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美好,也只是一场梦

文/陌陌

你说若想见,千山万水都不是距离;你说若爱的不深入,所有拒绝来的托辞都是掩饰的借口,

我遇见你,注定为你万劫不复。

你在我心底已蛰伏许久,连呼吸都有了你的味道。

我乘风驾云,千里迢迢,只为遇见我心中最美丽的风景。

——题记

终究是没有按捺住那些蠢蠢欲动的执念,没有执拗过你千言万语的柔情蜜意。炎炎夏日,我携带着你的灼灼期盼,风尘仆仆千里迢迢的赶赴而来。

列车上的风景在眼底下急速飞驰,满眼的绿色尽摄眼中。我闭着眼睛开始念想着你的眉目温情和温润如玉,那些零散的记忆的片段如窗外的风景铺展在我的心底。我沉醉在这幅极致的风光旖旎图中。不知不觉,列车行驶到你城的尽头。我轻轻捋了捋散在额前的头发,满脸倦意浮动在脸上。我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清澈的眼神仍然光亮有神。还好,时光终究是没有亏待我,没有把我变的糟糕。千山万水的距离终于在一天的光景内走到了咫尺。

我一眼便瞥到了在出口出等候的你。你冲我微笑的招了招手,给我最简单的示意。我看到你眼眸里溢出来的欣喜囊括在你轻轻扬起的嘴角的那弯弧度里。我跟随着你的脚步,抬头之间便看见了那辆高傲如你的黑色越野车停放在不远处。似乎比去年那时候明亮了许多。这里曾经住着我的一个不朽的梦。

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里面也整洁了许多。我边夸赞车这么干净的时候,你突然一个急刹车险些把我甩到挡风玻璃上。一辆白色的轿车突然从左面的停车堆里蹿在你的车前面。我边开玩笑边嗔怪道:“半年未见,车技也有所退步了?“你随即不慌不忙的笑着说:”哪有的事?是见到你激动和兴奋所使然。你看,手和脚都不听使唤了。“我转身看着你专注开车的目光,深邃而有宁静。眉目还是那般温情,经过岁月沉淀,历经沧桑,你的身上身上有一种欲盖弥彰的魅力让我深陷不已。是成熟稳重,还是内敛大气,都不那么重要了。我简单的附和着你的笑,心底开出了惊艳。车里的音乐仍然是那首我们听过不下百次的《西海情歌》,你说,每次开长途车的时候,不论开多久,一路上单曲循环的就是这一首歌。你说这首歌仿佛成了想我的钥匙,很容易就能够轻启记忆之门。是呵,这首情歌,苍凉里有几份凄楚,绝望里尽是深爱。只一句高潮部分的一句歌词就难以让我割舍这份沉甸甸的爱,何况一首歌里尽是深情不倦的眷恋?

车在宽阔的路上疾驰而过。路边的绿草蓬蓬勃勃,一片生机盎然。红瓦白墙的农家院子,碧水清澈的小河,构成了一幅嫣然生动的南方水乡图。我边打趣边开玩笑的说:”南方经济比北方经济好,看,我来一次,便把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坐过了。飞机,火车,出租车。汽车,高铁。“ 你转过头,浅浅一笑:“一切都会因为思念而值得,因为爱恋而美好。“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名字,从未提起,重量却不容忽视。

通讯录里有一个电话,从未联系过,却那么熟悉。

嗯,就像你在我的生命里一样。

仍旧是那家熟悉的快捷酒店。周遭的景致还是从前那番模样。几乎没有看出有什么变更的地方。我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前我后的在接近酒店的房间。这是我们行走的惯例。你素来很少言语,以至于我常常费劲心机的从你那几个稀有的字词里猜想你心底的意愿。在关上门的一刹那,你轻柔的搂过我的肩膀,低声细语道;”这次来,不许走了。不能像上次默不作声的不辞而别。”我轻微的点了点头。可我历经千辛万苦,不过就是来确认在你心里,你是把我当花养还是当河趟?

你安顿好我以后,就带上了门。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生生不息的回忆来喂养我当下寂寥的内心。贤安,我一直从未说起,我只是在去乌镇和西塘的路上顺便来看看你。而我,真的没有做好在这座城市里和你安身立命。我怕亲手碎了你过的丰盈而饱满的现在。

第二早,我刚起床,你便早早的来了。我睁着惺忪的睡眼,有点嗔怪的说:“扰了我的清梦,一点点也不体贴我昨日的一天奔波劳累。“你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我,轻描淡写道:”你的任性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有说离开就离开的决心。我暂时还没培养出能接受你突然离开的现实。我真的有点担心今天大清早你又会不辞而别,所以提前来我还是比较放心。“ 你的声音如夏日里的一缕清风闷热潮湿的空气有了清凉的气息。你微胖的身子把那件带格子的衬衫撑的那么圆润好看,我从你的一眼望不到底的眼眸里看到了我的美丽。你的每一个细微的神情和举止都俨然成了我心底妖娆的风景,开过了每一个春夏秋冬,开到了时间不老的尽头。你真的没有辜负我的念念不忘。

