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妈的故事

二舅妈的故事

八十八年前的冬天,凌厉的寒风卷扬着漫天雪花,茫茫无边。田间小路已失去踪迹,天气异常寒冷,平时飞来飞

去的鸟都不知哪里去了,到处是银白色的世界。

远远的高岭上似乎有一群人影在蹒跚,待走近,原来是一对年轻的夫妇背着两个婴儿,拉着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他们是安徽省灵璧县伊家屯人氏,因家中断粮无法维持,举家一路辗转讨饭到定远县西南老朱家村;村东头好心的朱二婶收留了他们。这当时人称朱二婶

的好心人,就是我的外婆赵氏。

外婆为人慷慨,心地善良,非常同情这伊姓一家,待他们如同亲人;并特地腾出一间厢房给他们住。伊家夫妇背着两个婴儿,拉着那个十多岁的男孩,每天早出讨饭,天黑回来,一直在外婆家住到开春才回了灵璧。

临走那天,外婆蒸了一锅馒头,与几件寒衣一并打包,叫伊家夫妇带上,好在路上御寒充饥;并一直送到村外大塘埂上。伊家夫妇感激不尽,与外婆相拥而泣,洒泪而别。

送走了伊家夫妇,外婆回来后总感觉心神不宁,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牵挂。这时她又听见喜鹊在枝头喳喳地叫,她老人家终于放心不下,沿着伊家夫妇辞行的方向默默寻去。远远地听见有婴儿的啼哭声,外婆急忙跑过去,原来是伊家夫妇将他们五个月大的女儿丢在荒岗上了,身上已爬满了蚂蚁。外婆赶忙将这个女婴抱回来,给她取了个伊姓名字,视如己出,精心呵护,养大成人。这个女婴长到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嫁给了比她大十岁的我的二舅,便成了我的二舅妈。

外婆收养二舅妈的第九个年头,生了我的母亲。二舅妈不但人长得如花似玉,而且非常孝顺外婆,对我母亲也是百般疼爱。母亲从小就是跟在二舅妈身后转来转去长大的;所以我母亲长大以后与二舅妈相处的比与她自己亲姐姐还要亲。

二舅妈与二舅婚后生了一女两男,也算是过了几年幸福生活。不久外婆就生病去世了,二舅妈哭得死去活来。那个年代正值兵荒马乱,紧接着,二舅又参加了红色革命——新四军,做了一名地下党员。在一次掩护大部队的战斗中身负重伤,被当地老乡救下后与上级失去了联系。好心的老乡用驴车把二舅送回老朱家村。二舅回来后不久就带着无限的不舍与遗憾撒手人寰。二舅妈哭了几生几死,从此一人担起了全家的重担,艰难拉扯几个孩子。年复一年,寒来暑往,二舅妈承受了多少人间寒楚几乎无法计算。多少次二舅妈都几乎要撑不下去了,都是母亲的大力支持才度过了难关。二舅妈常说:“世界上有两个对我最好的人,一个是我妈妈,一个是他小老姑”就是说我的外婆和我的母亲。

后来,二舅妈灵璧的娘家有一个侄儿找到老朱家村认亲,说是他奶奶临终时的嘱托,并捎来一个小布包。二舅妈小心地把布包打开,里面是一个小木盒,再把木盒打开,是她生母一张苍老的照片和一对银耳环;还有一封信和几百块钱。二舅妈不识字,找一个人代读,句句都是爱女情深,催人泪下的忏悔,声声血泪的思念,说不尽母亲对孩儿的疼爱。二舅妈抚摸着她母亲的照片,颤抖着泣不成声,久久不能自拔。这是二舅妈至今为止唯一见到过的娘家人。以后每年农闲时都会过来看望二舅妈;但不幸的是:他这个侄儿前些年在南京打工时出车祸死了,自此二舅妈的娘家便无人再来看望过二舅妈。

