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的歌声

昨夜下过很小的雨,无声无息的下的,早上才看到雨路过的痕迹,雨过有痕,风过有声,人过呢?我掉头想看看自己这么多年走过的路,却只看到一片寂寞的风影。

有时会情不自禁的哼几句歌词,我们那个时代的歌词: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也许是在缅怀逝去的日子。这时候倒记起那天球队下榻的宾馆的名字,我一直记不住那宾馆的名字,现在突然格外清晰:外婆澎湖湾。

酒店是球队老板的产业,球队老板就是一个我的同龄人。四十岁的人都是听着民谣和校园歌曲长大的,难怪我的脑海里经常会蹦出那些怀旧的歌声。

十多年前,城市里开始有了小剧场,夜晚8点开始,12点多结束,实际每晚都是一台晚会,歌舞相声杂技小品,容纳着那些全国各地来走穴的演员。每场演出的开场歌都是《踏浪》:啦……啦……小小的一片云呀,慢慢地走过来,请你们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山上的山花儿开呀,我才到山上来,原来嘛你也是上山,看那山花儿开……结束歌多是《兰花草》。来来去去都是山中,实际上我们生活在城市江湖。

歌声一起,伴着小剧场震撼的音响和有节奏的掌声,一群俊男美女就在眼前翩翩舞起,很容易就调动起来了情绪。我们跟着放声歌唱,那是我们那一代人的弦律。

不知道开夜剧场的是不是我们的同龄人,我想应该是的,因为《外婆的澎湖湾》和《童年》都是必唱的歌曲,当熟悉的弦律响起时,满场都是不由自主的跟唱。而那些高潮部分,歌手们往往会煽情的伸出话筒:大家一起来。于是满场相和:澎湖湾,澎湖湾,外婆的澎湖湾,有我许多的童年幻想……

澎湖湾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唱的是我们童年的幻想!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会涕泪横流,至少第一次听到时我浑身颤抖,仿佛回到了我的那些个青少年时代。

我读书的时候正是校园歌曲最流行的时候,那些歌声伴随着我们这一代人成长,影响着我们的一生,以至于突然听到熟悉的弦律就会不用自主的激动,特别是在那种舞台音响的伴奏下,人就特别亢奋。

我很清晰的记起了很多:那时候班上有两个音乐委员,都是女生,一个姓周,一个姓沈,长得都普普通通,却都有一副好嗓音。其中周同学擅长高音,每次中午或者音乐课她都是领唱,那些个高音她不动声色就能唱上去,而我这样的只能鬼哭狼嚎了。周同学曾经怂恿过我在全班人面前独唱过一次《外婆的澎湖湾》,那应该是我至今唯一的一次在接近50人面前的个人独唱,从此以后我一直当着南郭先生。其实我妻子说我歌唱的挺好,就是唱不完整。

她哪里知道我唱的完整的时代已经成过眼云烟了。

周同学唱得最多的就是《踏浪》和《童年》,唱的非常好,至少我认为非常好。周同学没能搞音乐真是一个损失,她初中后就读了幼师,据说后来参加过市工会的文艺表演,应该是独唱,有回在公交车上匆匆一面,从此就消失在这个城市中了。

后来我也带妻子和孩子去看夜剧场,那段时间比较沉迷吧。妻子看到那些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演员在面前表演很惊奇,听着最流行的歌曲也很兴奋,小孩则专注与桌上的吃食搏斗,每每要散场时小孩已经要睡着了。我和她们有代沟,指望她们与我一样的感动,看来没有达到,或者说没有效果吧。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我所有的学生时代,这首《童年》都在陪伴我,每个人都有孤独的坐在操场边的时候,那些个太阳滚烫的落在我的心上,翻晒着惆怅和迷惘。我这一代人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有罗大佑,罗大佑一次次的撞击着我们心底那些最柔软的地方。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红尘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青春已经逝去,前尘后世轮回中谁在宿命里徘徊?因为一场浅浅的雨就让我想起来很多很多,只是人生从此就在渐渐远去,就像那位唱《踏浪》的周同学,无声无息,再也找不到踪迹。

共3条《怀旧的歌声》的评论

  • 糊涂女人:一看作品就知是70后的朋友所写,缅怀时光。

    2012-11-15 16:22回复

  • lqq:喜欢你的真挚

    2012-12-29 20:38回复

  • 王冰凝:你好,你能帮我写一片文章吗?我遇到麻烦了,我的罪了一个有权势的人,我把他当成朋友,知己,聊友,他对着别人辱骂我,说我勾引他的。还拿我是他聊友。朋友这个身份非要治死我,还给我编了一身的罪名,他的老爸也骂我,其实他太喜欢了我了,喜欢我爱看文章的性格,刚开始说要我做他的情人,给我几千快钱的工资,说是包养情人最多也是那样,我不想那样,我只想平淡,现在我离开了他还是不放过我,每天给我现在的老板打电话要他逼我离开,谁都不能接受我这个工人,他还要全厂好的工人说他好,说他对,给他作证说我不好,但是他品德太坏,得不到就要我

    2013-05-29 22:57回复

分享给QQ好友