夏日的阳光透过窗子散落在雪白的床单上,房间里的一切静谧而有温暖。我慵懒的在床上听着手机里舒缓流畅的音乐,享受着你在阳光在的静好时刻。近到咫尺,似乎曾经的思念都变成了淹没一切甜言蜜语的眼神,没有言语,便也心安。你在边翻着手机里的照片边给我讲述每一张照片的故事。我看到了那个和你朝夕相处共烟火的女子,小麦色的脸上浮着暗色的斑点,已经被生活打磨的没有了成熟女子身上特有的美丽和风韵。却依然和你把日子经营的有声有色。心底陡然衍生出诸多怜惜之意,她把所有了美丽和精力都兑换成了你事业的蒸蒸日上和孩子们的健康成长,而岁月却给了她一脸的沧桑满目的呆滞。我停下翻看照片的手,看着你清亮的眸子溢出来的温暖,坚定的说,”贤安,不论如何,你要温柔的陪她过完一生,才不辜负她渐渐变老的容颜。”我的声音不算高,但我感到足够铿锵有力,重重的敲打在房间的墙壁上,落在了我和你的心里。你笃定的目光里含着几份默然点头的深意。

我执拗着要去西塘才不枉费来一次南方。你又开始循循善诱道:‘去莫氏庄园吧,景致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便是因占地面积不一样而引起的门票翻倍。“你总是说我脾气来了像个孩子一样拼了命的折腾,任性的永远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也深知,不论去哪里,注定是我一个人的形单影只,我从来没有奢望你能陪我走过一程看一路的风景。

烟火人生。必定要为烟火而生存奔波。我没有怪怨你的意思。

时间很快在我一言他一语中溜走,你丢下一句”听话,不要走太远“便匆匆关门离去。

世俗给了我们给多忍辱负重的苦难需要我们慢慢磨砺,也同样给了我们太多的无奈让我们学着坚强面对。你不陪我,你有足够的理由。细水长流还是云淡风轻,只是我一个人的风景。

我还是听了你的话,顺了你的意,一个人去了莫氏庄园,刚下过雨的园子,有几分花草飘香的味道,游客稀少,里面阴森而又空荡,这是一家大户人家明清时候住过的院子。很是豪华奢侈,三妻六妾佣人成群,各有各的房间,深红色的木头被时光腐朽的斑驳褪色,但仍旧不掩当年这里繁华若锦的景象。就连佣人的房间都那么宽敞,整洁有致。一个人慢腾腾的移动着步子在每一个走廊里穿梭品味。只是少了一个陪伴者,便没有了为我定格美丽瞬间的画面。园子外的植物长得郁郁葱葱,用碎石铺就的小路有一种别致江南的韵味。一个踉跄,把我狠狠的摔在了园子里。膝盖上的鲜血慢慢外溢。我慢慢挪动着脚步在一个小凳子上坐下来,为自己擦拭伤口。终归是在你的城市,即使伤痕累累,我也愿意在身上刻下你城的印记看着他慢慢愈合如初。

我听见手机里好几条信息的声音。你仍旧是那句叮嘱”听话,不要走太远。“我拍了腿部受伤的照片给他发送过去,你又嗔怨的说”脾气也是小孩子的脾气,做出来的事情也是小孩子做的事。’轻言细语责怪我走路不小心,催促我快点买创可贴贴好。其实,伤口并未像看到的那么疼痛,我只是想要从你那里得到一些温暖。仅此而已。

贤安,你知道我有多倔强,我所有的伤口我都是等着时间来自愈,基本没有借着外界的力量缩短过愈合如初的时间。就连生病,不管多么严重,我都是在一直等着时间给疗伤。就像爱情,不强求,也不疏离。时间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爱到尽头,不论是形单影只孤独终老,还是互存心中相爱到老,都交给时间。这个过程,我们经历过就足够一辈子回忆了。

从莫氏庄园出来,时间尚早。我一想到过不了多久我就离开这里,或许今生再也不会踏着这方热土寻找你的足迹,一股强大的伤感溢满胸膛。我深刻的明了这次离开便是永远不见,不管漫长岁月如何沧桑你,不管你的良人如何善待你,那都是你一个人的悲欢离愁。与我无关。突然想起你早上说得最有分量的一句:"希望我能嵌入你的生命里。不管有没有再次相逢的可能。"想到这里,我突然泪雨滂沱。我以为我的心强大到不再感伤落泪,不再儿女情长。原来心底最柔弱的部位仍是你。

我踏着你走过的痕迹,嗅着你闻过的空气。在每一条街道上品味你的生活气息。打车到了你的公司,看着沿途的风景,想着你每日也是从这条路上疾驰而过。心里涌出阵阵酸楚。突然你的那辆车赫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看到了公司醒目的标牌映入我的眼帘。厂房里也许在忙碌的生产,你或许在和客户交谈着什么。我看见门房里的一个穿淡蓝色的妇女在抖动着什么东西。我没有勇气走得再近些看你认真工作的样子,我只是远远的驻足眺望。宽阔的马路上偶尔过来一两辆车鸣笛呼啸而过。天空像湖水一样湛蓝明净。一切都淡然宁静,而我内心早已兵荒马乱。

时光美好,像一场旧情人的约会。

一步一个脚印走过这个城市的街道,看着车水马龙和人来人往,听着街角里传来的音乐,心里翻江倒海。曾经的朝思暮想,你侬我侬都抵不过一个沉重的现实。我触摸着每一寸温润潮湿的空气,念想着我们每一次温情的对白。见或者不见,原来都不重要,有爱便会有一切美好。

我还是没有顺从了你的意思。又一次不辞而别。或许,你会喟叹重逢的短暂没有给你倾诉思念的机会。或许,你在你的世界里演绎着属于你和她的精彩。或许,我也只是你轻轻的一个点缀....

但愿时光会温柔善待你。你永远都是我的一个好梦,不论沧海桑田,还是咫尺天涯。

QQ:258603426

共1条《即使美好,也只是一场梦》的评论

分享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