在二舅妈五十多岁的时候,村里来了个走街串巷做手艺的陈姓老伯,长丰县水家湖人氏,也是个孤苦伶仃的人,与二舅妈可以说是同病相怜。一来二去两人产生了感情,二舅妈终于下定决心要与陈老伯共度下半生。

不想此事被大舅知晓。大舅几次跑过来辱骂二舅妈,说什么有辱老朱家的门风,败坏老朱家的名誉;二舅妈几次都想一死了之。

这时候母亲是绝对要站出来替二舅妈说话的。母亲跟大舅说;“我哥,此事请你不要再阻拦,这些年我小姐为我们老朱家付出的还少吗?从青春直到白发。要知道,我小姐再好她也是个女人,她不是个圣人。拿人心比自心,我二哥都走了几十年了,我小姐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我们老朱家的事?是想,人间有几人能够做到?如今小孩们都大了,她有权力过几年正常人的日子,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大舅还是坚持己见,脸涨得通红,额上青筋凸起,越发怒不可揭,暴跳如雷。

二舅妈躲在房里哭得很伤心。母亲最心疼二舅妈,就对大舅喊:“我哥,你还想不想我认你了?我小姐虽然是我妈捡来的,可是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最多我妈少怀她十个月而已,跟亲姊妹有什么区别呢?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我小姐多伤心啊!几个月就被她生母丢弃了,二哥死得又早…..”母亲说不下去了。二舅妈在房里越发大哭,母亲在外面边说边哭,大舅也没了注意,只坐在门口使劲地抽烟,整个一股悲伤的气氛,弥漫出老远老远。

过了一会儿母亲把二舅妈拉出来,当面对大舅说:“我哥,我告诉你,我小姐的事就这么定了,我支持她。我小姐出门后,侄儿们的大事小事我一手承担,不要你问。你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没人要征求你的意见”大舅平时就最听母亲的话,这次看母亲如此坚定表态也无可奈何,只说了句:“我不管了,我对不起死去的老二”便气呼呼地回家去了。

二舅妈和那陈老伯一起做小生意度日,很是幸福。过了十多年,陈老伯也去世了,二舅妈又不知哭了多少天。母亲得知后便几次督促我表兄和表姐夫,派他们两人一起去长丰把二舅妈接了回来,二舅妈又重新回到原来的大家庭。

如今,二舅妈已有八十八岁高龄,但仍然步履矫健,整天了哈哈的,身体出奇的好,每天还要喝几两白酒。想一想她老人家一生的坎坷,真的是千言万语也诉说不完,没有巨大毅力的人是撑不下去的。就是有这样经历的一个老人,说来大家不知是否相信?她竟然从来未说过一句怨天尤人的话,我愣是从来未听到过她向谁诉过苦,叫过屈,抱怨过人生的不公平。她老人家总是那么乐观向上,总是能迅速从不幸的痛苦中自我解脱出来。

一个人在社会上生存,不可能不遇到矛盾。每当遇到彪悍凶恶的强人耍狠,每当遇到胡搅蛮缠的泼妇刁难,二舅妈都能做到应付自如,轻松化解矛盾。在遭遇不公平后,她总能常常劝自己开心:“吃亏人常在,人不知道天知道。你狠我让着你,我吃饭你不能把我碗夺掉吧?恶人自有恶人磨,强人终得强人制。”

二舅妈就是这样一个乐观的人、大度的人、以苦似甜的人。相比之下,我们这些快乐得像小鸟一样飞来飞去的人,却整天唉声叹气,抱怨机不逢时。成天牢骚不断,眉头紧锁,大喝闷酒。曾经几时,我们都一度把自己折磨得病歪歪的,不像人样。如此一比较,像我们这样的人是不是太渺小了呢?

长寿之人必有使之长寿的优点,二舅妈很有可能成为我县的百岁老人。她能直面苦难,坦然处之。她乐观的,近乎脱俗的忘忧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作者:耿广潇.2015.07.11

共0条《二舅妈的故事》的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