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跨年成为一种痛

2012年过去了,2013年如期而至。

2012就如同我生命中的过客一般来去匆匆。当我意识到世界末日就快来临时,才意识到2012年已经几乎过去,这一年同往年一样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但是我却无法给它总结出一个中心思想来。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到底是令人喜悦的还是令人沮丧的,我真的无法评判。

用我妈的话说,这是多灾的一年。因为当别人在庆祝2012年春节的时候,她却忍受着各种不适在医院里陪着我爸。对于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的我们家来说,年初这件事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灾难。

我爸脑袋里的血管出了问题,经过一系列的诊断后,才得知这是一种很严重的病。可以治,但是存在风险。当我妈得知治愈的几率为三分之一时,她人差点当场晕过去。不过也是这件事,让我发现了我妈真的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她哭过,但是她并不是如同我想象中那样只是哭,不知所措的哭。她照顾着我爸,同时用话语鼓励着我和家属们。

最后,我爸,我妈,我们家都挺了过来。我爸的手术成功。当晚他兴奋地讲了一晚上的话,妈妈也一直高兴地笑着,还嫌我爸多嘴。我们全家都高兴极了。手术后,我妈还是一个劲地抱怨我爸,只是不再当着他的面。她知道我爸不能被刺激。

这场灾难给我们全家的2012开了一个怪异的头。你能说这是件好事吗?显然不是。我爸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都跑到阎王殿的门口了。全家人都操尽了心,疲惫不堪,更关键的是所有人的心都提着吊着,这是多么难受的一件事啊。但你就能说这彻彻底底是件坏事了?显然也不是。我们全家人,一同经历了这件事后,变得更加团结了,家族里的亲戚们也因为这件事变得更加团结。困扰了我爸十几年的头疼也从根源上治好了。

不过我爸这件事毕竟发生在年初,就感觉已经发生了好久了,像2011年发生的似的。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对我而言更重要。那就是失恋。

和我处了两年的女友,在我两度提出分手,又两度和好后,终于无法忍受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日子了。她对我提出了分手。这件事的打击应该比我爸的事情更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真的很爱这个女孩,可是因为家庭和自己多方面的因素,一直没有坚定走下去的决心。

我至今还是没法原谅这个女孩,因为她近似给我带了绿帽。她和一个朋友好了,就在我们分手后的几个小时内。我能理解她这么做的原因,可我没法原谅她。

这次失恋让我明白了好多好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多是自己思考得来的。而这次失恋也让我开始变得爱思考问题了。现如今距离我们分手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在非常难得的情况向还会想起她来,但想念和爱恋已经早早就消散不见了。

我不想花太多的篇幅来介绍这次情感经历,这会显得我很在乎这段感情。实际上,在分手后两个月我就基本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了,我不想过多的去陈述它。它带给我美好的感觉,美好的回忆,而我把它放在心里,这样就够了。

当迎接2013的钟声敲响时,我心里竟没有一丝的情感波动,没有期待,没有不舍,没有喜悦,没有沮丧。无论是2012还是2013,都好像路人甲和路人乙一样,我们打了个照面,而他们却没有勾起我心里任何的念想。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悲哀,甚至还有一丝害怕。为什么,为什么我竟变得那么从容淡定,对于一个新的开始竟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哪怕是一点点想法都没有。我努力让自己许个愿望,可是我一时竟想不出有什么想达成的愿望。未来的愿望太远太远,而当下又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我就这样平淡的度过了新年的第一秒,脸上笑着,心里却无动于衷。而今年很奇怪的一件事是,没有人给我发祝福短信,一个都没有。

新年的第一天有着少见的大太阳好天气,本想出去晒晒晦气,除除霉运,可没想到却遭遇了别人泼的冷水。我下意识的感觉到,又是一个不吉利的日子,我现在很少会出现这种感觉,而我清楚地记得近两年每年的第一天我都会有这种感觉。跨年在我的字典里似乎已经出现了倒霉的注解。晚上打完球回来,收到了我妈的短信,说外公要装心脏起搏器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只是觉得外公现在的身体状况,也许安心地走可能反倒是对他的一种慈悲,可又不甘心外公那么早就离开人世,毕竟他还没有看到我的老婆和孩子,我不甘心他就这样走了。矛盾错落的心理又为我的新年第一天蒙上了一层灰纱。

当跨年成为一种痛,我变得害怕跨年,我宁可一直活在过去的一年里不出来。因为我不想看到所有人都在喜迎新年,而却只有我一人在惧怕新年的到来。这感觉就像一个有心理阴影的孩子,当别人放着美丽的烟花爆竹时,他只是捂着耳朵一个劲地哭,一切只是因为他曾被这些美丽的东西吓破了胆。

共0条《当跨年成为一种痛》的评论

  •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