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西湖眠芳卉,寥廓江天宿忠魂(康有山)

江南的山光水色的秀丽,让远近四方的人们叹为观止,使亿万人痴迷陶醉。而西湖那风景旖旎的湖山秀色,更是约邀着千古的风流光艳,吸纳着古往今来的天灵地蕴,不知涤荡了多少游人观客的心灵魂魄,也不知醉痴过天下多少英雄豪杰,更不知洗涮了多少韵女文媛的玉腹柔肠。清新醉人的西湖,不独是有着“白堤晚照”的浩繁工程,“苏堤春晓”的勋劳标志,也不只是“断桥残雪”美妙传说,还不仅是“柳浪闻莺”的盎然生机,更不只是三潭印月的玄妙。它的真正精彩之处是:皎皎忠骨辉云月,缠绵痴情润古今。

我到过西湖不知多少次了,每当我踏进西湖,首先要到岳王庙去瞻仰这位永垂青史的千古英雄。也许是小时候受他的感动太深了,也许是他的《满江红》写得太激动人心了,也许是他的背上题字让我太震颤了,或许是他策马驰骋的英姿太有魄力了,所以,她在我的心目中,他的形象无可替代。

他是英雄,是我们民族的杰出代表,是不屈不挠地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光复故国河山、拯救庶民于涂炭的中华民族脊梁的标志性人物。

是的,他不是个完美无瑕的人物。他曾镇压洞庭湖人民的起义,史载他:“斩杨么于洞庭湖”。他的悲剧始于“直捣黄龙府,迎回二圣”,文征明说赵构的隐忧是“念徽钦即返,此身何属”,而岳飞恰恰是已迎回二圣为己任,这也就注定了他的悲剧结局。

“江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这幅对联,是对善恶泾渭分明的比照。据说这幅对联,是清代松江人徐氏所攥。可见这位巾帼女英的爱恨情仇是多么鲜明,对善恶的区分是多么清楚,对忠奸的辨别是多么确切。

西湖边的苏堤、白堤,也是对那些造福于民众的苏东坡公和白香山公的很好纪念。两位文豪不仅在文学创作上留下了千古不朽的诗词,所以他们的功劳也犹如西湖美景一样,会万古不朽的。还有,在施耐庵笔下“单臂擒方腊”的武松,后来也在六和塔出家,最后据说是病死在六和塔,这也为六和塔添了不少名气。

西湖边,不仅有英雄豪杰的不灭的魂魄,还有许多情深义重的韵女文媛遗迹,也足足可以令人钦佩赞誉。

著名的鉴湖女侠秋瑾(1875年11月8日-1907年7月15日),是中国女权和女学思想的倡导者 ,近代民主革命志士。第一批为推翻满清政权和数千年封建统治而牺牲的革命先驱,为辛亥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提倡女权女学,为妇女解放运动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秋瑾在婆家双峰荷叶时,常与唐群英、葛健豪往来,“情同手足,亲如姐妹,经常集聚在一起,或饮酒赋诗,或对月抚琴,或下棋谈心,往来十分密切”。被誉为“潇湘三女杰”。

1904年7月,不顾丈夫王廷钧的反对,冲破封建的束缚,自费东渡日本留学。在日本主编《白话》月刊过程中,很受孙中山的赏识。后来,她入青山实践女校,并在横滨加入了冯自由等组织的三合会。1905年7月,秋瑾再赴日本,不久入青山实践女校学习。由冯自由介绍,在黄兴寓所加入同盟会,被推为评议部评议员和浙江主盟人。在留日学习期间,她写下了许多革命诗篇,慷慨激昂,表示:“危局如斯敢惜身?愿将生命作牺牲。”“拚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1906年,因抗议日本政府颁布取缔留学生规则,愤而回国,在上海创办中国公学。3月,往浙江湖州南浔镇浔溪女校任教,并发展该校主持教务的徐自华及学生徐双韵等加入同盟会。与尹锐志、陈伯平等以“锐进学社”为名,联系敖嘉熊、吕熊祥等运动长江一带会党,准备起义。萍浏醴起义发生后,她与同盟会会员杨卓林、胡瑛、宁调元等谋在长江流域各省响应,并担任浙江方面的发动工作。到杭州后,与将去安徽的徐锡麟约定,在皖、浙二省同时发动。此时她在杭州新军中又发展了吕公望、朱瑞等多人参加同盟会与光复会。1907年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起义失败,其弟徐伟的供词中牵连秋瑾,事泄。1907年7月10日,她已知徐失败的消息,但拒绝了要她离开绍兴的一切劝告,表示“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她遣散众人,毅然留守大通学堂。14日下午,清军包围大通学堂,秋瑾被捕。她坚不吐供,仅书“秋风秋雨愁煞人”以对。1907年7月15日凌晨,秋瑾从容就义于绍兴轩亭口,时年仅32岁。 1907年7月15日,始葬于绍兴府城卧龙山西北麓,秋瑾的墓碑,几经变迁,经过10次的迁徙改葬, 1981年10月,还葬于西湖孤山西北麓,西泠桥南堍。墓顶设汉白玉雕像。最后还是葬于西湖畔。白堤尽头西泠桥畔。墓正面有大理石墓碑,上刻孙中山亲笔题词“巾帼英雄”四字。背面立有吴芝瑛、徐白华所书的墓志铭原刻。

