人吧,弟子手中的罪孽已经够多了……”

“女娲娘娘,都是我鬼迷心窍,一心想要一统神人魔三界才会引此磨难,我愿自毁修为,只求女娲娘娘可以救言儿一命,她是无辜的,都是因为我她才会牵扯进来……”妖邪也跪着求情。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如今大错已成,本座也没有办法改变现状,人死不能复生……”女娲娘娘叹着气说。

“不,不该这样的……一定还有办法的……”瑥華直摇头,进入了疯癫的状态。

“妖邪,如果本座没记错,你魔族有一宝物名往生镜,可以回到过去,是也不是?”女娲问道。

“是,魔族却有此宝物,可几万年来尚未有人可以开启此镜,这……”妖邪有些为难的说。

“无妨,你可以让瑥華试试,毕竟往生镜本是仙界的宝物,瑥華的血是仙界纯良,若他可以放下心中执念,恢复仙身以血为引,回到过去方可改变现状。”女娲笑着说。

“请问娘娘,弟子该做些什么,回到过去?那又回到什么时候呢?”瑥華像是看到了希望追问道。

“放下你心中的执念,报有一颗拯救天下的心,往生镜会带你去一切开始的时候,此次你要慎重选择,不可再为一己之私毁了天下,切记切记。”女娲的声音还在天空中飘荡,却早已不见身影。

“弟子谨记娘娘教诲,谢娘娘……”瑥華叩拜。他的锦儿有救了……

瑥華以血为引,开启了往生镜……

穿过往生镜,脏兮兮的衣袍和白色的头发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白衣胜雪,再一看,大雪纷飞,一白衣女子跪在雪地中。

“锦儿……”瑥華现在知道了,往生镜竟然将他带回他救她的那天。

“上仙有礼……”锦儿听到瑥華的呼喊,先是一愣,然后扭过头冲瑥華行礼,勉强的扯出了一抹微笑,嘴唇已经被冻的青紫,脸色发白,看起来很是虚弱。

“哦,免礼……”瑥華颤抖着说,他好想上去抱紧他的锦儿,可刚上前两步就胆怯了,他怕自己会向开始时那样一时心软救下她,然后留她在身边,最后爱上她。

他思考再三一挥衣袖准备离开,走了几步,猛地回头,从地上抱起雪锦向他的瑥華殿走去。雪锦早已晕倒在他怀中。

抱着雪锦来到瑥華殿他为她运功驱走了身上的寒气,雪锦才悠悠转醒。

瑥華擦干眼泪,不舍的放开了怀中的锦儿,背对着她“你走吧,回你的魔界吧,好好当一个魔界公主,别再来仙界了,也别想着统治神人魔三界,回去吧……”瑥華有些伤感的对雪锦说。

“你,你怎么知道?”妖言有些颤抖,她来仙界只有魔族人知道,为什么瑥華上仙会知道,而且他给自己的感觉好熟悉。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你若执意留在仙界会造成三界大乱,生灵涂炭,你,忍心吗?”瑥華问道。

“好,算你厉害,既然被你识破了,那我走了……”妖言幻化出本身,化作一缕紫烟离开了天宫。

“走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牵绊了,所有的苦难我一个人记得就好,你一定要开心,做个快乐的魔族公主,妖邪是个好哥哥,他会让你找到幸福的……”瑥華看着雪锦离开的天空说道,大雪衬得他的身影更显得有些孤单……

共0条《一念成魔》的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