西湖边,不仅有女豪杰的遗迹,也有重情女红的遗迹。到了西湖的游人,都不会不去看看苏小小的墓。苏小小是中国古代最有名的才女佳人,苏小小墓,即慕才亭,位于杭州西湖西泠桥畔。苏小小,六朝南齐时(479~502)歌妓。家住钱塘(今浙江杭州)。貌绝青楼,才技超群,当时莫不称丽。常坐油壁香车,年十九咯血而死,终葬于西泠之坞。后人于墓上覆建慕才亭,为来吊唁的人遮蔽风雨。苏小小墓位于杭州西泠桥畔,在西湖风景区内的景点中,苏小小墓在杭州的知名度很高,她的坟冢四周写满了古今名家的楹联,可以说她真是家喻户晓的名媛。有诗写道:“湖山此地曾埋玉,岁月其人可铸金。”相传苏小小死后葬于西湖西泠桥畔,后人仰慕她的文采在此建墓。南宋时仍有墓在。墓前有石碑,上面有题字:“钱塘苏小小之墓。”墓小而精致,上覆六角攒尖顶亭,叫做“慕才亭”,据说是苏小小资助过的书生鲍仁所建。苏小小不过是位名妓,其能葬于西湖畔,原因不外乎才艺超群,重情重义,不肯背叛爱情,又肯于资助一个穷书生鲍仁,说明她有一颗慈善而温厚的心肠,所以才得到人们的爱戴。

孤山边的另一座美人墓——冯小青墓。冯小青是明代著名女诗人,16岁时嫁与冯通,岂料丈夫是个懦弱无能的男人,令小青终日受尽大妇欺凌,还被软禁在孤山与世隔绝。后来冯小青因思恋冯通抑郁成疾,不到18岁就香消玉殒了。这个故事是从明末萬曆年間开始流傳的。一夙慧灵聰穎之武林女子馮小青,,落得被徙往孤山別墅,不堪大婦凌虐,终至清寂而亡。她的墓也被安排在西湖畔。

之所以造成这种局面,那是后人们传说故事的结果。你看,本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与杭州无关。《宣室志》 (晚唐)张读撰“(祝)英台,上虞祝氏女,伪为男装游学,与会稽梁山伯者同肄业”,人们把她就和西湖联系在一起。而“雷峰塔压白娘子”就顺理成章了。就连“水漫金山”本来是在镇江发生的故事,但“由于有了断桥相会”一节,也就成了西湖的故事。由于梁祝故事的影响极大,许多地方争着抢夺祝英台的家乡名称。随着安徽六安舒城县也提出“梁祝申遗”,四省六地变为五省七地。后来,中国文联、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正式授予河南省汝南县“中国梁祝之乡”称号。可见人们对这些爱情故事的珍视的程度。也说明了,人们非常希望把美丽的故事,安排在美丽的地方。古往今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已经成为了最美丽风光的代名词,再加上这些“英雄美人”的故事,自然会更增添“苏杭”的魅力与名气。再加上唐诗宋词的沉淀、钱塘潮澜的气势、龙井香茶的美醇、茶圣陆羽的名气,西湖的魅力是无可与之比拟了。从白居易的《忆江南》(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到苏轼的所谓(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人们热爱英雄,也珍视美人,所以西湖的名气越来越大。

可以说“西湖风光好,不肯宿庸人。男儿具忠烈,玉女更超群。生时昭青史,死亦戒世人。英魂映日月,忠孝是天伦”,这才是西湖的本质。

悠久的历史壮歌,深厚的文化积淀,美丽的天光水色,动人的历史篇章,再加上西湖的龙井、茶圣陆羽、可谓“物华天宝”更兼“人杰地灵”这些因素,当然造成了杭州的名气、魅力、和神秘,使得哪里的风景也无可与之伦比。所以造成了“ 西湖香艳宿倩女,大好风光祭英豪”不可阻遏、不可逆转的趋势。

江南好,西湖美,江山胜处眠佳丽;寥廓江天宿忠魂。

2016年6月9日于哈尔滨

共0条《旖旎西湖眠芳卉,寥廓江天宿忠魂(康有山)》的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